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609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阅读、思考

(2006-12-10 18:12:58)
分类: 随心所语
第五期《芦江文艺》组稿会议上,坐在眼前的几乎都是双鬓染霜的老师们,前辈们。论年领我最小,论资质,应该也是最浅的吧。而且是会上的唯一女性,也许是女性,我又感觉到了那种低微的惴惴不安。尤其是看到德高望重的金老师,拿着他的稿子可以说是非常谦恭地交给我的时候,我的那种不安更甚了。他说道:“小胡编辑,不好意思,都是一些旧作了,非常遗憾没有柴桥特色的文章,拿来充充数。”我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也不知脸红了没有。金老师七十多岁了,在坐的好几位前辈都七十多岁了。他们对《芦江文艺》的肯定与支持,还有那份热情,着实让人感动。
 
今天早上,因为是星期天,单位没人帮忙布置会议室,于是我早一步去了。没想到,到了那里,已经有好几位老师在了,天这么冷,他们就站在外面,聊着天儿。金老师也在了,他从大矸赶过来;石老师也在了,他从新契赶过来;还有几位住本地的老师,也都到了。天冷,可他们的热情与执着给这个冬日的早晨增添了温暖。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天这个会议上,我见到了我高中时代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一位看上去非常朴实憨厚的老人——胡老师。胡老师已经退休,告别了他的教育生涯。有一回,在活动广场上看到他在那练健身舞,却没敢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当那天接到我的会议通知电话,他在电话那端笑了,而且非常客气的客套起来,我是更不好意思地笑了。前两天,黄老师给我打招呼,说这次会议通知一下胡老师。我一听就惊讶的叫道:“呀,这位胡老师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啊!”黄老师说:“是啊,上回他有稿子拿过来,我叫他拿给你看,他就不说话了呢!”我一听就急了:“什么呀,黄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啊,他是我语文老师啊,他当然不说话了。我难为情死了!”黄老师在那边大笑起来,我也笑了,是真不好意思的自我解嘲。想当初,我厌学,胡老师还做我的思想工作呢!在他眼里,我还是不爱学习的学生呢。
 
在今天的会议上,我比较隆重地介绍了胡老师,胡老师不好意思起来,他说:“小胡是靠自己的,是靠自己的。”说得我真想钻地缝儿,我又想起了当初厌学的事情。因为我没好好听他话呗。
 
今天会议上,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金老师的讲话。他非常谦虚地说自己写不出好东西来,他说写作需要三个条件:“一,生活;二、阅读;三,思考。”他说因为他不俱备这三个条件,所以他的文章就非常苍白。我先不说金老师的文章如何,但凭他的谦虚劲儿,仅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好好学习。金老师说他缺少生活,他说他当老师的时候,从家到学校,又从学校到家,就这样一直到退休。退休后,从家到外面兜一圈,然后又回到家。生活是单调而平凡,因为缺少生活,便没有好的作品出来。他又说他不会思考,他佩服谁啊谁啊,说他们的思想已经到什么什么样的境界。总之,一句话,他的谦逊让我汗颜!
 
他的另一句话,也引起在座各位的共鸣,他说:“写作,可以忘却人民币。”话虽说得有些直白,但却真实。是啊,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只有当你的灵魂与干净的文字完全融为一体的时候,你会忘却许多世俗的、庸俗的、丑陋的欲望,你会觉得你是充实的,富有的,那些名贵轿车、别墅高楼、万贯资产虽不能说在你眼里如粪土(必竟还没清高到这地步,呵呵)但在此时此刻应该不再是你羡艳的对象了,拜金主义的渴望已随着写作而烟消云散。当然,在现今社会上,也有很多却是为了人民币而写作,这又另当别论,我暂不去妄加评论。
 
想到金老师提到的写作所需要的三个条件,还是中肯的。所以,我一直不敢写东西,就是怕这些虚无的东东亵渎了文学,亵渎了读者的眼睛。我的生活阅历浅白,我的阅读时间很少,我的思想没有深度,尤显幼稚。呵呵,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惰性与没底气儿找个借口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