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一)

(2013-08-05 18:53:23)
标签:

沙爱民

聊聊

网络时空

文化

分类: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
用八年前天蚕、雨音、风之语、诗韵心音和A承诺的声音做了一个文章片头,挺温馨滴~

写在前面,今年完成了生活中的个人朗诵专场后,就想到这一直想做的事儿,即说说网络朗诵,说说这十多年自己经历的事儿。说到回忆,魔鬼字典叫做:“回忆,就是往事加上一些不曾发生的事。”我想本次说事儿,要从历史资料来说,听一听十年前的声音,看一看当年的公告,当然要加上自己的往事回忆,如今,这些人还在网络中,大家看是不是这回事儿?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

聊聊

让我们“聊聊好吗”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场意外的车祸把我放倒在床上,历经几年煎熬、磨砺,当我重新爬起来时,又遇到事业单位改革,心想身体又弱,将来还不知改成什么样子,便按当时的优惠政策办了提前退休手续。于是,一场新的生活开始了,在迎接新世纪的脚步声中,来到了一个新天地-网络世界。

最初的网络聊天室,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人,只能靠打字聊天。但也够有魅力的,因为那跳动着的一个个汉字,都有着温度,用心去感受,就会听到屏幕后有一颗心在跳动。这就是所谓 “距离产生美”吧?首先要起个网名。那时候,一进聊天室,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聊聊好吗?”心想,先用这名字吧,以后再好好琢磨个浪漫的网名,让妹妹们一看,立马眼前就会出现一个手摇纸扇,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的帅哥来,非晕死她不行。

谁知聊了一阵子,想换却不行了。因为这名字已经小有名气,好多妹妹在屋里等着“聊聊好吗”,你打字告诉她:“我就是聊聊好吗”啊,可人家是不信:“啊呸!你骗谁呀!”,所以只好继续使用。直到开始语音聊天时,才感觉这名字其实还挺适合我的,虽不是很浪漫,但也有人缘,让人感到随和,亲切。后来,逸野妹妹还特地以这个名字写了一篇《聊聊好吗》,现在请当年《朗诵爱好者》的著名嗲妹师太“对月听风”读上几句,大家感受一下?

“一直以为网络很虚幻,网络上的你我难于琢磨。那一天,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我们默默地走过那座桥梁,相逢在同一片天空。素昧平生,却又是似曾相识,怯怯地问一声“你好”,轻轻地握住你的手,忽然觉得有许多的话想说。走过了许多的路,经历了许多的风雨,心中的感受储得满满的,凭谁寄?向谁语?既然我们相遇,既然面对面地坐着,“聊聊好吗?”每当我上管时,聆听着网友们诵读这篇文章时,心里真是好感动。当然,为了这份感动,我也为逸野策划、导演并主持了一场她的作品朗诵晚会,而且是在第三方聊天室举办, “朗诵天地”和“朗诵爱好者”的高手几乎全部到场,足足让她风光了一番,当然,这已是来到碧聊以后的事了。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一)

 

碧聊飙歌,意外飙了个“朗诵元老”


2002年春,被徐州妹妹带到了碧海银沙网站,开始走进语音聊天世界。看看上面的这张图片,多么地亲切。本来是来飙歌的,但唱着唱着,突然发现“秋爽斋”里出来个《朗诵爱好者》,再过二天,“稻香村”里又跳出来一个《朗诵天地》,看看“朗诵天地大事记“:200245日,《朗诵天地》迎来第一批朋友。”这便是网络中最早的二个朗诵房间了。据说那时候,在中国网络中,就这么一个语音聊天站,所以可以说,网络朗诵便从这二个房间起步了。

刚开始来到一个网站,无论唱歌还是朗诵,一般人的经验是,先在下面猫上几天,看看动静。当时,《朗诵爱好者》屋里似乎人多一些,每天有那么一二十人的样子,到了晚上,则可以达到三十多人。而《朗诵天地》相对人要少一些。该到哪个房间落脚呢?正当选择之时,突然发现《朗诵爱好者》里打出了 “八大金刚”的宣传语,大有梁山好汉排坐位的意味。那就去人少的《朗诵天地》吧。当然后来“爱好者”很快调整了方略,随着保尔兄弟的到来,“爱好者”里高手如云,热门非凡。

选择《朗诵天地》当管,是因为那里每天只见一个 “好孩子”和一只“笨猫” 挂着那里,看到有人进来了,赶快自己读起来或者和你套近乎:“怎么样?朋友,排个麦?”上个礼拜还和“好孩子烟烟”讨论吟诵的事,说到天地那时的事,大家都笑了。烟烟、笨猫、聊聊,这就是天地的第七到第九名管理,哈,元老哪。而这个天地的管理,也是我在网络中唯一的一个房间正式管理,因为太累了,因为太认真了。那时候几乎疯了,吃过饭就上管,后来是边吃边上管,足足四个多月时间,每天工作八小时到十二小时!管理管理,就是管理麦序,给人家递麦,给人家墨迹,照死的夸就行。哈哈,这夸人也要水平的,既要让人感受到你的热情,又要让他感觉自己确实读得好,让大家感动了。就是说,夸也要夸到点子上,要如同抓住了你的痒处,让你那个舒坦,这是要水平的。记得有个叫“藏心亭”的兄弟,当然一读完就叫住他,非让他告诉我,他到底是中央台的还是哪个省台的?字那个正,腔那个园,不再排麦听众是不愿意的。于是,他就再排麦,排着排着掉线了,过了好长时间才回来:“聊聊大哥,我的麦序呢?”积极性那个高哪。于是,天地的人开始多起来,沾花来了,老山、老海、老铁来了,男人是海、一舟、行云来了,还有红土地、苦咖啡、大漠孤烟、仙人掌、白石榴、小失意、如水、红茶等等都来了。上管四个多月,见证了天地从十几人一直发展到百人以上,据“朗诵天地大记事”:200279日,《朗诵天地》已为碧聊排名100名;1015日,二室开张,规模为90人房间,可喜可贺哪。

不过,累归累,快乐是主要的,不然谁也挣不下来。前二天还和风笛画眉聊天,问她在天地叫什么名字?她哈哈大笑:“就是那个后面还拖着二只蛋的文静00呀,你忘了?那时天天上管陪着大哥呢”,是的,好多管理一见俺进屋,非拉俺上去不可,不过她们也不闲着,挂着红花给俺助阵。当然,兄弟们进门了,俺就可以休息了。记得红土地兄弟刚上管的时候,感觉自己年龄挺大的,一上来就叫俺老弟,我心里那个高兴哪,终于盼来个大哥!谁知道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赶了来,一上管就连声高喊:“聊聊大哥~你比俺大,俺可是小弟哦,哈哈”。他高兴了,我心里那个失望哪,因为谁不想年轻哪,唉。还有,02年,还和我们徐州的天地管理如水见了一面,我们家乡的美女加才女哪,可惜的是没能给她展现一个风流倜傥的高大形象,又让人家失望了,唉,伤心哪。尽管如此,在天地苦苦上了四个多月的管,还是有收获的,看着她一步步地发展壮大,还认识了这么多朋友,高兴!二是参加了上海东方台对台中秋晚会,还让俺压场朗诵,这是上海大哥兄弟和陆澄兄很给面子,谢谢啦!三是2002年被评为最魅力大哥领头人,也让俺好荣光,这是网友们给的面子,谢谢啦。

其实,2002年下半年,碧聊里已经有了第三个朗诵聊天室《吟诵阁》,当时是爱好者的开心妹妹办的房间,据她说,还是寒风给起的名字。当时想让我接下来,但我哪是干室主的料哪,便推荐东北妹妹“诗韵心音”做了室主。这是位非常有才干的妹妹,年轻、有活力。我非常欣赏她的主持,以后曾给她说过印象,说她很有董卿的范儿,形象声音都很好。一别十年,听说她现在工作的很出色,已经做了单位的领导,恭喜恭喜哪。这个房间当时不争不抢,只做老友休闲用,但也闲时做了二场点评活动,再下一章 “碧聊银沙第一次”里再简介一下。

从“大记事”上看,天地的活动也非常频繁;除了上海名家网络活动外,200210月连续搞了“沧海一粟”“男人是海”和“丝路花雨”个人朗诵专场,随后进行了调整。在我的印象中,老山兄弟是比较成熟的,记得当时找我说要搞“天地之声”,要让大家一起展示。我认为这个路子走对了,一场场地搞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风采展示。后来,2002年年终大会上,他被宣布进入天地最高管理层,记得那时他和一舟还到绿洲房间里?兴高彩烈地说到这事,真为他高兴哪,但当时还不知道,他竟然是我21军的战友。于是,11月开始了“天地之声”朗诵专场,每场五到六人不等。从第一场开始:聊聊、仙人掌、老山、簪花、白石榴;一舟、老铁、诗槐、持儿、如水;笨猫在旅行、长江、鲁中晨风、若渔、白云、云淡了才知道;四季风、清风、皖情悠然、咖啡淡了、眉宇、红茶;天籁、若耶夕夕、绿洲、合肥大哥、大漠孤烟、猿声;苦咖啡、晨风牧笛、洛风、秋石、真心者;猫步、冰听儿、彩虹、宁静的夜色、迷糊等。看到了这么多生动而又熟悉的名字,亲切哪。有些人一直在聊天,知道是老朋友,可没想到竟是那时天地的老朋友!如宁静的夜色和眉宇,真没想到那时就在天地里呆着啦?

这就是碧聊“朗海”中最早一批弄潮儿,“天地群”里还可以见到一些被戏称为“骨灰级” 的熟悉的名字,加上 “爱好者”和“吟诵阁”的还有一大帮老友,不管是室主还是管理,不管是朗诵者还是听众,所有人都为网络的朗诵事业做出了贡献,还是无私的。曾几何时,突然看到有些陌生的名字,在那里自诩为“网络朗诵奠基人”,心里很纳闷哪,难道当时还有一个语音聊天站?添砖加瓦还差不多,这忽悠得有点过了。其实,网络朗诵是不功利的,网站和聊天室只是提供了一个环境,她只是一个温馨的家,在这个家园里,网友们互相学习,一同展示,收获的只有快乐。让我们记住碧海银沙,这个美丽的家园,“留住已经白云的峥嵘岁月,记住曾绽现的万种风情,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来把这些重新回味”。

 

碧海银沙里的第一次

有时静下心来使劲地回忆,第一次上管是给谁递的麦呢?第一次来碧聊是和哪个妹妹聊的天呢?我想许多人都已经记不起了吧?因为,当时在碧聊,只能听到声音而见不到人,心里那个晕哪,好朦胧,好浪漫,哪有心思记下这些?但仔细想来,还是能想出许多第一次的。

第一次当评委是“虹网”的唱歌朗诵比赛(0203年),当时还有些心虚哪,特意请无迹等妹妹在下面帮着听,万一给人家评得乱七八糟地可不好交待。好在朗诵的人少,才七八个人,总算圆满完成任务。这也是网络中第一次拿到评委费,大概是一二百元左右的物质奖吧?还是现金?

第一次当颁奖嘉宾是丝路花雨老师的朗诵班结业典礼晚会,从大记事上看,她的“同一首诗”栏目是在200212月开设的,那么结业典礼肯定是在03年了。能给比赛第一名颁奖,很荣兴哪,这也是一份信任。记得前几年还和湖北的月儿聊过,她说就是她和一个哥哥的合诵拿了第一名,还是我颁的奖。丝路花雨可能是广东的一位老师妹妹,印象中从来没见过她的照片,凭想象感觉她声音很年轻,亮堂,普通话也很好,是个文质彬彬的妹妹,还戴着眼镜?近二年好象还说过话哪,感觉那个亲哪。她的学习班应该是网络朗诵最早的普及班啦,虽然也有人也来过那么一课二课的,但这样跟班坚持着学的,好象在天地是最早。其实《朗诵爱好者》的学习氛围也很浓。记得有次去排麦朗诵,他们几位老师正在点评,看到我上来了,便客气了一番,说你先读吧,我们先歇会儿。当时朗诵聊天室也少,平时下管时总爱去他们那里听听,很受启发。如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的“祖国啊”这句,不能读得一样,有时要接得紧一些,有的则低沉些,要根据内容读出节奏来,特别是最后一段,要有那种献身的感觉,情绪要充分调动起来等等。还有,例如《乡愁》的“在那边的那”, 这一个字都要扣半天,是读Na?还是读Nei?网络真是个学习的地方!以后在朗诵讲课中,每每说到这些,都会想起碧聊那难忘的日日夜夜。

第一次网上“助人为乐”是在朗诵爱好者(02年),当时正在爱好者和“对月听风”聊天,突然管理掉线了,无人上管递麦,那可怎么办?只听对月对我说说: “聊聊大哥,其实我也是有管的,只是从来没上过……”“那还不赶快上?”“我怕嘛~”“哎呀,都到什么时候了,还不快上!”话音刚落,便见她早已挂上红花递起麦来。就这么一推一送,“对月听风”就天天在那里对月听诵了,听说后来还成了爱好者里著名的“师太”,至今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叫起来的,是什么意思哦?

第一次和妹妹们合诵,早已记不起何时和谁诵的了。02年,风光无限哪,几乎网上所以高手妹妹都要来合诵一篇,过把瘾。最有印象的是“邀月共醉”,一拿到麦就强烈要求:“我一定要合聊聊大哥合诵一篇!”哎呀,这声音好娇哪,于是便和她随便读了一篇,但也就是一回,几天过后,但发觉她已被其他哥哥拐跑合读去了,心里那个难过哪。不过,03年我第一场综合性晚会《黄土情》,竟发现是她读的第一篇“黄河吟”,前二天还发给她,让她听一听十年前的声音,我认为,非常棒。下章“网络晚会”中再作介绍。

第一次正式当朗诵活动的点评嘉宾,是在0304年间。当时《四十情怀》是碧聊排名第一的房间,人气很足,许多妹妹也喜欢上了朗诵。怎么办?于是派纤云妹妹来联系,能否去点评一下,帮大家进步进步?正好正和保尔兄弟聊天,便约好和他一起去,一个好汉二个帮,而且还是当时最魅力的二位大哥一同去,妹妹们雀跃欢呼哪。可惜的是保尔那天有事不能来,便把一舟叫去了,也很棒哪。从那以后,《四十情怀》房间朗诵活动红火起来,有写的,有读的,室主黎明曙光也从此丢不下朗诵这份情,前些日子还和他聊天,他说:“分享一下聊聊大哥的荣誉,沾个光。让大家还知道有个黎明曙光也在默默的关注着朗诵事业。怀念过去啊,眼泪就在眼眶里。”“四十情怀”和其他带着温暖的聊天室的名字,随着碧海银沙网站的关闭,而告别了碧聊舞台,但我相信,这些人都在,这份情还在,她就在我心中。

第一次被“点评”,时间上也分不出顺序来了。只记得2002年,在大的活动上,公开接受对方点评的有四次:即若耶夕夕、旷野尘风、陆澄和保尔的点评。保尔兄弟的点评晚会是我主动排麦参加的,但接受陆澄先生的点评是即兴的。可能当时上海大哥兄弟正和上海一帮文艺人在听网络朗诵,我正好在管上,只见上海大哥兄弟打字过来:“再排麦读一个,请陆澄给你点评一下。”“哎?要点评我?好呀。”于是,赶快排了麦开读。结果点的出乎我意外哪,哪里是挑毛病啊,十分钟的点评,夸了九分钟,最后的问题是:“我们再把层细分明点好不好?”哎呀,有水平。一激动,从不发帖我的跑到天地论坛赞美了他几句。若耶夕夕也是02年来到碧聊的,记得是在那年的夏季,得知她电台身份时,便邀请她给网友们讲讲朗诵常识和点评一下,开始她还犹豫,经不住鼓励劝说,终于在《吟诵阁》办了这场活动,当然,我也要上麦请她点评一下的。还有,在《吟诵阁》,我还请旷野尘风老弟搞了一场点评会,记得是请“爱好者”的杨帆兄弟主持的,也可能是他一不留神把我拉在了点评序中,立马有几个妹妹打过话来:“聊聊大哥,你这样的腕怎么也排麦让点呀?”“我说那怎么不能点呀?我是有名的不怕点。”但心里也在想,这才更不能下麦了,否则坏了我“一世英名”。也许当时的尘风看我上麦让他点,也会感到很奇怪吧?当时也只是客气了一番。呵呵,现在应该明白了吧。其实,这是个世界观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任何人都是一身毛病。象我们光是在网上就练了十多年,现在的感觉是越来越不会读了。今天读的,明天就没法听,感觉还能更读好些。或许这就是朗诵的魅力吧?所谓的遗憾的艺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就是快乐,或许也是一种境界。

第一个网络共享朗诵音乐是《海燕》。象我们年轻时谁都读过它,但那时哪来的录音机呢?大乐队陪着你朗诵?想也不敢想。但是来到了网络,可以用自己喜欢的音乐朗诵,感觉那个带劲。印象最深的是《红旗颂》,第一次听到那音乐,热血沸腾哪,好冗奋!网络真好,可以找到那么多好听的音乐,别说听着读啦,就是静静地欣赏,也让人沉醉。于是,找音乐,做音乐就成了一种爱好。记得《四十情怀》搞活动,邀请了十位魅力帅哥出场。一看节目单,十个师哥十个大气呀,全想喊一嗓子。读什么呢?虽有句老话:“男不读海燕”,是说无论是谁,怎么喊也感觉喊不出那种力度来,但还是改选了这篇《海燕》,因为刚刚做好了这首特制的《海燕》音乐,要过把瘾。结果,反映热烈哪,好几个妹妹过来先夸后要,就这么一夸一晕,顺手就发给了她们,结果到现在,网络中生活中还有许多人使用这个伴奏读着《海燕》,好虚荣哦~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一)

第一个朗诵作品被做成动画广为流传的是2003年读的《望月》。记得当时在从《读者》杂志中找出来的,这一读不要紧,所有带“月”的妹妹们都说好感动。雨音就是那时认识的,记得她当时说,晕了晕了,因为她还有个网名叫“白月亮”, 一听她的声音,很棒呀,当时正准备搞一场《黄土情》晚会,便约她一块来主持,据她讲,她把我做的主持音乐拿到《朗诵天地》给老山他们一读,都说好,结果结果也是轰动网络,这场晚会后面还要介绍。录音发出后,许多网友做了动画,广为流传,去年网上还能搜索到十个《望月》动画版本,但现在有些已经关闭,只复制了这几个。现在听来,读得好生硬,那时候太注重用声,现在是没法听的。但也好奇怪。以后我重录了一遍,感觉进步多了,可妹妹们还说是原来的好。晕哪~


第一个点击比率超千万的原创作品是《老公岗位制度规范》。2004年受河南省广播电台网站站长千秋醉兄弟之约,来到他们网站。一看,省广播电台的网站哪,好,要播一段。当时刚好手头有这个段子,前面加了些,后面删了些。匆匆读了一下便发了出去。没想到啊,让网上的妹妹们听到了,一下子传遍整个网络。许多妹妹拧着老公的耳朵让他听中央台的重要文件,让老公不许有小金库,说是中央的指示必须执行。当时去聊天室若说“聊聊”,肯定有人是不知道的,但若说《老公岗位制度规范》的原创者来了,顿时鲜花满屏哪。现在听来也不满意,调子有点低,应该调高一些,再有力一些,会更好,这就是所谓的艺术的遗憾吧。不过从这件事我意识到,网络好强大,只要作品好,就能传播开。前几年曾去我市电信、联通找过他们,因为我发现手机也在下载这个段子,粗略算来也有二十万之多的下载数,一个二元,那就是几十万哪。所以想和他们聊一聊,能否做些新的铃声,咱们二一添作五?结果当然是没能如愿,因为要考虑到音乐版权问题啦什么的,回头再一看,各站已经没下载数可查了,唉,难哪。这些网上到处都是,不搜索了。

第一次参加网络作家诗人谁的作品晚会?时间上已经无从考了,也记不清先后的次序。最早的应该是“天地”的“无迹”和“松间明月”的个人专场吧,好象也都不在“天地”,在大记事里没找到呀。在爱好者好象也参加过“雨兰”和“小桥流水”二位妹妹的专场,在此要特别感谢爱好者的朋友们,没把我当外人哦。以后网络作家的专场慢慢多了起来,到底参加过谁的专场,已经没有资料可查了。看到这的朋友们,可以提个醒哦,让我再美美地回忆一下。
“网络朗诵”那些事儿(一)

看看这张照片吧,因为是视频资料,一拍就黑,只好用手机拍下来。在20114月已经关闭了。这个当年影响最大,人气最大的聊天站,至20034月止,累记访问量已突破三亿次,首页每天访问量达35万次,碧聊注册用户超过一千万,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万人。但到了2005年左右,国内出现了新浪聊天站,慢慢地人气渐衰,新的聊天站成立了,正所谓,老的网站未关闭,新的网站已开启,人们开始有了选择,纷纷跑到了新浪,网络朗诵还在继续,还要发展。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