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evil1019
devil101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133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戏王GX同人]次元之噩梦•噢,这该死的彩票= =(38)

(2009-04-04 09:45:21)
标签:

devil1019

休闲

同人

游戏王gx

卡通/动漫

分类: 灵魂召唤·游戏王&GX同人
次元之噩梦•噢,这该死的彩票= =
       
devil1019

(三十八)人死了会变成星星——连最落伍的小丑都不会相信这种话的

“太慢了,老师。”搭乘铠黑龙到达废墟现场的地狱凯撒,皱起眉头对身边刚刚赶来的AMUNEARU有些埋怨地说。
崩塌的灰尘还没有散去,这幢五层楼的建筑像是还没融化完毕的冰淇淋城堡,随时还有继续坍塌的可能。炼金术师没有反驳那种埋怨,对方的话其实并没有错。而且这残酷异常的现实不符合因为言语不和闹起冲突的场合,地面上的人和精灵们此刻最想知道是,在他们脚底下不知何处的队友们是不是还活着。因为是从最底下开始崩塌的,似乎沉降状况还在发生,最糟糕的情况已经莫过于,救援者们连救死扶伤的门槛都摸不进去。

原本醉醺醺的爱德“腾”地被吓醒了,脸上温暖的感觉在被带走的瞬间留给他从头到脚的冰凉。这与上一次精灵界旅游时被究级封印神轰飞的时候铁定的天差地别。在地狱凯撒身边那种严肃、阴暗且压抑的气场影响下,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并非自己在这个游戏世界理学到的治疗术所能拯救的现实到底是多么恶劣。

“我不知道。”接到联络的店家主用表肯定的语气对地狱凯撒说,“因为没有PDA信号,我也无法判定他们的生死。”

“不能判定生死那你有什么证据说玩家LP到0会去墓地读秒!!”那位帝王咆哮起来,神色厉荏像只怒吼的狮王。

“PDA传信给我我才能打开临时用来读秒复活的拘束空间。有些地方信号弱,怕你们出事我才特地派裁判跟着你们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有P用!
丸藤亮相当恼怒地掐了通讯,那动作之狠好像希望他掐的是那个不负责任的GM的脖子。

“如果十代他们在GM没有打开读秒的拘束空间的情况下LP归0,会怎样?”炼金术师的耐性比凯撒好那么点。

“那个……大概……会光粒子化……到游戏结束吧。”GM开始心虚得有些吞吐,她不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只能根据上次尤贝尔事件来推测结果。
一开始就不该玩这个连程序都没编好到处BUG的糟糕游戏。

MIA?失踪状态?生死不明?

地狱帝王的机械部队已经开始在试图轰裂眼前废墟的大块阻碍物,可是这废墟的建筑材质坚硬度简直堪比钻石,连崩溃都是大块大块地分解,即便如此,他们仍然辨认不出这里曾经的门是什么形状,被埋到废墟的下面了。

“我劝你们做好两手准备吧,一队人马去绿洲岛礼拜堂后面的墓地准备复活仪式,然后再考虑这缓慢的营救。”GM提示到,“另外巴库拉君觉得挂了之后去墓地读秒比在这里慢慢切割岩石要来得方便快捷。”

“什么?”

“这不比现实世界啦,决斗者LP到0之后是可以复活的,光粒子化么,嗯,就像星星那样华丽呢!”

“闭嘴。”他的目光变得狭长而锐利,向是磨砺过的刀锋,沾染了猩红的血色。

“啊咧?”我说错了什么吗?梦狱晶还没意识到她就是那个即将被切成研究室显微镜下的切片的那个人。

“人死了会变成星星——连最落伍的小丑都不会相信这种话的。”
炼金术师也掐断了通讯,拒绝了GM那拖沓而且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建议。
简直是浪费时间——他有些愤怒地想。
凭什么就能用那种天真的表情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其实已经死了。

“啊呀,AMUNEARU竟然生气了!生气了!”小女孩带着乖戾的语气在自己的城堡里上窜下跳,“不就是个去墓地等待复活读个秒而已,用的着跟我生气吗!”

“GM你有点样子好么?”亚图穆为难地靠在墙边,他现在也暂时无法出现在现场,如此失职估计过去了也要接受救援者的目光审判。“这次确实是我失职了,没注意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你同情那些PLAYER,法老王?”

“难道你就没体会过被埋在深深墓穴中的滋味吗,巴库拉?”

“当然体会过,所以……这次我招待他们也来体验一次咯~~”

“喂!难道是你制造的……”

“对,是我,怎样?给那个嚣张的游城十代一个惨痛的教训、下马威,这不是传说之龙们打好的如意算盘吗?”
盗贼王的语气也并不相让。

“可是传说之龙们只是计划削弱他们的力量而已……霸王和DARKNESS的内斗……”貘良察觉到气氛要坏。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生死有命的起爆按钮我已经按下去了。法老王大人您是不是想去好心陈述真相,让我们DM众多当几次BOSS成为他们等级提升的经验值和踏脚石?”

初代决斗王异样地沉默了。他一贯诚实,但并非每时每刻都很正义,如同他过去曾经实行过很多次惩罚的黑暗游戏一样,只要是敌人,便不需要那些优良的品质前来作祟。某种意义上,DM众并不是来这里客串绝对公正的NPC,玩是一个方面,和传说之龙的合谋是另一个方面,尽管初衷并不是坏的。只要这两股黑暗势力被削弱,精灵界的和平就会维持更长的时间。

是的,他是这么想的。
但是也并不意味着他会在心里赞同盗贼王这样雷同于谋杀的手段。决斗者有决斗者解决恩仇的方式,输了可以再来,但输家是没有权利发动惩罚游戏的。
即使于心不安,他仍然在犹豫要不要去现场承认那个失职的错误。


只要有一丝缝隙,植物就会试图发芽,只要有一线生机,边缘的人类都不会放过。
霸王十代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周围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不对,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问题已经严重到连自己的手都只能伸出来一只。另一只卡在尤贝尔的翅膀下面,动了动听到咔嚓的声音,如果判定没有错误的话,PDA有九成九已经粉成了渣渣。能伸出的那只手摸索了周围,摸到一个也许是人类首级的物体,因为手感觉到的应该是头发。

“十代?”那个脑袋发出了声音,从称呼和声音上判断,黑宝玉恢复成了原来的约翰-安德鲁森。“你醒了?”

“嗯。其他人呢?”醒了,就是有点渴,我们昏过去了很长时间吗?“Shadowy呢?”

“啊,他被砸晕过去了。”我指的是尤贝尔形态二的体重。

“我和冰都在。”菲迪亚斯在黑暗中应了一声。“没有很长时间,估计在5分钟左右。”因为我一直醒着。

“尤贝尔?”

“我还好……就是这重量的建筑物残骸压得我动不了……我顶多只能保护你们不受伤害。”诅咒精灵并没说霸王那身衣服后面的尖刺也扎得它的翅膀有点痛,尽管如此它还是忍了下来,就算被扎穿也不是什么大伤。

“‘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我没有余力变身和顶开这废墟了’……是这样吧。有时候我真愿意你永远是形态一的苗条身段,而且我宁愿被这里的石头砸死也不想被形态二的你压成面皮。”

也许压成面皮还比较全尸一点。
“我现在连跟你吵的力气都没了,菲迪亚斯。”一层塌下来的时候,尤贝尔瞬间变身到二段形态,两只翅膀刚好盖住身边的三个人和一个精灵。巨石砸到身上的一刹那,不止是蔓延全身的剧痛,原原本本的重力也能让诅咒精灵感觉自己的内脏好像都被压瘪成标本那样。就算是这样,唯有自己是既不能躲也不能逃。“我的能力只是在战斗中不受伤害,并不意味着在平时就没有痛觉。”

“我也不想跟你吵——虽然说在等到营救之前要保持生存者的活跃就像鱼的鲜活,这是遇难被困等待救援的基本常识,但是我们还是少浪费点体力比较好。刚才已经给地上的队友发过求援信号,也不知道他们收到没有。喂,冰,你那媲美多啦A梦四次元口袋的百宝袋呢?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不太好,从刚才起我的百宝袋就没法使用,我怀疑和你的无法使用次元跳跃的原因一样,这里被禁止使用有空间跨越的工具和能力。也许这里过去是一个很特殊的迷宫要塞,我们在地下一层的时候还可以使用,但是从地下二层起就不能了。”纵然是机器猫再世,也总会有尴尬的时候。

光是在心里骂上一百遍“OH,SHIT!”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么自力更生,要么等地面上的队友艰苦奋斗。
他们被卡在生与死的夹缝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大概就是电视剧里刑讯之前那句话的最真实写照。
那个残忍得习惯的盗贼王,此刻在大魔王的城堡里,对着冷饮和零食与电视逍遥自在,无视法老王不愉快的目光,听不见囚徒们无声的嗟叹,只有一种报复得逞的心态让他空前畅快。

救助?救援?该怎么做?
那个冷静睿智的智谋者面对这废墟,虽然及时赶来,可脑子里时而混乱时而空白,他也自知不应该因为某些原因而搅乱了自己的理智,可他又无法制止。

GM让己队做好两手准备。她的意思是不是,就算你们费时费力撬开了废墟,废墟下的队友也刚好回墓地读秒去了?但是如果还一丝气息尚存,让爱德去了墓地也是干等。真是讨厌啊,所以才最讨厌这种主观题,考验你的观点,你的信念,你的意志。

“啊,对了!”菲尼克斯伯爵也没闲着,他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启动了最关键的一根记忆之弦。“润则,把你在礼拜堂里找到的那张纸拿过来!!”凤凰神不敢怠慢,如果是平时还可以逗逗宿主卖卖关子,这个时候如果斗胆这么做的话,连脾气最好的那个人都会冲过来把自己拔成光秃秃的感恩节火鸡然后塞进烤箱。“给,这个图是我在礼拜堂的仓库里摸到的,也许是这里的建筑图也说不定……”

《埃斯佩利亚地下要塞迷宫建筑图》。
事实证明走一路摸一路、我看到的就是我的、坚决拿走群众每针每线的基本方针在这里是完全正确的。

“事到如今,这个图已经不能引导我们到达十代那里了。”

“不,有办法的。”打断奥布莱恩的遗憾,次元魔术师看到这个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只要能把这个建筑复原的话,我们就能找到十代他们。”

“啊?!”

“世上可不只有一个爱德华-艾尔利克。”亚兰达骄傲地摇了摇手指。


“翡翠书板启动。读取建筑结构数据,还原模式,开始重组废墟。”象征希望、治愈、重生的绿光点亮了炼成阵。
倒下的柱子、房顶、门窗都像有生命有记忆般自动寻找着它们原来的位置,排列,深刻的裂痕逐渐消弭,似乎被奇妙的手术消去了丑陋的伤疤。古老的建筑又恢复了被时间搓磨的原样,炼金术师可没心情给这里搞装修,倒不是因为非要遵循保护古迹修旧如旧的宗旨。
其实只要这么简单去做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为什么一开始就想不到呢?
绿洲岛埃斯佩利亚的黄昏结束,第二次来自脚下的剧变震动了黑夜,惊起鸦雀纷飞。
地狱帝王和银色凤凰还有佣兵前辈看着这魔术般复生的废墟,心中暂时有了几分安然。
他们有着一位实力和决心都不可置疑的同伴。

一位黑紫色法袍的魔导士手持深绿的魔杖远远地目睹着这一切。

救援与搜索队终于摸到了救死扶伤的门槛,地狱凯撒的要塞龙在扫描了地图的迷宫数据之后,带着身后的主人和其他同伴往深暗的地下赶去。

菲尼克斯伯爵在跑过炼金术师的左边时,似乎看到他的决斗盘的计数器上只剩一个孤独的数字。
但那只是一瞬间,也许仅是偶然的错觉。
爱德曾经觉得这个人的LP是全队最最富裕的。
所有的人和精灵都拿出了他们在当前环境下最快的速度和马力。

而从最底层漫溢上来的黑色污水也在和他们展开争夺生者的赛跑。

“啊哟……我的腰,快被压断了……”时翔士哎哟哟地爬起来,从头顶的天花以及身下的地板突然发生再度变化,变化得如同排列组合那样有规律来看,被困的五个都能猜出地上的同伴绝对不会丢下他们置之不理。“你们再晚一点,恐怕我们就得去接受下水道污水的洗礼了,那种感觉可真是糟糕。”

“英雄要及时出现才有戏剧的感觉,不是吗?”菲尼克斯伯爵居然还有余心和时翔士说笑。

你以为你是SUPER MAN!BAT MAN啊!英雄个鬼!!
“多谢你及时出现啊!在我被压成Pisa甚至Pisa的渣之前及时出现啊!”绅士惯了的时翔士突然暴跳如雷。
小鬼你是专门来嘲笑这个样子的我吗?!当心哪天我在你菲尼克斯公馆安定时炸弹!!

……………………………………………………………………


“抱歉,我还是来晚了些。”相对于那边的剑拔弩张气氛,这边则和缓得就像只发生了一点点小事一样。即使是这样,黑暗中看不清那位银色贤者的表情,语气却像做错了一件让人遗憾的事。

“我没事,AMUNEARU。”初代霸王的声音和语气依旧保持着固定形态的机械和冰冷,然而所表达出的内容已经发生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的些许变化。尽管连自己都惊讶,却并不是言不由衷。“Shadowy和尤贝尔也没事。”若是平时,他不会追加身后之人的安慰来做强调和补充。

“那就好。”

“对了,约翰。你们完成任务了吗?”奥布莱恩在电子龙的灯光下看到约翰手里拿了一个宝箱一样的物体,想必在逃难之时也没有放弃过的战利品。

“是的,完成了。”说起这个,约翰欣慰地举高手里的箱子,那是他们几乎搭上半条命的宝贵战利品。

“把这箱子给那只会开锁的鸟看看。”反正她要经验值。

在所有队员目不转睛的关注下,朱雀润则戴上那种修理钟表的人都会用的单片眼镜,专心致志地和箱子的锁进行不懈奋斗。当她打开一层包一层直到第十个的时候,终于在最里面的盒子里发现了3个卡组厚的约2个卡组是增加LP的卡片,一个卡组的魔法陷阱避险用卡片。精灵们小小地欢呼起来,在前途未知的路上,这些将是保证能坚持到硬扛终极BOSS的血库和急救包。

梦狱晶发来联络说,只有绿洲岛埃斯佩利亚才能领到这个任务。在大城市里不是没有兑换增加LP数值的卡片,只是流通量相当小,四个大城市的卡片兑换店也不一定能这么快地换到2个卡组厚的这类卡片。尤其越是罕贵的这类卡片,越得到黑市去碰碰运气。损坏的PDA稍后会有NPC给他们带来新的。

霸王十代和地狱凯撒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这顿皮肉之苦/担惊受怕好歹没算白受。

回到旅店,将一身污垢洗洗涮涮,奔忙了半天的队员们特意点了一顿消除疲劳和不愉快记忆的丰盛夜宵。似乎是为了庆祝成功生还,这夜宵比晚饭来得还要丰盛可口。尽管是借着暴饮暴食来赶走不快的回忆并非上策,但不得不承认吃饱喝足之后该睡就睡谁还会有多余的心思去回想刚才的黑暗事件。丸藤亮还是特意叮嘱了黑猫露娜,让她锁好冰柜里那肇事的晨露酒,免得下次小凤凰掉进的不是池塘而是厕所,他可没有那个奋不顾身跳下去救人的英勇,或者像打捞掉进马桶的手机一样打捞会被冲到也许是真魔国的爱德-菲尼克斯。

而解决灾难事件的关键人物则暂时逃离了喧闹以及“日落西山红霞飞”的人群,找酒保的黑猫要了一杯冰镇的红枣酸奶,躲到阳台数星星去了。

相对于已经酒上劲头开始划拳猜剪刀石头布的菲尼克斯伯爵极其眷属精灵还有队长家的左右护法精灵,那个金色瞳孔的队长不擅豪饮,只是端着没有度数的果啤,久久没喝,一直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走到餐厅外面的阳台。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和他不擅豪饮一样,同样不善言辞。

好像发现了什么的约翰扯扯他的衣角,问他为什么还在发呆。

良久,他将同伴扯到一边,耳语了几句,又回到了座位。

宝玉骑士有些释然地微笑,拍了拍同伴,示意“由我来说好了”,然后径直走向了阳台。

“老师。”

“约翰?你也是喝多了出来吹风的么?”

“不。”

“?”难道也是心情转好来看绿洲的星空?

湖蓝色的青年轻轻地摇摇头,似乎有点高兴,终于有了老师会猜不到的时候。
『他让我转告你:‘若不是你的错,就不要道歉。’』


贤者略微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好像看到了这个世界三个太阳从不同的方向升起。不过很快地他收敛了惊讶,闭上双眼,回复到一个温和的弧度。
那么,你也帮我转告他好了,约翰。
「人死了会变成星星——我才不会相信那种鬼话。我只相信你们好好地活着,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这个希望。」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