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云浮雨
流云浮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等你电话(下)

(2006-05-01 18:11:15)
分类: 祖传秘方

等你电话

   流云浮雨

(十一)判断
回家的车上,阿东问我:"哎,你把手机号留给他是不是想让他有了线索马上告诉咱们啊?"
"不是,我是真的很想帮他!再说他又不知道咱们在调查,又怎么会主动给咱们提供线索呢?"
"是啊!雪儿她爸爸真惨!老婆死了,女儿也死了。哎……"
"所以咱们更要查清楚了!就算是帮帮这位可怜的父亲吧。"
"那你觉得是不是那个网友奸杀了雪儿呢?"阿东又问我。
"我觉得是!要不然雪儿会在网上找人报仇呢?还错找了你这个白痴!呵呵,她不知道强奸这种事,你小子就是有这个贼心也没这个贼胆啊。"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那你说雪儿要报仇的话为什么一直不伤害我?"
"也许那天她在小巷里见过你之后发现认错人了吧。"
"我觉得不对!因为她在见过我之后才在网上说她要找我报仇的。还有她刚才为什么又在巷子里出现呢?"
"这个……我还没想明白。我本来猜想她是死在那条巷子里的。但是后来她爸爸说她的尸体是在荒郊发现的,而且是被奸杀的,这说明她不可能死在网吧附近。"
"为什么?"
"你想想,有人会在自己上网的地方会网友吗?很少!有人会在有工厂又有网吧的街上强奸并杀人吗?再说要把一具尸体从市里弄到野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根据现在掌握的资料看来,我判断那个凶手可能在那个巷子里的网吧上过网。这也许就是雪儿错找上你的原因。嗯……我想……会不会……"
"快说!快说!卖什么关子啊!"
"会不会是咱们小区里的,你那些机友里的某个人……"
"不会吧!你说凶手一直就在我身边!"
"先别激动!我只是假设而已。你想想最近几天你那些机友里没有哪个说要去会网友的?"
"他们会网友比我睡觉都频繁,我怎么记得住啊!"
"那你想想有没有哪个好几天没去上网了?"
"噢……我想想啊……小三和胖子有几天没照面了。不会是他俩之中的一个吧?胖子这小子平时色咪咪的。"
"你也有脸说人家!要不然……你明天去找他们,旁敲侧击的问问他们这几天干嘛呢,怎么不上网了。记住,别露馅啊!"
"嗨,放心吧!我的演技你还不知道吗?"不知不觉,车已经到了我家楼下了。
"那好,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联系。"
阿东一把拉住我,说:"今晚去我家吧!我还有点……。"
我们相识一笑。我便没有下车,直接跟他回他家了。

(十二)报道
我的论断被证明是正确的,雪儿晚上并没有来伤害阿东。第二天一早,我们起得特别早,因为我们实在太想快点知道答案了。
我们一块下楼去吃早饭,想顺便买份报纸。现在的报纸真的是名不副实,明明叫晚报,却一大清早就出现在了报摊上。
刚刚付了钱把报纸拿到手里,体育版和娱乐版被阿东洗劫一空了。我大体浏览着剩下的报纸,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市阳光小区一青年坠楼身亡
本报讯(记者:张永)    昨天晚上11时30分许,一男青年于我市阳光小区6号楼坠楼身亡。死者许某今年19岁,无业,出事地点正是他所居住的楼。警方迅速对现场进行了保护和勘察,得出的结论是跳楼自杀,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据死者父母介绍说,许某有上网习惯,当天晚上也一直在自己房间里上网,并无异常,只是中间出来喝过一次水,表情显得有些焦虑。

我莫名的感觉到这件事和阿东的事有着些许的关联。我叫阿东看了这则报道。阿东看完后,疑惑的看看我,说:
"他死得很奇怪,可是这就能说明他的死和我的事有什么关联么?"
"他死前在上网,你不觉得奇怪嘛?你不觉得和你的遭遇有些雷同嘛?"
"好像有点。哎!你可别吓唬我啊!"
"我也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而已。算了,今天咱们还是先干点正事吧。你现在就
找小三和胖子家找他们套话吧。"
"好,那你去干嘛?"
"我--去干我该干的事!"说完我便笑着走了。

(十三)吊丧
我按照报纸上的地址找到了阳光小区6号楼。照理说像这样闷热的天气,楼下应该会有很多老人乘凉才对,但这座楼下却没有,也许是刚刚死了人的缘故吧。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看起来很热心的老大娘,我便迫不及待的上前问道:"大娘,您这里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人跳楼啊?"
老大娘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判断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是啊!是啊!"她面露微笑的回答我,看来我已经是个好人了。"你说的是许强那孩子吧?死得可惨了,脑子都摔出来了。啧啧啧啧……听说是自杀,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这么想不开。小伙子,你是他同学吧?"
"是啊大娘。您知道他住哪吗?"
"噢噢,就住在这个楼上四单元,好像是四零四吧。你听听这楼号就不吉利。哎,要不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大娘。我自己去就行了,谢谢你啊!"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打听到了住址,现在的老人家的安全意识确实有待提高啊,如果我是个坏人那可就惨了。
我按照老大娘指的方向来到四单元,刚上了两个台阶,楼上便下来一个人。这人戴着墨镜,梳着中分,急匆匆的下着台阶。虽然我和他只是擦肩而过,但是我却莫名的觉得这人有些似曾相识。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我站在楼梯上拼命的想,可始终就是想不起来。还是办正事要紧,于是我便继续上楼了。
来到四楼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些人了,估计都是来吊丧的吧。我跟着几个和我年纪相仿的人进了四零四室,也就是死者许强的家。
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简易的灵堂。一进屋看到的便是死者的黑白遗照,前面的香炉里点着三注香。说来奇怪,怎么我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我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因为毕竟我是来吊丧的。
我跟在其他人的后面。他们依次对死者的遗像鞠了三个躬,然后跟死者的父母礼貌性的道了句"节哀顺便"。我依照他们的样子作完,便匆匆的出了灵堂。
我一直跟着他们下了楼,刚想上前打听点消息便听见其中一个说:"你们说这小子死的邪不邪门!昨天中午还见着他了呢,没想到一转眼就……"
另一个接茬说:"确实挺邪的啊!上着上着网就跳楼自杀了,不会是在网上遇见鬼了吧?"
"不会吧,哪有这种事啊!你就知道胡扯!前两天我还听他吹嘘自己刚刚在QQ上泡到一个小女生呢!"又一个开口道。
"说不定就是个女鬼!那天他说去见那个网友,回来之后就神神叨叨的,叫他打够级他都不打。"
"胡说八道!我就不信是什么女鬼!不信咱们今晚试试!"
"怎么试啊?"
"你不是知道他的QQ号和密码吗?咱们用他的号上去等那个女鬼不就得了吗?有没有胆?"
"这小子有三个号,你知道他昨天用的哪个啊?"
"废话!有会员号谁还用其他的!不就是1543353的那个吗?"

(十四)最后一个迷
傍晚时分,我来到了那个小巷。
手机响了,是阿东。
"喂!我是阿东啊。你在哪呢?"
"先别管我在哪?什么事啊?"
"你不是叫我去套话吗?我去了。小三最近几天去外地了,现在还没回来。胖子病了好几天了,在家躺着呢。我看他俩都不像……"
"不是不像,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思路一开始就错了!"我打断了阿东的话。
"你怎么这么肯定啊?难道你今天调查到什么了?"
"不仅仅是调查到什么的问题了。"
"难道你已经知道了答案?"
"就差一点点了,还有最后一个谜!在家等我消息吧!"
"喂!喂!喂……"
没等阿东再发问,我就已经挂断了电话。因为,最后一个迷的答案来了……
一个小时后,阿东接到了我的电话:"喂!是我!下来吧,我就在你楼下。我告诉你真相。"
一分钟后,阿东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带着满脸压制不住的兴奋和好奇。我刚带他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便迫不及待了。
"快说吧,别了!"
"首先告诉你,这件事和你无关,也和小三、胖子他们无关。如果不是你的胆小的话,咱们根本只是局外人。但是现在不同了,咱们介入了,而且知道了真相。有个很尖锐的问题摆在咱们面前,我无从抉择,需要和你商量!"
"什么问题啊?神神秘秘的!"
"别急!先听我给你讲讲这个故事吧。只管听,不要打断我,有问题最后问!怎么样?"
"好好好!快讲啊!"
于是,我便跟阿东讲起了我心中的故事。

(十五)真相
张雪儿是个高中生,为人活泼开朗,长的也挺漂亮。由于早年丧母,他一直跟疼爱自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工作很忙,导致雪儿经常一个人在家。她闲得无聊的时候就上网聊聊天解闷。
有一天,雪儿在QQ上聊天,认识了一个的网友,两人聊得很投机。几天之后,男孩约她见面,雪儿便欣然同意了。
两人见面后雪儿对这个男孩感觉不错,两人一起聊天,一起逛街,甚至还一起到周边的山上郊游。
两人一起爬上了一座山的山顶,整个城市一览无余。雪儿欣赏着这美丽的风景,一丝清风吹起了雪儿乌黑的秀发和雪白的裙角,迷人极了。
这一幕被身旁的男孩看在眼里,不免春心荡漾。见四周无人,他一把搂住雪儿便要亲吻。雪儿不从,她便将雪儿压倒在地,撕扯开雪儿的衣服,玷污了雪儿的身体。
雪儿不停的挣扎,踢他、打他、甚至于咬他,然而却都无济于事。面对雪儿的反抗,男孩急了,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想吓唬雪儿,没想到雪儿却变本加厉。情急之下,男孩捅死了挣扎中的雪儿。
直到雪儿一动不动了,男孩才意识到自己酿成了大祸。他匆匆的把雪儿的尸体拖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便逃离了现场。
男孩惊恐万分,他回到家里之后三天没有出门。三天后,没有任何的动静,男孩这才放了心,恢复了以前的生活、恢复了上网。当然他没有忘记删掉QQ上那个雪儿的名字,因为他觉得看到那个名字就会胆战心惊,就会联想起雪儿的死状。
然而这天晚上,怪事发生了。
男孩正在聊着天,雪儿的头像忽然再一次的蹦到了他的好友列表中。
然而当他犹豫之时,雪儿给他发来信息:"8766543,我--等你电话!"
男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战战兢兢的打了这个电话,得到的答案同样是火葬场,有个张雪儿,不过已经死了。
他感到莫名恐慌,感到手足无措。他觉得是雪儿的鬼魂来报复他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一次在网上见到了雪儿。
他马上向雪儿求饶,说自己不是故意要杀她的,是失手错杀。雪儿可不信这些摆明了的谎言,一直说着"你要付出代价"、"晚上来找你"、"要你偿命"之类的话。
男孩害怕的关闭了QQ,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发呆。这时他又不禁想起了雪儿死的惨状,不免周身一抖。他来到客厅倒了杯热水,想缓解一下紧张情绪,然而却毫无效果。
他密切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起初家人都在外屋看电视还好,后来家人都睡了,房间里出奇的静。他心理极度恐惧。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窗帘剧烈的抖动。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滑落下来。他战战兢兢的走到窗户跟前,壮着胆子猛然的拉开了窗帘,什么都没有。他伸出头去看看外面,同样什么都没有。
他的心已经再也承受不住惊吓了,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当他从窗口向下看的时候,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与其让雪儿折磨死,还不如……
他爬上了窗台,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了下去……

(十六)遗照
"噢,就是报纸上登的那个人是吗?"阿东开始沉不住气了。
"对,他叫许强。今天早上我去他家吊过丧。"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杀雪儿的凶手呢?"
"因为他的遗照!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遗照的时候就觉得最近在哪里见过,可是当时没想起来。吊丧回来的路上,我拼命的想。突然的,我想到一个细节,他的遗照是黑白的。虽然黑白照片上看不出事物的真实颜色,但反映真实颜色的深浅还是绰绰有余的。我注意到许强的头发在照片上是灰色的。正常人的头发即使是在黑白照片上也应该是黑色的。所以,我断定许强的头发不是黑的。于是我开始回忆最近几天见过的浅色头发的人。不久,我便想到了!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出火葬场的时候撞到一个染黄头发的人吗?就是他!"
"噢!你是说许强也去火葬场探过虚实?"
"没错!许强去火葬场后得知雪儿昨晚真的被火化了,他进一步确定了雪儿要找他报仇。他万分恐惧,于是第二天一上网便向雪儿求饶。雪儿哪肯放过他,于是一步步的把他逼上了绝路。"
"可是雪儿为什么会错找上我呢?我跟许强又没有关系!"
"起初我以为是许强在那家网吧上过网,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的思路从一开始就错了。其实雪儿不仅错找了你一个,而是错找了十几个。"
"十几个?"
"对!记得我去火葬场时那个火化工说的话吗?他说:'从今天早上八点我上班开始,已经超过十个人打电话来找张雪儿了。'这难道不说明这十几个人都和雪儿聊过天吗?"
"可是她为什么会错找那么多人呢?既然是冤魂索命,应该是一找一个准啊!"
"因为你们有一个共同之处,这是我在查找了许强的QQ号码之后才发现的。就是--你们都叫'月光男孩'!"
"噢!原来如此!所以雪儿的鬼魂也错找到了我这个'月光男孩'!"
"但是,有一点很让人想不通,你们的网名虽然相同,但QQ号码可是不一样啊。一个冤死的亡魂难道会记错残害自己的凶手的QQ号码吗?会找错人,而且一下就找错了十几个?"
"这个……也许她只记得名字忘了号码呢。"
"不错,她是只记得名字了。我查过QQ里叫'月光男孩'的人,一共有十三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和这是三个人都聊过天,其中当然包括你和许强。"
"这能说明什么呢?"
"傻瓜!这说明--她并不是鬼!"

(十七)雪儿的身份
"你说什么?她不是鬼?你怎么那么肯定啊?"
"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她是一个假扮的雪儿!"
阿东惊奇的望着我,显然他不能相信他所听到的话。
我接着说:"这个人的目的无非就是找到真凶。但她只知道雪儿的那个网友叫'月光男孩',其他的一无所知。所以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在雪儿要火化的那一天夜里,她用雪儿的QQ号码上网,并对每一个叫'月光男孩'的人说让他们打那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然得到雪儿已死的答案。真正的凶手当然会感到害怕。然后,她第二天再次假冒雪儿上网跟'月光男孩'们聊天,真正的凶手会不打自招的。人要是心里有鬼,是不用真正的鬼来吓他的!"
"不对啊,第二天雪儿并没有再次和咱们说话呀!"
"那时因为她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人,没有必要和咱们再废话了。"
"说了这么半天,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这也就是我跟你说的尖锐的问题。你先回答我,我再告诉你她是谁。虽然这个假扮的雪儿的人间接的逼死了许强,但是许强这种畜生是真的该死啊。客观的说这个人维护了正义,你说我们应该拿她怎么办呢?是报警,还是置若罔闻,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恩……"阿东沉思了很久,说:"我觉得装作不知道算了。"
我冲他微微一笑,说:"我也这么想。"
"可以告诉我了吧!"
"好!我在许强家楼下遇到一个带墨镜的人,非常面熟。我想啊想,后来我想到了,其实你也应该想到了,她就是--雪儿的父亲!"
"不会吧!你这么确定?"
"虽然经过了伪装,但那高耸的颧骨,还是出卖了他。起初我也不能接受,可是你想想还能是谁呢?他去那里就是很好的证据啊!他去那里干吗?不就是为了看看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得嘴脸吗?毕竟是丧女之痛啊,而且是一直以来和他相依为命的独生女,要是我我也要为女儿报仇的!还有,你记得咱们去他家的时候,他家里时而出现的短促的'嘟嘟'声吗?过后想来,那不就是QQ的消息提醒声吗?你想想,一个悲痛欲绝的父亲会在这种时候有闲心聊天吗?我想那一定是他在和许强聊天。那天八点二十我们以为他下了线,但其实他只是隐了身。"
"噢!可是有一点讲不通啊,我从来没有加过雪儿,他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好友列表上的呢?"
"这也不难解释,我仔细调查过他,我发现他是个网络工程师。你说这对他来说有什么难的吗?"
"还有还有!我可是真的在巷子里见过雪儿的啊!你昨天晚上不是也见了吗?"
"有人告诉过你那是雪儿吗?其实一开始你就弄错了,你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硬硬的扯在了一起!那个根本不是雪儿!"
"那是怎么回事?我都被你弄糊涂了!她那天跟我说她在等一个电话!"
"阴差阳错!完全是阴差阳错!我刚才躲在巷子的阴暗处守候了半天,终于被我等到了你那个所谓的'雪儿'。我跟在她后面,一直跟到她家里……原来,这个女孩去年高考落榜了,别人都接到了通知书,只有她没有。家里人为了安慰她骗她说录取她的大学会直接打电话通知她,没想到没几天她就疯了,见人就说:'我在等一个电话'。"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害我虚惊一场。"
"好了,现在一切都明了了,咱们都回去睡觉吧!记住--保守秘密!"我冲阿东挤了挤眼,然后便各自回家去了。

(十八)结局
这一夜睡的特别香,一方面是因为不用和阿东那家伙挤一张小床了,另一方面是心中的阴云总算散去了,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打开手机的时候,收到了一条昨天深夜发来的短信:
小伙子,我是雪儿的父亲。我知道你不是雪儿的同学,而是来调查我的,我并不介意,因为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为我给你们带来的麻烦表示抱歉。你是个聪明人,相信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其实我的目的是逼他去自首的,没想到却……不过他也该死!现在我已经廖无牵挂了,当你看到这条短信时,我已经和我的老婆孩子团聚了。谢谢你那天的安慰,我知道你是真心的,谢谢!后会我想无期了!
我立刻报了警,但当我和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了……这一刻我才知道他叫张劲山--一位可怜而又伟大的父亲!
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会幸福快乐吧……

(十九)故事仍在发生
QQ上……
"我们见面好吗?"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