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童话里的哥哥
童话里的哥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62
  • 关注人气:3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子,以死亡之名

(2006-06-09 12:29:12)
分类: 再见了,瘦哥哥
    海子,是天堂里的诗人,是飞翔的诗人,是离上帝最近的诗人。
    谨以此献给海子的英灵,献给生命。
                 
    我记得我的名言,自然总是美的。
    罗丹说美是处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乏美的存在,而是缺乏发现。
    可是,当记忆有伤,你是否发现,死亡也是一种美?
    哲人说:“痛苦是生活的艺术,希望从爱开始。”我因此时常绞尽脑汁地思索,是不是海子对这个世界,对人类寄予了太多的希望,反而使他变得如此绝望,如此苦不堪言?
    海子的一生都处于众人不能理解的困顿之中,面对众人困惑的目光,他无力回答;面对盈目的粗俗,他无力呻吟。
    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傍晚,一切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海子真的需要解脱了。
    山海关残阳似血,海子藏起一本泰戈尔的诗集,双手紧握橘子,平静地卧上了铁轨,冰冷的轨道向远方无限地延伸,终于在天际融为一点,他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一任呼啸而过的车轮滚遍全身。
    海子,就这样走了,悄声无息地走了。
    我不能不想,他孤独的背影,静静地凝视着那一片海子的村庄,那一片沉睡的村庄。是的,此刻,睡得很沉。
    然后,他就坐在一束麦子上,静静地回家了,可是他没忘记瘦哥哥凡高那鲜红的小木柜,没忘记额济纳村庄上美丽的姑娘,他最美丽的新娘,甚至,没忘记每一个陌生人。
    然而他忘了自己。
   
    我许久思索着海子,海子的死。
    也许正如北大教授王岳川所说的:当个体达到极限而目睹真相后,必然面对死亡。海子无法承受众人困惑的目光与世间盈目的粗俗。
    但海子的死绝不是对生命的亵渎,恰恰相反,那正是一种对世界,对生命的爱达到极限之后的释然。生前的海子是热爱生活的。他说:家乡的风,家乡的云,收聚翅膀,睡在我的双肩;凡高的眼睛是阿尔的太阳,烧得大地旋转;他要把事业留给兄弟,留给战友,要把爱情留给姐妹,留给爱人。
    他却把痛苦留给了自己。
    我想,是一种无意识的理性意识,是一种大智慧,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的爱,使海子寄希望于人类,却又因人类而绝望。
    当我再一次解读海子的痛苦与孤独,我已渐渐明白,孤独,是海子唯一的财富。孤独,让那间清贫的屋子干净得像个坟墓。
    在长久的思索之后,对于海子的死,我除了深深地叹息,所得到的,是一份发自内心的崇敬!我所看到的,是生前的海子那颗纯真的,接近原始的生命力量,和他死后,人们那由困顿和惶恐转而理解与宁静的目光。
    我想,海子在天堂中的灵魂也会对此而感到欣慰罢,他的离去,不也正是人类的归来?
    我们不久之后所看到的,将不再是粗俗和困顿中的挣扎,而是一片充满阳光的天空,是海子,用他的生命和他的诗歌,为我们打开了生命中的枷锁,使我们得以在人世间平静地生活下去。
   “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没有谁见过,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可是我想,海子已经看到了,真的:
    那是一次人世间最美丽的微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