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六届全国青京赛第五场(花旦)观感

(2008-12-17 21:54:39)
标签:

花旦

京剧演员

电视大赛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先让本场的评委们亮亮相,有碰头好也给他们叫一声。评委为:沈健瑾、刘长瑜、宋长荣、孙毓敏、张逸娟。让大家把他们和演员也对号入座一下,更能证明本才大赛是何等的“公平、公正”。

花旦组一共有九名参赛选手,第四场已经有陈媛和张云演出了。本场将有七名选手比赛。和上一场的加起来对比,这次花旦演员整体水平不高,虽然有踩跷等难度动作展示,但作为京剧演员,不能让技艺脱离了剧情,这是主要的;还有一点最主要的就是京剧的“规矩”,既然是花旦,就有花旦的要求,不能随便的改,过犹不及和达不到要求都不行。

第一个上场的是来自宁夏的刘京,她参赛的剧目是《棒打薄情郎》,和陈媛的剧目一样,虽然陈媛分数很高,但唱的并不很好,缺少韵味,但这位刘京小姐的《棒打》尚不及陈媛。唱戏最重要的就是气息,刘京的气息控制不好,声音很飘,这是唱戏最忌讳的事,声音沉不下去,唱出来就很难听,而气力又不足,所以这出戏唱的就很费劲。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刘京学的不规矩,前面我太高“规矩”的事,她就不规矩,既然学荀派,就要把本流派的特点掌握并表达出来,可是她的唱、念都很一般,唱的没有韵味,念白更像话剧,荀派的念白是很有特点的,可是她没体现出来。在这些方面,还希望她能不断学习吧,毕竟是地方院团的演员,能一路杀进决赛也很不容易了。

接下来上场的是沈阳京剧院的陈阳,《改容战父》,应该是从宋丹菊学的,不过我认为这是一出武旦戏,怎么归到花旦组了呢?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陈阳的戏以前在沈阳好像看过,印象不深。这次看,觉得很不错。因为她演的这一折没有大段唱,对于她嗓子如何,不好评论,不过听她唱的几句还比较好;念白很好,东北京剧演员很多人念白很差,能带出东北口音来,听起来很可笑。陈阳做戏很有人物,表情也很好,给观众看起来是剧中人物,没有游离出去,表演也比较大方,不紧张,如果能在大气一些就更好了。我希望能看到陈阳演的更纯粹的花旦戏,那样对她更是一种提高。

第三个上场的张佳春,没记住是哪里的,我猜测是宋长荣的徒弟。《霍小玉》这出戏是荀先生的经典,不过近些年几乎绝迹舞台,听荀先生的录音,能深切的感受到霍小玉被李益抛弃后内心的悲痛,催人泪下;而鲍十一娘的打抱不平、黄衫客的疾恶如仇也让观众很敬佩。张佳春前面初见李益的唱没有荀派味道,而且嗓音发扁,很不好听。倒后面病榻上的唱时,嗓音好了一些,但那种垂死而又伤心的感情没有唱出来,这和一个演员的舞台经验有关系,也和她对人物的理解有关系。荀先生一生善于刻画伤情、失意的弱女子,演多了自然对人物能很快把握,而现在的演员,学了一出戏,可能多少年也不演,自然对戏中人物的感情没有理解和把握,偶尔的一次参赛来演出,也只能是重复程式、唱腔而已。所以很多人觉得张佳春好,我并不以为然,貌似在唱、念很有荀派的影子,其实仅仅是表面的,荀派骨子里的东西一点儿也没有,所表现的是名副其实的“皮毛”。这不仅是她,而是所有演员,包括选手和评委,都要倾一生而努力学习的。

第四个出场的是罗戎征,演出《游龙戏凤》,据她自己说,她演出的行头都是借的,堂堂浙江省京剧院连《游龙戏凤》这样的戏都演不了,要尔何用?罗戎征整体还不错,刚上场有些紧张,声音有些颤抖,所以唱出来的四平调不很自然,后来慢慢放开才好;但正因为这出戏大多都是四平调,演员很容易在唱的时候故意拿腔作势,结果就脱离了人物。这出戏虽然短小,但人物的情感丰富,以念、做为主,不能有一点游离。她身段很好,做戏也很自然,只是念白很一般,有很多倒字的地方,练就一口过硬的京白是要下苦功夫的,现在的年轻演员可以听听梅、荀、筱翠花等先生的唱片,那京白念的多么动听?而今的演员学的都是变味儿北京话,更何谈京白了。罗戎征的《游龙戏凤》我不知是何流派,但可以肯定的是比马、张二位先生的录像更多的保留了原始风貌,比如在二人逗闹“招手”这一情节,过去是很黄色的,马、张二位先生都给改掉了,净化了舞台。马、张演出时大致是这样的:

……

正德:为军的一双粗手,让大姐招上几下,又待何妨?来来来,请招。

凤姐:如此我就……不招了、不招了。

正德:怎么不招了?

凤姐:你将手放平些。

正德:好好好,放平些、放平些。

凤姐:如此,我就,招、招、招。

……

而原来的演出在这地方是有色情部分的,大致是:

……

正德:为军的一双粗手,请大姐招上一招。

凤姐:当真让我招?

正德:当真。

凤姐:果然让我招?

正德:果然。

凤姐:如此,我就不招了……

正德:怎么不招了?

凤姐:我还未曾招,你怎么就翘起来了?放平些。

正德:好,放平些。

凤姐:如此,我就招、招、招。

……

我想大家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就不用过多解释了,究竟怎么演好,大家心里也都有数,所以我觉得该改进的还是得改进。这里还需要说的就是宋昊宇的正德,有人曾撰文说宋的正德演的很好,是张学津的路子,我不敢苟同,至少从他为罗戎征配戏的路子看来,绝非张学津的路子,更非马派的路子,至于他曾和张云如何演,我没看过,但我看过穆宇和张云的复赛录像,就是《游龙戏凤》,虽然和马先生的有出入,但基本还是张学津的路子,唱、念均比宋昊宇好的多。

第五个上场的是中国戏曲学院的李艳艳,演出《挂画》,她的亮点也就在踩跷演“挂画”。老戏迷都知道这出戏动作很难,要双脚踩在椅子上,而且还有单腿下蹲和换腿等动作,稍有闪失就可能掉下来,而李艳艳不仅这些动作完成的很好,还是踩跷完成的,就很让人佩服,我觉得台下坐着的那些评委就该汗颜,就对李艳艳的演出,有资格评判的,恐怕只有坐在嘉宾席的李金鸿先生了。所以对李艳艳的表演我就不多评论,唯有希望她能演出更多的踩跷的花旦戏,如《战宛城》《翠屏山》等等。

第六个出场的是陈静,演出《桃花村》,是改编后的《花田错》,并非老版本。陈静的扮相不好看,没有小丫鬟那种玲珑、活泼的气质,看起来倒像个装嫩的老女人。她的念白很烂,一点小姑娘柔媚的劲头都没有,过于刚硬了。她一出场,看到扮相就让我觉得不美,而整体表现也并不好,可偏偏分数又很高,其中的问题,大家也能明白。刘长瑜评委的代表剧目就有《桃花村》,虽然她曾说“跟随荀先生八年,学的都是传统戏”,可我并没有从她的表演上看到太多荀派的影子,从这个角度说,她确实不如孙毓敏对荀派继承的多些。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宋亦萱,我一直以为她是二十出头的小丫头,没想已经28岁了,她演出《铁弓缘》,整体表现都不错,如果把气息再控制得稳一些,念白的韵味再加强一些就更好了。

我再次强调,我对本次青京赛的评论,仅代表我个人观点,对任何演员和评委的评论,都是从艺术角度出发的。花旦整体水平不高,每个人都有不小的毛病,花旦不仅要注重唱,更要注重表演,这就需要演员在生活中多观察、多揣摩人物,现实中可能找不到剧中所要表现的人物的原型了,可是我们可以通过读书、通过听前辈的录音来感觉,凡事要用心去体会,只有用心去做,才会有进步。

 

                                                     零八年岁末于北京西南郊

         第六届全国青京赛第五场(花旦)观感

                      (图片引用自CCTV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