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新
雷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173
  • 关注人气:1,3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故事(小说)

(2020-08-11 15:06:36)
标签:

小说

爱情故事

戏剧

文化

杂谈

那时我们在大学里排演话剧,有《恋爱的犀牛》、《东京爱情故事》、《情书》……小花是我们的女一号,也是女二号、三号,因为人手太缺,她经常一人分饰多角。记得上演经过改编的《东京爱情故事》时,里面一共有三个故事,小花分别与三位进行了拥抱。不得不佩服,从衣着、谈吐、表情到性格上,她都拿捏得很准。基本上看不出来是一个人演的。三个故事都很饱满。小花与铃木保奈美更是长的有8.7分的神似”(话剧社社长语)

《恋爱的犀牛》很火演出了一场又一场是小花的看家本领与拿手戏。可惜我一场都没有看。因为话剧社社长和小花是暧昧的男女朋友关系个中奇妙就更说明了。看过《恋爱的犀牛》的人都说好,我没有看过,无法表态。社长为《恋爱的犀牛》可谓呕心沥血,极尽所能地奔走找专业摄影师拍摄了海报,全校到处张贴。小花一时间成为了最耀眼夺目的校花。

有一个高年级的戏剧“票友”暗暗上了小花,人称“李大官人”,每次演出都自费给小花献花——那年代这是再奢侈不过的行为。他到处扬言,只要是有小花的戏,他场必看,“为小花提包都愿意”……这事闹到了社长那里,社长托人感谢了戏友的热情,将每次献花的钱送了过去。“李大官人”闹到了社团里,一个劲地说社长瞧不起人……这点钱,老子还是花的起……看戏不花钱,老子不干……小花若是在,肯定能理解戏友的心情……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留语重心长:一定要把戏演好不要搞其它啰里八嗦的风波。

戏荒。社长找我写剧本。讨论了《新牡丹亭》、《楼上楼下》等新戏。《新牡丹亭》来自于我们的大诗人刘X的一部诗剧,灵感是学校有一座湖心亭,是男男女女谈恋爱的圣地。诗人突发奇想,创作了来到当下时空的柳梦梅,看到眼前的一切,为青春高歌……这是我们的《青春之歌》。可惜到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还能记起哪怕半个句子。那样的高调与体量在校园文学里都是少见的。我即今想起来还会热血沸腾。另一个原因还因为柳梦梅的演员X长的像张国荣。我当时的偶像。小花的第二任男友。她现任的丈夫。

《楼上楼下》是我的原创话剧。经过了很多次讨论,最后还是觉得,虽然剧本很出色,但是搭建不了两层楼的舞台,无法排演。建议留到以后条件成熟了再说。

《新牡丹亭》里我就记得游园的场面。有点鬼魅。说一堆情侣在牡丹亭下赏花。然后见到了一位古人。古人说的话——都是现代诗句,大家一句也不懂。场景是大白天里见到鬼了。然后,小花扮演的新时代的杜丽娘上场,梦醒般听懂了古人柳梦梅的语言……全剧只有柳X着古装……

我修改并充实着我的《楼上楼下》。原来的意图是写楼上楼下两对情侣,一天早晨,楼上的要出去逛公园,楼下的要出去看望病人。平行时空。楼上的女的说兰花病了,男的紧张地说,莫不是癌症?楼下的男的一脸阴沉,对女的说,结果出来了,他爸患的是癌症……都还没有出门,情景剧,有情,有景……也不知道走向哪里,有点《等待戈多》的意思……

情景剧,来自美国的一种轻喜剧。”社长说,“你这出戏剧没有写出轻喜剧的味道。反而有点苦涩的感觉。不好演。而且,楼上在走动,楼下也在走动,容易分散观众的注意力。”

然后就改编了我的小说《少年项羽》,换名字《虞美人》上演。女主角自热还是小花,男项羽由柳X担任。我看后总觉得项羽太女性化而虞姬太男性化了。社长说,这叫审美反差。我说这叫落差。“毕竟是少年,带点女性气息不算太过。”“可是,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在少年之时就已经完全地展现出来了,比如,项羽一个人在河边看杀人……”

“李大官人”最佩服这出戏,说以前演的戏都是儿女情长地小打小闹,这出戏才拍出了人性的深度。虞姬对项羽的感情,就像小花对观众的感情一样,是“天长地久”那样的一种感觉。可是,变化总在发生,当四面楚歌的时候,虞姬的感情升华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她要与项羽一起走,离开人世……

“只有强者才会摧毁别人的同时摧毁自己……”社长说,掉下眼泪来。

《虞美人》的成功,将小花送到了新的境界。她正式向外界宣告了与X的恋爱关系。对于“李大官人”来说,有点“莫名其妙”。直到见到他们出现在湖心亭上,我们才发现,此前大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回忆社长的话,大家这才品到“李大官人”的那句“莫名其妙”的真意……

话剧社还在,只是小花不再演戏了。社长找到我,新合作了一部剧本《小花》。这已经是大学毕业的事了。话剧从一个冷艳的视角回顾了小花在大学期间的演戏生涯。按照三部曲的格调展开。爱情故事。人戏合一。天衣无缝。

谈合作的那天,小花从车上下来,老远就听到她的大笑,“哈哈哈,快来帮帮我,车门把肚子顶住了。”循着笑声,跑过来的是柳X。扶将下来。一个孕妇。使人想到一个词,不知道用在这里妥不妥当:捧腹大笑。“李大官人”早已不知去向。小花的包,柳X一直提着。望着此情此景,大诗人X朗诵了当年炙手可热的诗句:“你是来找我的吗?我就在这里啊,我哪里都不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