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14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校长和白峰中学的故事

(2019-01-03 11:36:46)

老校长和白峰中学的故事

胡 虹

前言:今年七月下旬吧,张开佩校长来电,说白峰中学六十周年校庆快到了,想组织几篇关于白峰中学的文章。感谢她,让我有幸为母校写点东西。恰巧,前几天《北仑新区时刊》编辑为即将到来的教师节专版向我约稿,因时刊版面有限,我的那篇写胡兴安老师的《窗外的米兰花》只得控制在二千字以内。为弥补这一遗憾,在此基础上,我想把老校长与白峰中学的故事讲述得再多一点。

 

夜幕降临,窗外的米兰花送来阵阵清香。又是一年了。这么多年过去,每每想到我敬爱的老师们,心中涌起的感受是我笨拙的语言所无法描绘的。在米兰花香悄悄弥漫的时刻,我的老师们又一次穿过记忆的隧道,一个一个向我走来。其中有一位老师,他个子瘦小,脊背笔直,精神抖擞。他就是我敬重的胡兴安老师,白峰中学的老校长。

胡老师,曾经也是我的化学老师。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胡老师,是被英语老师喊去校长地方受训。

那是1983年的秋天,我成为白峰中学初一(2)班的新生,开学没多久发生的一件事。我们的英语课,是调皮捣蛋的同学的活动课,他们不是起哄就是打闹。有一回,英语老师一气之下,列了一份长长的名单交给校长。我也名列其中,而且是唯一的女生。在二楼半那个教导处的办公室——楼梯上的一个小阁楼,十平方左右的空间,有两三位学校领导挤在一起办公,作为校长的胡老师也在那个办公室里。我缩在那一群还在挤眉弄眼的男生后面,流着委屈羞愧的眼泪,止也止不住。我在课上明明没做什么坏事,没吵也没闹。我感到很冤枉,可我没敢去争辩。所幸的是校长竟然没批评我,他没说什么就让我回教室了,留下那些瞪大了眼的男生。那一刻,我心中油然升起对胡老师的敬重和感激。

第二年,胡兴安老师被调到郭巨去了。等我上初三时,胡老师又回来当校长了。我因病初二重读一年,也是因为这一年的重读,让我有幸认识新的同学,有幸再次碰到胡老师。他是我们初三(3)班的化学老师。

初三开学不久,我发现原本在学校围墙外面那个班的学生不见了。这个班级曾像孤独的王者,与我们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围墙外,一个围墙内。他们自由自在无法无天地在外面的世界里称王称霸作威作福。每回路过,我经常会看到那个教室里正上演着《大闹天宫》。

那天碰到胡老师,他提起这个“加强班”。在我的好奇下,胡老师讲述了当年这个班消失的故事。

198691日的上午,通往学校大门那条路的左侧,有一个屋子内传来学生的嘻闹声;屋子外边有不少男同学坐在一堆乱石上,互相扔着小石子玩耍嬉闹。

刚调回白峰中学的胡老师看到这一幕后,走进这个屋子去看了。这一看,心都乱了。里面的课桌东倒西歪,有的横陈地上,有的乱叠一起;学生们有的跳在课桌上手舞足蹈,有的在教室里你追我赶,也有的倚在墙边聊天嬉笑。

胡老师上前问话了:“你们谁是班长?”一位女同学看着这个陌生人:“班长在外面呢。”边说边跑到外面喊班长去了。

一个男生晃晃悠悠地从石堆上下来了,大摇大摆走到胡老师面前,问:“你谁啊?找我干嘛?”

“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们怎么还不打扫教室呢?等下马上要去开学典礼了。你是班长吧?快带头干起来啊。”

胡老师边说,边动起手来,把横倒在地的课桌一张张扶起来。学生们一看,也纷纷动起手来。没一会,教室整理干净了。

胡老师出门前,一位女生拉住了他,红着脸,有点怯怯地说:“老师,能不能让我们也去里面读书啊?”

胡老师心中“咯噔”一下,问:“你们想去里面读书?”

 “是啊是啊。”

“去里面读书可是要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就是要好好读书,不能再像这样吊儿郎当,无法无天。”

“我们去里面了,肯定好好读书。”又是那个女生说。好多同学也附和起来。

“真的?”

“真的。”

“那好,我给你们一星期时间,如果你们表现好,我就让你们去里面读。”

“你说话可以算数?”

“当然算数,老师不骗你们。”

就这样,一星期后,加强班的学生消失了,他们被分拆到各个班级,也在围墙内读书了。

事情还没完。此后,胡老师叮嘱班主任,让他们多关心关注那些学生的表现。然后对表现不好的学生,胡老师找来一个个谈心教育。而且每星期一次,把原先加强班的学生召集起来,在表扬的同时,不断鼓励,不断鞭策。

胡老师说,这样搞一个加强班,说是加强,其实就是给他们戴上了差生的帽子,极大地挫伤了学生们的自尊自信;此后,他们只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作为老师,你要把每一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珍惜、去呵护,不抛弃、不放弃。

当时,胡老师这样的做法与教育局的工作指示背道而驰,那时候全区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这样的加强班。也因为这件事,教育局派调研组前往白峰中学调研。调研结果证明,胡老师的做法是正确的。

这个故事不仅让我想起了刚刚看过的电影《大师兄》,影片里德智中学的校训就是人人可教,皆可成才。这八个字与当年胡老师的教学理念如出一辙。我想这应该也是我们教师在教育事业上的初心。

胡老师教育每一位学生的方法不是一概而论,而是针对不同个性的学生,对症下药、因材施教。对于那些过于安静内向的学生,他鼓励他多与同学外出活动;那些顽皮好动的学生,则要加以约束适时管教;有的学生个性敏感自卑胆小,他会及时鼓励表扬,给他信心;有的学生个性开朗却容易骄傲,就不能轻易表扬,需要时时敲下警钟。由此,我联想到胡老师教我们初三(3)班化学时,对待我的那套方法,让多年后的我恍然大悟。

那一年期中考,我化学考了98分,年级第一。那张试卷上有一个选择题,答案中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我犹豫很久写了个无正确答案。胡老师点评试卷时说,这题只有胡虹一人答对了。我正暗自得意偷偷乐着。他黑着脸又来了一句:好好去想想,明明可以满分的,为什么会扣掉2分?时隔不久,来了一次模拟考,我考了满分。试题分析课上,我坐得笔直,满以为这下子胡老师总可以好好表扬我了。谁想到他说:现在考个满分,没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中考的时候考个满分来。我期盼着的表扬又被一盆冷水泼灭了。后来想想,可能胡老师已经摸透我的脾性了,我这人又倔又容易骄傲,一表扬就翘尾巴,适当来点批评打击,我这个不服输的个性或许对学习有帮助。遗憾的是,我中考时的化学成绩还是被扣了几分。这回,胡老师没有批评我。

学生以学习为重,教师以教学为重。这是胡老师走上教育事业后一直遵循的准则。无论是在时光静好的日子,还是在岁月动荡的流年。

那些年,我们国家遭受了一场大劫难。在这场劫难中,好多学校已不像学校,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亦不像学生。教师忙着写大字报,学生不用上课,课堂成了闹哄哄的战场。胡老师说,学校是教书育人之地,怎可如此瞎搞。他批评了那些不务正业的教师,让他们重新拿起教鞭,放下“战斗”之笔。当晚,批判他的巨幅大字报就出现在学校围墙之上。他不吃这一套。有领导好心劝他:“兴安同志啊,你要看清形势,安分一点,别管他们了。”他说:“那怎么行?学生来学校就是要学习。”他依旧我行我素,极力制止这些盲目而荒唐的“革命”行为。没几天,在全公社的大会上,他受到了严厉的批判。

……

米兰花开时节,我坐在胡老师的办公室闲聊。办公桌上堆积着一叠叠厚重整齐的文件盒,它们似乎在告诉我,这么多年来,无论在哪里,胡老师的工作风格依旧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这是为什么他80高龄了,还有人聘请他工作的原因之一吧。聊着聊着,我们又聊到了白峰中学。说起白峰中学要搞六十周年校庆了,感慨万分。在白峰中学工作了二十年的胡老师,肯定有许多故事值得我去挖掘。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胡老师回忆起当年在白峰中学的一桩桩往事。

白峰中学最早的校址是在现在的白峰村老年协会那里。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学校响应毛主席“五七指示”,组织师生们勤工俭学,靠去沿亭湾敲石子创收得来的180元钱,作为当年校办厂的启动资金。有了校办厂,学校慢慢有了钱,有了钱,就可以干大事了。

1972年,校长王才根老师和副校长胡兴安老师携同全体师生,踏上了白峰中学迁建的旅程。说起王才根老师,胡老师敬重无比。王老师与胡老师一个校长一个副校长,搭档做了十年有余。如果不是他们兢兢业业一心为公的奉献精神支撑着,这么多年来,在工作上或许无法配合得如此默契。1981年,王才根老师调到郭巨中学后,胡兴安老师任白峰中学校长,主持学校全面工作。

还是回到1972年学校迁建的故事吧。两位校长他们去县革委会申请征地批条,去教育局申请筹建资金,去白峰村协调建校用地。胡老师去教育局讨要筹建资金的时候,教育局一共只给了两万元钱(其中一万元还是写的借条,在第二年下拨后还回),其余有校办厂包底。

说起校办厂,胡老师口中又吐露了另一位老师的名字。他叫罗忠烈,是当年白峰中学的物理老师兼负责校办厂事务。罗老师在教学上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罗老师后来成为镇海中学的特级教师),他经常给成绩不好的学生们补课。那时候老师们给学生补课是责无旁贷、天经地义的,教不好学生,就是自己的责任。除了认真教学,罗老师在负责校办厂期间也是动足脑筋身体力行。

为了校办厂的一张技桌,罗老师走到各个村落去寻找合适的树材。他最远徒步走到峙头村。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山防村一户农家找到一棵沙朴树。罗老师不顾天已墨黑,硬是拉来胡老师,一起去买树。胡老师说,天都这么黑了,改天再去吧。罗老师说,不行不行,我已经说好了,一定要过去的,早点办好事早点好安心。胡老师拗不过,只得跟着他一起摸黑去山防村买树。等把树装到校办厂后,罗老师又自己动手起早贪黑制作技桌。

罗老师负责经营校办厂期间,为学校争创争收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些创收为新建学校、改善教学设备、设立奖学金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胡兴安老师当年离开白峰中学时,曾对在校老师说过一句话:“你们可以忘了所有老师,但不能忘了罗忠烈老师。”

1974年底,在各方的支援下(尤其是受到仰岛湾部队的大力支持),在全体师生的努力下,为学校争创争收的校办厂搬迁过来了,有着200米跑道的大操场填实夯平了,容得下全校师生开会的大礼堂建造完成了,宽敞明亮的教学楼拔地而起了……从此,庄山旁终日回荡着少年朗朗的书声、嘹亮的歌声、快乐的笑声……

那时候,白峰中学还没通电。黑夜里,学生们就着昏黄的汽油灯光苦读。让学校早日通电,是迫在眉睫的事儿。在那个年代,通电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为了一根电线杆,胡老师辗转托人,四处奔走,终于开来了介绍信;然后单枪匹马奔赴奉化石沿村联系电线杆。这个陌生的地儿,听都没听说过。坐着长途公交车,一路颠簸到了石沿,天已墨墨黑;吃了个馒头充饥,就宿在一农户家的破旅馆。小小的房间里横七竖八躺了十多个人,异味刺鼻,一夜未眠。第二天,罗忠烈老师千方百计联系好的货车准时到了。历经艰辛,那根电线杆终于高高矗立在白峰中学了。它宣告着,白峰中学从此告别了汽油灯时代。

白峰中学,它曾以良好的校风,卓越的成绩而风靡整个镇海区域。当时镇海中学校长,几乎年年都要联系胡老师,来挖那些尖子生。那几年,白峰中学的升学率很高,每届都有好几个同学考入镇海中学。我记得我们那年初三(3)班也有三位同学考入镇海中学。从白峰中学出去的学生学习劲头足,道德品质好。那些同学中有的还获得省理科状元和省文科状元呢。

白中学子不仅仅是文化课优秀,而且在德智体等方面都表现突出。为了挖掘学生们的各项潜能,丰富学生们的课余生活,学校成立了几个兴趣小组。如周国俊老师组织的学校排球、篮球队,在各级比赛中屡次获得好名次;曹存科老师组织的小口径步枪射击队,曾代表区里去比赛,获得佳绩;李亚珍老师组织的车模小组,也多次为学校争得荣誉。

胡老师说,白峰中学良好校风的形成,不是靠一两个老师的努力,而是靠全体师生的付出。那时候,每一位老师的心中只有学生,只有学校;为了学生、为了学校,无论多苦多累他们没有一句怨言,并以此为荣。他们没有作息时间,每天早早到校,天黑才回家。一到台风天或者风雪天,庄山桥、水库边、渡船口,都有老师们焦着的身影,他们时刻担心着学生的安危。

再说说学校开家长会的事吧。那时候许多家长不重视孩子在校情况,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或者农务繁忙也是他们不参加家长会的原因。针对这些情况,胡老师和班主任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下去,他们走到每个村里去开家长会。除了家长会,还到每位学生家中去走访。老师们有的骑着自行车,有的靠步行。不管严寒酷暑,风雨雷电,崎岖不平的村道上,洒下了他们辛勤的汗水,印下了他们踏实的足迹,留下了他们真诚的笑容……

夜深了,我依旧沉浸在白峰中学的那些往事中……我离开白峰中学已经整整三十一年了,那些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清晰可见,是再也无法忘怀的了。此刻,窗外的米兰花香越发清新芬芳。隐约,那熟悉的旋律又在耳边响起:“老师窗前有一盆米兰,小小的黄花藏在绿叶间,它不是为了争春才开花,默默的把芳香洒满人心田啊……”

5000字)

白峰中学六十周年校庆约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