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岩
西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879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由一篇文字引出的话题

(2019-01-20 22:28:36)
标签:

微文

转发

鬼扯

分类: 杂感

由一篇文字引出的话题

由一篇文字引出的话题

(一)

《<四大名著>与枞阳》一篇文字,引发持续的争议,应该是件极好的事。

浅层面的看:

就作者来说,文字受到关注,说明他(她)没白写。否则,岂不是对着土地壁子说话,意义何在?

就微信平台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争论越多,越激烈,说明关注度越高,吸粉越多。何乐而不为!

而争论者,却很特别。粗略的分,可勉强划成三类。一类是捧派。这类,也可能是出于对作者的爱,或者是对平台的爱,抑或是对文字所描写的地域之爱……当然也可能是兼而有之。第二类是棒派。首先是对文章的缺点,而批驳,而嘲讽。其次是夹杂着地域因素。当这两类碰到一起的时候,热闹就来了。捧派见所爱被批,益发的呵护有加,对棒派反唇相讥。棒派见捧派无原则的护短,更夹枪带棒,口水漫天飞。于是,就迅速演变为以地域站队,争地盘、争祖产、争子虚乌有或八竿子打不着的荣誉。进而轮番升级,甚或你把我踢出群去,我愤而退出你的群聊。第三类是理派。对文章持客观态度,对辩论限制在说理的范围。但这一类有点尴尬。其一,这派的家伙们按地域分,既有捧派地界的,也有棒派地界的。于是乎,捧派和棒派都对他们不待见!更为尴尬的是,这派的家伙又不是佛,没有修炼到四大皆空,忘了地域情节。于是他们的出生地的问题,又成为捧或棒派攻讦的靶子!最后,自己成了亥年的生肖照镜子。

很荒诞的是,争来争去,却忘了(顾不上)到底为什么而争执了!行文到此,我突然想起了文*革时的H(好)派和P(屁)派。我不敢说,这是文*革的遗毒。但可以大胆的推测,文*革的发生,是有国人的文化基因的影响的。否则,就不会再在四五百年后,桐城派的文化发祥地——现在的桐城、枞阳两家的后世子孙互喷无厘头的口水了。

说到此,我要放个臭屁——国人的劣根性,哪个地域的人都有极致的表现,而枞阳、桐城人的一小部分更甚!自己现身说法,我拉不下这个架子。若说当下的谁谁,我不是小崔,不敢得罪大神们。可以引用国学大师的话来说古人的事——

“桐城派,是以归有光为鼻祖,归本为昆山人,后来因为方、姚兴之桐城,乃自为一派,称文章正宗。……清初汪琬学归氏甚精,可算是归氏的嫡传,但桐城派不引而入之,是纯为地域上的关系了。

方苞出,步趣归有光,声势甚大,桐城之名以出。方行文甚谨严,姚姬传承他的后,才气甚高,也可与方并驾。但桐城派所称刘大櫆,殊无足取,他们竟以他是姚的先生,并且是桐城人,就凭义气收容了,因此,引起“阳湖”派和他对抗。阳湖派以恽敬、张惠言为巨子。惠言本师事王灼,也是桐城派的弟子。他们嫉恶桐城派独建旗帜,所以分裂的,可惜这派传流不能如桐城派的远而多……曾国藩本非桐城人,因为声名煊赫,桐城派强引而入之……桐城派后裔吴汝纶的文,并非自桐城习来,乃自曾国藩处习得……”

——以上引自章太炎《国学概论》第四章“国学之派别”

(二)

上面这些话,应该只是个引子。既然是讨论《枞阳与<四大名著>》,就该亮明自己的观点。

我看到两位先生讨论的比较恳切:一是章宝贵先生。可惜,他只指出争地域的荒谬,没有专门论说这篇文章。另一个是金永辉煌先生。他的文章全面些,基本上还是客观的。可惜,他可能是被无聊的口水气到了,行文中难免不带点义气。但这两位,我还是很敬佩的。

那么你的呢?也是,就不绕弯子了,来点直接的。搬两段自己微信聊天的文字:

看过《一个让石头开化的地方》,让人眼睛一亮:

首先特别惊异江先生的着笔角度!写山写水的很多,单单把焦点放在石头上,管窥其豹,以小见大,实属高明。

再就是欣赏其文字功力,平缓从容的叙述,宁静细微的的描写,内敛深沉的赞美,把对一地的风物之爱,如水般的表现出来,真是让枞阳人爱煞!

还有,一个政务官员,其文字不是僚吏的刻板面孔,而是尽显鲜活的人文情怀,很让人佩服。

 

而“《四大名著》与枞阳”,看后,让人大跌眼镜!

如果不反复翻看作者简介,真的怀疑被人假冒了。

实话说,这篇文章遇到批评,实属正常。若无批评,那叫奇怪!

《红楼梦》作者方以智说,貌似学术探讨,实者牵强附会,哗众取宠。其网文一出,便遭学界、民间双重质疑和有理有据的批驳,旋即被指游戏之作。对这样一篇基本判定为伪学术网文,有情怀的写作者,当是有一个恰当的取舍的。以假命题来印证对方以智的爱,其实是毁!

其吴承恩故里说,是当下各地拉文化名人现象的表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姑且不论。但枞阳有个家谱博物馆,陈靖基本是这个群尊崇的这方面的专家,我们可以请教他呀!

其它,恕我不敬,基本是因果倒置了。常识告诉我们,不能因为现在我们生活语言里有的物事,古典作品里也有,就判定:古典作品是我们影响其写成的……

 

我觉得:

1、这个“四”文,如果标上“戏说”,或许会好些。

2、现在有“爱护羽毛”一词,为文者,批评者,都可鉴。尤其是为文者!

3、尺有所短,寸有其长。据此,“四”文可谅。

 

赘:“鬼扯羊肝”,这句话,四十多年没听人说过了。突然见到,很亲切——乡情也!借用一下,以上所言,属于鬼扯羊肝……

 

又:

捧和棒,只差一点,但都不是好东西!

这样无厘头、无理性,只能让人贻笑大方……

 

那篇文章,问题不是出在考证好不好对不对上!而出在不加选择的乱用资料上!

《红楼梦》是方以智写的,本来就是伪命题,却拿来替方以智骄傲,进而为枞阳骄傲。这是夸方以智和枞阳人还是毁坏他们?怪桐城人调侃嘲笑你?

 

那位作者,不会被人骂倒——只要他汲取教益,写出更好的。

倒会被人捧臭——若不清醒,抱残守缺……

(三)

争论有益!争论可以让一件事的理越来越明。但争论不等于谩骂!

如果“文乡”能组织一个对这篇文章的讨论会,让各种观点围绕这篇文章本身进行理性而充分的争鸣,将对作者、读者、文乡平台乃至桐枞文化,都是大有裨益的好事。或许,还能藉此成为桐城和枞阳文友良性互动的纽带。

我一直以为,既然都尊崇桐城派文化,那么现在行政区划内的枞阳人和桐城人是无法在“桐城派”这个文化背景下割裂开的!如此,何不携起手来,为桐城派文化的宣传、发扬、光大多做些增益的事?

哦,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作者江先生不能缺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雪夜出行
后一篇:跨界老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雪夜出行
    后一篇 >跨界老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