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林意海
心林意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5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于无力处看自己

(2010-10-23 09:03:04)
标签:

情感

分类: 记忆仓库

 


1、 那时四岁?冬日凛冽的风总是带着刺耳的尖叫,打着旋一遍遍重复着狰狞的音调。**的树枝阴沉着脸打着拍子迎合着。我很害怕,怕听到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只有我一个人惶惶的脚步声,更怕不顾一切的亡命窜跑中风灌入喉咙时几乎噎死的憋闷感。哥哥呢?总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欢叫着蹦跳着冲出家门,我扯着嗓子叫喊着:哥哥,等等我……可我身子并不动弹。眼看着哥哥的身影逐渐消失,我唯有嚎啕大哭。大人一旁怒其不争地呵斥道:你为什么不追呢?哭个什么劲!我不说,只是哭,更大声地。

2、 6岁那年。带着弟弟一起到野外去,是干活吗?忘了,只记得手里拿着耙。疯玩中已是暮色沉沉。急着回家选择一条近道,一条小沟横亘眼前。湍急的流水拼命追赶着它的同伴,携裹着树叶小草。能清晰地听到水的喘息声。我尚算轻松地跨过去,可小我两岁的弟弟却数次胆怯地伸出脚又犹豫着放下。我问他,能跨过去么?他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我的眼。我几次抱起弟弟,掂了掂,还是无信心抱他过去,第一次品尝了什么是凄凉。偶尔身边有干活的大人路过,我欲言又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始终没有张开祈求的嘴巴。夜色愈加浓重,我只好把耙杆横搁在河沟两岸,用手压了压,不动。我让弟弟骑上去,告诉他一点一点往前蹭……我在对岸压着耙杆。弟弟小心翼翼骑上去,黑黝黝的流水在距离他脚尖几寸处推搡着拥挤着,感觉到弟弟身子的颤抖,我着急:往前挪啊!弟弟身子猛地朝前动了一下,哪知胯下的耙杆也跟着打圈,慌乱中我一下子松开耙杆,抓住他肩膀死命地拖拽,感觉到他的脚伸进水里,挣扎中,弟弟终于过来,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3、 儿子两岁。周日回娘家,儿子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宝宝椅上,我带着他。下午返回时,起了风。看看院子里晃动并不强烈的树枝,我上了路。周一要上班,也不容犹豫。从郊区到市里需要过河,上世纪三十年代修建的一座石桥是最近的路。桥面用纯粹石板铺就,石板之间依稀能望见河水。桥面没栏杆,河流最深处的两段,桥面架的比较高,而且也窄,机动车无法驶过。老人说桥是当年日本鬼子为了扼守临沂城抓民夫修建的。骑车刚一上桥,就感觉风力的强劲。“应该能过去”我给自己打着气。车子不由自主地偏移着,我使劲扭着车把,弓腰猛蹬,儿子小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襟。风击打着我的脸,抓着沙子。偶尔闪念:要不再回去?不行!

挣扎着终于过了三分之二。过了最后的那段高处,就没事了。我安慰着自己。肆虐的狂风失恋般地发作着,风太大了,已经无法骑在上面。车轱辘一个劲地打着滑,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力,我巴望着能有个过路人一起帮扶着挪过去,然而从我上桥面起,就没遇到一个路人,包括对面的。儿子拍打着车座子:妈妈上来,上来……哭喊的声音还未完全传过来,就被风裹走了。我大声叮嘱他:你抓好啊!听到没?一向安静的儿子情绪似乎失控,他还是号哭着乞求着我骑上去。我无力顾及,死命地抵挡着大风,祈祷着能有个同路人,一度想着如果风力再大,我就带着儿子抱着桥边的电线杆等着。

艰难的挪移中,最后的这段高桥大半已过去。感觉身后依稀人过来,果然一个中年男子低着头推着自行车从后面赶超过来。我斜眼扫过去,他只顾推车前行。风,并没继续加速,我没开口。“如果实在绝望了,再求他吧。”我默想着,努力缩短着与他的距离。

终于过去了,进了城。儿子牢牢抓住我再次骑坐上去的后背,很紧,很紧。

4、 青春日渐远去,不再有冒险,我知道了躲避。看着别人玩着刺激的游戏,我默默地看着,没有心动。但看着儿子前行中即将遇到的艰难,还是禁不住提醒着,一遍又一遍,儿子依然故我。被数落者的烦乱无关乎动机,哪怕很先知。

生活的脚印本就是歪斜排列的,趔趄前行本就是常态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