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夤夜杂谈

(2008-12-27 23:15: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扶風隨筆

     早晨还在睡梦中,友人发来短信:“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对于唐人的诗,后人只能体会其高雅的意境而不能学其文笔,京剧亦然。现在沈阳大雪漫天,近一二年少见,我准备炖肘子,若你在沈定邀来喝几杯。”有人擅饮,斤酒不醉,而又痴爱京剧,我与其交往多年,受益匪浅。沈阳大雪,让我很思念家乡了,虽然京城故物让我能想到旧京风貌,而没有雪的冬天真是太枯燥了。

     起床后看来会儿书,打开电脑看到久违的网友--昔日的高中好友,居然有四五年没见面了,失掉联系也两年多了,一直以为他毕业后留校又被保送出国了,今天才知道这位朋友的超脱、豁然,远非我这个俗人能比的,平日总觉得自己大小算个知识分子,有着一股“酸”气,和这位朋友比,我真是俗不可耐啊。其实这个世界上,超脱的人少世俗的人碌碌,一个原因就是“放不下”,放不下的东西很多,不仅仅是金钱、权力、地位等等,你在奋斗,你就是放不下,所以“放不下”也不是贬义词,但如果真的“放得下”了,那你就超脱、豁达了。我佩服这位朋友,人生会遇到很多坎坷,每当此时我应该向他问道。

     晚上“空中剧院”播放了“纪念杨宝森先生百年诞辰的演唱会”,其实就是张克的个人演唱会,难的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有人会记得纪念前辈,所以张克一直是我喜欢的也是为数不多有良心的演员。他嗓子最近两年不是很好,但杨派韵味比以前更醇厚了,大段的反二黄《碰碑》听起来荡气回肠,《文昭关》依旧杨派风貌,更显得纯熟,特别是最后的《击鼓骂曹》,是张克的看家戏,每次听来都酣畅淋漓,相比日前京剧大赛的老生演员,真是霄壤之别。张克最后击鼓,在京胡的伴奏中,特别卖力,好像豁出去的样子,我不认为他是在卖弄,唱了八段杨派戏,很是累人,这个时候他咬牙坚持,感人至深。而我更在张克身上看到的是京剧的魂,这哪里是张克在击鼓,分明是杨宝森先生在击鼓,咚咚的鼓声,向观众述说着这位大师生前的孤寂、慨叹着京剧如今的悲哀。鼓声阵阵,我想到了杨先生等前辈大师,他们的艺术如今成了什么样子?我痛心,我真的“放不下”,正是因为我爱京剧,才对伤害她的人切齿痛恨。我欣赏张克,能有这份孝心,更希望他能多演杨派戏,“穷则独善其身”吧,只要我们尽力,总无愧于心。

 

                                                                      戊子年冬日于东便门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