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纽约浪人
纽约浪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841
  • 关注人气:6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纽约法庭销罚单

(2008-07-25 00:29:17)
标签:

杂谈

分类: 汽车世界

7月13日, 一位周姓华人在纽约第二华埠法拉盛违章停车等待购物的父母。 当发现有警察在开罚款单时, 他急忙开车准备离去,但警察的罚单已经写好。 购物回来的老人不甘心儿子就此挨罚, 老先生阻拦警车与之理论, 慌乱中的警察将老人撞伤。围观华人民众纷纷抱怨警方粗暴执法, 老太太情绪激昂地要与警察争辩到底, 因而又被控袭警罪入狱。去年圣诞节前,一位从北京来美探望儿子的大学教授,几乎是在同样背景情形下,与开罚单的警察发生类似冲突。数名应召而来增援的警察,不但将他粗暴地制服在现场, 逮捕后还被控妨碍公务罪。

 

纽约法庭销罚单

纽约法拉盛41街冲突现场

 

在国内与警察发生争执, 甚至人多势众时围攻警察, 警方通常都极其克制。 美国警察执法时,权威则不接受任何挑战。 美国宪法容许人们拥枪自卫,警察在执法时神经本来就高度紧张,加之移民国家里,尤其在纽约这样的大杂汇都市,人们相互间本来就没有同根生的血缘纽带。情、理、法的顺序正好被颠倒, 中国人观念中的合情合理, 时常也遭遇水土不符。美国立法、司法和执法,不仅各部门互不相干,而且还各负其责。 因此, 若不小心违法犯规, 一旦执法程序开始,不但不可暴力抗争,甚至与警察在现场的任何争辩都毫无意义。 涉案者不必浪费时间为难执法人员, 而应从司法程序中去争回权益。新移民要入乡随俗,尽可能多了解美国的制度和文化。 通过合法的途径,善用自己的权利,把违规罚款降到最低,把对自己不利的惩罚推掉。当然,遵纪守法很重要,但即便是违了法,也要理直气壮地按规则抗争。 

 

纽约法庭销罚单

制度和文化差异所致

 

不久前在皇后大道吃了超速罚单, 我当时顺从地接下了罚单, 但在交通局我却拒绝认罪。也许纽约市区象我这种人太多,以至于上交通法庭也要等6个月排期。 虽然法庭判决前我仍然没有违章记录, 但4个记点的剑还是高悬在头上。一次罚款事小, 但累积的点数导致保险费倍增,才是长期的负担。 周末带儿子去看电影,在华盛顿港又被警察拦下。 尽管这是张真正的冤枉单,我还是忍气吞声地接下了。 纽约交通法规定,超过12点就“三震出局”。生活在汽车王国, 若真被吊销驾照,其生活方式的改变不可想象。虽然可以减低大气排放, 但我还是宁愿为维持现状而积极应战。星期一清晨, 我上班前就直奔位于长岛Hempstead的交通法庭。 我8:50am抵达时,法庭内外已是人满为患。 按法警要求,我将罚单和驾照交给前台后就到主听证室等候。

 

长岛Hempstead交通法庭的主听证室, 设计非常象沃尔马超市的收银处。 7个法院听证员一字排开站在型似收银处的柜台前。等候厅象个大教堂,许多人没精打采地打磕睡, 更多“同病相怜”的违规者们,则轻松地调侃着警察。虽然听证员已呼喊了三次,我却全神贯注于与邻座交流挨罚心得,没留意是在叫我。 与我聊天的老美提醒说:“那个外国名字就是你吧?” 我此时才反应过来,美国人把我的中文名彻底荒腔走了调。 我快步来到柜台前, 客气寒暄后即进入了正题:

“罚单指控你在十字路口阻碍交通, 罚款150元, 并记两点。 认罪吗?”

“不。”

“为什么?”

“因为错在警察。”

“你什么意思?”

“该警察才应该受罚。”

“你讲讲当时情景吧。”

“在北向101公路的华盛顿港Main St十字路口, 我按绿色转弯灯箭头左转, 但此时一位女警官正好在十字路口开罚款单。 Main St的两条道被占了一条, 我自然被堵在了转弯处。待警察开完罚单,她却慢步向我走来。我原想她会帮忙疏导交通,而她却毫不客气地递给我一张罚款单。”

“你明白GREEN LOCK(绿灯堵塞)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明白, 但警察根本就不应该在十字路口开单。 她的工作是维持交通秩序, 而不是增添民众负担。 在她开罚单时,我即指出了她执法地点的不合理, 并希望她能宽限开单, 我可以接受罚款,但不能接受记点。 她对我的申辩无动于衷, 递给我罚款单后,她又将我身后的车劫了下来继续开单。”

“根据你讲的情况, 我将建议法官把你的违规降级, 改成不当时间开车门。 这样你只需要接受无过失罚款,罚款费用将减半,也无任何违规记录和记点。你愿意接受吗?”

“我接受。”

“回座位等待吧, 叫你名字时去内室法官处结案。”

 

我兴致勃勃地回到座位, 与我聊天的老美却用眼神示意我听前排一位银发老人的听证。 老人看似帕金斯症患者,几乎与70年代流亡中国的柬埔寨宾努亲王一个样。 法庭书记官把他超速的6个点全取消了, 他还是一个劲的摇头。听证员看着行动迟缓的老人一筹莫展, 无奈之下开始减价。 他从265元逐步递减, 老人仍然边擦拭嘴角的口水边摇头。直到听证员叹气般的报出75元,老人突然振作了起来。 他冲着听证员脱口而出:“接受。” 听证员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吃惊表情,接着双方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纽约法庭销罚单

 

法官结案处分别设在A、B、C三个侧面的房间, 为了从轻从快发落违规者。 每次以九人一编组, 由法官统一集体问话。排队进入主听证大厅时, 人人都是愁眉苦脸。 从法官结案室出来时, 个个都兴高采烈。 原因很简单,山姆大叔给人人都开恩减了价。 虽然银发老人的听证令我觉得吃了亏, 太随便接受了听证员的开价,以后得学老人抗拒从宽,把与法庭的讨价还价进行到底。 但同那些在街头与警察对抗的同胞比, 还是觉得划算了许多, 毕竟犯了错还能被宽恕。 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 与美国政府经营的其它国营事业比较, 交通法庭是美国政府唯一经营得最好的生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飞来横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飞来横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