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诗悦
沈诗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25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滇西往事》的其他(二)

(2007-03-05 16:39:28)

 

看到朋友们的留言,颇有些汗颜。我自知世界之大,自己真的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不是在矫情,的确是这样认识的。晚上看片,有好几次坐卧不宁。粗糙和破绽之处,想起戏剧学院老师对我们作品的评价——惨不忍睹。自然不是说全篇都一无是处,但好的地方都被朋友们放大,用尽了赞美之词,我感谢朋友们的溢美和宽容。我会把它当作激励……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最近有个词经常浮现在我脑海里,叫容易。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做我们这个行业似乎太容易了一点……

 

我是在剧团大院里长大的。小时候逢年过节的时候,叔叔阿姨们都要组织联欢,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些绝活。有的用美声来一段意大利咏叹调,有的来一段山东快书或双簧。有的演一段哑剧或者说一段一定令人发笑的笑话……春节联欢晚会的雏形就是这个样子。它是艺术家们的一次才艺展现。现在看到年青艺人们的才艺时让我觉得太容易了:随便哼个小曲,朗诵一些摆不上台面的台词,在舞台上胡乱摆动四肢……这些就成了明星们的才艺,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容易的事……

 

我在自己的作品里经常让角色拥有一些技能。比如拉小提琴,弹钢琴,但是很少有演员不用替身、不用拍摄技巧就能独立完成下来的。我并不苛求他们演奏得多么精湛,但我希望他们有一些基本的素养。事实上正相反,我现在的拍摄,绝大部份的年轻人除了一张脸以外,几乎是一无所能。如此说来,当一个演员似乎是太容易了。所以我经常想到这样一个场景:某家小孩长得面容姣好,于是大人和邻居们都会指指他说:“哎呀,你应该去当个演员。”这是这个未来什么都不会的演员的悲哀,也是我们观众的悲哀,也是整个娱乐的悲哀,因为这样的娱乐层面实在是太低了……

 

写到此我要特意说一下《滇西往事》里上官的扮演者王家赫,由于从小有了散打的底子,因此拍摄他的动作场面时,较其他演员更为得心应手。这就是个人技能开始在自己的演绎生涯上起作用了……但大量的演员是以一种什么都不会的状态出现在镜头前。

 

中国电影开始在国际上获奖,大量角色都是没有文化的土匪流氓。因为我们的演员在饰演没有文化的角色时,往往饰演得栩栩如生。可我们很少有作品因为塑造了作家,音乐家,画家而成功的,因为我们演员的素养没有办法饰演好这些角色。说得通俗点肚子里没货就只能装了。我记得前苏联有部影片《罪与罚》,其中扮演撰写这部小说的陀斯托耶夫斯基的演员竟然可以整段背诵《罪与罚》的原稿。在拍摄他写作段落的时候,他写下的全都是《罪与罚》的段落,而不象我们这里,只有道具知道,收起来的稿纸上满是杂七杂八的鬼画符。

 

光说演员了,其实导演也一样,当我在现场快速地拍摄,我经常感觉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匠人,我们按照一种习惯定势娱乐定式组织情节,制造煽情点,悬念弄得玄而又玄,这都是在迎合低层面的娱乐要求。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滇西往事》这样的段落还不少,比方说我们在少数民族傈僳族的描述段落里,当时的民族特征与现在呈现的状态有着天壤之别。那傈僳族里的美女纯粹是现在的臆想。但它屈从了我们长期以来对边境地区的一种认识。

 

我庆幸自己还能把它写下来,我知道许多都已经变成了下意识,那是最可怕的。一些同行抱怨创作环境不好,我想说的是,在同样环境下的前苏联,照样会出现《雁南飞》、《士兵之歌》、《第四十一》等这样伟大的作品,不要只说我们是在带着镣铐跳舞,我们要问问自己,舞跳得到底怎么样,尽管的确不容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