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扶風新韻
扶風新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425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安大戏院观杜镇杰先生之《捉放曹》

(2014-09-09 23:55:31)
标签:

京劇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杜镇杰工作室的“承泽·寻梦”系列演出9月6日在长安大戏院继续上演骨子老戏《捉放曹》,杜镇杰的系列演出有一个特点,就是连演的两天戏必定是一出马派剧目、一出余(杨)派剧目,上个月演的《胭脂宝褶》和《乌盆记》,这次是《六出祁山》和《捉放曹》,接下来将演出《清风亭》和《伍子胥》,同样如此,这说明杜镇杰对自己学习、钻研这两个流派的戏还是有信心的,让观众对照欣赏,没有一定实力的演员是不敢的。和前一天的《六出祁山》相比,这出戏观众熟悉的多,但是这种熟悉也恐怕是仅限于对其中“行路”、“宿店”几个核心唱段的熟悉,这出带“公堂”的《捉放曹》也是不常见于舞台的。

       在《捉放曹》之前,依然是张慧芳的垫戏《穆桂英挂帅·捧印》一场,张慧芳不仅嗓音宽亮、气息匀称,而且演人物沉稳、大气的特点也表现得很好。难得的是张慧芳唱戏很规矩,这和杜镇杰很相似,所以两人合作也很默契,我总是强调,如今的京剧演员能担当得起“规矩”二字的就很了不起了。张慧芳学梅派并不是死学特点,有梅派韵味而并不拙笨,梅派的中和之美、大气磅礴的感觉能够体现出来,这也是很多梅派演员所没有的,说到底就是有大青衣的“角儿”的感觉,气场足。在“接印”的“九锤半”一系列动作中,把穆桂英的大将风度显现了出来,动作干净,稳而不乱。配戏的都是北京京剧院梅兰芳京剧团的青年演员,康静饰演的佘太君举手投足都更老到了许多,美中不足就是“你不挂帅我挂帅”这一句之后把帅印送到桂英怀里之后应有一个背供向观众狡黠一笑,表示是装作力不从心而让桂英接印,我记得以前看李鸣岩老师表演时有此情节,康静的这个角色我看过几次都没有,不知何故,有学者指出佘太君应该老成持重,不宜太多表情,也有道理,但总觉得加上此动作更显得百岁人的爱国之心,也更加“可爱”。比较前一天的《断桥》这出戏明显要好得多,由此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同样是创编于五十年代的剧目,同样都很受观众的欢迎,但是比较起来却有高下之分,这里面固然有表演者的水平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创始人在表演过程中的舞台积淀给后人的基础存在不同,也就是说不通的戏曲演员在对同一出或近似的剧目表演时所体现的个人风格影响甚或决定着这出戏流传的广度和深度。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在五十年代创编的大批剧目能够流传到今天的也并非都是等量齐观的,如《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这样的堪称经典,而有一些戏则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工的。

      《捉放曹》同样是一出取材于《三国演义》的剧目,多个剧种都有此剧目,京剧演出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据《都门纪略》记载,四喜班张二奎擅演剧目就有《捉曹放曹》之陈宫。之后谭鑫培以下几乎所有老生都唱这出戏,可见这出戏的影响之深远。杜镇杰此戏宗余派路子,难得的是带“公堂”一场,如此才有“捉曹”一说,而且“公堂”上有一段很好听的“二六”“曹孟德休得要谤毁董卓”唱段,除了前几年耿其昌在演唱会偶而一露已经很少听到了,言菊朋先生有这一段的唱片存世,虽然略有差异,但总体风貌不变。杜镇杰的这一段唱和耿其昌也略有不同,但是整体感觉不差,把陈宫当时的心境也体现了出来。陈宫是一个读书人,少谙政治,董卓有公文到来让他搜捕曹操,他就奉命行事,他对董卓也是没有分辨力的;而经过曹操的一番“游说”,他又觉得有道理,遂弃官而走,说起来还是有些荒唐,这也难怪后来保定吕布最终城破身亡,说到底他还是一个老实人,但老实人玩儿不起政治啊。

      “放曹”之后在吕伯奢家的一些列散板、快板和动作也表现了陈宫性格善良的一面,更反衬了曹操为人的阴险毒辣。特别是逃离吕家后中途遇到吕伯奢,“陈宫心中似刀扎”那一段散板唱得是催人泪下,也很有韵味,最后一句“你莫怪我陈宫你怨他”,透露出一种内心的无助和无奈,而他劝吕伯奢回家之后自然明白也是体现了他的仁慈、善良,更想着让吕伯奢赶紧走,怕曹操再有变故;待到曹操把吕伯奢也杀死后,陈宫一句嘎调“陈宫一见咽喉哑”把一腔悲愤都发泄了出来,我想此时的陈宫一定是后悔不及的,杜镇杰的这句唱响遏云霄、扶摇直上,观众听得过瘾。当听到曹操“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来负我”时陈宫顿时明白了,一句“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真的是唱的胆战心惊的感觉,这一段是脍炙人口的,杜镇杰唱得劲头儿很好,不温不火,即表现了陈宫的无奈,又将期望还寄托在曹操身上,矛盾心理跃然而出。

                                长安大戏院观杜镇杰先生之《捉放曹》

                                    《捉放曹》杜镇杰饰陈宫、韩巨明饰曹操,图片取自杜镇杰粉丝团

      “宿店”一场是全剧的核心,面对一轮明月,陈宫内心思绪如麻,究竟跟着曹操是对是错,思量再三,追踪选择弃曹而且,并留下字简“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操是奸雄。”恐怕曹操这个“奸雄”的称号也是始于此吧。京剧里比较著名的“一轮明月”唱段有三个,各有不同的心境,《昭关》的“愁”、《捉放》的“纠”、《调寇》的“忧”,彼此各不相同,所以演唱的感觉也不能一样,单就这出戏来说,一定要表现出陈宫内心的纠结,所以有“乱如麻”和几个“悔不该”,杜镇杰这一段唱得很好,规矩、沉稳,又把内心的起伏都体现了出来,特别是后来“持宝剑将贼的头割下”的时候达到了矛盾的焦点,杀还是不杀,最终还是没下手,这也和陈宫的人物性格相符合,到底是文人,没有这样的狠心肠,相反曹操看到陈宫留下的诗后却恶狠狠的说“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唱戏能够体会到这一个层面,感情和人物也自然就出来了,如果没有内心的体会,只是模仿也难以达到效果,所以“体验”一说并非不适用京剧,只是如何让演员的内心去和所演的人物产生共鸣,用心去体会古人,不能把“体验”单纯的理解为“体验生活”,若如此也就没有“活关公”、“活鲁肃”之说法了。

       这出戏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在陈宫逃走时,拿着蜡烛照明,搬开门闩,之后杜镇杰直接拿着蜡烛放回桌子上继而入下场门牵马,没有开门的动作,恐怕是疏漏了,难道陈宫是“崂山道士”能穿墙不成?韩巨明的曹操表现也不错,只是有些快板和对唱显得慌乱,还是久不演出此戏的缘故。

       连续两天看杜镇杰、张慧芳的演出,更是喜欢他们这种为传统而坚守的态度,也更加支持他们为京剧的努力,希望他们能够取得更大成绩。

 

 

                                                                                                 甲午中秋后一日于京城备于我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