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岩
西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416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奇之旅(童话——阿卡系列3)

(2016-03-14 11:07:55)
标签:

童话

神奇

恐龙

阿卡系列3

杂谈

分类: 童话

神奇之旅

(童话——阿卡系列3)

神奇之旅(童话——阿卡系列3)

 

一、开场白

你旅行过吗?我想,回答应该是肯定的。旅行一定很愉快吧?估计你的回答是对我的嘲笑:有不愉快的旅行吗?真是个傻瓜问题!

如果我要说有一个人的旅行神奇之极、恶心透顶。你会相信吗?你肯定会说:要么就是假的,如果不假,那肯定是旅游史上的第一奇葩!

我可以对着空气发誓,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算不算奇葩,我就不敢肯定了。我是个故事篓子,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

顺便提醒一句,胃口浅的,怕恶心的,请绕开这个故事。

二、夸张的开头

吃过晚饭,阿卡的一天就快结束了。

这个每日都重复的一天,阿卡可够累的。早上还未睡醒,就被爸爸妈妈叫起床。迷迷糊糊地刷完牙、抹把脸,就被爸爸送进了幼儿园。然后,吃饭、做游戏、看动画片、玩玩具、吃点心、上厕所、听老师讲课、又吃饭、午睡、起床,然后重复上午的事……一切的一切,都被老师指挥着,不允许按自己的意愿去做。老师没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了,还被小朋友告老师——真讨厌,幼儿园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告状的——还得自己纠正过来!

回到家了,阿卡就只想按自己的意愿做事。推开饭碗,他要爸爸趁天还没黑,去楼下踢一回足球。把晚霞踢褪色了,把月亮踢上山了,才恋恋不舍的上楼回家。到家了,妈妈说先洗个澡吧。阿卡大声说:不!先看电视。阿卡可喜欢看电视了,除了看动画片,最喜欢看第九套的节目了。宇宙哇、海洋啦,森林啦、火山呀,卫星啦、潜艇啦,狮子呀、蚂蚁呀等等等等,这些统统是阿卡的最爱。看完这些节目,都快十点了。

妈妈又让阿卡赶快洗澡睡。阿卡觉得实在太睏了,洗不洗澡无所谓。坚持只睡觉,不洗澡。妈妈说,不行!不洗澡,就成臭阿卡了。臭阿卡,不会有人给你做朋友的。爸爸说,算了吧,看他睏的。阿卡故意装睡,嘴里咕咕咙咙:没人给我做朋友更好,动物都不洗澡,我和动物做朋友,会更开心。趁爸爸妈妈争论的时候,阿卡装着装着,真的走进一座大山里,找动物朋友去了。

这个山呀,真的不是一般的高。远处飘来的云,都只绕着半山腰,好像给这个山穿了个超短裙。阿卡心里想呀,这么高的山,在哪里去找动物朋友呢?正想着的时候,忽然一个流星从天边划过,不偏不倚“咣当!”撞到了山边上!“轰隆隆……哗啦啦……”眨眼间,半边山就塌了下来!

一阵惊天动地之后,两个大家伙,出现在阿卡的面前。

三、龇牙咧嘴的拉架

阿卡吃惊地发现,在塌了半边的山石间,有两只恐龙正虎视眈眈的互相对视着。左边一只是浅黄色的,两个鼻孔里挂下来两根大鼻涕绳子,足足有爸爸举着手那么长。右边的一只是烟灰色的,张着比脸盆还要大的嘴,从下嘴唇边流下来许多哈喇子,挂在嘴上像一大把面条,只是这些面条太长了,差不多有两个妈妈那么长。

左边的恐龙嗡嗡嗡地说:“哈喇龙,你这个坏家伙,我睡得美美的,你为什么把我给吵醒?”一边说一边把那两根大鼻涕绳子甩来甩去。右边的恐龙吱吱吱地说:“鼻涕龙,你才是个坏蛋呢!把我的美梦打破了,还倒打一耙说是我吵醒了你!”一边说,一边让那一大把哈喇子左右摇摆。“就是你!就是你!”鼻涕龙和哈喇龙都毫不相让。像要顶牛似的,一步一步往对方靠近。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两个都同时低下头。鼻涕龙把两根黄呼呼的大鼻涕像哈喇龙甩去。哈喇龙把一大把灰叽叽的哈喇子向鼻涕龙甩去。

“叭……”两根鼻涕和一大把哈喇子粘在一起了!鼻涕龙呼哧呼哧的吸鼻涕,哈喇龙滋溜滋溜吸哈喇子,两条龙用鼻涕和哈喇子拔起河来。鼻涕龙越呼哧越来劲儿,鼻涕越呼哧越短;哈喇龙越滋溜越带劲儿,哈喇子越滋溜越短!两条龙越吸越近,都要快咬到对方了。

“快住手!哦,不!快住鼻子快住嘴!”阿卡见鼻涕龙和哈喇龙快咬到对方了,急忙大声呼喊。他可不想让好不容易才出现的,都认为已经在地球上灭绝的恐龙,自己咬死掉。

鼻涕龙和哈喇龙正难分难解的时候,忽然听到大喊声,吓了一跳,忘了使劲儿吸了,各自都向后退了好几步,可鼻涕和哈喇子还死死地粘在一起。“你是啥家伙?我们怎么从来也没见过你?”两条龙同时吼道。

“我是阿卡。你们可是顶级的世界珍稀物种,千万可别自残了!我来把你们分开,然后听我慢慢给你们解释。”阿卡冲到鼻涕龙和哈喇龙中间,抓住两条鼻涕绳子就扯。妈呀!又腥、又臭、又酸,还有点咸味儿,要命的是黏糊糊的,闻着,捏着,浑身都起黄豆大的鸡皮疙瘩!弄得阿卡只好龇牙咧嘴的拽。这恐龙的鼻涕和哈喇子可黏了,比牛皮糖还黏一万倍!只好改为一根根的扯哈喇子面条。那哈喇子也比鼻涕好不到哪儿去,除了又腥、又臭、又酸外,咸味换成了馊味儿!阿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鼻涕龙和哈喇龙分开了。

四、捏着鼻子介绍

“噗哇!我的妈呀,你们两个可真是出奇的臭呀。呕,恶心死了。”阿卡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干哕。

“噗哇、噗哇!你才真臭呢。瞧你额头上冒的那小水珠珠儿,那味儿,腥不腥、臭不臭、酸不酸、馊不馊的,可真怪,我们还从来没闻过你身上这么难闻的味儿呢!”鼻涕龙和哈喇龙异口同声的说。“你从哪里来?说要给我们解释什么?”

“你们等我喘口气好啵?噗哇,越喘越难受!”阿卡只好把鼻子捏起来,用嘴咧一条小缝呼吸,说:“你们离我远点好么?”

“切!我们还嫌你臭呢。好吧,我们都臭,就算是臭味相投吧。三个臭朋友在一起,谁也不许嫌弃谁!”鼻涕龙说。

“好吧,鼻涕龙已经认你做臭朋友了,我也不好意思嫌弃你了。说吧,想解释什么?”

“臭味相投,就臭味相投吧。”阿卡缓了缓劲儿,捏着鼻子慢慢道来:“你们不是被对方吵醒的,别互相埋怨了。”

“那谁把我们吵醒的?”鼻涕龙拖着长长的鼻涕迫不及待的问。

“刚才,有一颗流星,咣当!撞在山上,你们看,这都撞塌了一半。这不就把你们撞出来了呗。”

“啊?我们原来是被埋在这山里边的呀?我还以为是睡着了呢。”哈喇龙流着一大把哈喇子说:“那你是从哪里来的呀?”

“我呀,我叫阿卡,就是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主人。比你们要小一亿岁呢!”

“哈哈哈,你这个臭阿卡真会胡谝!我才两岁,你却说我比你大一亿岁!”鼻涕龙一笑,两条鼻涕绳子甩得更厉害了。

阿卡赶紧往后躲,生怕鼻涕龙的鼻涕把他粘住了。“告诉你们吧,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家的科学故事书里都写着呐。”

“真不可理喻,还有什么鬼书!”流着哈喇子的哈喇龙嘴张得更大了。

“书上写了,你们生活在白垩纪,离现在有一亿多年,那时候地球上只有你们恐龙家族是主宰。后来可能是天上掉下来一颗很大很大的星星,引起了许多许多火山喷发。遮天蔽日的火山灰把你们恐龙都盖住了,日久天长,你们就变成了化石。后来,地球上就没有恐龙了。书上说,你们灭绝了。真奇怪,刚才又是小星星撞过来,倒把你们撞活了!所以说,你们是顶级的世界珍稀物种。”

“什么珍稀呀,我们恐龙的种类可多了。”鼻涕龙说,“哎,如果阿卡说的是真的,这山里肯定还有我们家族的其它龙。记得我睡着之前和许多许多龙在一起的。哈喇龙,我们快到石头下面找找!”

五、放礼炮的臭屁龙

鼻涕龙和哈喇龙分头在乱石堆里翻找。鼻涕龙用他的鼻涕绳子,把比桌子还大的石头粘住,然后使劲儿一甩,就把石头移走了。哈喇龙也把他的哈喇子派上用场。哈喇子面条可不比鼻涕绳子差,它一黏一甩,一块小汽车一样大的石块就挪走了。

阿卡看得简直都呆了。这两个家伙分明就是两台起重机。要是把它们派到建筑工地,那么巴布工程师的所有机械都可以休息了。要是把它们放到古代的战场上,应该是很好的投石器。让它们来向敌人的阵地投石头,说不准比现代的大炮还厉害呢。

阿卡正呆呆地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身下的石堆里“砰”的一声,接着一团蓝色的烟雾从石缝里冲出来。“呜哇!熏死我啦!”阿卡从石头堆上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唰”两根鼻涕绳子从他的左边甩过来,粘住了他的左手;一把哈喇子面条从他的右边甩过来,黏住了他的右手。啊哈,阿卡就像一个不熟练的杂技演员走钢丝,一脚没踩稳,掉下来,两手抓住钢丝一样,悬在半空里了!好险啦,要不是鼻涕龙和哈喇龙救的及时,阿卡可能要摔成一坨肉啰!

阿卡被放下后,还晕头耷脑的。“那是什么烟雾呀?比毒瓦斯还厉害。”鼻涕龙和哈喇龙兴奋极了,“那是我们的小伙伴屁蛋龙。她也活了!”两个赶忙移动烟雾下的石块。石块下面“砰、砰”响,蓝色的烟雾不停地冒。不一会,上下齐努力,一条淡蓝色的恐龙从石头缝里蹦了出来,“我的妈呀,差点压死我了!咦,鼻涕龙、哈喇龙,是你们帮我的吗?太谢谢啦!”屁蛋龙出来后惊奇的说。“呀,怎么回事?咋只有我们三个呀?那个两只脚的小东西是啥?”

鼻涕龙和哈喇龙把阿卡介绍给屁蛋龙,说是我们的臭味相投的好朋友。还把屁蛋龙拉到阿卡身边,要给他介绍。

“别别别……”阿卡往后躲,“我受不了她的臭屁。”

“哈哈,什么呀?这是我们的龙身之气,我们可没感觉有什么怪味道,只有对我们不友好的家伙才怕这气呢。你既是我们的朋友,就必须习惯闻这样的气。要不然,就辜负臭味相投这朋友的称号了。”屁蛋龙简直豪爽得像个女汉子。

“入乡随俗吧。”阿卡只好认可慢慢适应屁蛋龙的屁味儿。“不过,你放屁的时候砰砰响,倒像我们人类婚礼上放礼炮的声音。”

“什么是婚礼?”鼻涕龙、哈喇龙和屁蛋龙都感到很好奇。

“就是一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两人要建立一个新家庭之前举行的一个庆祝仪式,亲戚朋友都来祝贺,仪式上砰砰砰放礼炮。”

“哦,赶明儿个你举行婚礼时,我一定去给你放礼炮屁!保证比所有的礼炮都响!”

“别别别,饶了我吧,你要真是在我的婚礼上放屁,不把我的新娘和亲戚朋友都熏倒哇!”

天啦!交臭朋友可真的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阿卡晕乎乎的想。

六、稀巴巴雨满天飞

“阿卡,你可别小瞧我们屁蛋龙的响臭屁哟。它的功能可是你们难以想象的哟。”哈喇龙抖着稀里哗啦的哈喇子不无骄傲的说。

“哈哈哈哈哈,臭屁还有功能,那屎巴巴就是宝贝了!”阿卡笑得肚子都抽筋了。

“那你刚才是怎么发现屁蛋龙的?”鼻涕龙甩着两条黄乎乎的鼻涕嗡嗡的问。

“看见蓝色的雾、听到砰砰的声、闻到奇臭无比的屁呀!”

“可不是嘛,这就是俺屁的联络功能,让你既能看得见,又能听得见,还能闻得到。俺的屁,让你的眼睛、耳朵和鼻子都能发挥作用!不信?我再放一个你再瞧瞧……”屁蛋龙说着,就厥起屁股要朝阿卡放屁。

“别别别别!我知道你臭屁的联络功能比我们古代的烽火台强大多了,起码多了臭味儿和响炮两大项。求你别放了,我不想被熏昏第二次。”

听到阿卡的求饶,鼻涕龙、哈喇龙都乐得直跺脚,震得阿卡摇摇晃晃,像遇到了五级地震。正在这时,半山腰的裂缝里闪出一道黑色的闪电,直冲云霄。接着一声刺耳的声音,比火车紧急刹车的声音还尖利,直冲阿卡而来。屁蛋龙听到叫声抬起两条后腿,屁股朝天“砰砰砰砰砰!”连放五个响屁,顿时,阿卡他们的头顶上布满了蓝色的屁雾,他们也被屁雾团团的裹了起来。同时,鼻涕龙甩出两条黄鼻涕把阿卡粘住,一下子拉到肚皮底下。

在一刹那的时间里,阿卡被跺脚的震动、尖利的叫声、响屁的笼罩、鼻涕的粘黏一连串吓人、恶心的动作,外加喘不过气来,彻底弄懵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听屁雾上面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道:“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快吧我的美食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喇龙把长脖子伸到屁雾上面,吱吱地说:“那不是你的美食,是我们的臭朋友阿卡。”

“我才不管你们什么臭朋友呢!”噗啦啦……突然半空里下起了腥臭腥臭的黏黏乎乎的雪不是雪、雨不是雨的黑乎乎的东西来。

噗啊!噗啊!噗啊!噗啊!阿卡、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都不停的吐。他们的身上都落了不少稀巴巴!

七、稀巴巴和屁蛋各有用

“稀巴巴龙,你太不够意思啦!连我们的身上都拉巴巴!”屁蛋龙说。

“谁让你放臭屁烟幕藏起我的美食!”说着稀巴巴龙落到大家的面前。哇!这家伙不仅个头和鼻涕龙他们差不多大,而且还有一对无毛的大翅膀,跟蝙蝠的翅膀相似,只是要大一千一万倍!更可怕的是跟他身体一样黑的稀巴巴,比鼻涕龙的鼻涕还要腥、比哈喇龙的哈喇子还要馊、比屁蛋龙的屁还要臭。要是用他的稀巴巴做成炸弹,投到敌人的阵地上,保准能把敌人统统腥死、馊死、臭死,剩下的统统黏死!

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急忙把阿卡的来历,和流星撞山,把大家撞出来的事告诉了稀巴巴龙。然后说:“现在,只有我们四条小恐龙了,多孤单呀?有阿卡给我们做朋友,还可以给我们讲一讲一亿年后的事,多好呀。”

“好吧,就听你们的。”稀巴巴龙说。

见稀巴巴龙说可以和自己做朋友了,阿卡才从鼻涕龙的肚皮下面走出来。对稀巴巴龙说:“谢谢你要我做朋友。不过我想知道,你的稀巴巴专门往别人身上拉的吗?这样谁愿意给你做朋友呀?”

“哈哈,我的巴巴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和我作对的家伙的。平时,我的巴巴可有用啦!我把它撒在草地上,草会长得非常好,像鼻涕龙这些食草恐龙,就更有丰盛的食物了。尽管我是食肉恐龙,但只吃像你这么小的动物,对食草恐龙没恶意,所以他们愿意和我交朋友。你别谢谢我,要不是屁蛋龙的臭屁烟幕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一个俯冲下来,抓住你,你早就塞进我的牙缝了!”

“阿卡,你现在知道我屁蛋龙的屁的另一个功能了吧?”

“哦,防守呀!这回我可真的长见识了。”阿卡也顾不得恶心和腥、臭、酸、馊、黏了,心想还是生命最重要,大声问:“可是,不会再冒出个要吃我的什么恐龙来吧?”

这句话,提醒了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和稀巴巴龙,大家说:“是呀,不应该只有我们四个呀,我们再找找,看还有谁被埋在这座山里。不过阿卡你放心好了,无论找到谁,我们都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于是,大家又急急忙忙地在乱石堆里寻找。

八、友善的呕呕龙

阿卡说:“塌下来的石头这么多,堆的面积这么大,我们挤在一起找,效率太低了。还是分分工,撒网式的来找更好些。”

“啥叫面积呀?啥叫效率呀?啥叫撒网呀?”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和稀巴巴龙都觉得阿卡说的话很莫名其妙。

“哎,一下子也解释不清楚。这样吧,我们从外向里找。鼻涕龙你到东边去,就是早晨太阳升起的方向;哈喇龙你到南边去,就是鼻涕龙的左边;屁蛋龙你到北边去,就是哈喇龙的对面;稀巴巴龙你到西边半拉山的山顶上去,你的眼睛好,从上往下看。我来指挥,大家各就各位,现在开始!”

“呵呵,这个臭阿卡还真有一套呢!”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和稀巴巴龙都信服的跑到各人的位子上,大家对着面往中间寻找,轰隆、轰隆的翻石头。

不一会儿,站在半拉山顶上的稀巴巴龙叫了起来:“阿卡,屁蛋龙的那边石头缝里好像在冒泡泡!”阿卡赶紧跑过去,只听一阵“呕、呕、呕”的响声,就喊“大家快来呀,这里有呕呕的声音,肯定下面有东西”。大家一起跑到阿卡指的地方,齐心协力地搬石头。真是龙多力量大呀,不一会,就露出了一个绿色的大尾巴。

“别呕呕啦!呕吐龙,你都一亿年没吃东西了,什么也呕不出来啦。我们知道是你在这儿啦,马上就能把你救出来。”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和稀巴巴龙朝下喊。

最后一块石头有大公共汽车那么大,压在呕呕龙的上面,很难搬得动。大家急得没办法。阿卡说:“鼻涕龙、哈喇龙,你两快用鼻涕和哈喇子把大石头黏住,稀巴巴龙从空中往上吊,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站在一起往自己身边使劲拽。现在听我口令——一二三拽!”“轰!”大石头被翻了过来,一条漂亮的绿色的恐龙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原来,那个大石头像个桥一样,架在两个石头上,呕吐龙就躲在桥底下,居然毛发无损!

呕吐龙一出来,就伸着大舌头舔阿卡,边舔边呕呕,边呕呕边说:“太感谢你了!你是谁呀?呕呕,你可真臭!呕呕,管你臭不臭呢,我就要你做我的好朋友了。多亏你指挥得好,他们才把那该死的石头挪走。呕呕,哦,我肚子空了,实在呕吐不出什么好东西给你了。等我吃饱了,一定给你呕吐许多许多好吃的……”

“一亿年才出来,呕吐龙,你简直就是个话痨了。告诉你吧,他叫阿卡。本来就是我们臭味相投的好朋友!”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和稀巴巴龙又把两次流星撞击的事说给呕吐龙听。

“太神奇了,我们经历了两次大灾难,能和阿卡相聚,简直是我们恐龙的亿古奇缘!我提议,我们好好开过派对,庆贺庆贺!”呕吐龙说。

好呀!好呀!大家都翩翩起舞。哈喇龙用一大把哈喇子黏住阿卡,昂起头,摆来摆去,让阿卡荡秋千。

九、恶心的大蛋糕

这五条龙的鼻涕味儿、哈喇子味儿、臭屁味儿、稀巴巴味儿,还有呕呕龙的比前四条龙还奇怪难闻的呕气味儿全混合在一起了。刚才为了要救呕呕龙,阿卡顾不过来想。现在呕呕龙完好无损的被救出来了,情绪一放松,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无处不在,无法形容的味儿上来了!再加上被哈喇龙吊着荡秋千,阿卡肚子里翻江倒海了!呜哇、呜哇……阿卡呕吐了!

呕呕龙见了,哈哈哈大笑说:“太来劲儿了!没想到阿卡这个臭朋友也会呕吐!看吔、看吔,他个呕吐功快赶上我了吔。”

鼻涕龙看到阿卡脸白得比天上的云还白,猜阿卡肯定受不了了。立马甩了一下大鼻涕,粘住阿卡,把他拉回到地面。阿卡晕死了过去。大家都围着阿卡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亿年才遇到的臭味相投的好朋友喂,咋这么不经折腾呢!”哈喇龙感到很自责,嗞溜嗞溜的说。

“我看呀,阿卡这个臭家伙臭归臭,他只臭他自己的味儿,反而对我们的味儿不适应。你们都离他远点,看我的。”这稀巴巴龙还真有见识,扇动两只大翅膀,给阿卡吹风。哎,还真管用。稀巴巴龙不拉稀巴巴,还不算太臭,他那两只翅膀扇的风比鼓风机还厉害,真的把阿卡给吹醒了。

见阿卡醒了,大家都由衷的高兴。呼啦一下又围了过来,臭得阿卡缩成一团。“好了,好了,大家就别围着阿卡了。我们让他歇会儿吧。我都一亿年没吃东西了,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我们先自己找吃的吧。吃饱后,别忘了多带些美食材料来,还要做大蛋糕,开庆祝派对呢!”大家见呕呕龙说得很在理儿,都各自找吃的去了。

不一会,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稀巴巴龙和呕呕龙都挺着吃的圆圆的大肚子,带着做蛋糕的美食材料回来了。鼻涕龙带的是水里捞出来的鲜嫩的水草,哈喇龙带的是各种各样的野花骨朵儿,屁蛋龙带的是许多圆圆扁扁大大小小的果实,稀巴巴龙则带了许多许多小鱼小虾小蟹。这些水草、花朵、果实、鱼虾蟹,阿卡从来都没见过,但能知道它们就是水草、鲜花、果实和鱼虾蟹。阿卡想:哦,这些都是史前植物和动物呢,所以,和我们地球现在的不一样!

只是呕呕龙什么也没带回来。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稀巴巴龙忙忙碌碌地用找来的食材做蛋糕的时候,呕呕龙坐在一旁“呕呕呕”,倒是没见他吐什么,每“呕呕”几下,就鼓着大嘴“咕叽咕叽”的嚼,然后又把呕出来、嚼碎的食物咽下去。阿卡看了半天,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呕呕龙和一亿年后的牛是一样的,都是反刍动物。它先是囫囵吞枣的吃,等把胃塞满了以后,再一点一点的反刍!

正在阿卡为自己的新发现暗自高兴的时候,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稀巴巴龙做的大蛋糕摆到了他的面前:最下面一层是揉碎的水草,第二层是拍成酱的小鱼虾和蟹,第三层是混合在一起的各种果实,第四层是七彩绚丽的野花铺在上面。“还有我的呐!奶油上来了!”呕呕龙说着,就伸过长脖子,张开大嘴,“呕呕呕呕呕……”稀里哗啦,吐出一大堆黄不黄,绿不绿,紫不紫的黏黏糊糊的呕吐物淋在大蛋糕上。然后,巴哒着嘴说:“大功告成了。庆祝晚会,现在开始!”

十、从浴缸里醒来

见过恶心的,从来还没见过比这更恶心的!

阿卡彻底被恶心晕过去了。他感到自己像是在摇篮里一样,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又好像在大海里漂呀漂,刚才的臭味,还有恶心的感觉,一点点的消失,没有了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稀巴巴龙和呕呕龙,只有哗哗哗的流水声。阿卡使劲睁开眼,自己正躺在浴缸里,爸爸轻轻地托着他,妈妈用雪白的小毛巾柔柔的为他洗澡……

阿卡轻轻地对爸爸妈妈说:“没有鼻涕龙、哈喇龙、屁蛋龙、稀巴巴龙和呕吐龙真好。谢谢爸爸妈妈给我洗澡。”

 

(版权所有敬请尊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