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869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那年没赶上去深圳的火车》

(2007-10-18 10:01:42)
标签:

生活记录

虚构

友谊

深圳

 

首先声明,《那年没赶上去深圳的火车》是我虚构的(至少有一半是虚构)。

 

也许是为了那百来块稿费。(俗不俗?虽然,我对钱一向看得不重,那也不说明钱对我不重要,说实话,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要养家,要糊口,要过日子。所以哪怕是区区几十块钱我也是喜欢的。当然这钱还要来得心安理得,我才会喜欢。就像写几篇小文,能给我带来一些小小的“进账”,那是我满心喜欢的)我用我很少用的也算是笔名吧,把稿子投了上去。不过,心里却很不安,因为,我还记得晚报副刊编辑乐建中老师在去年的东钱湖笔会上,在给我们讲课时,曾强调过,他不赞成散文虚构。就看这篇小文吧,因为虚构,我自己读起来就没感情,也许外人读起来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我觉得把这样的稿子投上去,而且发了,就觉得有些对不起晚报老师了。晚报副刊这期的主题是“影响你的一生或命运的事”。当然,在过去的岁月里,也有影响我命运的事,但我觉得这样写出来让大家看了会很不好意思(以后有机会再说了),所以还是虚构了一个故事。

 

当然,文中的英子确有其人,她叫海英,而她是我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最好的朋友还有一个叫蔓蔓的,现在已经不联系了)。现在想起来,当时和她那么好,就像现在 “同志”般的迹象了,当然,那时候咱们是不知道啥叫“同志”什么的。有一段时间,外婆去新契二舅家了,她原来是住在学校宿舍里的,于是,我把她喊来和我作伴,住我外婆家里。那一段时间里,我们同吃同住同睡一张床,饭那时候是用饭盒在学校里蒸的,我们两个就一个饭盒,一个汤匙,你先吃一口,我再吃一口。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都会大笑。初中毕业时,她去梅山一个棉纺厂工作了,我考上了柴桥高中,读书了。两人依旧不断的联系,那时候靠写信,你来我往的。休息天,偶尔她来柴桥,我也会去她家。后来,她又在家附近开了家美发店,再后来,她就跟她亲戚去了深圳。那时候,我还在读高中。

 

如今,她早已在深圳安家落户,自己开了家服装批发店,生意不错;先生是北京人,是自己开的公司还是在公司里做事,具体我不太清楚。反正她现在在深圳有车有房有票子,在北仑也买了房子。她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儿子,比我家天笑小多了,小名叫豆豆。平时,我们也不联系,节假日互发短信问候一下。平时心里偶尔还是会轻轻牵扯起想她的那根弦。想必她也是如此吧。她回北仑时,总会和我联系,于是,彼此又有说不完的话儿。

 

为这份友谊,我满心欢喜。

 

《那年没赶上去深圳的火车》里面的主人公不是虚构的,虚构的只是我想一起去深圳这件事。还有,我们的家不在同一个镇里,而且也不住在宁波市区。要是赶火车的话,从我家出发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火车站。文章里描述的家里到火车站的时候只有几十分钟。好了,检讨完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