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谈国京二团的《奇双会》

(2008-06-16 12:59:27)
标签:

京剧

奇双会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浅谈国京二团的《奇双会》


     周六晚上“空中剧院”播放由国家京剧院二团邓敏和北方昆曲剧院的邵峥主演的《奇双会》,很久没有坐在电视前看戏了,难得那天晚上没有事,于是认真的欣赏,结果让我大失所望。
      这出戏讲的故事是:在明朝,陕西褒城马贩李奇,续娶杨三春。杨乘李外出,虐待其前妻子保童、女桂枝。保童、桂枝逃出、保童被渔翁救去抚养,客商刘志善认桂枝作义女,并许婚赵宠。赵中试,任褒城县令。李奇贩马归,不见子女、杨佯称病死。李不信,追问丫环春花,春花畏罪自尽。杨三春与其奸夫田旺诬陷李奇逼奸春花致死。县令受贿,将李严刑逼招,押入死囚牢。赵宠接任,下乡劝农。桂枝夜闻哭声甚哀,开监提问,知己父被冤。待赵归,哭诉前情,求赵写状。赵教桂枝乔装至新任巡按处申诉。巡按正是其弟保童、将桂枝拉入后堂。终为李奇昭雪,一家团聚。京剧、昆曲又名《贩马记》,又名《褒城狱》。荀慧生有改编本。(以上内容引自网络)
      《奇双会》这出戏演员人数不多,而且全部唱吹腔,所以一般戏迷不是很愿意看,之前我也是看过音配像和一些老录象,对于其中的唱腔没有过深的记忆,但总是有些印象的,无论是梅先生还是张君秋、李玉茹和杨春霞,他们的录音、录象我都欣赏过,所以看这出《奇双会》又难免带有“曾经沧海”的感觉来欣赏。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演员表演的好,我也并非那种泥古不化之人,可惜邓敏同志的水平连梅葆玖的十分之一都不如(何杨语),更何谈赶上前辈了。下面,我斗胆从唱腔、做戏和演员协作之间三个角度来谈一下我的看法,希望各位朋友多指教。
     唱腔是一个剧种所区别于其他剧种的最大特色,也是戏曲表演的核心内容。《奇双会》这出戏全部都是吹腔,关于吹腔的历史,我记得是发源与甘肃东部,也叫陇东调,因为用笛子伴奏,所以名曰“吹腔”。其影响甚广,当年魏长生演出的所谓“秦腔”其实就是“西秦腔”,也就是吹腔。而如今婺剧、徽剧里的吹腔和京剧基本一样,期间的流变需要认真考察。由于笛子伴奏,自然没有胡琴伴奏的唱腔那么激昂,是很柔软的,但韵味深长,需要细细品位。邓敏的这出戏我估计十有八九是新近学的,演唱起来并不娴熟,声音又过于柔弱,而此种情况下演唱就容易吞字(吐字不清),从出场,到后面“写状”,很多唱词的字都吞掉了,或是由于声音太弱而听不清楚,这就是不熟练的一种表现,难以放开。而她的声音又很单薄,气沉不下去,所以唱出来又有飘忽不定的感觉。而唱腔对人物心态的表现却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来,根本没有融入到人物中去,就是在完成任务一样的唱、念。这就很难把李桂枝那中见父后的悲痛、惊喜心情,和赵崇交谈救父的急切与欲说还怕的心态,贴切的表现出来,让观众觉得如同戏校的学生在一板一眼的唱,只是作为局外人的唱,而没有唱人物。所谓国家京剧院的团长,实在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这一点来说很让人失望。

     做戏同样是戏曲的重要特征。邓敏是武生出身,擅长刀马旦,后青衣,应该熟悉几个行当的表演,在做戏方面也应该很好。可惜,她的表演还不如唱腔好些,从她一出场,就没有端庄、稳重的感觉,脖子也扭、腰也晃,根本就不象一个知县夫人。虽然李桂枝不是大家闺秀(父亲是马贩子),但既然能做知县夫人,肯定也是粗晓礼仪、略有文才的,岂不知深更半夜,面对一个犯人更要十分的小心、检点?虽然她的扮相很漂亮,可是脸上没有那种淡雅感,多的却是胭脂感,所以从一出场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风尘女子,而后李奇诉冤,她所做的一系列动作,不仅没有人物,而且过于矫揉造作,宛如是为朗诵伴舞。她的动作幅度很大,有些近乎夸张,我觉得不应该如此,虽然内心很悲痛、很惊喜,需要通过身体的活动表现出来,而这种表现其实就在脸上和些小动作上,大幅度的转身再转回等等动作,似乎只有舞剧表现的更好。老先生的录象可以做很好的模仿,不妨看一看。后面“写状”“告状”等处的表演都不是抓住人物来的,没有一个连接的过程,都是割断的。也就是说,无论是“写状”时与赵宠的玩笑还是“告状”时的惊恐,都应该带着对解救父亲的焦急感,不应是玩笑时就“尽欢颜”,也不应惊恐时而不向前,需知此戏的主要矛盾是救她的父亲。所以说,一个演员表演时不能把所做的程式动作融入到戏中的人物身上,是不会达到良好的效果的。马连良先生每有演出前,总要自己把戏认真的走一遍,生怕有疏忽,而一进后台,立刻把自己融入到角色里去,到一出台帘,他就忘了自己,就认为自己是所演的人物了。一个演员只有如此的对待艺术,才会有所成就,这些都是需要今天的演员认真思考、学习的。

     
这出戏虽然演员不多,但是相互的配合、协作也是很重要(任何戏里都如此)。马先生过去在“扶风社”提倡“一棵菜”精神,要求所有演员都要为演出服务,都要一丝不苟。这种精神在我们当今舞台上更应该提倡,可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主角很闪光、配角比较暗淡,而龙套有得都很混乱,这样做是很影响演出的整体质量的。在这出《奇双会》里也多少有此种现象。旦角和小生的配合就不是很严实,给我的感觉是邓敏比较紧、而邵峥很松弛,这固然和邓敏没演过有关系,可之前的对排如果熟练,完全可以消除这种问题。扮演李保童的那位小生,好象一直就没找到感觉,其表演都是在程式化的照搬,根本谈不到与别的演员的协作了。这些问题都该需要加强。
      最后多说一点,关于李奇的表演。甄建华演的很一般,嗓音很难听。其实老生在这戏里的分量也是很重的,应该认真的研究,表演也更细腻才好。早年马连良先生曾和尚小云、荀慧生先生合演过此戏,当时的评论家对于马、荀1922年在上海演出此戏的评论是“……马伶善于用音,彼行腔难能领会哀怨之意味,聆之殊觉苍老沉痛,耐人咀嚼。虽然此戏乃白牡丹之正角,而马伶配之,良不弱也。”由此可见,即便是配角也不应该忽视,更应该认真对待。
     对于这出戏的观感,我就说这么多,乃一孔之见。虽然批评之词较多,但哪个演员又不是在批评中进步的呢?我更不敢说我的文章能让演员进步多少,至少是作为戏迷的一些见解,希望与大家共同探讨吧。难得的是对于这样传统剧目的恢复,希望国家京剧院能做一个好榜样,继续进行下去。京剧的生命源在观众,而观众喜欢的是传统剧目。“新编戏是京剧发展的当务之急”,即便是掌握话语权的领导如是说,也依然是谬论,岂不知群众不可违?


                                                     戊子年五月十三于北京西南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