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99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扁担悠悠

(2007-10-22 13:13:43)
分类: 零零碎碎
    说起扁担,它似乎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重阳节那天晚上,当我看到父亲拿出那条搁置已久的扁担时,暖暖的亲切感霎时充满了我的胸怀。
    父亲拿出扁担,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是想重温一下扁担给他带来的久违的感觉,他竟然想用扁担挑着那些自酿的葡萄酒送我们回家。当我得知父亲拿出扁担后的用意时,第一反应却是紧张,我一个劲地拒绝他的好意,说我们坐三轮车回家好了,再说今天是你们老年人的节日,怎么能让您累着啊,您执意要送,那就骑小三轮车过去吧。父亲说,今晚的菜你买得太多,我吃得太饱了,想散散步消化消化,顺便把这些酒给你们送回家。其实,我是担心父亲肩上压着这条陈旧的扁担,当它出现在繁华街市时,那种不协调的画面也许会令人尴尬的。但这话,我不好意思说出口,最后,只能由着他去。
    父亲在扁担两端挂上装着酒瓶的袋子,袋子口又紧缠着扁担打了个结,这样袋子就不会滑动了。他跟我儿子说,来,把你的书包也给我。还和我说,你那包也挂上来吧。我笑着拒绝了。儿子看着父亲肩上挂着书包和酒瓶的扁担,禁不住乐了,说: “外公真有趣。”
    回家路上,我牵着儿子的手,走在父亲身旁,听着酒瓶子互相碰击的丁冬声,看着父亲肩上的扁担悠悠起伏着,忽然也想唱首悠悠的歌。儿子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唱了起来: “你挑着担,我牵着 ‘妈’……”我们都笑了。途中碰到熟识父亲的人,都无不惊讶地问上一句: “你这是干什么呀?”父亲嘿嘿笑着: “送我女儿回家。”父亲的回答让我脸红。我对他说: “你看,多难为情啊,人家肯定在说,这家女儿怎么这样,自己甩着手儿,叫老父亲挑着这么多的东西。”父亲听了,又笑着说: “哦,那也是的,下次,不应该这么说了。”唉,叫我怎么说呢,憨厚的父亲啊,那一担重物在我心里沉甸甸的,叫我如何承受得起。此刻,我只感到羞愧,为当初担心父亲的扁担将给我带来尴尬的念头而感到羞愧。
    而我儿子的表现则坦然多了,他一会儿蹦跳着跟在父亲后头呵呵笑着模仿着,一会儿好奇地问这问那,还问我: “妈妈,这扁担应该是远古时代的工具吧?”我告诉他,扁担也不算是远古时代的工具,虽然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可妈妈小时候,几乎是天天见着它的。父亲插上来说: “你妈妈小时候,外公老是用扁担挑着她去走亲戚的。”儿子睁大眼睛望着我,眼里满是惊奇与羡慕。我笑着点点头,脑海里便有一些画面出现:一个小小的女孩静静地坐在一只竹篾编织的箩筐里,颤颤悠悠的扁担把她和另一箩筐的货物带上了去外婆家的路;小女孩仰望着头顶上湛蓝蓝的天,偶尔有美丽的蝴蝶从箩筐上翩翩飞过,可惜她抓不着;抓不着蝴蝶的小女孩有些累了,于是,她听着父亲踏实有力的脚步声在沙石路上 “嚓嚓”响起,听着欢快的扁担 “吱呀吱呀”地唱着歌,然后她就甜甜地睡着了……
    是的,在那个年代,乡村里的人们,交通工具大多就是自己的双脚,而运输工具则要算扁担为主了。勤劳的人们用轻巧纤长的扁担挑起沉重的货物,用粗糙厚实的双脚翻越重重山岭,来到邻乡邻镇甚至市区,用扁担下的货物来换取他们的温饱生活。
    也就二三十年时间吧,如今在我的生活周围,作为运输工具,扁担已经没有它的一席之地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车辆。那么交通工具呢?就说我的亲戚之中吧,除了我还没有实现以车代步的愿望,其余的兄弟姐妹们都拥有了自己的私家车,他们总是用一句话来向我炫耀: “有车的感觉真好!”
    如果我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车,那么重阳节那天晚上父亲也不会拿出寂寞已久的扁担,而我和儿子也见不到父亲肩上那条悠悠颤动的扁担了,那么,我们会不会因为由此失去了一个生动的夜晚而感到遗憾?

 

发表于2007年11月16日《宁波晚报.副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