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2011-06-05 00:22:04)
标签:

索明芳

翠屏山

杂谈

分类: 扶風論戲

     今晚長安大戲院北京京劇院青年演員擂臺賽,是索明芳主演的《翠屏山》,新人、冷戲。我以前聽說過索明芳的名字,但她是什麽行當、什麽流派一概不知,也沒有看過、聽過她的演唱,直到這次擂臺賽,貼出了《翠屏山》這出戲,可以說是“一鳴驚人”的,而且是踩蹺表演,更是很吸引人的。

     《翠屏山》這出戲大多數戲迷還是知道的,之所以說它冷,是因為雖然戲迷知道劇情,但是看過舞臺演出的恐怕不多,除了前些年在電視大賽上常秋月標榜“筱派”偶露一折,近些年是沒有人演過的,再往前就是八十年代陳永玲、王金璐、葉盛長合演過一次,河北梆子的裴豔玲演過,但是我沒看過,也頗為遺憾。這出戲在明朝就有傳奇的本子流傳,《曲海總目提要》有此本題材,一共二十七出,《綴白裘》收錄了主要的六出。而京劇的此戲也有《戲考》、《戲典》等藏本,演法基本一致。這出戲的歷史是比較久遠的,京劇演出在道光年間就有此劇目了,據道光四年(1824年)的《慶昇平班劇目》就有這出戲的名字,可見在京劇形成早期,這出戲就存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的《都門紀略》已經記載“甄娃子工石秀”,這個甄娃子是當時的雙和班的演員,這個班社成立于乾隆時期,以唱梆子腔為主,這也說明了京劇早期形成時受到梆子腔的很大影響。波多野乾一的《京劇二百年之歷史》記載:田際雲、譚鑫培合演此劇,田唱梆子,譚唱皮黃,這也是對前面說法的一個印證。在當時演這出戲的還有金桂蓮、楊月樓、黃月山、瑞德寶、楊小樓、高慶奎、小翠花等人,近世尤以小翠花演出此戲著名,而石秀則由武生、小生兼演,但基本都是武生應工的了。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余叔巖、王長林《翠屏山》劇照(圖片引用自網絡)
     這次索明芳複排的《翠屏山》,指導老師是趙乃華,當年看過趙乃華和安雲武的《烏龍院》,印象還是很好的,今見索明芳的表演,也頗具乃師風範,說是筱派也更近似些。索明芳扮演的潘巧雲是潑辣旦應工,這個行當在如今的京劇舞臺上很少出現了,因為這個行當所表現的大都是性格潑辣甚至狠毒的人物,如此戲中的潘巧雲,《烏龍院》的閻惜姣、《武松殺嫂》中的潘金蓮,還有《巴駱和》里的巴九奶奶,是最典型的潑辣旦。但是這個行當所表演的人物和現在舞臺所要求的“標準”不協調,人物不能夠有“教育意義”,所以潑辣旦應工的戲大都遭到了禁演,以至於這個行當現在也幾近失傳。

     索明芳的潘巧雲扮相很豔麗,在出場后表現自己心態的唱、做上都很到位,難得的是臉上有戲,這對當今的青年演員很不容易,很多成名的演員有些也是臉上沒戲,表情木訥,她想到與海和尚相好的情景,臉上就洋溢著一種“幸福”的感覺,突然想到石秀撞見,怕被告訴楊雄,又表現出憎恨的樣子,繼而要把石秀趕走,又現出了一絲的狠毒。在短時間內,把內心的變化在臉上刻畫和表現出來,看似容易,但是要很自然流暢的做戲,卻是沒有一定的功夫做不成的,從此一處,就可見索明芳對這出戲不是簡單的學來就演的。這出戲里有幾個地方類似于啞劇,演員沒有聲音,完全憑動作表現,如楊雄酒醉回家后要就寢,潘巧雲和他的爭執,迎兒扶著楊雄,潘巧雲拉楊雄,三人磋步,很一致,還有一些情節也完全是動作的表現;第二天清晨“洗臉”時潘巧雲故意刁難楊雄,楊雄“怕老婆”的神態等,也都是通過動作表現的,做戲不好,就很難表現好。在邊演早晨起來“洗臉”的一些列動作時,索明芳把潘巧雲那種受了委曲而又嗔怒于楊雄的神態表現得淋漓盡致,讓場下觀眾感覺到濃烈的生活氣息,就好像在看到兩口子過日子鬧了點小彆扭,互相慪氣的情景,很生活而又有藝術之美,這就是京劇藝術最本質的東西,也恰恰體現在這出戲不同於我們常看到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的故事之中。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圖片引用自索明芳微博,特此感謝

     “吵家”一場是這出戲重要的部份,李陽鳴扮演的石秀英俊有餘而威武不足,過於秀氣,但是和迎兒、潘巧雲的爭吵的表演卻也很好。索明芳把那股潑辣勁兒展現了出來,得理不饒人、沒理辯三分,即便在潘老丈勸解開后還是不依不饒。後面她和海和尚私會的場面又表現出春風蕩漾的神情,雖為苟且之事,也帶幾分柔美之情,這是筱派藝術的一種特點,我們以往嘗嘗認為筱派必須“狠毒”“潑辣”,其實這些都不是完全的,而是狠毒、潑辣之中還交織這柔情的一面,這才是最難的。在後面看到還和尚被殺,驚恐之餘就是無比的悲傷,又面對楊雄不敢哭出來,一句“等我燒香回來再好好埋葬你”透露的是真情實感,而非為一時魚水之歡,當然這裡導論的是純感情問題,如果從道德層面上來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圖片引用自索明芳微博,特此感謝

     “殺山”是此戲的另一重要場次,楊雄、石秀訂好計策,待潘巧雲上山后說明原委將其殺死,期間潘巧雲百般哀求,楊雄念夫妻之情下不得手,還是石秀手刃潘氏。這裡面跪在地下苦苦哀告,躲避刀砍等也做的很利落,尤其是最後的烏龍攪柱,是需要一定功夫才能做到的,脊背著地,揮臂擰腿,勁頭全在腰上,一般沒有練過的是做不好的,這也是筱派戲常用的動作,而索明芳的面部表情也很豐富,當石秀拿刀要殺她的時候,她雖然掙扎,但已經體如篩糠、兩眼上翻了,把一個將死之人的驚悚狀態展現了出來。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圖片引用自索明芳微博,特此感謝

     值得一提的是索明芳整場演出踩蹺的功夫很棒,雖然我不懂踩蹺的技術,但是從腳步的自如和各種動作的順暢來看,她的蹺功非常了得,後來聽說她練了十年的蹺功,對於一個不到三十歲的青年演員,十年蹺功,能堅持下來就非常不容易了,這種京劇表演的特殊技藝還是要繼承下來的才好。

             長安大戲院觀戲之索明芳《翠屏山》

                      就這一張照到蹺的(圖片引用自索明芳微博,特此感謝)

     說到不足的地方,就是索明芳的念白還要加強,也許她是東北人的關係,京白上不夠地道,勁頭還弱一些,當然這是與我自己理解的標準來衡量的,而今的京劇舞臺上還很少看到這樣角色的表演,所以對比起來也就困難些,這方面還應該多聽聽荀慧生先生、筱翠花先生的老唱片,還是有很大幫助的;另一方面可以從文本上研究一下老北京方言土語,也有助於表演的生活化。

     這出戲除了旦角主要之外,石秀、楊雄也都是很重要的角色,前面提到石秀由武生、小生應工,現在基本都是由武生應工的。李陽鳴扮演的石秀缺少一股“狠”勁兒,要知道石秀綽號“拼命三郎”,可見脾氣火爆,性情剛烈,面對潘巧雲的誣陷,肯定是怒火中燒的,要殺人的那股勁頭也是很足的,李陽鳴演來似乎缺少這些,倒像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過於沉穩了,而且我發現李陽鳴的扮相和錢浩梁有些相似,“一邊一塊疙瘩肉”。扮演楊雄的倪勝春是這次北京京劇院擂臺賽我發現的一個不錯的二路演員,無論是《四進士》的楊春還是此次的楊雄,很會做戲,對口戲的配合也很到位,可見是一位有心的演員。其他扮演潘老丈的包巖,十足的能插科打諢,不知是不是和馬增壽學的,個別地方有點攪戲;扮演海和尚的黃柏雪也不錯。扮演迎兒的王夢婷小花旦也很會做戲,和潘巧雲配合著誣陷石秀編瞎話、和石秀吵架趕他走,都挺到位的。

     綜觀這出《翠屏山》,雖然沒有大段的唱腔,沒有過於高難的動作,但是就是把這些不太難的唱、很普通的京白和一些程式化動作組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出比較難的戲了。爲什麽難呢?原因就在於對這些基本功的掌握和對於劇中人物的理解。現在的演員,特別是在戲校學戲的時候,不是很重視基本功的訓練,都盯著流派、劇目、唱段,都認為學會幾出大戲,歸到一個流派,唱好幾個名段就能成功了,其實“萬丈高樓平地起”,若沒有基本功的訓練,哪來的行當、流派呢?空中樓閣是肯定長久不了的。而對人物的理解則是更高的要求了,過去的演員大多沒文化,但是他們很多人樂意聽評書、聽故事,能從這些姊妹藝術中汲取營養,而且他們生活的社會環境去古不遠,很多的舞臺上的“文化”和生活中很類似,所以他們能夠有較好的理解。而今的年輕演員和學生沒有經歷過傳統的社會形態,也很少有去研究所要表演的人物歷史資料的,更少有研究當時的社會文化生活的,那他們演的人物只能是從老師那裡學來的,只能是“依葫蘆畫瓢”,自然就顯得呆板、僵硬,甚至遊離于劇情了,這也是現在的戲曲演員需要深思和學習的。

 

                                                             辛卯年五月初三日凌晨于京城西南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