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82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屋

(2007-10-15 10:58:12)
标签:

怀念老屋

分类: 随心所语
 
老屋
(老屋侧面照)
 
老屋
(老屋背面照)
 
老屋
(老屋正面照)
 
这些照片是国庆期间去白峰时,拍过来的。老屋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上次听母亲说,十月份将动工拆建了,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将是一座漂亮的两屋楼房。

 

我把它放在这里,也许是为了害怕有一天,自己记不起它当初的模样了。对它的感情,就像我对我外婆的感情。确切的说,这是我的外婆家。外婆离开我十多年了,而我离开那老屋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前,我在那里结束了我的初中生涯,来到柴桥读高中。那些年,每逢节假日,我总是忍不住要往外婆家跑,跑入那间低矮的小屋,那间低矮的小屋里有最疼我的外婆,有我喜欢吃的零食,有我永远忘不掉的香喷喷的柴火味……

 

那座老屋有三个房间和一个灶间,那个灶间在正面照中是看不到的,它隐入了最右侧;从老屋的背面看,可以看到那个灶间正紧依着邻居家的楼房。

 

照片左边有着白石灰墙体的房子是我小舅舅的,不过在我五六岁时(具体忘了),小舅舅就在“山旁”(一个村名)那个地方有了三间半大平房,没几年便造起了楼房。中间那间有着木窗户的是我二舅舅的房子,小时候,我只知道二舅舅他们一家是住在外面的,逢年过节二舅一家才回来住上一两天。初中那时,我就在那间房里做作业,有同学来了,我就和同学一起睡在二舅舅那个房间里的木床上。外婆总是把那间房整理的干干净净,仿佛二舅他们每天都要回家一样。照片最右边有扇木门,走入那木门,有一块小小的走廊,走廊的左端是通向二舅那间房子的,右端是走向外婆家的厨房的通道,厨房与走廊之间没有门阻隔;而木门的斜对面又有一道门,那道门就是外婆住的房间的门(那间房可能原来是大舅舅的房子吧?这是我的猜想,不过,从我有记忆开始,大舅一家就不是住在这儿,他们是住在离外婆家不远的小学附近的一大幢房子里)。

 

我住在外婆家的几年日子里,大多时间就是呆在外婆的那间小屋里,小屋里有一张“火柜”(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我总是喜欢挤在那张火柜里和外婆一起睡,我睡这头,外婆睡那头,我经常是紧挨着外婆的“粽子脚”(小脚)入睡的。天冷时,外婆在火柜下面生上柴火,因此,无论屋外如何严寒,小屋里总是暧烘烘的,还夹杂着芬芳的柴草味。我记得在火柜靠墙的上方,有两行竖着写的红色的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那些字一直不会褪色,外婆曾说起,不知什么时候用石灰刷过了,可没几天,它们又出来了。外婆这句话我一直没忘记。小时候,我坐在火柜这头,正好面对着这两行字,于是总会不由自主地朗读上几遍,却不懂其中的意思。长大了,终于知道了那些字的出处,也明白了里面的一些含义。于是,读的时候,便有些严肃了,有些认真了,有些虔诚了。

 

不知怎么,我母亲对那些老屋似乎有成见。当然其中的原因我也知道。她甚至希望这间老屋卖掉算了,什么祖基不祖基的,没必要保住它。后面一句话我母亲没说,我帮她说吧,那间老屋没有保住我的二舅和小舅,也许是因为它的存在,让他们过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二舅小舅的离世让母亲在悲痛之余迁怒于这间老屋。二舅在我表弟念高中时遇车祸走的;小舅在前两年因病去逝了。唉,母亲的这份痛又是谁能体会到的呢?不过欣慰的是两位表弟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是蒸蒸日上,也许是两位舅舅在天保佑着他们吧。

 

关于老屋的故事,也许说上个十天八夜也说不完。苍老而又伤痕累累的老屋子里,埋藏着多少泪水,多少欢笑,说不清,道不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