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金凤吉老师

(2012-06-18 20:37:42)
标签:

中国

国家

图书馆

员工

讣告

日语

外文

采编

采访

文化

分类: 感想
国家图书馆退休干部,中共党员、原图书采选部主任、研究馆员金凤吉同志,于2012年6月17日因病不幸去世,享年73岁。
惊悉我的老同事金凤吉先生昨天晚上去世,享年73岁,觉得很突然。金老师是我馆著名的日语专家,日本通,曾任书刊资料采选委员会副主任和图书采选部主任,是我的老领导。
1987年,我到图书馆上班之前,有行政部门的领导告诉我,你们部门藏龙卧虎,有国际知名的专家。我当时还不知道是谁。
到图书馆第一天,就看见一位老师穿着西服在过道里搬箱子,觉得好奇,就上去帮他忙,他也不让。回头一问同事,才知道是部门的副主任金老师,是国际知名的日语专家。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做西文选书,他做日文选书,似乎关系不太密切。
我于1989当外文选书组组长以后,还一直埋头工作。当时我喜欢做翻译,也喜欢看人文学科的图书,根本没有想到要做图书馆的研究。有一天,金老师与我谈话说:“你以后在图书馆工作,总得做一些图书馆的研究吧”。在他的督促和指引下,我尝试着写了几篇文章,分析图书采访中存在的问题,于是我逐渐走上图书馆研究道路。当然,我还一直在学习他爱岗敬业的精神。
金老师为人处世有一定的原则。例如,他说做翻译是为人服务,不能有自己的感情色彩。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要翻译出来,不能敷衍了事,不能“贪污”。他说,一次有一个小翻译听到日本客人在说酒话,不太礼貌,也不敢翻译,就在一旁微笑,而是我方领导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他对这样的翻译很有看法。他还认为,在宴会上做翻译,不能考虑自己吃多少东西,而要随时关注主人和客人在说什么话,及时翻译出来。所以,每次宴会,他都吃不饱,回家还要吃点心。这种对翻译工作的认真态度,很值得现在青年翻译们学习。
我住双榆树青年公寓的时候,父母来北京探亲,住了一阵。金老师是我的上级领导,他知道这事情以后,去大钟寺买了一箱水果送到我家里来,一点没有领导干部的架子,我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很觉得温暖。
我1998年起当部门副主任,负责外文采编工作;也是在同时,金老师退居二线。过了一年多,他就退休了。不过作为老同事、老邻居,我们还经常能见面,谈工作,谈时事,谈家常。
金老师一家继承了朝鲜族的传统,擅长做朝鲜辣白菜,还经常送给我吃。我有一阵很想学着做辣白菜,可惜没有坚持下来。听他讲解了做辣白菜的详细程序,不那么简单,要靠自己琢磨是学不会的。
金老师上次住院,我于5月28日去海淀医院看他,这是我第一次去医院看他,也是最后一次去医院看他,因为过去他住院,都不让我们知道,所以我们也没有机会看望。看到我去医院,他很感到高兴,也觉得他有一丝激动。
金老师那次出院后,还到我们办公室来,与我们聊天。没有想到不久后又住院,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今天听说他去世,确实感到十分突然。
金老师走好!
天堂应该比人间更美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