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左小诅咒很行为艺术

2010-03-22 15:45:23评论 杂谈

黄雯/

上礼拜五,在世纪剧院看了左小诅咒的现场音乐会,感受有点奇怪,说不太清。突然有一种无语。因为一直觉着他的音乐和词作是属于小众群体。突然在这么大一家剧院,还来了那么多的观众,包括各界大腕捧场,确实有点不太习惯。但至少在原创语境中,有这样的结果,是个很好的事情。说明我们这个文化市场还是能容纳多元化元素的。只是我多少有些纳闷,来这儿看演出的,有几个是真听懂的,或真能欣赏的。估计更多人也是抱着一丝猎奇心理来的。这一点左小也不否认一直以来自己营造的噱头,他是很聪明的,懂的经营自己的艺术家。

认识左小可能有个十年半载的了,但来往不算很多。一直觉着他是个有趣的人,性情很随和。说实话,他的音乐我始终觉着还是听不太惯的,但是词写的有意思,经常有些令人反思的句子出现。所以觉着他更象个游呤诗人,而不是音乐家。他更象在做艺术,而不是做音乐。包括他一张唱片卖500,更多也是一种行为艺术,假如说他这个动作是“行为艺术”的话,花高价去购买的人,这行动也挺行为艺术的。这样“上套”的人越多,这个“行为艺术”的作品范围也就越大。这非常有意思,这也是左小一直乐不可支的理由。

经常听到摇滚圈里的朋友说,很不喜欢他这样,感觉不是在做音乐,甚至有说他利用摇滚乐,在做别的事情。当然了,从纯做音乐的角度谈,他的音乐可听性不是那么强,甚至有时候听着感觉快让人睡着了。但是基本上几乎没有人说他的音乐是垃圾,因为他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独特的语境和自我表达方式,并且还很真诚。我跟做音乐的朋友说,你们遵循音乐性很好,但他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摇滚乐和摇滚元素是可以在任何艺术形式下借用的。经常跟人聊摇滚乐的根源性和分支。同样,你遵循最根源的音乐,非常好,因为你期望和坚持最纯粹的东西。而有些人对“分支”感兴趣,他乐意玩杂糅,玩添加或“后摇”。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最想表达的方式。你只有喜欢和不喜欢,并不存在对和错。

在世纪剧院左小的现场给我感觉最有趣的是观众席。突然让我感到回到18世纪时,欧洲那些贵族阶层去享受的大剧院的现场。不同的是人家那是真贵族过来欣赏高雅歌剧的,咱们这儿过来是些小众知识分子和伪精英,夹杂着从各处飞来的“另类”小歌迷,为了看一个带着西部牛仔帽的音乐呻吟者。而演唱中,左小的左臂时而老毛范儿,时而恩来范儿,来回晃悠,实在把我乐得不行。

左小诅咒很行为艺术

黄雯长篇新作《我这样的女模》当当售 卓越售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