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蔷薇
蔷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406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心中的刺(母亲篇)

(2012-07-24 21:36:44)
标签:

小说

文/蔷薇

  母亲篇   

    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温度达三十八度,由于城市热岛效应,车外的温度已高达四十度甚至还要多。从银行出来,走到书画院,不到十步的路,前胸后背的衣服已黏在皮肤上,感觉人象是高压锅里正在煮的食物,胸口闷得快要炸了。儿子在书画院里学书法,四点二十分下课。她盯着孩子们单独地,或三两结队地从书画院里出来,就是没见到她的儿子。曲指算来已有三四天没见到儿子了,心里着实有些想念,她想给儿子一个惊喜。说白了是她想拥有见到儿子的喜悦,她自嘲地笑笑,儿子未必会惊喜,他是一个感情内敛的十二岁少年,这么多年很少见他有大喜大怒形容于色。额头脸颊的汗蚯蚓一般逶迤而下,痒痒刺刺的,她抬手抹了一把,耐心地继续等。车子泊在书画院门口,她知道儿子很快就会出来,再者想第一时间接到跨出书画院大门的儿子,车子里等人,与站在门口等人,给人的感觉大不一样,她想让儿子感受到她的爱。

    十五分钟过去,书画院的大门里面再没走出一个孩子,有三个男孩子拎着标志着书画院名字的袋子站在门外等人,但没有她儿子。一个年轻男教师出来,她走过去问他。里面没有孩子了,男教师说:附近小店里去看看,天气热,可能去买水了。小店里没有儿子。她打儿子的手机,没人接。又打了孩子爸爸与孩子奶奶的手机,都没人接。她有些着急。书画院离儿子的家大概一千米的路,她想儿子可能自己回家了,于是继续打儿子家里的电话,电话没人接。会不会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她想到网上时常报道十几岁的少年被人掳去黑煤矿打工的事,这么短的路程应该不会。每遇到儿子的事,她的思想容易极端,十二年来一直如此。

    那一年儿子六岁,她与闺蜜,还有闺蜜五岁的女儿,一起去温州骨头煲吃饭。五六岁的孩子爱玩不爱吃,没吃多少东西,闺蜜的女儿提议捉迷藏玩,儿子兴高采烈地拍手表示同意,随即飞一样跑了出去。饭店的一面是条大马路,另一面一半是停车场,一半是垃圾场,停车场与大马路相连接。停车场与垃圾场之间隔着一堵墙,门口坐着一个老头,不知道是管垃圾场还是管停车场的。她怕儿子有闪失,赶紧追了出去,没有见到儿子,只见闺蜜女儿的小小身影在停车场飞奔,转眼就不见了,其时天已渐黑,水泥路面泛着白花花的余光。闺蜜结完账也出来了,大声喊女儿的名字,小女孩很快奔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她问闺蜜女儿儿子跑哪去了,小女孩说:小哥哥一出门就不见了。她的心象被一双强有力的手狠狠地绞了一下,又重重地摔回胸腔,装了弹簧般,剧烈地上下蹦跳。她怕儿子跑上大马路迷路了,这里是外来人口杂居的闹市区,前一天电视上还报道了一起八岁小孩失踪的新闻,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类似的新闻。她的心沉入了无底的黑暗深渊。她喊着儿子的名字,声音嘶心裂肺,有几个吃完饭出来的客人听见,呆呆地看着她。从大马路到停车场,她找了一圈又一圈,问了守在垃圾场门口的老头,说没有见到任何孩子跑进垃圾场。她手足无措地打儿子父亲电话,几乎是哭音。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经过,听懂了大致的情况,提醒她赶快报警,她才想到应该报警。

    报完警她全身瘫软地蹲在地上,闺蜜在一旁一边喊着她儿子的名字,一边安慰她。她想,如果儿子找不到了,她也活不下去了,不,她不能死,死了做鬼也不安心啊。手里还拎着吃饭前在菜场给儿子买的两只小鸭子,袋口斜了,一只小鸭子挣扎着从袋子里跳下来,她又累又急又痛,气急败坏地扔掉了另一只小鸭子,两只鸭子一前一后摇摇摆摆地,喳喳叫着朝垃圾场走去。还得继续找,她支撑着向马路走去,她问路上经过的每一个人,有没有见过一个小男孩,大大的脑袋,虎头虎脑的,她的样子几近疯狂。闺蜜在垃圾场门口大声地喊:找到了!找到了!儿子被闺蜜牵在手里,嚎啕大哭。她的心从深渊抽回到胸腔,绵绵地痛着,却是欣喜若狂,此刻,她感激一切。儿子抽抽噎噎地说着话,她听懂了儿子在哭找不到小鸭子。天已黑透了,小鸭子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她很生气,自己为找不到儿子而哭,而儿子为找不到小鸭子而哭。事后她询问儿子,原来他躲在停车场的一辆车后面,等着闺蜜女儿来找她,她和闺蜜及闺蜜女儿一圈一圈地边喊他名字边寻觅他,他以为在玩捉迷藏游戏,躲着就是不出来,当她赌气扔掉了小鸭子,他着急去捉回小鸭子,从车后跑出来,被老头发现,通知了闺蜜。而这一切,从发生到结束,只有短短八分钟,而对她来说,象是经历了一个世纪。

    回忆着往事,很快到了儿子的家门口。她打算陪儿子吃晚餐,十二岁的儿子个子瘦小,她想尽可能地给儿子补充营养。

    儿子的父亲做游泳教练,此时是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基本上守在游泳池旁。工作不忙的时候,儿子父亲忙着晚上酗酒,白天睡觉,基本上不管儿子的三餐,儿子饿的时候给点钱,让他自己出去买吃的。想到这个过去的丈夫,她恨不打一处来。回想婚内时,当时儿子才三岁,有一天她在上班,儿子奶奶有事去外地了,等她下班回家,儿子饿得自己在泡方便面吃,因为是冷水泡的面,根本没法吃,而他正睡得鼾声如雷。他一直是这德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她怨愤又无奈地想,谁让她两眼一抓黑找了这么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呢?离婚后她一直很内疚,觉得把儿子丢给这么一个父亲,很对不住他。当初她怕自己没有稳定的工作,养不了儿子,她不会想到没过几年,生活便好起来了,买了房子,有了车子。不管怎么样艰难,都该把儿子带在身边的,相濡以沫一起度过的岁月才有痕迹。

    她喊着儿子,二楼儿子的窗子啪地一下拉开了,儿子的声音传出来:哦----!!拖着不耐烦的长音。接着是啪嗒啪嗒下楼的拖鞋声,儿子黑着脸,没好气地打开门,甩开手,钥匙串插在门上,随着门碰击到了墙壁,哐啦啦地作响。她的性子终于耐不住了,定在那里看着儿子转身走回房间,不是伤心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她把住门,想了一想,终究迈不开脚步进屋,于是用力阖上了门,门发出一声震响。儿子家里的狗卡卡蹲在门口,好奇而安静地看着,尾巴不住地摇摆,表示着一如即往的欢迎。

    回去的路上经过了书画院门口的红绿灯,她盯着一秒一秒归零的红灯,眼泪喷薄而出,和着汗水,无声地濡湿了前胸。这么多年不婚,别人都以为她在守护着一份爱情,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不只为了爱情,还为了儿子,她不想让别的孩子,无论是不是她自己的孩子,分走属于儿子的爱,她想远远地守护着儿子,直至一生。如果不是儿子,她绝不想再与儿子父亲联系,她会绝决地抹去与他的丝毫印记,可为了儿子,她得忍耐住讨厌的感觉。

    旁边一辆车的驾驶员好奇地看着她,发现了她的异样,她顾不得了,此时,她只想流泪。她满心悲伤与怨恨:反正儿子已经长大了,既然儿子不愿她来管他,她就不管了,以后再也不管了!这一念头刚一冒出,便被她按下去了,随即是更深的愧疚:这是她的儿子,她怎么能这么想呢。离婚那年,儿子才七岁,幼儿园的老师说儿子变得内向了,一个人靠在教室墙角哭,说妈妈不要他了。回想起来,心还会抽搐,跟当年听到老师的话时一样地痛着。这些年来,这种痛没断过,或许在某个骤冷的夜晚,或许听到别人孩子喊叫的一声妈妈。它象一根心里的刺,和血肉长在一起,拔了大出血,不拔的话,年深日久,与心越长越紧实,稍稍动一动,便全身地痛。

    多年来,她在心里一直对儿子说着对不起,她不知道儿子将来会不会理解她,她只是不想自己后悔。她用行动弥补着离婚对儿子的伤害。每逢节假日,儿子从寄宿学校回家的时间,陪他吃饭,带他回自己的家;给儿子买衣服,书,玩具。但有一次,儿子的话,使她不再带儿子回家。一天晚上,儿子说:妈妈我还是回自己的家睡吧,在你家里我睡不习惯。虽然难过,她还是答应了。离婚后,离开儿子的家,她与儿子的感情有了断层,这断层不是她陪他吃,给他买礼物所能弥合的。她由此体会到家的凝聚力。但她没有办法,如果她能少讨厌儿子的父亲一点,也许她会根据儿子的要求与他复合的。

    心里的刺被触动后产生的余痛,延续到了晚上。晚上他来了,是她多年的男友,很爱她,给她安排好一切,什么都不让她操心。他给她做了一桌子的菜,见她吃得不多,问:怎么了,你今天与平常不一样。天太热了。她说。倚在他的胸口,她的脸埋进他的肉里,一瞬间,她有告诉他白天的事的冲动,但话在嘴边又咽下了。他不喜欢她与那边的来往,所以平常她陪儿子一般都不告诉他。

    夜里下雨了,褪去一点白天的炎热。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凉爽些。就着昏黄的台灯,她捧着书,却看不进一个字。手机响了,是儿子的家电。她竟然发现心又绵软了。儿子没事人一样问她:妈妈,明天去学画画,你会送我去吗?伤痛与气恼还没消,她赌气问道:你不是不喜欢我来么?儿子说:今天天热,我心情不好。没有一句道歉,但早已彻底化掉了她,她很没志气地回答:好!明天我来接你!我的小心肝!挂掉电话,她又看得进书了,心里很舒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用的美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用的美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