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聊聊
聊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682
  • 关注人气: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2014-04-12 12:47:37)
标签:

沙爱民

聊聊

网络时空

日本吟唱

日本朗诵

分类: 聊聊撰稿创作的节目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沙爱民(网名:聊聊)

2013年12月

 

    说到日本的“吟唱”,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部日本电影《生死恋》,里面有一段插曲,很独特,查了一下,原来岩手県民謡《南部牛追唄》,虽说是民谣,也具有吟唱的一些特征了。中日两国有着悠久的文化交流史,日本的历史中可以看到中国文化的蛛丝马迹,所以研究一下日本传统诗歌的诵与唱,对中国诵唱艺术是有帮助的。首先声明,本人不是搞吟唱的,日语也烂得一塌糊涂,只能尽力而力。错误的地方,请各位专家指正。

吟唱的内容

    吟唱在日本现在叫“诗吟”,过去也有叫“吟咏”、“吟道”、“朗咏”等,如同中国一样,说法很多。吟唱的内容多为“汉诗”以及日本的古典诗歌“和歌”和“俳句”,现代诗也偶有吟唱。“汉诗”其实就是唐诗,我们中国人一般要这样列举古代文学:汉赋、唐诗、宋词、元明清的小说。但他们认为,“到了唐朝,由于李白、杜甫等留下许多名作,汉诗迎来了黄金期,由“古诗”定型为八句的“律诗”和四句的“绝句”,平仄、韵律、句法等格式也在这一时代确立,并把唐以后的定形诗称为“新体诗”,而唐代的汉诗则称为“唐诗”。”为了和“汉诗”加以区别,日本人把日本民族固有的诗称为“歌”。日本的古典诗歌,一般指“和歌”和“俳句”。“和歌”原来的种类很多,有“长歌”、“短歌”、“片歌”、“旋头歌”、“佛足石歌”等,这些歌都无韵,只有音数和句数的规定。经过历史的演变,除了“短歌”外,其他的歌都已被淘汰,“因为31音的短歌格律(5、7、5、7、7),最能表现日本人的感情,所以它才维续了一千多年的生命力”。后来,由“短歌”又派生了“联歌”和“俳谐”,“俳谐”又蕴育了(17音、句式五、七、五)“俳句”的诞生。

吟唱的起源

    弄清了吟唱的内容,我们再来看看吟唱的历史。古时候日本没有自己的文字,可查到的最古老的资料是在5世纪用中国文字标记的。公元607年,日本派出了遣隋使 ?遣唐使,随后鉴真高僧又东渡日本,中国文化、当时已高度发达的中国汉字以及律诗等便传到了日本。于是,日本的皇族显贵们开始学习汉诗并自己开始作诗,于公元751年编撰了日本最古老的汉诗集《怀风藻》,但由于不是用自己的语言作诗,对格律诗也是初学阶段,所以作品还不尽成熟。为了能记载自己的语言,创作自己的诗歌,日本人又利用汉字创造了“假名”(也叫“万叶假名”),这样“汉字”加“假名”便构成了日本的文字,有了这种标音表意的手段,诗歌的创作从此便如鱼得水。公元759年后,相当于中国“诗经”的日本第一本诗歌总集《万叶集》问世,收歌四千五百一十六首。公元九世纪,“万叶假名”的使用开始盛行, 905年以后又编撰了《古今和歌集》,收歌一千一百首, 1205年以后《新古今和歌集》汇编成书,收歌一千九百七十九首,到此集为止,长歌等已消形敛迹,和歌已成为短歌的天下。“俳句”的定型则比较晚,是在明治时代(1868-1912)中期,由大诗人正冈子规的主张下,将“起句从”“连歌”、“俳谐”中分离出来,独立成诗,定名为“俳句”,从此便有了日本民族最短的诗歌。

“世界文学发展史的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以诗歌起步,从而,可以说诗歌是文学的滥觞。”而诗歌的诞生必然也和诵、唱联系在一起。所谓“情发与声,声成文谓之音”,诗歌只是一种用文字表述的心声,在没有文字之前,如日本的第一本诗歌总集《万叶集》,就收录了许多民间口头流传的诗歌。那么,在日本是什么时候开始吟唱的呢?

    据日本哲泉流日本吟詠協会会長黒川哲泉先生的文字介绍,“探寻诗吟的历史,一般可追溯到平安时代(794-1185)中期宫廷中对汉诗及和歌的朗咏。”日本东京成德大学教授青柳隆志的研究也证明,十世纪后出现的“朗咏”是“诗吟”的先祖,这个词源自中国的《文选》,由平安时代的贵族、诗人管原道真首先使用。当然也和中国一样,只是在宫廷贵族间流行。这个比较靠谱,一是有曲谱可查,二是有具体描述,如一位叫藤原宗忠的大臣是位朗咏高手,可查的朗咏记录达三十次之多。作为“诗吟”的发端,一般认为是在江户时代(1603-1868),德川五代将军綱吉在湯島开设昌平坂学堂,召集诸藩才子进行全寄宿制教育。(现东大前身)在授汉诗课时,为了提高学生们的兴趣,先生给汉诗加上曲调读给学生们听,然后大家一起唱。在这里学习的学生们,不久回到领地,又成了各藩学校的老师,使诗吟得以传播推广。还有,江户时代的儒学家、汉诗人広瀬淡窓,也在?桂林荘?私塾教学生们唱过等等。 直到大正[1912——1926年]至昭和[1926-1945]的初期,“诗吟”才真正活跃起来,涌现了木村岳風、山田積善等吟詠家,后来这些人被成为当今诗吟各流派之祖。这个是最靠谱的,江户时代的诗吟介绍都是文字资料,我们当然相信,但木村岳風等诗吟之祖的吟唱,我们现在可以听到,可以和今天的诗吟加以比较:这就是“诗吟”,这确实是当今诗吟的源头之吟。

吟唱的定义

    什么叫“诗吟”?诗吟的定义是:日本的传统艺术之一。把汉诗和和歌等加上独特的曲调来吟唱。也叫“吟咏”、“吟道”。
    所谓诗吟,不是象唱歌那样,把诗文加上旋律和曲调来唱,而是以诗文的朗读为基础,在此之上再加上特有的曲调来唱,这样可以更有效地表现诗情。
    吟,就是把声音拖长,这点和我们的理解是一致的,吟,呻也、叹也,这一呻一叹,便拖长了音。但不同的是,我们拖的是韵母,日本拖长的是母音,即ぁ、ぃ、ぅ、ぇ、ぉ。在拖长即吟的过程中加上曲调来唱。

    例如(原例):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春高楼の花の宴 (春高楼兮花之宴)

    不是象这样一拍一音的唱:「はーるーこーおーろーおーのー、はーなーのーえーんー」,
    而是象这样:把(春)はる的る的母音ゥ拖长,在这里加曲调来唱。以下类推。如下所示:
「はるゥーー(曲调)こーろーのォーー(曲调)、はなのォーー(曲调)えんンーー(曲调)」。
    从诗吟的定义来看,诗吟确实和诵以及一般的歌曲不同,即一有曲调,二有独特的节拍。
    另外,诗吟的形式也可多样化,即“独吟”、“连吟”即几个人依次吟唱以及象合唱那样众多人一起唱的“合吟”。
                                 汉诗吟唱的三步曲
    今天日本的诗吟,主要还是以汉诗为主。写到这里,不能不佩服日本吟唱家的辛苦付出。首先要懂汉语,因为有时候自己也要写诗吟唱,我相信日本吟唱家的中国话未必个个都很棒,但肯定手头要有个韵书之类的东西,否则怎么作汉诗?这第一步,即中国的律诗和日本人自己作的诗,叫“白文”,重要的是第二步要把“白文”翻译成可以吟唱的本子,叫《書き下し文》,我们可以理解为“吟唱文本”,是按古文、文言文的要求,比如选词啦,要文皱皱的,按照日语的语顺用假名标注出来的实际吟唱的文本。到此按说就可以唱了,但这样的《書き下し文》,别说听,就是眼睁睁地看,也未必能理解,所以第三步,还要加个“现代语译”,把唱的内容再翻译成现代日本语,好让观众明白。下面以《春望》为例演示一下。
一、《白文》(日本人自己作诗,也要根据律诗的韵、平仄、字数、句数等规定作成这样)

春望

作者:杜甫

国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涙  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 家書抵萬金 白頭掻更短  渾欲不勝簪   

 

二、《書き下し文》(括号里的假名即吟唱的内容)
春望  (しゅんぼう)
杜甫 (とほ)
国破れて山河在り(くにやぶれて さんがあり)
城春にして草木深し(しろはるにして そうもくふかし)
時に感じては花にも涙を濺ぎ(ときにかんじては はなにもなみだをそそぎ)
別れを恨んでは鳥にも心を驚かす(わかれをうらんでは とりにもこころをおどろかす)

烽火三月に連なり(ほうか さんげつつらなり)
家書萬金に抵る(かしょ ばんきんにあたる)
白頭掻かけば更に短く(はくとうかけば さらにみじかく)
渾べて簪に勝えざらんと欲す(すべて しんにたえざらんとほっす)

三、《現代語訳》(即用现代日本语一句句地翻译,让读者一目了然)
国都長安のまちはすっかり破壊され、あとには、昔ながらの山河が残った。城に春が来て草木は深くしげっている。この時勢を思うと花を見ても涙が流れ、別れを悲しんでは、鳥にも心が痛む。戦いは、三箇月続き、家族からの手紙は万金に値するほど貴重だ。白髪はかけばかくほど短くなり、冠をとめるピンがさせなくなりそうだ。

    感慨哪!做一个日本吟唱家,真不容易!

                                  日本吟唱界的现状

    关于日本吟唱的现状,很难一下子说清楚。一没去过日本,没有亲身的感受,另外也只是在网上走马观花地查一查,只能看到哪里说到哪里。

    首先是吟唱团体,很多,看得眼花缭乱的。日本吟剣詩舞振興会、関西吟詩文化協会、日本诗吟学院、日本吟道学院等。据维基百科介绍,最大的全国性组织是日本吟剣詩舞振興会,其实其他团体也全国性的,如日本吟道学院,全国下属150个团体,还有中国的安徽吟道院和上海书道吟道会,日本诗吟学院,全国有194个団体,会員数 約70,000人;関西吟詩文化協会则有登録会員数約18,000名,教室数約3,000个。最大的日本吟剣詩舞振興会,会员数网站上没有披露,但以前看过一篇报道,号称三百八十万,当时想,这么牛?肯定有忽悠的成份。你想,我们的一个省的面积和人数也和日本差不多,什么样的艺术有这么多人?象诗吟学院的七万人,关西协会的一万八千人,这样的数字比较靠谱。至于有没有这么多人,我们确实知道吟唱的人确实很多,就这行了。
    据说流派也很多,多达数百个。这个看得也猛一楞,流派必然有其鲜明的特点,能吟出几百个花样来?后来看到百科的介绍,原来是徒弟学成以后便独立门户,称之为新的流派,这就不足为奇了。但要指出的是,日本吟唱的流派确实有其鲜明特征的。以岳精流为例,对诗吟的研究非常系统,从汉诗的起源、分类、规则以及鉴赏方法都有详细地介绍,怎样吟唱?更是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可以说,看了这一个流派的介绍,就能了解个日本吟唱界的大概。比如,原来吟唱的发音如读长音时不能和平时说话一样,而要把每个音清晰读出,并且不能带地方口音。原来每个音阶有其音质特性的,吟汉诗和和歌时,一般不用2(唻)、5(騷),当然是伴奏音;而唱俳句时,1(哆)和4(发)是不用的。原来唱民谣时,要比诗吟低二个调来唱。感受最深的是其汉诗吟唱的《二句三顿》法。下面介绍一下。

★二句三節:
富士山  作者:石川丈山
仙客 来遊 雲外巓(起句)   神竜棲老 洞中淵(承句)
雪如紈素 煙如柄(转句)   白扇 倒懸 東海天(结句)

所谓“二句三节”是把起句和承句这二句,转句和结句这二句分成三节来唱,如下所示:

仙客来り遊ぶ』 雲外の巓  神竜』 棲み老ゆ洞中の淵』 (起句·承句)
雪は紈素の如く』 煙は柄の如し  白扇 』 倒しまに懸る東海の天 』  (転句·結句)

用「』」来区分,也可以说是二句三顿,顿的地方就是换气点。

 

    其他还有许多,比如,怎样练声,吟唱的站姿体,怎样拿扇子,怎样上场下场,面面俱到,讲得都很详细。总之,日本的吟唱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很系统化,群众化,另外,还有活动化,就是有定期的活动。

这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著名诗人,诗词研究家黄新铭先生去拜访王力教授,听过王力教授对日本诗词研究水平的评价。王教授说:”1958年我的《汉语诗律学》一出版,日本学者立刻写了评论,有位小川环树先生写了很好的评论文章,指出哪些是前人的研究成果,哪些是我的创见--因为我在书中并未说明这点。我看中国人还写不出这样好的文章……”。日本人对我们的古典文学研究的这么透彻,对诗歌的吟唱搞得这么精致透彻也是不奇怪的啦。还有,日本还是一个对文化遗产保护很好的国家,象我们的汉代乐府《关山月》早已失传,现在的曲谱就是从1768年刊行于日本的《魏氏乐谱》中反录回来的。就是李白填的“明月出天山,苍茫支海间”那首歌词的曲子。这些也都值得我们借鉴学习。我们中国人地大物博,丢点东西不算啥,秦始皇焚书坑儒,秦火一炬,《乐经》从此失传。只留下四书五经,现在的日本人也在朗诵着。还有许多关于吟唱、吟诵以及朗诵的资料,留下的也少得可怜。让我找起来,累哪~

                                与日本吟唱家的交流

    说实在的,我没有搞过吟唱,诵与唱自古是一家,从朗诵的角度讲,至少要知道一些关于吟唱的知识。于是,听了中国、台湾以及韩国一些吟唱家的吟唱,当然对吟唱大国日本的吟唱更是要听的。在听过的几段日本的诗吟中,让我认为最有实力的是关西吟诗文化协会的副会长铃木先生。诗吟本来就难懂,不要说我们中国人,就是日本人也听得晕乎乎的。所以于其说听奥妙,听韵味,不如说听嗓子。铃木先生的音色明亮,音质刚润,音量宏大,底气十足,特别是高音部分,很华美。于是便匆匆用日语朗诵了一首《春望》,并学唱了二句,给关西协会去信,希望能获得他《春望》的吟唱带,以便以后琢磨琢磨。不久,关西协会的委员後藤快聲先生回了信,说铃木先生是日本诗吟界最顶尖的吟唱家,粉丝多多。并说听了我富有感情的朗诵很是感动,对他们的诗吟很有参考价值,但CK伴奏带没有得到,说是只有日本汉诗为主的CD,那只好作罢了,因为我对中国的诗词一窍不通,更别说日本的汉诗啦。没想到,铃木先生的学生也来了一封信,于是便询问了诗吟的教学问题,回答是,也没什么教材来学,就是到时候听听老师的吟唱,自己感受一下。哎呀,这才是高手的学生哪。能不能学出来,一是本身的条件,二是悟性,三是好的老师,天天听高手的吟唱,某一天突然有所开窍,这才是真正掌握了一些东西。象在我们中国,如果能天天的京剧大师在一起,哪怕是扫地,只要条件好,只要有心,天天耳濡目染的,早晚一开口,说不定就能拜师,没有悟性,再怎么教也是不行,还是天天跟着拎包吧。

好,诗吟部分就写到此。

                                    朗诵在日本

 

    前面说到,我只是个朗诵者,从这个角度出发才对吟唱产生兴趣的。日本有关朗诵的记载和吟唱相比不算多,这也和我国一样。古时候的唱都在宫廷里,也是“礼”的内容之一,很热闹,有乐工们伴奏,先给客人来一段儿,然后客人再酬唱一曲。这样的大记事当然流传下来的多。而“诵”太普遍了,又不需要乐队,不需要排练,张嘴就来,象叔孙穆子看着庆封不顺眼,就让乐工诵了一段《茅鸱》,师曹乐师想使坏,故意给孙蒯诵了《小雅节南山之什巧言》,意思是说,让你听得明明白白。这都是很平常的事,因为“讽”、“诵”这类语言能力的训练科目,我们早就有了。在日本,“诵”最早出于何时,没法调查,只能根据手头的资料来说,成书于1001-1008年间的日本古典文学名著《源氏物语》便已经有了“诵”的描述,而日本学者一般把古典文学中的“诵”全部理解为“朗诵”。例如:

    日本著名作家与謝野晶子在翻译《源氏物语》时,是这样翻译的。

《源氏物语》第二章 六条院と冷泉院の中秋の宴

原文:とて、われも忍びてうち誦じたまふ阿弥陀の大呪、いと尊くほのぼの聞こゆ。

译文:と言って、自分もひっそりと朗誦なさる阿彌陀経の大呪が、たいそう尊くかすかに聞こえる。

《源氏物语》第三章  須磨の秋の物語

原文:と誦じたまへる、例の涙もとどめられず。

译文:と朗誦なさると、いつものように涙がとめどなく込み上げてくる。

    倉石武四郎博士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京都帝大和东京帝大的教授,专门研究中国古典学、中国语学和中国文学,也曾来过北京二年。他在讲中国古典学时也说的是“朗诵”。由于说的是中国的事,所以下图内容大致翻译一下: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漢書藝文志」では、詩三百篇はすでに高く経書としての地位をあたえられているが、「楚辞」は詩賦家の筆頭に、「屈原賦」「唐勒賦」「宋玉賦」としてあげられる。「藝文志」では賦というものを定義して、不歌而誦ということばを引いているが、つまりその頃の考えかたでは、賦はすべて朗誦すべきもので、音楽にかけるものではないことになっていたらしい。その実、「詩経」にしても、「国風」や「楚辞」にしても「九歌」などはたしかに歌われたに違いない。ただし、「詩」も春秋時代になると、歌わずに朗誦した話しが多く、「楚辞」も「離騒」などは、そういう意味で創作されたと考えても好い。まして「楚辞」の後をついできた漢以来の賦の如きは、もっぱら朗誦を目的としたものであることは明きらかで、「藝文志」にも「楚辞」のすぐ後に、賈誼?枚乗?司馬相如などの賦を列記している。これらは勿論、はじめから歌う考はなく、すべて朗誦によって詠歎、吟咏の心もちを発し、競うて長篇大作を出した。……

……在「汉书艺文志」中,诗三百篇已经高处于经书的地位,但「楚辞」在诗赋家的笔下却被列举为「屈原赋」「唐勒赋」「宋玉赋」。就是说,按当时的观点,赋似乎都应该是朗诵的,而不需要音乐伴奏。实际上,「诗经」也好,「国风」和「楚辞」也好,还有「九歌」等,确实是唱过的。但是,也有很多的说法是,「诗」到了春秋时代,也已不歌而朗诵了,也可以认为,「楚辞」和「离骚」等就是基于这种考虑而创作的。况且,紧接「楚辞」之后而出现的汉赋,显然就是专门以朗诵为目的而作的。「艺文志」中也列记有紧随「楚辞」之后贾谊、枚乘、司马相如等人作的赋。这些赋,当然都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唱,而是全部以朗诵抒发赞叹之心,竞相而写的长篇大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一位叫王长新的学者发表了《江户时代的说唱文艺》一文,也提到与当时的评书、相声、讲故事等相近的一种文艺体裁叫“朗诵”或“よみ”。而日本的资料显示,朗诵在中世即镰仓(1185―1336)、室町时代(1336-1573)就已盛行,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8)达到顶峰。当时的日本崇尚儒学,对孔子很崇拜,许多人都会朗诵《论语》,就是在今天,仍有许多小学校举办朗诵《论语》的活动。这是日本冈山市每年都要要“旧闲谷学校”举办的新年活动-开读仪式的情景,有市民和中学生们一起朗诵《论语》。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现在的朗诵主要开展在中小学及幼儿园里,用于培养学生的解读能力、写作能力等。有专门用于朗诵的选集《朗誦撰》,内容为适于朗诵的记纪歌谣、万叶集选、小仓百人一首、俳句、谚语以及岛崎藤村的《初恋》等现代诗,还有《日本文学朗誦撰》,内容为歌谣、和歌、特语、随笔、纪行、汉诗等。不过,现在的日本学生不象过去那样爱朗诵、朗诵了,恐怕也和我们的孩子一样,上了车就玩手机,到了课堂就是“看书”,难怪一位日本老师在今年7月发文这样抱怨说:“和现在的教育不同,在江户时代学四书一经首先是背诵、朗诵,这是最基本的,而现在的学校,已经成了默读的中心,通过背诵、朗诵这种通过朗读的教育方法在明治以后的近代教育体系中已不采用了……”唉~~(这声叹是我加的哦)

                                 和日本朗诵家的交流

    在资料的搜集中,还认识了一位日本朗诵家。因为我市著名诗人黄新铭老师的诗词早在八十年代就被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学生朗诵过,我在朗诵他的诗词中,也很想用日文演示一下,但已二十多年未接触日语,所以想找个日本专家修改一下,于是便通过网络认识了这位叫左大臣光永的朗诵家。

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和朗诵

    在日本,诗吟特征鲜明,即使外国人听了,也会知道是在唱,而朗诵和朗读和听起来差不多。查查字典,“朗诵”也写作“朗唱”,后面还解释为“朗读”,所以我们看到,有的学校说孩子们在朗读,有的说在朗诵。这位左大臣先生看来也是一位朗诵痴迷者,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竟也能一字一句地背诵二百多首唐诗,让我很是佩服,相信他也领悟到了朗诵的快乐,所以去信大大地赞美了他,并给他介绍了我们国家的一些情况,对他说:“我们中国的中小学生一般要背唐诗135首,这是教学大纲的要求规定(前几年一位老师向我介绍的,小学要背65首,中学要背70首),但你这个年纪能这样,真让人佩服。当然也要说说自己,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中国朗诵家的代表,虽然能背诵近五万字、五个小时的诗歌、散文,但古诗词和古文算起来,也就折合一百多首的样子,当然也要对他说,中国的朗诵家、吟唱家肯定还有比我厉害的。他很热情,向我介绍了日本人怎样读唱汉诗的步骤,这个已在前面的诗吟中做了介绍,还说汉诗的吟唱,其实好多日本人也听不懂的,朗读和朗诵虽能听清,但为了便于理解,后面还是要加上现代语的译文的。现在,他的汉诗朗诵录音还定期发来,抽时间,也想好好听听汉诗的日文朗读,再把日语学习一下。

                                     几点提示和感受

一、日本人使用汉字,这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感到很亲切,但汉字是日本国的汉字,切不能望文生义,写个“娘”字,读音和中国不一样,意思却是“女儿”的意思。但日本人作“汉诗”,却完全是按照中国格律诗的格式写的,即平仄、对仗、押韵、字数、句数等,都和我们一样,他写的汉诗,一看也明白,读也读得通。中日两国文化交流历史悠久,虽有许多共同点,但毕竟是两国文化,是有区别的,这点要注意。

二、日本人也在吟唱,但“诗吟”, “是日本的传统艺术之一”,明明白白写在那里,切不可混为一谈。虽然都是唱,唱的都是古诗词,但唱法和味道完全不同,不能因为诵、唱的是中国的古诗词,便质问人家,我的平仄在哪里?韵味怎么见了?因为汉语是孤立语,日语是粘着语,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虽然在重音上,两国都属于高低型,但语序截然不同,汉语是单字独音,有四声,日本语就乱了,一个字有多种读音,所以日本的诗歌,如和歌、俳句以及翻译成吟唱文的“汉诗”,是无韵可找的。只有顿数构成节奏美,和高低不同的音乐美、旋律美要好好欣赏,当然没有我们的四声丰富,他只有高低而没我们的顿挫,象我们的上声还拐弯呢,他当然没有。那么我们从日本的朗诵和诗吟中能获得什么样的启示呢?那就是,朗诵是朗诵,诗吟是诗吟,完全不一样,特别是诗吟,也能和日本的民谣、现代歌曲等明显区别,让我们中国人一听,这就是诗吟,而我们中国呢?回答是,当然有区别,当然能区分。

三、今天的日本已经成为吟唱大国,从历史上看也是有原因的。日本的传统诗歌,和歌是贵族的艺术,俳句却是庶民的。古时候,老百姓哪有文化?如同中国的诗文乃是“士”的事业一样,日本传统诗歌的吟唱,在古代确实是由贵族们折腾的,但普及性不高,只是在宫廷里玩玩,但到了明治时代,知识分子开始玩了,社会各阶层人士开始喜欢了,于是俳句就出现了,还立住了脚,看来,这个群众基础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二点都很重要,现在日本的诗吟玩得挺红火,一是参与的人多,在下面撑着,二是上层支持,如许多诗吟团体都在明显位置标榜“内閣総理大臣認定”,意思是“俺可是总理欽定的哦”。还有,大的政治事件也会推动艺术的发展。如幕未时期也就是1868年明治天皇登基前期,许多的维新志士、诗人以自吟自唱的方式,表达愤慨激昂之情,以求鼓舞士气,被认为是对完成明治维新大业起到了一定的原动力作用。还有,诗吟在侵华战争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诗吟鼻祖的木村岳风,就曾在1939年来到上海巡回演出,1940年又跑到朝鲜并在满州国皇帝御前吟唱过。当然,对吟唱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吟唱高手的涌现,木村岳风、山田積善等吟唱家问世后,老百姓一听,哇,好听,于是就跟着哼哼,就跟着学跟着唱,这才有了今天各流派纷呈的日本吟唱界的辉煌。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我们的京剧,进了大清富丽堂皇的皇城宫殿,身份大变,影响力也大了,但主要还是领头人,唱的好,才能发展延续下去。所以,今天中国的吟唱界也需要呤诵协会好好地带一带哦,我也想有朝一日跟着去日本,吟诵即以吟的方式朗诵一段儿中国的唐诗、现代诗,让日本观众感受一下中国诗歌的节奏美、韵律美、音乐美,当然还有声音美。

四、古典诗歌的朗诵和吟唱,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唱而唱,而是通过诵唱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朗诵也好,吟唱也好是不功利的,主要功能在于陶冶人的情操,锻炼身体,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所以,要扎扎实实地挖掘我们的传统艺术,诵者、吟者联起手来,让几千年来诵唱之声更加嘹亮,响彻祖国大地。其实,吟唱不是绝学,象我们老三届这个年龄的人,过去几乎是人人听过吟唱,大部分人还唱过,只是历史演变到今日,人们不大唱了而已。总之,几千年的传统美德要发扬,传统艺术要在我们手中光大,当然我们要继承而不泥古,杨弃而不伤根,发展而不离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