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coAiko
AcoAik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27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LEX。Stuck in the middle

(2010-07-24 12:33:15)
标签:

alex

check-in

戒指

kfc

萧亚轩

情感

ALEX。Stuck <wbr>in <wbr>the <wbr>middle


母亲

年幼的时候母亲都是用一辆红色的自行车载我回家。那是一辆那时候还不多见的变速车。母亲喜欢穿连衣裙。母亲娇小的身材总显得年轻。她抱我到后座上总显得吃力。

母亲有一顶很大的白色草帽。帽檐很大。后面有一朵假的白花花。好像是牡丹又好像是玫瑰。母亲是那个院里最漂亮的女人。

忽然。母亲四十岁了。母亲的身高却还没到我的肩膀。但她穿上了黑色的高跟鞋。

她手上有一枚钻石的戒指。
2006年的圣诞节。她说。我看到珠宝店正在搞活动。钻戒会便宜吧。
然后母亲勾着我站在柜台前小心翼翼的打量。我有些不耐烦。新买的鞋子前面似乎被擦了一条黑印。那使我很烦躁。
最后母亲把那个细小的戒指捏起。说。儿子你看。这个很好看吧。
她把戒指带上。笑得幸福。

在公车上她勾着我。时不时看看那枚戒指。那枚钻石很小的戒指。说。终于有一枚钻石戒指了。然后用力的夹了夹我的手臂。

再后来。母亲四十五岁了。她和我的两个朋友一起把我送到机场。母亲坐在前座。我和朋友三人挤在后座。
她转过脸去看着窗外。外面傍晚的天色下几个小贩在路边卖熟食。白色的烟雾一阵一阵。

下车时她说。你快去check-in。

Victor

具体应该是八年前或是九年前。那时候V是个很讨厌的男生。

我是英语课代表。那个早读我试图告诉大家一些国外的车名。前一晚上我准备了很多。想第一个早读就让大家知道我有英语课代表的实力。
我站到讲台上煞有介事的写下一个单词。那是Benz还是Fiat我早已忘了。
V很大声的在台下抢着念。
我紧张的抓住校服下摆。脸一片通红。

我觉得V真的很讨厌。

V有一件橙色的衣服。上面有类似国画的梅花那样的图案。我总觉得V很轻浮。就像他的头发一根一根立起来。毛毛躁躁。

V约我去买CD。要骑很久很久的车。那时候我有一辆黄色的山地车。V骑了不晓得是谁的女士车。我和V买了三盘CD。萧亚轩。Twins。然后还是萧亚轩。
CD店对面是全市最好的高中。我忽然很想问V。你说我们能考上这里吗。

那时候我觉得V似乎也不讨厌。只是笑起来很色。

V转学的时候正好是班里男生打打闹闹互相抓摸对方下体的夏天。而那个夏天我不晓得又因为什么原因开始有点讨厌V。
直到那天上课时看不见V了。我拍拍自己的脑袋。果然还是没能问出口。

一年后V在某个车站等我。我骑着电动车去接他。两个小时后一分就是三年。

再后来。V到我家来。我们一起做饭。母亲微笑着瞥了瞥我们继续绣着十字绣。
V问我。勋为什么还没来。


勋是临时被插到我们班来的。高一的下学期。我犯困的趴在桌上看见勋睡不醒的脸。嘴里碎碎念。哈。实验班的学生也不过如此。

勋也加入了我们的小圈子。他开始在我们传字条的本子上留下笔迹。他有了一个代号叫小云。代号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从来不曾明白。本该是只有小圈子才能称呼的代号。最后全班都会那样称呼。

不过我记得。他叫小云。

勋是个安静的男孩。一直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而他世界里永远是战火纷飞。
那时候只觉得勋有种矛盾的感觉。他用自行车载我到车站。我坐在后面掏出烟来抽。烟雾还没消散就被留在原地。然后我一次又一次做这件意义不明的事。勋大声说。不要抽烟。很讨厌。
可我总觉得他喜欢。

分班后勋和我分开了。然后夜里我打电话问他。你和我是同类吗。
我知道只有他的笑声让我觉得贴心。
他说。是。

2010年的春天昆明反常的很热。我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外套。在勋家的楼下抽烟。站在有阳光的地方。有些犯困。
我想告诉他。以后我们要在一起。
勋开心的吸了一口烟。说。是啊。要在一起。

最后他仍然抽烟了。

接着我电话响起来。我对V说。是勋到了。我们下楼去接他。

最后

饭桌上母亲很开心。母亲是勋的校友。说了很多他们大学的往事。那些我在照片里看到的楼房。雕像。
母亲说我炒的鸡很辣很咸。但是他们都吃了很多。

V帮我提着很沉的箱子。勋帮我提着很重的包。我自己也背着很沉的行李。母亲跑到小区门口叫到了出租车。
也不晓得为何。上车后大家都不说话了。
我很想。再说一些。再说一些。叮嘱也好。抱怨也罢。再说一句今天的天气很好也行。

Check-in过后还有一个半小时。我说。我想吃KFC。

母亲忽然说。啊。是啊。那就快去多吃点。飞机要飞很久。你们陪他去吃吧。我先回去了。

我忽然愣住。还没等我缓过神来母亲就已经走了。
那一秒毫无预兆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真的不想吃KFC。真的不想。

今天

母亲说。儿子啊。我要考研了。快告诉我下怎么记单词才好。

母亲说。你不知道隔壁那家饭馆太欺负人了。你说我这个店就我一个女人怎么办才好。他们要拆我的灯箱。我跑到厨房提了把菜刀说你们谁敢动我的灯箱我就把你们的手剁了。

母亲说。我把小狗接回来了。小狗很想你呢。那天我跟它说哥哥回来了。它一下子就跑到门口去摇尾巴。笑死我了。

母亲说。你钱还够用吧。夏天你想回家吗。

V说。雅思怎么办。雅思怎么办。

V说。你小子收到短信赶快给我打电话过来。你别吓我。

勋说。我和他分手了。我怎么办。是不是我投入太多。

勋说。可是我还是想他。我是认真的。

勋说。你要照顾好自己。

明天

这个夏天的温度才刚刚升高。电视上报道意大利很多中暑事件。我买了无镜片的眼睛和白色的布鞋。坐在电车里闷闷的。

我听谁的歌。看着某棵树下的小狼犬。

很想趴在电车窗上抽烟。烟雾还没消散开就被留在了原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