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泰州沈杰
泰州沈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5,213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2020-04-01 15:26:31)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1966年,WG的熊熊烈火在全国点燃,学校停课,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交流革命经验,北京学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毛 泽 东于1966年8月18日至11月26日8次接见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和青年师生。当时串联师生乘坐交通工具和吃饭住宿全部免费,成为特殊年代的一道风景。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当时我们是省泰中初中一(6)班的学生,大多才14岁,是“老三届”中的小弟弟。WG 的风暴席卷全国,学生停课闹革命,停止高考,看到学校高中的学生和初二、初三的不少学生都到全国各地串联,很是羡慕。毛 泽 东接见红卫兵时,每个班上都有两三个名额,那都是红五类的后代,自然轮不到我们。1966年的11月份,我们班上三位平时要好的同学商量也一道出去串联,后来初一(5)班的一位同学也加入到我们外出串联的行列中。在此以前,我们都没有离开过泰州。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到学校开了介绍信,带着学生证,向家长要了几元钱。11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们一行4位同学从泰州乘汽车到达口岸后,步行至高港轮船码头,准备乘东方红号大轮船到上海。到了高港码头串联学生接待窗口拿学生证登记准备领船票,可一看通知,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由于从苏北各地来高港乘船去上海串联的学生有近千人,按先来后到的顺序要等三四天才有船票。
      但既来之,则安之,只好来到高港轮船码头候船室。只见候船室内人头攒动,地上四处铺着用稻草打成的草帘,这是安排各地乘船外出串联学生的地铺,我们几人赶紧找了一个地方安顿下来。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5班的同学小山是瞒着父母与我们一道外出串联的,临走时只写了张条子丢在家中。父母得知后,心急如焚从泰州赶到高港,在候船室找到小山,想劝说他回泰州,但小山不允,其父母只得给了的钱小山,关照我们几位同学外出要相互照应。
      在高港候船室住了三天,终于拿到船票了,下午3时登上东方红号大轮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大家在几层楼似的大轮船上跑上跑下看个不停。第二天早上,轮船到达上海十六铺码头,下船后,仰望黄浦江边当时上海的最高建筑高达24层的国际饭店,心潮澎湃,眼界大开。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来到上海全国串联学生接待处,我们被安排位于浦东的上海港湾中专学校住宿。从十六铺乘轮渡到浦东,再转乘公交车,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步行几分钟来到上海港湾学校。那时的浦东并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很少见到高楼大厦,难怪当时上海人有句口头禅,“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住下来后,赶紧前往食堂买饭菜票就餐。第二天我们碰到住在我们隔壁房间的几位山西大同的来沪串联的学生,他们来上海有几天了,次日准备回去。他们提出与我们换饭菜票,原来他们是打的欠条领取的饭菜票。现在他们要回去了,多余的饭菜票只能退账。我们刚来上海,还要住几天,他们将欠账的饭菜票与我们拿钱购买的饭菜票交换后去食堂退了钱和粮票。就这样,他们没有花现钱却还退了不少钱和粮票。不能不说这些北方的学生,年龄不大,却很精明。记得,当时一位大同的学生还送了一把西湖的花雨伞给我留作纪念。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在上海玩了几天,不光让我们开了眼界,也目睹了大上海疯狂年代的火热场面,街上大字报铺天盖地,辩论的,游行的,批斗走资派的……一天早上,我们几个同学早早起床乘公交车准备去参观我国第一台万吨水压机。公交车上人特别多,上车后挤得分散了。我下车时不见同学,后来得知他们中途下车了。我一人去上海同济大学,正好看到大学操场上正在召开批斗走资派的大会,台上的老干部被红卫兵叉着两臂,揪着头发,坐“喷气式飞机”。下午回到港湾学校住所时,发现同学给我留下的纸条和一张当天去南京的火车票,并告知他们已先去火车站。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我随即收拾简单的行李前往上海北站并未遇到他们,此时火车站人满为患,车站前的广场成了临时候车处,我在此排队时遇到了与我是同一趟列车去南京串联的沈阳的几名中学生。看看离晚上8时开车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将一个装有洗漱用品、衣物及语录本和M像章的黑包交给沈阳的学生保管,到候车室等了一个空位休息。也许是玩累了,在椅子上睡着了,一觉醒来,一看墙上的钟,已是晚上近9时了,赶紧跑出候车室,到广场一看,我们乘坐的此趟列车排队等候的人群早已乘车散去,我交给沈阳学生保管黑包也不见了。还好,到检票处打听,检票员问我是什么颜色的包,包内有何物品,我的回答对上号后,检票员要我去车站失物招领处看看,好不容易从堆积如山的失物货架上找到了我的包。现在想想,沈阳的学生还真负责,虽然我们萍水相逢,只知道他们是沈阳的,连姓和名我都没有记住,但他们上车前将我的黑包交给了检票员。这样的朋友是值得信赖的,在此我向他们送上迟到50多年的感谢。

 

回忆:54年前大串联往事



      上了火车,车上挤得水泄不通,座位底下,厕所内,都是人。乘火车到达南京后,我住在下关的铁路中学的一幢二楼教室内,晚上睡地铺。一天,晚饭后我去南京沈举人巷看望住在那儿的亲戚,回来晚了,在教室里住宿的学生都睡着了,敲门无人开门,只得到对面堆放穰草的教室,在草堆中睡了半夜,等到有人起身解手,才进了教室的地铺上睡觉。
      从南京回泰州的途中串联到了扬州,住在扬州财会学校。登记时,我一看登记簿,我们一同出去在上海分别后的三个同学的名字也登记在上面,他们是前一天住在这里的,看来我们一道出去的同学还是心有灵犀的,基本上串联的行程差不离。从扬州回到家中,身上有点痒,家人们一看身上带回不少虱子。
      当年我们外出串联时,还是青葱岁月,天马行空,了无牵挂。两年后的1968年,我们一道串联的4位同学别无选择地走上了到农村插队的道路,吃尽千辛万苦。一晃54年过去了,当年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当年同我们一道外出串联的初一(5)班的同学小山前几年因病去世了,回想起来,不免有些伤感。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因疯狂年代耽误了的学业,失去了的青春。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