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斯礼
魏斯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半乌鸦叫

(2006-05-08 16:22:33)

夜半乌鸦叫              慕容雅芝正做着一个奇怪的梦,忽然被几声恐怖的叫声惊醒。那声音好象是传说中的乌鸦发出来的,雅芝摸着晕晕的头坐了起来。“可能是最近神经太紧张,耳朵产生了幻觉。”雅芝服了几颗镇静剂,正欲躺下,“呱!呱!呱!”的怪叫声在耳畔响起,似乎是从阳台那边传来的。
慕容雅芝扫起一根棍子,将信将疑、小心翼翼地向阳台走去。雅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然是一只黑乌鸦站来栏杆上。乌鸦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盯着雅芝看,看得雅芝全身毛骨悚然。对视片刻后,乌鸦振动翅膀,似乎要向雅芝。雅芝紧闭双眼,心惊胆战地抡起棍子一阵乱舞。
雅芝恐惧地睁开眼睛,乌鸦却不知去向。雅芝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右眼皮无故地跳了起来。电话铃忽然响了,吓得雅芝浑身一颤。雅芝看了看墙上的钟,此时已是深夜十二点。“谁呀?这么晚了还打电话。”雅芝有些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
在昏迷中雅芝看见,阳光明媚的蓝天下。雪那瑞温顺地跟在她身边,惬意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浴。
哈士奇跟着帅气的主人正向这边走来,好斗的雪那瑞顿时眼露凶光、龇牙咧嘴,如箭一般地“射”出去。结果这家伙的整个小脑袋都被哈士奇咬在嘴里,看见雅芝追了上来,它还拼命地叫嚣。那狗仗人势的样子,惹得在一旁“观战”的魏斯礼和雅芝忍俊不禁。
两只狗因为时常打架成了兄弟,狗主人也因为日久生情成为亲密恋人。可是随着魏斯礼工作的调动,俩人变得聚少离多起来,魏斯礼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地飞来飞去。两只狗在跟着雅芝散步的时候,也时常会偷偷地流露出思念的神情。
迷迷糊糊中,雅芝觉得恋痒痒的。那种感觉很熟悉,也很亲切。雅芝缓缓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软软地瘫在地上。
哈士奇、雪那瑞正流着忧伤的眼泪舔她眼角的残泪,雅芝搂着两个伙伴无声地抽搐起来。恍惚中雅芝似乎又听见了乌鸦的叫声,她一抬头发现乌鸦居然站来哈士奇的背上。雅芝壮着胆子找来棍子,乌鸦却又不知去向。
乌鸦每晚都会出现,有时出现在阳台,有时出现在客厅,有时出现在厨房,有时甚至出现在枕边。像个无处不在的幽灵,吓得慕容雅芝心惊胆寒,夜不能寐。雅芝请平日里最好看恐怖片的小雪给自己壮胆,尽管有小雪陪伴左右,一到晚上雅芝还是要看着满屋子的灯,戴上眼罩、塞住耳朵蜷缩在被窝里。
小雪连续住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到半只乌鸦的影子。雅芝这才确信自己的确是神经过敏产生了幻觉。小雪搬走的那晚,深夜里雅芝又听见了乌鸦的叫声。她惊恐地提着棍子搜遍了所有角落,并没见到乌鸦的影子,但乌鸦那可怕的叫声却随处可闻。雅芝擦着额头的汗,自言自语地说。“看来真是神经过敏了。”服了几颗镇静剂后,雅芝还是睡不着。她的精神虽然松弛了下来,可是她的心情依然一如既往的悲伤。
雅芝向QQ老友老狼倾诉了她忧伤了的爱情,对方羡慕又惋惜地说,“请节哀,我也是刚经历了丧妻之痛。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活着的人要好好好照顾自己,他(她)们在九泉之下才能安心。”同命相连使雅芝对老狼的信任迅速升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方到酒吧一叙的邀请。
虽是初次谋面,却胜似多年的老友。老狼很绅士为雅芝斟了一杯伏特加,雅芝歉意地微笑着摆手。“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喝喝洋酒。”
“没关系的,我调得很淡。试试看?”
“的确是淡淡的。”
尽管伏特加喝起来淡淡的,但雅芝依然不胜酒力地醉了,醉得云里屋里的。雅芝醒来时头剧烈地疼痛,老狼面目狰狞地向雅芝扑来。雅芝拼命地想要反抗,浑身却软弱无力。雅芝无力地挥着粉拳,两行悲伤的眼泪绝望地涌出眼眶。
老狼突然残叫着缩回手,雅芝看见乌鸦在他背上“凿”血窟窿。老狼看不见乌鸦,抱着头逃命似地往外跑,边跑边杀猪般地嚎叫,“有鬼呀!有鬼!”
乌鸦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雅芝此刻觉得乌鸦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和讨厌。雅芝心里想如果它晚上再来的时候,一定要给它准备一些事物和水,以示感谢。可是,一连过去了好些日子,也没等到乌鸦的出现。
“乌鸦去哪儿了?为什么没来?”雅芝边走边思索着,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抢走了雅芝的包。雅芝刚追了几步便把脚崴了,来来往往的车对她的呼救置若罔闻。眼看几万块公款就这样眼睁睁地被抢走,雅芝急得直掉眼泪。恰在此时,乌鸦又突然从天而降。雅芝从乌鸦的嘴里接过包时,温柔地对乌鸦说。“乌鸦,别走,跟我回家好吗?”乌鸦像是听懂了雅芝的邀请,欢快地跟在她身后飞。
雅芝为乌鸦做了一个窝,希望它把这里当作家,从此不再流浪。两只狗对新伙伴的到来表现出了意外的兴奋,三个小家伙相处得很融洽。
哈士奇、雪那瑞喜欢用舌头舔乌鸦的翅膀,乌鸦喜欢用翅膀轻轻地抚摸它们的头。
雅芝下班回来时,乌鸦殷勤地为她衔来拖鞋,衔走高跟鞋。平常爱争功的两只狗狗,此刻却“事不关己”地坐在一旁“袖手旁观”。雅芝开始看韩剧时,
哈士奇、雪那瑞这两个韩剧粉丝却不感兴趣地回狗屋去了。乌鸦跳上雅芝的腿,轻轻地俯下身子,津津有味地看起来。看到悲伤情节时,乌鸦流着眼泪给雅芝递纸巾。“乌鸦,真乖!”雅芝轻抚着乌鸦的头,“饿了吧?我给你拿点吃的。”
乌鸦摇着头不啃吃,泪流满面地叫个不停,像是想对雅芝说些什么。雅芝手足无措地看着乌鸦,不知该如何去明白它的意思。乌鸦衔来雅芝的包,示意雅芝打开。雅芝这才想起刚买的鸟语翻译器。戴上翻译器的耳机,雅芝终于听懂了乌鸦的话。
“我舍不得吃,我怕吃了,自己会舍不得走。”
“乌鸦,你要走?这里不好吗?”
“雅芝,我必须得走,否则我只能永远是一只阴魂不散的乌鸦。”
“乌鸦,你在说什么?”
“雅芝,我是魏斯礼。”
“魏斯礼?亲爱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雅芝痛心地抚着魏斯礼的头。
“刚到天庭报到时,我向轮回部头求情希望他能宽限一些时日。他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问我有没有带钱。我说我的尸体都被烧焦了,那里还带得出钱来。那古怪的老头一生气就把我变成了乌鸦,还罚我不得转世。”
“亲爱的,我怎么才能帮你?”雅芝的眼泪汹涌而出,声音颤抖起来。
“丫头,别担心。前些日子,我遇见了一位资深的老游魂。他告诉我,轮回隧道每隔一百年就会出现一次持续几分钟的大裂缝。今天就是出现裂缝的日子。”正说到这里,天空刮起一股强劲的龙卷风。老游魂站在风的旋涡里高声喊,“隧道已经裂缝了,抓紧时间走吧!”
“亲爱的!”雅芝不舍地抱起魏斯礼,泪水湿透了魏斯礼的羽毛。
“雅芝,我多想再抱抱你!”魏斯礼心里想着,身体忽然恢复了人模样。魏斯礼贪婪地搂着雅芝,雅芝发现自己在魏斯礼温暖的怀里,又喜又悲地哭泣。“亲爱的,我真不知改放你走,还是让你留下来?”
“丫头,乖!别哭。”魏斯礼笑着为雅芝拭去眼角的泪水。
“嗯!我乖,我不哭。”雅芝抬头看魏斯礼时,魏斯礼已龙卷风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他的声音还在空中回响。“丫头,乖!别哭。”
“嗯,亲爱的。我不哭!”雅芝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轻轻地向夜空作别。


文章引用自:http://www.hongxiu.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距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距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