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31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师,祝您早日康复

(2008-05-16 09:39:53)
标签:

难过

老师

鼓励

关心

慈爱

可亲

祈求

康复

杂谈

分类: 随心所语

在为灾区人们难过的同时,又获得了一个难过的消息。那位使终面带着慈祥微笑的老人忽然病了,住进了医院。昨天晚上,我在荣荣老师的博客里看到了她写的关于李老师因急性脑梗塞住进医院的消息,我很难过。看到荣荣老师写道:“但是他现在躺在病床上,急性脑梗塞第三天了,病情似乎还在发展,昨天去看他他还会说笑话,他的右手还不停地找着左手,嚷着要穿鞋,穿裤子,然后下地回家,但是今天去看他,他很安静,不说话。”看着看着,我的眼眶渐渐发热,这么一位和蔼可亲充满活力的老前辈就让病魔击倒在病床上,我们只能无肋而又无奈地等候老师的好消息,希望他的病情早日好转康复。

 

文友们每次说起李老师时,总有一张使终带着微笑的非常可亲可敬的面容浮现在我眼前。初次见到李老师,是在《芦江文艺》的首发式上,李老师坐在会议桌的那一端,他在肯定《芦江文艺》的同时也非常诚恳地提出若干意见,真切希望《芦江文艺》越办越好。他介绍说他就是从柴桥中学出来的,柴桥是他第二故乡,对柴桥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他说话的时候使终微笑着,谦和而又亲切。让人一下子产生一种亲近感。但那时候,我没有机会和李老师说话,当然,也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和老师去说上几句。那时候我还没开始所谓的文学创作,我只是作为文化站的一员参加了这次首发式,我的主要任务是为各位老师们添添茶杯里不时浅下去的茶水。

 

第二次见到李老师,是2004年的一个秋天,北仑作协在瑞岩寺举办的一次笔会上,他们邀请了市作协的李老师和王毅老师前来讲课,那时候我也还没有开始写东东,我是作为芦江文学社的一员去旁听的(当时还没有资格去参加这样的笔会)。那次笔会给我触动非常大,我非常羡慕非常敬仰那些会写文章的老师们,我还从那里知道了有许多老师都在网上的一个论坛里进行作品交流。我想,我每天晚上都泡在网上,为什么不去那里看看呢?(说来不好意思,04年秋天之前的几年时光,我每天泡在网上就是进边锋打三扣一游戏)从那次笔会后,我才开始蠢蠢欲动写东东了。我记得我发在《文学港》上的第一篇小小说《上岗、下岗》就是通过李老师的编辑后发表的。当时,我写完这篇小说后,北仑的一位老师鼓励我投去《文学港》,我不敢,说够不上格。他说,你就投给李老师吧,试试看没事的。当时恰好我这里还有几张瑞岩寺笔会上拍的几张照片,里面有李老师,所以和二篇小小说稿子一并寄给李老师了。没有几天,李老师给我回信了,他在信中说:“小胡同志好,信及照片、稿件均收到,谢谢!二题小说,《下岗》还有点意思,但需修改,压缩精炼,我还是替你动一下手术吧,省得来回邮寄麻烦,下期按排发出,请放心。”那封信的落款日期是2004.12.22。当时收到他的回信时,我反复看了好几遍,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特别兴奋,我也不用文字描述当时激动的心情了。我只是觉得李老师这人真好,那时候,我还没有和李老师说过一句话,他也不认识我。当我的这篇小小说以铅字的形式出现在《文学港》上时,我发短信给李老师,感谢他。他回信息鼓励我,让我继续努力,并说写好一篇文章一定要多读多修改。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投去两篇小说,李老师又很快回复,说其中一篇让我自己修改一下,再寄过去。那次的稿子在寄的过程中似乎遗失了,因为我是让人帮我去邮寄的,我也没主动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就这样不了了之。而且关于投稿,我一向是非常不积极,除了给《晚报》、《文学港》投了几篇,几乎没有向外地刊物投过稿。这就像我的写作,惰性十足不积极。后来在一些节日里,我在群发短信时,偶尔给李老师发过去几个问候短信,他总是及时回复,这一小小的细节让我感受到了老师待人谦和,待人亲和,没有老师的架子。

 

去年加入市作协之前,经北仑作协推荐,李老师亲自给我寄来了一张加入市作协需要填的表格。也是他,在第一时间用短信告诉我正式加入市作协的消息。他一直用他无私的关心与热情来鼓励一名普通的文学爱好者。

 

我也记不清瑞岩笔会后有没有再遇到李老师。直到去年北仑作协换届选举会议上,我又碰到了李老师。我过去的时候,李老师正和几位北仑的老师坐在一起聊天。这一回,我稍微主动了点,过去和李老师打招呼了,我说:“李老师好!”他笑着说:“你好!你好!”显然看样子他不认识我,旁边的老师介绍说,这是胡虹。他有些恍然大悟,马上热情地说:“哦,胡虹啊。你真不错,《新衣裳》得了一等奖,不容易不容易啊!”我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这人一向口拙,尤其是别人表扬我的时候,还有在德高望重的前辈面前,我不知说什么好了。在接下来的会议上,李老师又一次在会上点名表扬了我。

进入会场时我的这一声招呼,也是我唯一一次与老师的正面接触,与老师的交谈。我原本想晚上聚餐时,找机会和老师碰下酒,说几声感谢的话。可是当我们坐在餐桌上时,却不见李老师的身影,问起旁边的老师,他说,李老师有事先走了。很遗憾,那次见过李老师后,我再也没碰到过他。

 

去年中国(浙江)廉政小小说评选结果出来后,荣荣老师在第一时间在我的博客留言,告诉了我得奖的消息。随后李老师给我发来了短信,说:“祝贺你再次获奖,得了二等奖,宁波唯一的一个。”虽然我已经得知获奖消息,但是看到李老师的短信,我还是非常感动非常温暖,感谢老师一如即往地对我的关心与关注。

 

此时,我祈求上苍,早日让李老师的病情好转,康复,好让我们去探望他,并有机会站在他面前,真诚地说上一声:“谢谢您,老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说说捐款
后一篇:第四枚鸟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说说捐款
    后一篇 >第四枚鸟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