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coAiko
AcoAik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27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LEX。The living proof。

(2012-01-19 08:43:38)
标签:

嵊州

黑体

温州机场

哆啦a梦

小宇

杂谈

ALEX。The <wbr>living <wbr>proof。

Love Remains

 


我想我是太久没有说话了,一些思路,或者逻辑,看起来凌乱繁杂。

 


2012了不是么。

一直说着结束结束的话语,可见结束如果真的下一刻就发生,也应该毫无预警。我情愿相信是新的开始,虽然这种论调貌似愚昧的预言者给自己找的台阶。

 


我该怎么形容,这些日子的好坏、美丑与善恶。

 


云破日出的时刻应该是在五月充斥着阳光的午后。

我见ALEX迟迟没有反应,心里慌乱乱。父亲和我说,说着,那些年的抱歉或者是愧疚,whatever,我心里其实最清楚,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抱歉是无法成为理解的。我可以留起胡须,但依然在被人压在身下时身子一阵滚烫。

我曾经被迫使相信的那些字句,融化在血肉里,它可以变成头发,指甲,体液或者其他的一些部分。我用非常大的勇气接受并且吞并。

可是,没办法像抠一下小舌那么简单的就吐出去。

 


那么,妖孽,畜生,命硬之类的词句,我该如何去诠释。

 


八月份我带着我所相信的未来去了上海,南京,义乌,嵊州,温州,广州,深圳。

这是一段愉快的经历,包括了每个地方不同朋友的祝福与帮助。我在试图在这短暂的旅途里蜕变,渐渐变得世俗和市侩。是的,我最终的目的就是接近这个最现实的自己。并非,并不是摒弃之前的一切,而是,希望这样能够生存得接近我想象中自己的模样。

这是我第一次去上海,而那个城市的样子和想象中的并没有太大差距,既现实又市侩,这样说,才能证明我自己是在enjoy。不过,有个出现在我生命里几个月的男孩,他喜欢哆啦a梦,他带我去黄浦江边上,最后再迅速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像是从来未曾出现过,短的有点让我恍惚。

那么南京呢,天空一直阴沉沉的。我记得在大洋百货门口烂醉如泥,然后抱头痛哭,为了一段像救命稻草一般脆弱的暧昧,次日醒来发现,床单上全是鞋印。

后来的义乌,就是完完全全属于市侩的范围,我再无祭奠某段逝去的人生,而是如火车过山洞般,一头扎进黑暗,义无反顾。

然后,我在嵊州抱着小明睡在硬邦邦的凉席上,我在想,小明那么好的男孩,如果我们不是同个型号,我应该会很爱很爱他。

接着,姐姐送我去温州机场,她说,人生不就是经历一场一场的蜕变么。既然生活选择要这样,接受它并努力的接受它,那不是很好的办法么。纵然疲倦,懈怠,厌烦,但,总是能看见自己咬着牙说会好的模样。那些真实的触感都是你用食指在生活里碰触得到的,并非是妄言。

再后来,我去广州找到小宇,小宇这些年来变化不大,可能因为早熟,所以不会再有太大变化。小宇准备考研,在大学里教师宿舍租了一套房子。我和小宇聊了很多,自初中毕业分开后的种种,总是凌晨才入睡,大量抽烟和说话,嗓子都发痛。

最后在深圳,饮饱吃醉。

 


所以,这些细致而散乱片段让我很难去诉说。

 


母亲这些年已不会有太多改变,经过颠簸以后的人生,我们只能期许它会平顺。我是这么想的,关于母亲一直寻找的幸福,她必然会拥有比我更加深邃的体验。所以,这也好那也好,一旦母亲会心的笑着,那便是对的。

我相信双眼能见的幸福。

即是,我从未如此开心。

 


既然,有些幸福或者预约的片段,为何仍旧难以表达。

 


回到米兰之后,我似乎开始缓慢的前进,甚至是举步维艰的。但,我不再犹豫或是惧怕。我有一个一定要实现的梦想。而我所做的一切,都将为它添砖加瓦。

这便是2012年唯一的目的。

 


Allora。

 


关于,你好以后便哽咽起来无法顺利进行的对话:

 


你好,我叫ALEX。

 


我今年22岁。

 


嗯,怎么说呢,我觉得长发并不适合我。

 


是么?原来那是种多变。

 


不,只是觉得单纯的不需要了。

 


对,我是GAY。

 


说起来我觉得这件事如今即便是高谈阔论也无伤大雅了。

 


因为比较缺少父爱吧,或者有些别的诱因。不过,认为是与生俱来的特性也无妨。

 


水瓶座,B型。

 


哈哈,我有看过一个视频,这个血型的人比较落井下石。

 


那不要紧,我觉得最要紧的是自己给自己的future guarantee。

 


别人给不了。自己用双手去获得的不是更让人安心么?

 


安全感这个定义本来就比较模糊,我觉得要去追究,怎样一个具体的事物能带来安心。

 


不过,还是得抱有希望。

 


是啊,不是说双眼能见的幸福才能让自己信服么。

 


如果有段感情真的来了,我也不会逃避的。

 


不不不,这绝对不是自信,反而我觉得因为总是害怕失去而变得有种贪生怕死的自卑。

 


诶?那得看有多深入。

 


如果那样仍旧行不通,应该也不会勉强。

 


嗯,我相信。

 


依赖感也取决于自己内心的强大程度吧。大概是成反比的样子。

 


所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起码目前来看,事业更加重要。

 


啊?我是说自己啦。虽然我是GAY,但在那之前我应该先是一个男的。

 


之后,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家庭。比较特别的家庭吧,嘿嘿。

 


其实我也不知道,作为一个大体的规划来讲的话,接受与否的问题并非取决于我本身,更多的应该与他人相关。

 


当然会,会有这种想法,不过具体还没有想过怎么去实施。

 


哈哈,我今晚和朋友说,看见那个很踏实的男人,忽然很想就嫁了。

 


必然以我母亲为先,这应该是大前提吧。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完了?

 


嗯,也祝你新年快乐。

 


我觉得,如果那天大家都没死,我们一起去旅行吧,哪儿都好,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了。

 


保重。

 


Ciao Ciao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