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31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的褐色

(2009-06-14 21:08:47)
标签:

怀念

狗狗

大黄

小黄

情感

分类: 随心所语

一直以来,我的儿子渴望着能在家里养条小狗,每一回我都寻找着各种理由拒绝他。我说我们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和多余的精力来照顾小狗,我还说:“我养你一个都忙不过来呢。”其实,我想主要原因是我没有具备养狗的这份热情。

几个月前,我们楼下的大院子里忽然出现了两条小狗。一打听,原来是住在三楼的一户人家领养的。两条小狗是同胞兄弟。它们浑身长着褐色的皮毛,一条颜色稍深,另一条颜色浅一点。出生不久的小狗,连站都站不稳,却想着奔跑,于是两团黄乎乎毛绒绒的小东西总是在那里东倒西歪,跌跌撞撞,挤成一团,嘴里还不时发出低低的不服输的呜咽声。

两条小狗的到来无疑给我的儿子带来了意外的惊喜。他自作主张地给它们取了两个名字,深褐色的小狗叫“大褐”,浅褐色的那条就叫它“小褐”。从那以后,儿子放学回家,走进大院子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大褐小褐”身边,和它们玩上一通。

没过几天,儿子告诉我,大褐小褐长大了,跑得可有趣了。果然,它们四条短小的腿已能轻松地支撑起滚圆的肚子。它们会跑了,其实它们跑起来更像是滚起来,一不小心还要摔个狗啃泥。

我的外甥女对小狗的喜爱之情不亚于我家儿子,那天来我家,在大院子里看到大褐小褐时的兴奋样儿,我都觉得好笑。两个孩子和两条狗玩得不亦乐乎,连吃饭都忘了。等我下去喊他们时,看到每人怀里都抱着一条狗,大褐和小褐则安静乖巧地蜷伏在他们胸前,一声不响,一动不动。我嫌狗脏,又怕孩子被狗咬,让他们快把狗放下。孩子们不肯,说不会的不会的,它们可听话了。两只小狗也眨巴着眼睛望着我,似乎在乞求:“我们很乖,你放心,让我们再呆会儿吧。”不知怎么,看到这样的眼神,我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只是叮嘱他们小心点。

一个多月以后,孩子们的怀抱藏不下大褐小褐了,它们身上的皮毛也越发油光鲜亮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那片褐色熠熠闪亮。夜里,经常能听到它们日渐洪亮的犬吠声,一应一合,此起彼伏。

我和儿子一样,还是喜欢大褐多一点,因为看上去,它比小褐来得更精神更帅气一些,也许是因为它的“深褐色”。可有一天,我对大褐的喜欢之情打折扣了。

那是一个傍晚,我和儿子刚走入大院,两只绒球就滚了过来,它们围着我们打转,欢蹦乱跳,摇头晃脑,一个用鼻子不停地嗅着你的鞋,一个扒拉着你的裤腿往上纵。我躲闪着,有些不习惯这份热情。倒是我儿子,熟得就像自家兄弟,连声说:“大褐,小褐,站起来,拜一下!”它们不给儿子面子,还是围着我们乱转乱嗅。儿子说:“妈,快把豆沙包给我。”我把整袋豆沙包递给了他。儿子捏着一个豆沙包悬在它们脑袋上方,说:“站起来!站起来就给你们吃。快,站起来!”果然,小褐站了起来,两条前肢急急地在胸前作着揖,而大褐还是不听话地乱蹦乱跳。儿子把豆沙包扔到小褐旁边,显然大褐的反应比小褐来得快,豆沙包被它叼走了。小褐只能再一次围着儿子转,再一次站起来作揖,眼巴巴地望着儿子手中的又一个豆沙包。谁想到,第二个豆沙包扔下去,大褐又忽得一下窜过来,霸道地把豆沙包给抢走了;小褐不甘心,和大褐追逐争抢起来,可是,大褐却一点也不谦让,一眨眼,又把豆沙包给消灭了。可怜的小褐只能发出“汪汪”的抗议声。我在心里叹气,唉,狗就是狗,一点没有手足之情。

我们这个大院子里只有一幢楼房,总共住了十几户人家。由于三楼那户人家早出晚归在菜场里做水产生意,于是,大褐和小褐也成了我们众家的小狗,谁有空就会和它们玩上一阵,喂上点食物,两小家伙还是挺招人喜爱的。

闲暇时,我会和儿子一起在院子里打打羽毛球,而大褐和小褐就在院子中间那个大花坛旁边玩耍,它们一会儿安静地趴在那儿,好奇地看着我们打球;一会儿,顽皮地扑过来拨弄几下落在地上的羽毛球;一会儿,兄弟俩不知怎么打闹起来,呜噜哇啦你追我赶,你扑我滚的,往往都是强悍的大褐占上风。偶尔有小车驶入大院,它们就飞快地跑过来,摇着尾巴叫上几声,算是和小车主人打招呼,小车主人下车后不管多忙总要和它们逗乐一番才回自己的家。有一回,一家小夫妻下车后,不知为何事争执起来,当然也忘了和身边的大褐小褐打招呼。大褐似乎有些着急,它一会跑到这边,一会跑到那边,忽然,它蹭着男人的裤腿“汪汪汪”地叫唤起来。女人忽然笑骂道:“你看,狗都知道是你的错。”男人趁机下台阶,他也笑骂道:“连你也欺侮老实人啊,算我白疼你了。”大褐不叫了,尾巴却摇得更欢了,于是一场不愉快的争执被大褐给搅黄了。

这事不久,大褐又做了件让我刮目相看的事儿。那天我儿子又在逗着两条小狗玩。我下楼倒完垃圾,就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他们做游戏。儿子手里有一根红肠,已被他折成好几截了,他一边逗着大褐小褐,一边扔红肠作为它们的奖励品。照旧还是大褐来得霸道,抢到手的红肠比小褐多。没一会,附近的一条黑狗也进入大院加入了抢食的队伍,黑狗的个子比大褐它们高大许多。这时,大褐的身手比以往更敏捷了。它左挡右拦,试图阻止黑狗的不耻行为,嘴里还发出“汪汪”的警告声,仿佛在说:“敢抢我们的东西,真不要脸。”可黑狗并不理会,依旧像无赖一样争着抢着。第一次,大褐抢到了红肠,一口就吞到肚里去了;第二次,红肠被黑狗抢到了,大褐小褐一起愤怒地追逐起黑狗。忽然,大褐放弃追逐,迅速掉头跑到儿子跟前,急切地叫着,儿子连忙扔下一截红肠,大褐叼了就跑。这时,我看到,大褐跑到小褐身边,丢下红肠,转身又飞快地跑向儿子;而小褐在黑狗赶到之前已经把红肠吞进了肚里。看到这一幕,想起以前对大褐的误解,我心里无端生出些许感慨。

可是,有一天,儿子放学回家找不到大褐小褐了。我说,可能去别处玩了吧。儿子有些魂不守舍,每隔一会就到阳台上往大院子里张望一阵,而每次总是失望地回房间。第二天,还是没见到它们。我安慰儿子,说明天碰到主人问问,可能被他们送人了吧。儿子一个劲地问为什么为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啊。心里却猜测着,会不会楼里的住户有意见,嫌夜里狗叫声太烦人,于是主人把狗送走了。

第三天,我们在大院子里又看到了小褐,却找不到大褐。小褐安静地蜷伏在院子的一角,神情恹恹的,滚圆的肚子不见了,褐色的皮毛也黯淡无光。儿子跑了过去,问小褐这两天干嘛去了,还有大褐被送到哪去了什么的。小褐支起脑袋呆呆地望着儿子,然后把眼光投向别处,又无力地垂下脑袋,往日乖巧可爱的小褐仿佛不认识我儿子了。

那天晚上,儿子问我:“小褐怎么回事啊?它怎么变得傻傻的。大褐去哪了呢?”儿子后来又说了一句:“大褐不在,小褐很孤单。”我“哦”了声,转身干别的事去了。

一连几天,小褐就这么懒洋洋地趴在院子一角,当远处传来犬吠声,它会一下子支起耳朵,侧耳倾听,然而,很快的,它又垂下脑袋,依旧无精打采地蜷缩着。面对儿子手中的美食,小褐再也提不起以往那种迫不及待的劲头了。

好不容易,在一个傍晚,我们碰到了小狗的主人,问起了大褐的去向。我们才得知大褐几天前死了,死于食物中毒。主人说,两条狗不知在外面吃了什么东西,一起去的医院,小褐被救过来了,大褐却没能熬过来。儿子听了后,拉起我的手就往家里走。到家后,我才发现小家伙眼里的泪水已经涌出来了。我拍拍他的肩,说,别难过,还有小褐在呢。他甩开我的手,进了他的小屋,关上了房门。我想起第一次喂小狗们吃豆沙包,大褐身手矫捷地抢到了两个,而小褐没抢到;我想起大褐与黑狗争抢红肠,又把抢到的红肠给小褐吃的情景;我想起爱管闲事的大褐如何搅黄了小夫妻的争吵……想到这里,我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过去敲儿子的房门。

过了段日子,小褐身上褐色的皮毛又有了些光泽。我发现儿子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大大咧咧地叫唤着小褐,而总是蹲在它身边,抚摸着小褐的背,还时常和它呢喃着什么。有一回我听到他在和小褐说:“小褐,别难过了,我也是你的好兄弟啊。”我想笑,不知怎么鼻子却发酸。如今,小褐看到我们,依旧会摇着尾巴跑过来,可奔跑的姿势却再也不如以前欢快了,它依旧会乖巧地躺倒在你脚边,但它的眼神总是四处游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有天夜里,已经是下半夜了,我被一阵犬吠声吵醒。那是小褐在叫,一声紧接着一声,高吭的,却又是寂寞的叫声;空旷的,却又是凄凉的叫声;这叫声让我再也无法入眠……

我披衣来到窗前,窗外月光如水。如水的院子里,我仿佛看到了大褐,它褐色的皮毛在月光下熠熠闪亮,它正围着小褐欢蹦乱跳……我知道,那一块闪亮的褐色已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那双拖鞋
后一篇:天真热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那双拖鞋
    后一篇 >天真热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