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岩
西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386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川上行

(2010-05-20 10:30:00)
标签:

游记

川上行

子在川上曰

吕国

古泗水

分类: 散文

*川上行*

川上行

    去川上,确实是个偶然。

    那天,顺道去看杏花。车过尹庄的时候,忽然发现道旁有个“孔子观道亭”的指示牌子。越过村庄,在村北的小石山上,俨然一座小亭。停车,问一六十有余的老者,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就直奔十里杏花村。在眼花缭乱的花丛中,脑子里总是在想:观道亭、观道亭,何为孔子观道亭?为探究竟,返回的时候,我走上了观道亭。

    临近小山的时候,确如老农所言,没什么好看的。一座小山,高出地面十余米,半腰有个人为的平台。往上,是个突兀的石壁,攀石而上,是一个建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水泥亭子,样子十分蠢笨粗糙。亭内,并立着两个石碑,专为淮海战役在此打阻击战的烈士而立。转过亭子,西南侧,立一广告牌,上半截是一孔子侧身画像,下注,孔子在此观道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啊哈,这就是子在川上曰的——川上!

    立在小石山——哦,不——川上,我极尽可能的搜寻夫子当年慨叹的情景,非常失望,几乎没有一点想象中的景致。放眼东望,错错落落的村庄和初春的原野,淡淡的鹅黄,尚不能掩盖经历过严冬的萧杀。北侧,蜿蜿蜒蜒的山冈,稀疏的杂树,遮不住岩石的嶙峋。回首身边的西南,时隐时显的山岚,全凭着历史述说的想象。至于水,那条咆哮于历史的字里行间的泗水河,那个让孔老夫子慨叹“悬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激流,早就被历史的尘埃,现实的黄土所吞没了。让人不得不怀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真实含义。如果仅仅是说来者不可寻,逝者不可追,目睹飞流去,时光当珍惜尚可。而眼下已是高陵为原,飞流尽涸,面对能淹没一切的时光,只能领悟世间万事万物的短暂与渺小。

    似乎,孔老夫子并不这么看。何以见得?寻着孔子的足迹,让我们看看他老人家是怎么到川上来的。

    先把历史的镜头再推远一点。泗水河畔的吕梁,是个非常非常古老的地方。史载,西周的时候,在彭城这个地方,就有个吕国。泗水河擦城而过,因山岚阻挡,形成“悬水三十仞”的巨大落差。因此,就有了吕梁洪的称谓。春秋的时候,不幸的小吕国,为西邻宋国所灭而吞并。国虽不国,吕梁犹存。再过几百年,战国纷争,礼崩乐坏。孔子为克己复礼,带着一帮弟子,周游列国,推销仁义道德。前495年,老人家到了卫国。没曾想,卫灵公并不看好老夫子的那一套,只是如眼下人要附庸一下风雅似的,拿他装潢一点门面。就连那妖冶狐媚的南子,也要打一下孔老夫子的招牌,以掩其淫荡。老人家万般无奈,只能私底下发牢骚: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牢骚归牢骚。不管真假,人家卫灵公多多少少还买一点他的账。管吃管喝,总比惶惶如丧家之犬好。没曾想,三年不到,装潢门面的卫灵公就归西了。忽然间,卫国为国君之立谁,陷入了可怕的纷争。左右难为人,为活路计,卷起铺盖走人。到那里去?老夫子的弟子宰牛同学说话了:去宋国,俺哥哥在那里任大司马——桓魋是也。又是没想到,桓魋是个挟国君以令天下的家伙。甚至想取国君而代之。不巧的是,去宋国的时候,老夫子见一群人造石椁而苦不堪言,便骂欲睡椁的人死的快也烂的快。而被骂的人就是桓魋!尚未见到宋景公,就得罪了掌管天下兵权的司马爷。无人接纳,只好暂歇在大树下。怎奈,又遭桓魋派人飞矢射树(世人多说派人砍树),惶惶然东窜川上。途中,有同学庆幸说,好险。孔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呵呵,听了这话,不由人不想起后世的Q前辈还真有其一脉相承的文化基因。

    想到此,得插一段故事。庄子在写《达生》这一篇章时,撷取了孔子在川上的一段经历。孔子站在吕梁之上,见瀑布高悬二三十丈,冲刷而起的激流和水花远达四十余里,鼋、鼍、鱼、鳖都不敢在这一带游水。却见一个壮年男子沉浮在水中,还以为是有痛苦而想寻死的,派弟子顺着水流去拯救。忽见那壮年男子游出数百步远而后露出水面,还披着头发边唱边游在堤岸下。孔子紧跟在他身后而问道:我还以为你是鬼,仔细观察你却是个人。请问,游水也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吗?那人回答,没有,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而已。孔子问:什么叫做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呢?那人又回答:我出生于山地就安于山地的生活,这就叫做故常;长大了又生活在水边就安于水边的生活,这就叫做习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这样生活着,这就叫做自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当时的实景?但两千多年来,也未见孔子的徒子徒孙们提出疑议,似乎也大差不差。接下来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正典所记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川上回来以后,孔子一路从卫国走来的故事一直缠绕于胸中——未见好德如好色的牢骚、为避嫌而出走卫国、伤民之疾苦而诅咒桓魋、被冷箭吓得仓皇奔吕、又大言不惭的说“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还有庄子《达生》说的顺应自然、最后是正宗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在我们的印象中,孔子最令人景仰之处,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而这一切似乎无法用它来统一起来!真的不知道《百家讲坛》的于丹和导演《孔子》的胡玫们能否给一个令人信服的说道?

   回首空余其梁不见其水的川上,纠结着无法统一的圣人的言行,脑子里一片片虚虚的空。我知道,人生不可以虚无,但历史却坏坏的昭示着虚无。而我们,却在拼命的抗拒着虚无。川上之行已旬月有余了——逝者如斯夫!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魅(三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魅(三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