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五)

(2013-08-19 09:06:31)
标签:

沙爱民

聊聊

网络时空

文化

分类: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五)
                                             对朗诵的思考与期望

漫漫人生路,悠悠朗诵情。来到网络朗诵已经十多年了,看着她一天天地发展壮大,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不说网络技术的飞速进步,已由过去的单麦,只听声不见人影发展到如今的三视频,就说人们对网络的认识,也和初上网时大大不同。过去我们说网络是虚拟的,不现实的,那时你要上网,好多人会要提醒你:“小心点哦,别让人给骗了”。都是媒体,,可人们宁可相信电视里的东西,现在呢?网络比电视能量更大,象“表哥”啦,“上海法官”那些事儿,只要网络一发布,谁也捂不住。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要靠时间去认识的,刚有电话那阵儿,人们相信它吗?出去买东西,一定要大包小包装满了钱,跑几百公里去提货,不见人怎么能给你钱?开什么玩笑?是吧。而现在呢?一个传真过来,就把钱汇过去了,网上购物更是先发货,再付款,谁也不担心了。

网络朗诵也如此,虽然和电视、广播、舞台上的朗诵相比有其特点,但本质上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直接说朗诵好啦,打开网络一搜索,发现人们对“朗诵”的认识真是千差万别,有赞美的,也有反对的。比如:“朗诵是一种享受”“朗诵是对诗歌文化最好的传承”“朗诵是一种思维体操 等等,对此赞美,我们双手赞成,这是当然的;但也有反对的:“朗诵是可耻的”“朗诵是诗歌的断头台”“朗诵是一门低级的艺术”等,对此怎么说呢?当然也有他的道理,比如有些人不分层次地从头喊到尾,声斯力竭地话剧腔,也是受到网络人的抵制的,但政治类大气抒情诗还是要读的,这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一切艺术都是为政治服务的”,这样的朗诵是光荣自豪的。是鼓舞人民斗志的;朗诵也不象一些诗人说的那样是诗歌的断头台,而是象更多给他读过作品的诗人说的那样,“朗诵给诗歌插上了翅膀,让她的诗歌飞上九天。”今年六月,台湾《秋水诗刊发行人、曾任在台北举行的第十五届世界诗人大会会长的绿蒂先生来徐州,作陪时曾和他交谈,他也是不赞同他人朗诵其作品的,但听到这话,你不能用道理去反驳,那很失礼,于是,便当场背诵了他的一首诗《山之咏》,因为朗诵余光中、席慕蓉和流沙河等人的诗是没有说服力的,要朗诵就让他现场听他的,以实际的朗诵来改变他的看法。果然他听晕了,说自己的诗自己都背不下来,最后交换了名片,我想以后有时间了,还是要读一读台湾诗人的作品,让诗人们感受一下诗歌朗诵的魅力吧。至于是不是低级艺术,这个还要说吗?肯定是一派胡言!不过,现在的社会很浮躁,大家都想露一脸儿,朗诵已成了“过气家”们的后花园,这也是事实。不是有句“会说话就会朗诵”的名言吗?年龄大了,上舞台唱歌、跳舞、唱戏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当朗诵家好啦,只要能从头读到完,剩下的事就交给评论家们来赞美好啦。所以,有些爱好者说,我请著名朗诵家辅导过,感觉比他读的还好,怎么出不了线呢?哈,那是因为你不是名人哦,我们有的朗诵艺术家们多才多艺,随便摔出一个小爱好,电影啦、戏剧啦、电视解说啦、配音啦,那可是大大的有水平,气死你!其实不是艺术家们想怎么样,而是我们的操办者,太不把朗诵当回事。还记得春晚吧?曾有人就读过“雨巷”, 十年前,我们朗诵爱好者里有一个叫“红帆老人”的网友,据说是上海的副教授吧,他说到雨巷时,很激动哦,说油纸伞、姑娘、雨巷、丁香花,这些意象意味深远哪,这么多年还有好多人这评那议的,总之,我是不敢读的。这话说的好,朗诵人要带着一种敬畏之心去看待文字去朗诵的,绝不是随便拿来读读,忽悠听众的,否则,那可真成了一种低级的艺术啦。 

那么,朗诵有没有专业、业余之分呢?当然没有。但我想好多人并非清醒这一点,这也是事实。经常有些人在你读过后夸你:“哎呀,你读的真好,是播音员吧?”弄得你哭笑不得。改革这几十年,好多剧团都解散了,剧场也卖包子了,剩下在艺术着的,就是电台电视台的人啦,这也难怪的。但你经过多年实践,学习一些理论知识,发现播音也好,话剧也好,是很专业的,但和朗诵根本是两码事。朗诵在我国自古就有,说早了就是三千年,“兴、道、讽、诵、言、语”,“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光写不行,还要读出来唱出来,到最后还要舞出来跳出来,朗诵是抒情的语言艺术,这是不言自明的。话剧呢?不过百年历史,没有出现广播、电视前,中国人就在朗诵,唐代的李白在朗诵,现在的我们所有人都在朗诵,哪来的专业业余之分?谁又敢把她当作自己的专业,把别人看成是业余的?其实这些年,人们的观念已经改变。拿“青歌赛”来说吧,过去是分专业组和业余组的。后来那位大歌星刘欢在中央一套的节目里就发牢骚:“在我们中国好奇怪,专业哪业余哪,人家国外可不是这样,著名的导演啦,歌手啦,裁判啦,都不是干这个工作的。”事实也是如此,干这个的未必就一定好,所以再看青歌赛,这十几年已经不分专业组业余组了,大家一起比吧,谁有本事谁拿奖。何止如此哦,现在反倒是矫往过正了,明明训练过多年,明明在京混了多年,偏要说自己是涮盘子的、做保姆的,摆出一副初涉乐坛的模样去博观众的心。而我们朗诵呢?CCTV大赛也好,什么赛也好,从来没分过专业组业余组,事实也是如此,获奖的人各界都有。其实专业余之说,倒是“专业”人士清醒地多。记得02年的时候就和“男人是海”在聊天室里交流过,他是山西台的,当时刚搞过个人专场,许多网友上来夸他,说到底是专业搞朗诵的哪。他一听便笑了,“其实我们天天干的不是朗诵,我们国家没有朗诵这个专业。”还有,前面说到过赵忠祥老师,他当年就被学院派忽悠地下课了,心里那个恼哪,只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播音间里折腾动物世界,还主持过一个正大综艺。结果不要紧,亿万观众一顶,学院派说你来当教授吧。06年的时候,他来网上参加《悠悠汉字情》晚会,挂的马甲就是《播音员赵忠祥》,而不是《著名朗诵家赵忠祥》,看来对“播音员”情有独钟哪。

网络有朗诵家吗?当然有!但我认为是有一批,而不象有人宣传的那样成百上千。种子在肥沃的土壤必定会开花结果,网络人天天实践着朗诵艺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天读五六篇,平均一篇五百字,一年就是2000篇近百万字,十年呢?拿我来说,当初上网的时候一天何止读五首?十多年下来,现在可以朗诵五个多小时的段子还不是很自然的事儿?当然全部是背诵哦,这也只算进了朗诵家的最低门槛。过去人穷哪,很少有几个能成“家”的,现在呢?正如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先生感慨地那样:“现在已经不是大师时代了”,为什么呢?时代造英雄,这个时代出不了大师,或者可以说,这个社会很浮躁,遍地都是大师,反倒突不出了。现在谁不会写呀?仔细看,每个人的思想里都有闪光点。哪个城市没有注册的诗人作家千儿八百的?还有书法家,画家,这家那家,当然也有朗诵家,如果没有,反倒是其他的家有点虚啦。其实这也是个观念问题,有的人在网上已成为著名诗人、作家,可他介绍朗诵的人可花费了心思,“优秀的朗诵人、朗诵者”哈哈,似乎要代表中央台来定性,那可不能胡来!。我们农村中有个剪纸的大姐,被联合国授与“剪纸艺术家”,世界级的哦。人家自己也没把它当回事,村民们也没受刺激,反倒为之而高兴。现在问题是,不是有没有,而是泛滥成灾了。网络里有成千的朗诵家吗?那只是给大家鼓鼓劲而已。网络朗诵家在生活中也应该是优秀的,出类拔萃的,否则,人家会认为网上的人都会忽悠哪。不过,朗诵是不功利的,所谓的家,不过是会朗诵的一家罢了,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玩好。网络朗诵家们,继续努力加油哦。

已经多年不去聊天室朗诵了,因为要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朗诵,另外,也参加了许多生活中的活动,认识了许多好朋友,心情很好。但是,网络的那份情始终丢不掉,这么多好朋友,这么多难忘的活动。说实话,我非常看好网络这个平台,或许中国朗诵的希望就在这里。本文主要目的是把十年前大家的声音和资料展示一下,客观地来说说网络朗诵那些事儿,而不是回忆,因为回忆不太靠谱,每人角度不同,看法自然不同。比如,有室主情结的人要从聊天室的角度看发展、看辉煌;朗诵情结的人当然要从朗诵的水平来说事,代表的不是哪个网站哪个房间的水平,而是中国网络朗诵的水平,还有碧聊情结的,新浪情结的,不管哪个情结,都是网络情结。写到这里,突然感到有些累,怎样看待现在的网络朗诵呢?什么个期待?不说了。那就说说自己吧。自网络个人朗诵专场、个人朗诵专辑海外版和生活里的个人朗诵专场完成后,突然地有些失落,该做的都做了,以后该怎么玩呢?这样吧,说个不太靠谱的希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中央台或北京搞个“中国朗诵家朗诵周”,每天我来一小时,再邀请网上几位嘉宾来个半小时,这样一场就有了,连玩五天,也够过瘾的吧?哈哈,没有钱可不行的哦~好,不说了。网络朗诵的人们,加油吧!愿大家开开心心每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