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节随感

(2009-04-04 10:48:15)
标签:

清明节

分类: 扶風歲月

    昨天早晨上班的途中,看到一队小学生打着少先队队旗、捧着鲜花,来到赵登禹烈士墓前去祭扫。这情景让我想起了上学的时候,从小学到大学,清明节祭扫烈士墓似乎成了常例,小学的时候全校学生都要去,站成长队向烈士陵园进发,那时候我家的小县城还不很开放,我们每天关在校园里,难得有机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的队伍,总引得路人侧目。至于到了烈士陵园如何祭扫的,我只记得高中时候了,先是要宣读“祭文”,我高中时候就曾是领读的,然后向烈士宣誓或表决心,最后参观一些烈士陵园的展览馆,再把鲜花等摆放到烈士陵墓上去。我家的烈士陵园很破败了,不是昨天看到这些孩子去祭扫赵登禹墓,我都淡忘了家乡烈士陵园的样子,回忆起来能想到一个亭子,一个水泥的纪念塔,好像写的是“为绥中解放而献身的英雄永垂不朽”,然后就是几间平房的展览馆,展出烈士的事迹,好像十多年都没有更新过。烈士的坟墓也久不见修缮,有的坟头都没了。不过我想的这些也都是十年前我上高中时候的样子,现在的情况如何,我不知道,但肯定没有被占用,想到前不久南方某地领导占用烈士陵园建别墅的事情,我家乡还是不会发生的。

    前天去香山给马连良先生扫墓了,依旧的样子,只是半山腰多了道森林防护墙。看到马先生墓前有鲜花,还有一只碗,里面盛的好像是香。我给马先生献了一束白菊花,三鞠躬,马先生一生爱干净,这洁白的菊花怹一定喜欢。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听着风吹林动,不时有鸟鸣,这是名副其实的“鸟鸣山更幽”,只是总有些爬山的人从墓前经过,不仅破坏了马先生墓的宁静,更让环境难以保持干净,前一段说梅、马墓遭涂鸦的事,这次我来看见涂鸦的字已经被清洗掉了,对前辈的崇敬应该有更好的方式表达,随便乱写肯定不好。

         清明节随感

                                   (马连良先生墓)

    扫墓后回到市内,约见了马先生的孙子马龙先生,送给我一本王椿立编的《白眉最良马最良画传》,又聊了一些关于纪念马先生的画册和演出的事情,说道最近长安街拓宽道路拆迁的事儿,马龙告诉我,马先生故居也在拆迁之列,具体方案未定,但恐怕难逃一拆,让我很痛心。我以为在“以人为本”的今天就不会有为了修路、修桥而拆古建筑的事情了,没想到还会有,而且就在眼前,让我对非常失望。

    清明节,古老的节日。一方面是民间的祭祀,一方面是官方的拆除。今天早晨新闻说还要在清明节祭扫黄帝陵,作为炎黄子孙,祭奠祖先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在实际行动上要对得起祖先,不要只是在每年有这么一个作秀的形式,而实际起来都是数典忘祖的,用句老话说:“崽卖爷田心不疼”啊!

 

                                                          己丑年清明节于北京东花市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