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岩
西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155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蚁国惊魂(童话……完整版)

(2016-10-16 10:35:03)
标签:

长篇童话

蚁国惊魂

分类: 童话

蚁国惊魂(童话)

蚁国惊魂(童话……完整版)

引子

    在布谷岭的山南边,有一片大竹林。竹林大得望不到边。在竹林的边上,是阿卡的家。阿卡是个小男生,圆圆的脑袋,圆圆的嘴,圆圆的鼻子,圆圆的眼。显得可爱又聪明,但也是调皮又捣蛋。竹林里有数不清的小动物和各种昆虫。阿卡特别喜欢这些。只是小动物们太机灵,不是飞得高就是跑得快,阿卡逮不到。那些小昆虫却不一样了,阿卡经常能抓到一些,逗它们玩。特别开心。要不是爸爸妈妈非要送他去幼儿园,他宁可一天到晚都在竹林里玩。所以,他每天最盼望的就是爸爸妈妈早点接他回家。他好钻进竹林里去玩。

    这天正好是礼拜五,爸爸妈妈特意早些接阿卡回家。快进院子的时候,他就大喊停车!爸爸知道他又要去竹林里玩了,就嘱咐一句:别跑远了,别老欺负小昆虫。

    “知道了!”话音刚落,就不见阿卡的身影了。

    西斜的太阳,把一道道金色的阳光洒进竹林,斑驳灿烂。山风摇着竹叶,沙沙响着,美妙极了。他发现一只漂亮的瓢虫,甲壳红得像玫瑰,那七颗金色的小点点,像亮闪闪的小星星。他悄悄地接近它,一把抓住了它。他扯了一根狗尾巴草,栓在瓢虫的一只后脚上,看它艰难的飞。可怜的小瓢虫飞不了几米远就被狗尾巴草坠得落下来,阿卡就开心的追过去,用小树枝触碰瓢虫,促它继续歪歪斜斜的飞,他再欢笑着追!飞着飞着、追着追着,忽然,瓢虫挣脱了狗尾巴草,越过头顶的密密竹枝,飞走了。

    阿卡扫兴地往回走,忽然,他发现一棵大竹子下有一群蚂蚁在觅食。他顺着一大队搬动食物蚂蚁往前找,看到一个小土堆,差不多有他膝盖高,顶上有一个铅笔粗的洞口。哦,这是蚂蚁的老窝呀!阿卡坏点子又来了——掏出小鸡鸡,哗哗哗,朝蚂蚁窝里尿!这一尿,尿出惊心动魄的故事来。

第一回洪水腥臊从天降褐蚁王国突遭难

儿歌唱道:

褐蚁王国真快乐

人人勤劳享幸福

万里无云好天气

滔滔洪水冲蚁国

    话说,一个春风和煦,丽日当空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大洪水,让褐蚁国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大劫难。

    洪水从主通道奔腾而入,瞬间就冲毁了城门。内城河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就泛滥成灾,溢出堤岸。城墙在洪水的浸泡下,大段大段的坍塌。褐蚁国的基础设施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高架联通隧道也有部分进水,造成塌方;居民区有三分之二泡水,街道一片狼藉;皇宫、科研区和食物储备地与其它区域的联络通道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更为严重的是,伴随大洪水的是一种极其难闻的气味弥漫在褐蚁国的所有空间,那些没有直接遭受洪水的区域也未能幸免,这难闻的气味正在威胁着褐蚁国蚁民的身心健康!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褐蚁女王十分震惊。在第一时间紧急部署抗洪救灾。同时召集大臣开会。

    “警务特捷大臣,紧急救灾情况现在如何?”王后第一个点名问道。

    “陛下,按您的部署,我们警务特捷部队分成六个特救团,三十六个特救分队,派往全国十二个区域,展开救援。目前,遭洪水冲击的蚁民全部救到高地,还没有淹死蚁民的报告。但受不明气味的蒸熏,有许多年老和幼小的蚁民晕倒,正在救治当中。”

    “筑固畅联大臣,全国城墙、道路和民居设施损失情况怎样?什么时候能基本恢复?”

    “陛下,损失情况与第一时间给您上报的一样,因为洪水时间极短,后来没有其它损毁报告。基本恢复至少要三天,完全恢复原状大概需要两个月。这还要动员全国的力量。”

    “好了。你要与警务特捷大臣配合,先恢复粮食储备基地、科研基地、皇宫的所有设施与联络通道,保证所有蚁民的食物供应和医疗需求。保证我们对全国的抗灾指挥!”

    “女王陛下,我们一定照办!”

    “环宇科研大臣,气象、地质灾害预警预报,是我们蚁族最成熟可靠的科学特长,为什么这次特大洪水,你们毫无预警预报?”

    “陛下,我们正在组织顶级科学家进行研究。从目前情况看,这是我们褐蚁国建国三十七代以来的第一次,而且与历史上所有的洪水现象都不同。眼下,用我们的科学理论还解释不了!”

    “你们就这样无所作为?如果还有下一次怎么办,我们就眼睁睁的等着国破蚁亡?”

    “陛下,我们正在全力攻关研究,找出原因,拿出可靠的预警预报预防策略来!”

    “钱粮褒奖大臣,我们的钱粮储备可以维持多少时……”

    “报……报告!”女王的问话还没说完,就被卫队司令的紧急报告打断了。

    这在褐蚁国还是破天荒头一次的事!女王召集大臣开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突然打断,简直是砍去六只脚的罪!会议厅里所有的大臣都惊呆了。

卫队司令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女王陛下,全国的蚁民都集中朝皇宫请愿来啦!”

这正是:

大难未平很费神

急坏王后和大臣

谁料司令又来报

蚁民请愿围皇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褐蚁国群情激奋老女王制止战争

儿歌唱道:

可恶可恶坏阿卡

制造灾难真该打

褐蚁都去咬一口

叫他痛得满地爬

    话说上回说到,褐蚁国女王正在召开大臣紧急会议,商讨救治特大洪水灾难的大事。卫队司令突然闯进会场,打断女王的说话,报告。

    “什么?你说什么?我的蚁民要来我的皇宫请愿?”这个消息比刚才的大洪水还让褐蚁女王震惊!大臣们一听,六条腿都软了,扑通,都应声趴在了地上。

    “陛下,蚁民们不是冲着您来的,是冲着阿卡去的!”

“什么来的、去的?哪儿又冒出个什么阿卡?”王后和大臣们都被卫队司令的话说得云天雾地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铁司令,你给我慢慢说清楚!”

    “陛下,各位大臣,刚才从地面寻找粮食的小队回来说,这次洪水不是天上降下来的,是一个叫阿卡的家伙朝我们褐蚁国撒尿造成的!蚁民们得到这个消息后,都来请愿,请求您允许我们到阿卡家去报复。毁了他的家!咬他满身包!叫他永远也不敢再侵犯我们褐蚁国!”

    “这么重要的信息,粮食寻找队怎么不先报告我?起码也要报告大臣们呀!”

    “陛下,情况太紧急。它们是按照我们紧急事态处置法的规定,在第一时间,用我们褐蚁信息素发出的公共信息。您和大臣们忙于救灾,没来得及接收。”

    “现在休会!我们都去接见请愿的蚁民!”王后果断的指示。

    女王带着大臣们走出皇宫。只见所有通往皇宫的路上都挤满褐色的蚂蚁。蚂蚁的队伍十分壮观,虽然看起来很拥挤,但非常有秩序。他们都统一地摇着头上两只小小的触角,整齐地喊着:    

    “女王、女王,请带我们报仇!”

    “阿卡、阿卡,我们要毁了他的家!”

    “大家一起走,咬得阿卡满地爬!”

    女王马上站到皇宫的顶上,“蚁民们,请你们不要激动,阿卡撒尿,冲毁我们的家园,实在可恶可恨!我也和你们一样,万分气愤!但是,我们不能丧失理智。”王后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继续喊道:“如果我们去摧毁阿卡的家,必然会遭到他们家人的反报复。人类对反抗他们的蚁族的报复手段是十分残忍的,也是灭绝性的。这个,我们的祖先早就告诉过我们。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都尽量和他们和平相处。再说了,侵犯我们的是阿卡,不是阿卡的家人。我们要想办法找阿卡算账。不能把报仇演变成我们褐蚁国和阿卡家族的全面战争!”

    “女王,不发动全面战争,我们怎么才能报这个仇?”

“这个问题提得好!我们刚才正在开会,商讨拯救家园的大事。现在,我们还要加一个议题,研究如何向阿卡报仇的问题。欢迎我们褐蚁国的所有成员都来献计献策!”

这正是:

游行请愿去报仇

战火就要烧上头

智慧王后一席话

褐蚁国民免烦忧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全蚁国争献点子御前会彻议良方

新童谣说唱:

小蚂蚁,蚂蚁小,

蚂蚁的智慧不老少。

我一条,你一条,他一条,

点子堆得比山高,

金点子还真不好找。

    上回说到褐蚁国的蚁民去皇宫请愿,要和阿卡家族发动战争。被女王劝说住了,并号召全蚁国的蚁民都来为既不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又能报复阿卡,而献计献策。

    在女王的号召下请愿的蚁群,马上变成了金点子群英会。所有的蚂蚁都开动脑筋,出点子,要恨恨地报复。瞬间,就有成千上万的点子想出来。大家都想王后第一个采纳自己的金点子,都在高声地喊着自己的点子最好,皇宫的广场蚁声鼎沸,简直就是个呐喊的海洋,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任何一只蚂蚁都听不清身边的蚂蚁说什么!

    大臣们一看,全乱了套!急得团团转,就像爬到烧热的锅里一样。还是环宇科研大臣冷静,立马凑到女王的耳边大声说:“陛下,这样无秩序的乱喊乱吼,再好的点子我们也无法听清楚。得有次序的反映才行呀!”

    “你说该这么办?”

    “您让蚁民卫队铁司令下令,让蚁民都回到各自的住所,按战时编队,由片队长组织蚁民提点子,然后集中报到区大队。再由区队长组织全区的蚁民元老选出不少于十条的好点子,限时报到女王御前会议研究。”

    “很好!”女王马上对蚁民卫队铁司令吼道:“快下达命令,立即各归原所,按环宇科研大臣说的,以战时编队为基础,收集好点子,然后逐级上报到御前会议。时限是太阳落山前。”

    铁司令马上立正,大声回答说:“尊命!女王。”立即命令三个信号蚁爬到皇宫的尖顶上,一个吹安静号,让所有褐蚁都安静;一个挥舞信号旗,用旗语传达女王的旨意;一个用褐蚁信息素发出综合信息,要求所有褐蚁互相传递。

    不到十秒钟,褐蚁们就安静了下来,朝着皇宫的尖顶上摇动着自己头上的两根小触须,接受信息素。然后又同时向外发送给那些没有到场的褐蚁们。

接下来,又整齐有序地转身,离开皇宫广场……

    太阳落山前,一百二十四条好点子集中到女王御前会议的大桌子上。

“大臣们,全国十二个区的点子都在这里了。现在,我们一条条的讨论,选出最好的点子。请信息传递大臣宣读点子。”

    信息传递大臣是个粗脖子圆脑壳长触须的中年褐蚁。他拿起第一份点子,清了清嗓子念道:“在阿卡的家门口的地面下挖一个大坑,让阿卡一脚踩陷下去,摔断他的腿。叫他从此走不了路,绝了他祸害我们褐蚁国的后患!”

    讨论时,有说这个点子好!体现了女王只针对阿卡一人报复的意图,也能给他一个沉重地打击!

    筑固畅联大臣说:“这个点子好是好,可是挖一个能摔断阿卡腿的坑,比我们新建一个王国的工程还要浩大呀!”

    警务特捷大臣说:“是呀。且不说何时能完工,就是挖好了,谁能保证就是阿卡踩上去呢?难道我们要不停的挖坑,直到阿卡陷进去完为止吗?”

    “此点子不可行!下一个。”女王说。

    信息传递大臣读第二个:“全国蚁民,每人集一滴蚁酸,汇成一大碗,装进阿卡的水壶里,叫他喝下去烧坏肚子,让他永远撒不出尿来!”

    有了刚才讨论的经验,环宇科研大臣说:“这个复仇的点子针对性更强,收集蚁酸也不是难事。可是一大碗蚁酸,我们如果谁有那么大力气倒进阿卡的水壶里,他就可以和阿卡单挑了!”

    接下来的点子,虽然五花八门,异彩纷呈,但都是无法实施。御前会开到星斗满天,也没有选出一个可行的点子。女王都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说说,到底问题出在哪里?”见女王上火了,大臣们一个个都吓得面面相觑,不敢回话。

    参加记录的小秘书科研迷红围脖斗着胆子说:“女王,不是我们的点子不好,而是我们和阿卡不对称!”

    “什么叫不对称?”

    “阿卡太大,我们太小,这是天然的不对称。”

    “那我们就只能认倒霉?我们怎么向蚁民们交待?本王可是答应过国民的!”

    “认倒霉!也不尽然。刚才环宇科研大臣说单挑,倒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快说,怎么单挑?”大臣们都迫不及待的问。

    “两条:一条是让我们跟阿卡一般大;一条是叫阿卡和我们一样小!这样,就不愁治不了一个臭阿卡!”

    “对呀!说得好!不过,让我们蚂蚁都跟人一样大,这很不好。地球上现在人满为患,再加上人一般大的蚂蚁们,地球会被踩扁的。我看,叫阿卡和我们一样小,这个思路好!听说英国的哈利波特魔法很厉害,你们去把他请来,把阿卡变小,然后,我们再收拾他!”

    筑固畅联大臣说:“陛下,英国和这里远隔重洋几万里,我们再有三十七代也走不到哇。”

    “好啦!你们只会提反对意见,还不如小红围脖子。不议啦!这事就交给红围脖去办吧。环宇科研大臣,你听红围脖儿调遣。所有大臣都必须全力配合。明天,我要见到实际成效,到时,向全国公布。”

这真是:

官大不见得本事大,

红围脖临时插句话,

女王敲定就是它,

精彩故事往下看。

    要知红围脖怎么办,明天接着给你讲。

第四回红围脖临危受命举国选炼缩微精

有童谣唱道:

红围脖,有胆量

组织褐蚁炼药忙

千筛万选都试过

效果还是不理想

……

    话说女王召集御前会议,商量报复阿卡的办法,议论来,议论去,都没有一个合适的。红围脖提出了一个让蚂蚁和阿卡一般大,或者让阿卡与蚂蚁一样小的新思路,收到女王的高度肯定,把制定报复的计划和措施的任务就交给红围脖了。

    这红围脖究竟是何许“蚁”也?小朋友莫急,且听我慢慢跟你说。

小朋友你们知道吗?所有的蚂蚁都是从“蛋”里孵出来的。而这些“蛋”都是女王下的!所以,全体蚂蚁既是女王的蚁民,更是女王的子孙。因此,女王在蚂蚁王国里,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地球上所有蚂蚁都是这样的。褐蚁国也是如此。这褐蚁国的小红围脖出生的时候,有点与众不同。每年,第一批蚂蚁蛋被孵出的时间大都是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而小红围脖却比兄弟姐妹们早了半个季节!冰雪刚刚消融的时候,它就迫不及待的“破壳而出”了,成为褐蚁国最大的惊喜。它出生的时候,脖子上的颜色比较深,红红的,就像围了一个鲜艳的红围脖儿。女王就特地给它赐了一个名字——红围脖。早春的时候,大地还比较寒冷,蚂蚁们都只能待在地下王国内学习、训练、娱乐、休息,准备绿草遍地,鲜花满树的时候,再开始一年的劳动、狩猎、采集、收获。早些时间出生,让红围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长辈们在一起学习和训练,也让它比后出生的兄弟姐妹们掌握了更多的知识和技能。特别是小红围脖天生的爱学习、爱钻研,聪明才智必然的就很出众。女王格外喜欢这个特别的小家伙,就把它留在身边做高级参议秘书。

    红围脖真的没想到,自己在御前会议上的插话,会被女王采纳。更没想到女王会把任务交给他。特别让他惶恐的是,要环宇科研大臣受他的调遣!按辈分算,自己的爷爷辈还要叫环宇科研大臣爷爷呢!别看小红围脖很聪明,但一点也不骄傲和狂妄。他很谦恭的对环宇科研大臣说:“老老爷爷,时间这么紧,您看这么办?”

    “小红围脖,女王信任你,我也信任你。你的思路很好,相信你会有好办法的。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帮你去做。”

    望着慈祥的老老爷爷,红围脖说:“我需要收集一切能让物体收缩的东西,然后在你的实验室里进行提炼。还要找一批自愿者进行活体试验……只是时间太短了,怕来不及呀!”

    “别着急,你把需要的物品、要做的事、需要的人、需要的实验器材,一点点的列出来。我分类通知给大臣督促按时办到,好吗?”

不一会,红围脖列出了清单,环宇科研大臣根据清单,拟了一份特急“信息报”发往全国。

    “信息报”是这样的——

    女王御批:极特急!征集:

1、各种具有收缩功能的祖传秘方;

2、各类具有收缩功能的植物花蜜、果汁、叶片、根茎;

3、各种具有收缩作用的动物、昆虫的唾液、体液、尿液、粪便;

4、勇敢的缩微试验志愿者十名。

    信息报收到两小时内送褐蚁国大实验室!!!

    附:本报特特绝密,严防泄密!

    信息报发出不到一小时,源源不断的褐蚁送来了他们认为有收缩功效的物品来了。

    环宇科研大臣早就安排一百个科研褐蚁作为红围脖的助手,在实验室的小广场上摆了一百只大缸,分类装不同的物品。

    红围脖首先从每一个大缸里取一份,放进一个大锅里熬,熬着熬着,先是熬成了稀糊糊,再熬就熬成了牛皮胶了,用最厉害的蚂蚁铁嘴也咬不动,根本没缩微功能。

    环宇科研大臣看见红围脖十分着急的样子,就建议说:好的药方子都是要“筛选”的,盲目的一锅煮恐怕不行。红围脖觉得有道理,但自己的经验毕竟有限,若是一个人慢慢的筛选,也不知要耗费多长时间。于是他又请求环宇科研大臣召集有经验的科研褐蚁来一起筛选。

    很快,一个七人组成的小小科研团队就来向红围脖报到。“敬爱的褐蚁大师们,现在我们褐蚁国急需我们的智慧,尽快研究出缩微药水,请你们在这些材料中每人选一种最好的缩微原料来,然后我们共同配制。女王给我们的时限是太阳升起之前。拜托给位了!”红围脖十分动情的给大家交待。“红围脖,我们一定充分调动聪明才智,选出最好的材料,报效女王,报效蚁民!”

    经过紧张的筛选,他们共选了:青柿子的汁、香橼的花粉、蜘蛛的吐液、屎壳郎的尿、葫芦蜂的蜜、指甲花的油还有蜗牛的汗液。红围脖将这些材料按不同的比例配置,进行火煮、冷冻,志愿者试验,但效果都不是很明显,最多只能让志愿蚂蚁缩小一半,还只能维持几分钟。此时,褐蚁国的洞口,隐隐约约能看到黎明的曙光了。急得红围脖整个脑袋都红了,简直变成了火蚂蚁!

这真是:

好事多磨困难多,

急得红围脖变成红脑壳。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小瓢虫智献咒语缩微水大功告成

褐蚁国歌谣唱道:

褐蚁们同仇敌忾

小瓢虫闻讯赶来

献咒语帮助炼药

呜哇呜哇真正厉害。

    话说红围脖炼缩微药,困难重重,虽然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但与设想的效果差距还是很大。眼看着天就要亮了,急得红围脖脑壳都红了,简直成了火蚂蚁。

    正在这时,警务特捷大臣急急慌慌跑来,向环宇科研大臣耳语:“七星瓢虫在国门外,要见我们顶尖的科学家,可能是我们的报复计划泄露了。”环宇科研大臣立即把这一情况转告了红围脖,红围脖倒高兴起来:“只要不是阿卡知道,我们的昆虫朋友知道更好,说不准他们还能助我们一臂之力呢!走,去会会瓢虫朋友。”

    红围脖和环宇科研大臣、警务特捷大臣来到洞口,七星瓢虫正焦急的在蒲公英的花上转圈圈,见到三个褐蚁,知道他们肯定是有来头的,开门见山的说:“我傍晚的时候见阿卡冲毁了你们的家园,而且一个晚上你们都在收集收缩材料,猜你们必定是在准备报复。阿卡也是我的仇敌,不知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要是你是阿卡派来的间谍怎么办?”警务特捷大臣警觉地问。

    “昨天,阿卡在尿冲你们褐蚁国之前,用一个很大很重的狗尾巴草绑住我的一只腿,强迫我负重飞行,让他享受荒唐的、可耻的恶作剧的乐趣!要不是我使劲儿挣脱了,恐怕我早就成了瘸腿瓢虫了。”

    红围脖见他说得很真诚,立即把女王的计划和他们正在做的工作简单的告诉了瓢虫,希望他能给予帮助。七星瓢虫说:“你们的材料选得没错,比例要做些调整。重要的是你们还缺一样东西——愤怒的咒语。”

    “什么是愤怒的咒语?”

    “我知道,就是——恃强凌弱臭阿卡,迷糊无知太猖狂,昆虫朋友齐声吼,呜哇呜哇揍扁他!配药的时候,一万只蚂蚁齐声唸颂,就成了!”

    “谢谢你,美丽的七星瓢虫大姐!”红围脖正要去用愤怒的咒语炼药,环宇科研大臣阻止道:“且慢!我问你,美丽的七星瓢虫大姐,你有这么好的愤怒的咒语,为什么自己不用着去对付阿卡,而要大老远的给我们?”

    “你们就别多疑了。我们虽然有愤怒的咒语,却没办法收集到所有的制药材料。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们的原因。珠联璧合知道么?我们互相依靠、互相帮助就是!”七星瓢虫耐着性子解释。

    红围脖说:“对不起,七星瓢虫大姐。我们是被阿卡欺负怕了,不得不有防备之心呀!我这就去炼药……”

    “等等,我还有个条件,你们得答应!你们炼好药水后,我也跟你们一起去报复臭阿卡!”

    “太好了!这是我们的光荣,欢迎您加入我们的报复大军!”红围脖、环宇科研大臣和警务特捷大臣异口同声的回答。

    红围脖按照七星瓢虫的建议,调整了原材料的比例进行熬制,警务特捷大臣组织了一万名褐蚁团团地围在制药大锅的四周,齐声吼道:

“恃强凌弱臭阿卡,

迷糊无知太猖狂,

昆虫朋友齐声吼,

呜哇呜哇揍扁他!”

    巨大的声浪,响彻了整个褐蚁王国。三遍过后,大药锅沸腾了起来,忽然,锅内冒出一串串七彩斑斓的泡泡,泡泡升起过后,锅里只留下一滴像褐蚁眼睛大小,晶莹剔透的小水珠儿。

    红围脖估计这该就是练成的缩微药水了。小心地用一根玫瑰花蕊的细丝丝,轻轻地蘸了一点药水,慢慢的沾在一名志愿褐蚁的背上,“卜”一个极小极小的七彩泡泡升入空中,而那位志愿者也瞬间不见了。所有的褐蚁们都惊呆了,整个褐蚁国一遍静默。红围脖赶紧俯下身子去寻找志愿试药的小褐蚁,也没有发现。只好用头上的两根触须在刚才志愿褐蚁站立的地面上轻轻的拂过来又拂过去。忽然,一个极细微的声音顺着触须传来:“红围脖,成功啦!我就在你的触须上。”

    红围脖将触须伸向环宇科研大臣,环宇科研大臣用高倍放大镜果然看到立在红围脖触须上的缩微志愿者小褐蚁。

    呜哇!呜哇!拥上来的褐蚁们把红围脖抬起来,抛到空中,接住,又抛!褐蚁国沸腾了!

    女王专门为此写了一首歌:

褐蚁国众志成城

红围脖自告奋勇

七星瓢虫献咒语

缩微药水终于练成

掌握了神奇的卫国利器

从此不惧怕任何敌人

谁要再胆敢侵犯褐蚁国

我们就叫他立即变成微型

……

    后面的故事精不精彩?请耐心听我说分明。

第六回出意外父子缩微晒被子抖下楼来

儿歌唱道:

手拿缩微神药

我们扬眉吐气

轻轻点上一滴

阿卡匍匐脚下

    上回说到红围脖在七星瓢虫的帮助下,得到了愤怒咒语,终于练成了缩微药水,女王还欣然命笔,写了一首歌,全国传唱。

    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女王下令组建的捉拿阿卡的五人特战队就雄赳赳地向阿卡家进发了!卫队司令和红围脖分别任特战队正副队长,还有三名全褐蚁国的大力士作为特战队员参加。女王特别交代,虽然有神奇的缩微药水,但阿卡毕竟是个五六岁的调皮捣蛋鬼,抓捕力量,还是要精干强悍些好。

七星瓢虫志愿加入,作为特混战斗人员,担任侦察任务,率先出发。不一会,瓢虫就飞回来,像正在行进中的卫队司令和红围脖报告:阿卡还在二楼的卧室睡懒觉,正是捉拿的好时机!而且,窗户正好是开着的,可以直接从窗户进去偷袭!

    “进攻!”卫队长一声令下,特战队员们蹭蹭蹭,快速向二楼的窗户爬去。很快,就到了窗户边,抱着缩微水的褐蚁大力士正要爬上窗台,突然被红围脖一把抓住“停止前进!”因为拽的力量太大,差一点把大力士拽摔下楼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红围脖指着窗台说:“太危险啦,你们看,这是新刷的油漆,还没干呢,只要上去,准给粘得死死的!”

    “怎么办呢?”大家都着急的问。

    “有我呢!”七星瓢虫为了弥补自己侦察不细的过失说:“我把拿药的特战队员带进去,司令你和其他队员都在外面等着。我们把阿卡缩微后,我把他抓住扔给你们!”说完,也不等卫队司令同意,就给拿药的特战队员伸出一条腿,让她拽住,飞进了窗内。

    啊哈,阿卡还在做着美梦呢。七星瓢虫把大力士特战队员轻轻地放在盖在阿卡身上的被子上,静等给阿卡缩微。大力士特战队员激动地爬到阿卡的脖子上,打开药水瓶的盖子,正要往下倒,忽然感到头顶上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影子压下来。他急忙身体一偏,手一滑,药瓶子掉在阿卡的脖子上。同时,啪!一根擎天柱一般的大手指头压在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天啦!原来睡在阿卡身边的爸爸醒了,发现一只褐色的大蚂蚁爬到了阿卡的脖子上,用他的大手指,要把蚂蚁碾死!说时迟那时快,噗的一声细微的声音,伴着升起的一个小彩色的泡泡,阿卡和他的爸爸同时被缩微了!

    七星瓢虫和大力士特战队员目睹这一幕,惊呆了。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快起床了,两个懒蛋。你们不是说要进竹林采蘑菇玩儿吗?”吱~门被推开,阿卡的妈妈吃惊的说“吔?这两家伙今天怎么勤快起来啦!什么时候就走啦?也不说一声。哼……你看,你看,被子也不叠……正好,拿出去晒晒。”边说,边拿起被子晾到窗外的晒衣架上,还一个劲儿地拍。

    “别拍呀!我们要掉到楼下啦!”被缩微后的阿卡和爸爸死死地拽着被子,大声喊。细微的声音阿卡的妈妈根本听不见。那拍打被子的动作简直就是翻天覆地,阿卡和爸爸根本就拽不住被子,轻轻地就被抖掉了下来!只有芝麻粒儿大的阿卡和爸爸在空中翻滚着,慢慢的掉到了草地上,落在了小草尖上,又被高高的弹起,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起掉地上的还有大力士特战队员。

    七星瓢虫赶忙飞出窗外,盘旋在阿卡和爸爸的头顶上方。大声招呼卫队司令:“快来呀!缩微成功来!阿卡就在我的下方,别让他跑啦!”

这真是:

惊险中半途出错

阿卡爸也被微缩

原只想抓一个

没料到却逮住一双

    欲知后事如何,精彩故事请往下看。

第七回小瓢虫先施惩罚昏迷中身陷蚁国

小七星瓢虫唱道:

曾经受你欺凌,

狗尾巴草坠我脚跟。

而今你被缩微,

终于落入我们的掌心!

    话说褐蚁国派出的大力士特战队和七星瓢虫一起,把阿卡给缩微了!阴差阳错之中,阿卡的爸爸也被缩微了,被不知情的阿卡妈妈抖落到院子里。

    阿卡以为自己从楼上摔下会摔坏的,没想到落地后弹了几下,居然没有受伤,只是有点晕头晕脑的,眼睛都睁不开。突然,两只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他。阿卡睁眼一看是爸爸,就一把搂住爸爸的脖子,哭着说:“爸爸、爸爸,我们这是怎么啦?”爸爸抱着阿卡说:“别怕,卡卡,我们这是在做梦呢!”话刚落音,就听头顶上一个嗡嗡的声音说:“哈哈,落入我们的手中了还自欺欺人!抬头看,我是谁!”阿卡和爸爸一抬头,天啦!一个像热气球一般大的瓢虫正在头顶上恶狠狠的盯着他们俩。身边的小草,比竹子还要高。

    “你把我们怎么啦?”阿卡的爸爸斗着胆子问。“你们被我们缩微了。这是对阿卡的报复!”

    阿卡突然想起昨天傍晚他抓的那只七星瓢虫,拉着爸爸的手“快跑,爸爸!”声音都变调了。爸爸明白过来,拽着阿卡就狂奔。可怜被缩微后的阿卡和爸爸,跑了两分多钟,也没有跑出一巴掌远。瓢虫,只扇了一下翅膀,就赶上了他们。呼……一个俯冲,瓢虫用两只后爪子抓住阿卡悬在空中。说时迟那时快,阿卡的爸爸一把就抱住了阿卡的一条腿,死死地不放手。瓢虫见他们父子两都拽着,故意飞得低低的,让他们在草上拖来拖去,就像昨天它拖一根狗尾巴草。边拖边喊:“红围脖,快到这里来,我把阿卡父子俩都抓住啦!请到蒲公英下集合。”听到七星瓢虫的喊声,褐蚁国的大力士特战队员们,很快就来到一棵撑开的蒲公英下。不一会,七星瓢虫拽着阿卡父子俩就飞了过来,从半空中故意把阿卡父子俩丢在蒲公英花上。“砰”一股浓浓的黄色蒲公英的花粉烟雾似的,随着阿卡和他爸爸的砸下来而腾空升起!瞬间就把阿卡和他爸爸笼罩起来了。平时,闻起来有股淡淡香味儿的蒲公英花,现在缩微后的父子俩感到比任何化学药品的味道还要浓烈!鼻孔都被花粉塞满了,简直都要窒息了。阿卡和他爸爸也顾不得高高擎起的蒲公英花高得如十八层楼,两个人手拉着手,纵身一跃,跳了下来。“嘣、嘣、蹦……”在宽大的蒲公英叶子上来来回回的弹了七八下,最后滚落到地面。

    阿卡和爸爸醒来的时候,发现置身于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王国里。周围全是“褐”压压的蚂蚁,而这些褐色的蚂蚁,简直就是巨无霸,每一只蚂蚁,都堪比大象。他们在蚂蚁的脚下,渺小得无地自容。

    经历了刚才七星瓢虫的惩罚,阿卡已经惊恐万状,看到四周的褐蚁万头攒动,更是目瞪口呆了。爸爸紧紧地搂着阿卡,脑子在快速地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听刚才七星瓢虫的话音,肯定是阿卡对它做了什么恶作剧的事。可这蚂蚁窝又是怎么回事呀?

这真是:

阿卡经常恶作剧

受到报复是当然

可怜爸爸遭连累

身陷蚁国真荒唐

    要想知道阿卡和他爸爸稀里糊涂进了褐蚁国以后的事,请听明天细细讲。

第八回群情激奋要撕阿卡女王发令组团审判

蚁歌唱道:

天苍苍

地茫茫

褐蚁同心协力打财狼

财狼就是臭阿卡

血债要用血来偿

    上回说到阿卡和他爸爸被摔昏过去以后,醒来发现四周褐蚁万头攒动。原来,他们从蒲公英花上拼命跳下来以后,摔晕过去了。被红围脖率领的特战队带回褐蚁王国。

    褐蚁们见阿卡父子醒过来了,群情激奋,呼喊着要撕碎阿卡和他爸爸,报仇雪恨。阿卡吓得惊恐万状,瑟瑟发抖。阿卡的爸爸也吓呆了。只是本能的把阿卡紧紧地搂在怀里。眼看着阿卡和爸爸就要变成碎片了。这时,红围脖站在高处,大声喊:敬爱的褐蚁长辈、平辈和晚辈们!大家听我说。现在,阿卡和他的爸爸已经被我们成功的逮捕了,惩罚他们,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何处置,不能由我们说了算,我们要报告女王。由女王定夺。

    褐蚁们听到女王最信任的红围脖的话,暂时中止了要实施的处罚行动。但是又很不解气。有一个触须都发白的老褐蚁说:“我们可以暂时不处罚他们,等候女王的命令。但也不能太便宜了这对父子,先让他们尝尝自己种的恶果!”

    “对!先把他们关到阿卡的骚尿坑里去!”褐蚁们众口一词的喊。

不等红围脖发话。一群身强体壮的褐蚁拥上来,抬起阿卡和他的父亲就走。褐蚁们闪开一条路,路的头上,是一个大烂泥坑。

    “一、二、三……抛!”砰、砰两声,阿卡和爸爸被面朝下抛进烂泥坑里!

    哇!这是什么烂泥坑呀?简直就是个大粪坑!阿卡和爸爸,艰难的翻过身来,努力让身子站直。一下子,烂泥就淹到腰部,身子被陷得几乎不能动弹。最要命的是,烂泥发出让人窒息的尿骚味。

    坑外面的褐蚁们兴奋的欢呼:“臭阿卡,臭阿卡,还有你的臭爸爸,让你们尝尝自己的骚尿吧。看你还猖狂不猖狂!”

    这时阿卡和他爸爸都明白了,他们是被丢在阿卡的尿冲出的大坑里!两人都很无助的伸出手,想彼此拉住。可惜,就是那不到五毫米的距离,现在缩微后看来,比半个足球场还远。

    正在他们想竭力拉住对方的时候,四周的褐蚁忽然鸦雀无声。阿卡和爸爸吃力的睁开被尿泥糊住的眼睛,看到上方有十六只大褐蚁抬着一个巨大的床,床上半靠着一个硕大无比的褐色大蚂蚁。就他那个亮晶晶的肚子,差不多就有瓢虫那么大!

    广场上的褐蚁们,见到这只大蚂蚁,先是出奇的静默。不到五秒钟后,发出整齐的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女王永恒!女王永恒!撕碎阿卡!撕碎阿卡!

    褐蚁女王稍稍坐直身体,举起前面的两只手,左右摆了摆,用低低、沙沙的声音说:“蚁民们好!感谢上苍让我们拥有聪明智慧又勇敢的红围脖,研究出了神奇的缩微水,替我们抓到了阿卡。阿卡对我们褐蚁国罪恶多端,造成了很多伤害,我们不能就轻易的把他们撕碎了事。我们要先审判他,让他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行,然后,再由我们的法官来决定处罚的方式。大家记住,我们是法规严明的褐蚁国,而不是无法无天的恶魔世界。现在,我命令——每一个蚁民区选一个褐蚁,组成二十四名褐蚁控诉团,集中控诉阿卡的罪行。然后,再由我们七位德高望重的褐蚁大法官做出判决!”

    “嘎、嘎、嘎!嘎、嘎、嘎……”褐蚁们用两个钳子似的大牙使劲的磕,发出震耳欲聋的嘎嘎声,表示它们对褐蚁女王的服从。

    不一会,控诉团成员就推选好了,它们集中到了广场中央。七名大法官也就座。

    褐蚁女王朝红围脖微微的点了点头,红围脖大声说:“带犯罪嫌疑人阿卡!哦,还有他的从犯阿卡爸爸。”

    话音刚落,就有四个褐蚁大力士,抬着一根差不多有一寸长的草棍棍,伸到尿泥的坑坑里,另一个褐蚁踩在草棍棍上,就像走在一座浮桥上,一边伸出三只手,同时用力,拔萝卜似的,将阿卡和他爸爸拔出尿泥坑。用力的甩到法官席前。

有道是:

没被撕碎暗庆幸

丢进尿泥真伤心

女王发令要审判

生死难料泪纷纷

    要知如何审判,且听下回分解。

第九回愤怒声讨含血泪桩桩件件都惊心

褐蚁国歌谣唱道:

勤勤恳恳蚁国蚁民

和和睦睦相爱相亲

怎容恶霸无辜欺凌

推上法庭审断分明

    话说阿卡和他爸爸被送上审判席,晕晕乎乎还未站稳。只见一位威严的褐蚁大法官用两只前爪举起一块大惊堂木,“啪!”拍在审判台上,整过广场都颤抖了一下。

    “阿卡欺凌褐蚁国案现在开庭公开审理!根据大褐蚁国法律第八百七十五条,第三十二款规定,阿卡爸爸有连带责任,合并审理。根据本庭审理程序,先由受害褐蚁控诉。”

    “我来!”“我来!”“我先来!”……广场上一下子沸腾起来。

    “啪!”大法官举起惊堂木又是狠狠的拍了一下说:“由年长的先上来控诉。”

    一个老态龙钟的褐蚁牵着一个摇摇晃晃的褐蚁颤颤巍巍的走到审判席前。老褐蚁指着阿卡说:“你还认得我么?”阿卡懵懵懂懂的摇了摇头。“那你还认识它么?”老褐蚁指着摇摇晃晃的褐蚁问。阿卡使劲睁着被尿泥糊住的眼睛,像蚊子哼哼:“有点面熟。”

    老褐蚁提高了嗓门说:“有点面熟?今天初春,我带我的孙子去野外觅食,你把我们祖孙两个抓住,放在一个‘吊死鬼’身上,看我们打架取乐。那‘吊死鬼’又扭又咬,把我们俩从半空中摔下来。可怜我的孙子腰被摔折了。根本无法走路,扶着也还摇摇晃晃。你该当何罪!”

    “血债血偿!打折他的腰!”广场上蚁声雷动。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响。“待一会定罪!下一个年幼的说。”

    一个漂亮的褐蚁领着一个木头木脑的褐蚁上来了。“我是阿东的姐姐阿雅。我替我弟弟控诉这个坏阿卡!一个月前,我和弟弟爬上一块大石山上游玩。就是你,这个坏阿卡用一个石块,围着我和弟弟画了一个圈,石头和石山摩擦得直冒火星,形成的烟雾发出无法形容的怪味,干扰了我们的信息素,使我们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在圈内绕了七八圈。最后我横下一条心,抱着弟弟,闭上眼睛,从石山上滚了下来。我弟弟受到怪味的干扰和惊吓,到现在还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我强烈要求对坏阿卡严惩!”

    “严惩!严惩!绝不留情!”广场上的愤怒蚁声简直就是山呼海啸!

    “大家静一静!”法官助理用大喇叭喊:“我们刚刚收到快报,瓢虫朋友转来蜻蜓的的控诉辞,请求我们代为控诉和判决!下面,请文化宣传大臣宣读。”

    “啊咳!啊咳!”文化宣传大臣先清了清嗓子,然后一字一顿的读到:“至尊无上的褐蚁女王,尊敬的褐蚁大法官,听瓢虫大姐说你们正在审判万恶的臭阿卡,我无比激动,万分欣慰。借你们庄严的审判,我要泣血控告臭阿卡!三天前的早晨,臭阿卡在竹林里抓住了被露水打湿翅膀的我。他用一支竹叶的尖柄刺进我的尾巴,让我在万分痛苦中带着沉重的竹叶飞行。要不是我以一百二十四分的毅力,忍痛飞越竹林,其后果真的无法预测!在兄弟姐妹的帮助下,我摘掉了竹叶。现在在家中养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祈请威严公正的褐蚁大法官依法严判臭阿卡!你们的友好邻居红蜻蜓具状。”

    “宰了阿卡!偿还红蜻蜓血债!”褐蚁们的情绪被红蜻蜓的控诉燃烧沸腾了。

    “蚁民们,不要太悲愤,不要太激动,请相信我们法官会严厉公正审判的。”褐蚁法官助理及时用大喇叭喊:“阿卡的罪行罄竹难书,为了节省时间,个体公开控诉就到这儿了,其它的以书面形式列入起诉书。最后,由筑固畅联大臣代表褐蚁国女王控诉阿卡尿冲咱们褐蚁国的滔天罪行”

……

    到这时,阿卡的爸爸算是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大声喊:“法官大人,我请求发言!”

    “闭嘴!闭嘴!闭嘴!”广场上蚁声鼎沸,一浪高过一浪。

这正是:

天上布满星

月牙亮晶晶

褐蚁国开公审会

诉苦把冤伸……

    要知审判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十回老卡替阿卡揽罪大法官重判父子

儿歌唱道:

苹果树苹果花

撒泡尿尿和泥巴

不怨我不怨他

怪你爸爸少教养

    上回说到褐蚁国公审阿卡父子大会,个体控诉完毕,阿卡的爸爸算是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请求发言。招来全体反对。

    大法官“啪!”狠拍了一下惊堂木,“肃静!肃静!”

    “既然老卡有话说,为了彰显我们褐蚁国法律的公平,我们给他个说话的机会。”

    他大声说:“谢谢尊敬的大法官。我知道阿卡对你们褐蚁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什么错误?”广场上的蚂蚁们用震天动地的呼声打断阿卡爸爸的话。  

    “是罪恶滔天!你休想为臭阿卡开脱!”

    “是是是……是滔天罪行!可是,可是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呀!”

    “阿卡几岁?”褐蚁大法官威严的问。

    “他才四岁。”

    “四岁才?我们的女王才两岁,就领导我伟大的褐蚁王国了!四岁还不懂事!你几岁?”褐蚁大法官鄙夷的问。

    “我快三十岁了。”

“三十岁,快到我们一个王朝了!你为什么也不懂事?”

    “我我我……”

    “你们孔老夫子说,子不教父之过。儿子的罪有你一半!”褐蚁法官助理适时的插话。

    “我愿意全部担责,只要你们能饶了阿卡就行。”

    “按照我们大褐蚁国的法律,阿卡必须重判。你也要重判!”褐蚁大法官斩钉截铁的说。

    “对!儿子犯罪,老子负责。重判阿卡!重判老卡!”广场上愤怒的蚁声惊天动地。

    褐蚁法官助理拿起大喇叭:“全体褐蚁国的蚁民们,阿卡所犯的罪行大家都清楚了,阿卡的爸爸老卡教子无方,责任也明确了。现在,按照我们大褐蚁国的法律程序——全民议罚!”

    “哗……”广场上的褐蚁们呼喊声简直就像开了过似的,蚁声鼎沸。阿卡和他爸爸腿都吓软了,瘫倒在地上。

    褐蚁法官助理大声说:“经过详细汇总,大家议罚的意见主要有这些——对阿卡,砍头、腰斩、割鸡鸡、卸掉手和脚;对阿卡爸爸老卡,挖眼睛、割耳朵、缝嘴巴、砍掉一只手和一只脚。下面由法官团集体决定!”

    法官们在大法官的带领下,离开了审判席,去保密会议室商量研究。

不一会,七位法官又回到审判席上。广场上的褐蚁们一片寂静,等待大法官宣判。

    “刚才,经过我们法官团集体审议,鉴于阿卡罪大恶极,处以斩首!阿卡的爸爸,老卡教育失职,放任儿子作恶,砍掉一只手和一只脚。此判决是否生效,请王后降旨!”

    听到宣判,阿卡魂都吓飞了。阿卡爸爸蹭的从地面蹦起来,对这褐蚁王后喊:“仁慈的女王,求你开开恩把,放阿卡一条生路。我们会用余生报答您的。如果要杀,就杀我吧,请你一定要绕了阿卡……”

这正是:

褐蚁国法律威严

小阿卡陷入绝境

老卡爸护子情深

求女王法外开恩

    要知阿卡能否免除一死,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王后仁慈免死罪天降祸殃犰狳来袭

褐蚁们传唱:

阿卡父子情义长

替儿受罚敢担当

我们王后真仁慈

保住阿卡脑袋不搬家

    上回说到褐蚁大法官宣判后,阿卡爸爸老卡奋不顾身向褐蚁女王求情,甚至愿意替阿卡赴死。

    褐蚁女王听到阿卡爸爸声嘶力竭的求救后,有点犹豫了。这时,红围脖凑到女王耳边,悄悄地说:“女王,你一开始就制止了我们褐蚁国与人类可能发生的战争,是十分英明的。如果我们杀了阿卡,被人类知道了,肯定也会来报复的。不如我们留他一条狗命,就是后面人类来进攻,我们也好和他们交涉。”女王见红围脖说得非常在理,缓缓地举起了一只大手,向广场上的褐蚁们挥了挥。褐蚁们立马安静了下来。

    “蚁民们,阿卡和他的爸爸老卡,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庄严审判,大法官团的宣判是适用阿卡和他爸爸的罪行的,符合我们大褐蚁国的法律。”

    褐蚁们一片欢呼“女王英明!女王永恒!”

    褐蚁女王又挥了挥手,“但是,阿卡和他爸爸老卡不是我们褐蚁类,如果我们杀了阿卡,人类有可能报复我们。还有,阿卡和他爸爸老卡已经认罪了。我们就改判他们终生监禁吧。人类的寿命比我们褐蚁的平均寿命要长几十倍,就让他们父子一辈子为我们和我们的子子孙孙劳动服务赎罪吧!”

    “坚决拥护英明女王的决定!让阿卡和老卡做我们世世代代的奴仆!”

    “具体的关押方式和劳役的执行,由大法官们确定。我宣布,大褐蚁国的世纪审判圆满结束!”

    随着褐蚁女王的宣布,褐蚁们潮水般的退去,回到各自的岗位忙碌去了。

大法官决定,拘押地就是阿卡的尿坑,这叫自作自受!劳役就是先参与修复被尿冲毁的基础设施,这叫补偿犯罪损失!

    警务特捷大臣带着两只强壮褐蚁押着阿卡和他爸爸。惊恐万分的阿卡还在瑟瑟发抖,他爸爸紧紧地六这他,说:“没事了,没事了。有爸爸陪着呢,别怕!”嘴里虽然是这么说,可两只眼里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两只褐蚁,毫不怜惜的将阿卡和他爸爸推入尿坑,等筑固畅联大臣派褐蚁来督促阿卡父子去劳动。

    忽然,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被阿卡尿冲坏的还未完全修复的褐蚁国城门,撑裂了。从城门外伸进一个巨大无比的红肉柱子,在褐蚁国城内肆无忌惮地搅动。

    骤然间,整个褐蚁国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穿山甲来进攻了!全体褐蚁们紧急隐蔽!隐蔽!隐蔽!

    看管阿卡父子的两个褐蚁在第一时间就跳入更深的地下通道里去了。阿卡和爸爸被尿泥陷住了,基本动弹不得。眼看着穿山甲巨大无比的红舌头在头顶上扫来扫去,随时都有被穿山甲舔食的危险。

    阿卡的爸爸叫阿卡尽量压低身体,防止被舔到了。阿卡缩这身子,下巴都贴在尿泥上了。可穿山甲的大舌头还在头顶上扫来扫去,危险极了。尿泥坑里,一件防身的武器也没有,怎么办呀?

    阿卡的爸爸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带有一串钥匙,上面挂了一把瑞士军刀。他急忙掏出来,准备抵抗像根柱子的大舌头。可是,钥匙和刀都一起缩微得很小很小了。总比没有好吧,反正人也缩小了,拿着还是一样合适。

    这时,褐蚁们都躲走了。穿山甲几乎没舔到蚂蚁。很不甘心,就使劲往里伸舌头。搅来搅去,噗!一下子把阿卡爸爸舔着了,就要往外所舌头。阿卡急了,两手死死拽住爸爸的腿。阿卡爸爸见阿卡拉着自己,两人在一起,也顾不了许多了,举起瑞士军刀,狠命地刺进穿山甲的舌头。

    以往,穿山甲吃蚂蚁,也会被反抗的蚂蚁们咬上那么几口,但那感觉也就是有一点刺刺的,麻麻的。没什么大不了,就像人们吃辣椒,好是一种享受。而阿卡爸爸这瑞士军刀的凶猛一刺,真是非同小可,痛得立即缩回舌头。

    卜!瞬间就把阿卡和他爸爸拔出了褐蚁窝!

这真是:

褐蚁女王网开一面

死刑罪改无期暗暗庆幸

没曾想穿山甲横扫褐蚁国

阿卡父子命悬一线迫在眉睫

    要知阿卡和爸爸性命最终如何,请看最后——尾声。

尾声

童谣唱道:

急中生智好老卡

挥刀猛戳穿山甲

歪打正着出奇迹

小卡老卡见阳光

    话说穿山甲遭到阿卡爸爸瑞士军刀的凶猛一刺,痛得缩回舌头,无意中把阿卡和他爸爸拽出了褐蚁窝。

    说来正巧,一离开褐蚁窝,阿卡和他爸爸立即疯长身高——红围脖的缩微药失效了!不到五秒钟就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阿卡和爸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从噩梦中醒来。阿卡和爸爸确认自己脱离了危险,两人喜极而泣,紧紧地搂在一起!

    这回,轮到穿山甲吓呆了。长长的舌头上插着一把瑞士军刀,缩也缩不回来。痛苦的扭动着身体。

    阿卡在爸爸的怀里看见了,急忙蹲下身子,拔下了穿山甲舌头上的刀。拍着穿山甲布满鳞片又硬又厚的背说,尽管不是你的本意,总归是你救了我们,谢谢了!你走吧,也不要来危害褐蚁窝了,要是也被它们给缩微了,你就惨了。

    爸爸看到阿卡的举动,欣慰的点着头。然后指着褐蚁窝问阿卡:“这个褐蚁国怎么办?”

    “爸爸,我今后在也不对小动物、小昆虫恶作剧了!这个褐蚁国我要把它好好的保护起来,和它们做友好的邻居!”

这真是:

蚁国惊魂

九死一生

褐蚁智慧

护国爱民

阿卡父子

骨肉情深

万幸逃出

重见光明

幡然醒悟

爱护生灵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告别(童话)
后一篇:恶补小学算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告别(童话)
    后一篇 >恶补小学算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