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雯
黄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210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和骚男只做爱,不做朋友

(2007-07-24 11:36:49)
分类: 音乐评论
 从内蒙回到北京,人很累,这一路上吃够了羊肉,睡够了桑拿房。内蒙的酒店告急,一群人只能去桑拿房洗洗睡,鄂尔多斯的桑拿房十分便宜,但条件却出奇的好,就是一大早房间里开大灯,放high曲,实在让人受不了。睡梦中居然记得那high曲里的一句歌词“爱大了吗?”这词不断重复,听起来象“爱大麻”,我一下子跳起来,猛吸一口桑拿房的浊气。醒了。演出在成吉思汗的居住地,我们也就待了一天,因为说实话,现场环境很让人失望,不在草原上,而在水泥地。我一向讨厌在旅游胜地上搞活动,环境太人为。高兴的是,当天在后台见到了“老哥们”们,老中青三代全齐了。魔岩三杰除了张楚,其他二位都胖成小猪。老何还是那德性,短信让他下台来找我,他来一个台下人多,太乱。我忘了,这是在外地,他们全是腕儿,要端着点,还以为在北京那么随便呢。跟老谢(谢天笑)一直待着,他现在瘦的厉害,瞧着让人心疼,这家伙在舞台上除了砸琴,就拉过屎。可在台下是颇好相处的人,他喝多了,一直在我身边待着。最有意思的是,天下着雨,大家都躲在后台,我被尿憋得厉害,厕所又太远,老谢特好陪我去一犄角旮旯,替我放风。女人尿尿的确麻烦,不能象男人那样随便。为此,我要好好感谢一下老谢的关爱,哈哈。
 
这场演唱会,我们一直在后台冲着哥几个的后脑勺看完的,期间我郁闷了好久,可能一路上太累,也由于同大伙很熟,演出现场我有些犯困。只记得台下对窦唯的呼声很高,可他上去后,有一半的歌迷不买账了。我坐在后台的地毯上,迷迷糊糊听见窦对台下说了句“我不是傻逼,也不牛逼,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人!”我靠,我一下子醒了,站起来,身后哥几个同行全乐了。窦的音乐早就改了面貌,可大多数的歌迷依然喜欢从前那个窦唯,希望他开口唱。我知道窦的坚持,经过了很多年的挣扎,他太不容易了。他对抗得是整个中国的大环境,他的内心隐藏着愤怒和悲伤,却用最艺术的方式解构着音乐,可同胞们却很难理解他,我想这是他内心最痛苦的。这几年他一次次对外界不合常理的举动,更说明了他的压抑,内心最深层里的压抑,而表现在外界,表现在媒体上,就成了手足无措,自保闹事的“孩子”。中国的摇滚乐圈子里,可能没有一个象他那么明晰中国现状的问题,可他也没有办法解决,他不是一个政客,他只是一个有责任心的艺术家,他只能做好自己的音乐。他的音乐再小众,那也是属于他自己的。说实话,头几年跟窦和乐队成员经常一起玩儿,拍小电影,窦当导演,我们是演员,一到周末大家游山玩水,过得十分开心。那时候的他是个快乐的孩子,在精神层面上我们聊得不多,但说出来的话都十分经典,碰面时更多在开玩笑,打打闹闹,好玩儿,一说到严肃的事情时,他是个沉默有些结巴的人,但我却最能理解他的精神状态。
 
我始终觉着在中国,最需要的是大量的普及工作和普及教育,这样的工作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艺术家来讲,确实非常残忍。他可能需要牺牲一些天赋才华,做一些迎合大众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已经有一个张艺谋了,将来还出现谁,不知道。但我必须要向这样的艺术家致敬,他们是一群非常有责任感的人。至于窦唯,你既然选择了纯艺术的道路来对抗现状,也希望你更加坚强,将纯艺术纯音乐做到最牛逼的高度。人就怕徘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非常痛苦了。但我理解这样的痛苦,就象窦说得那句话,“我们都是人”,我们有七情六欲,理想是乌托邦,肉身却要为理想付出各种代价。而如今他继续站在这个舞台上,就说明他的坚强,一个艺术者的坚强。
 
 
 
 
对了,差点忘了最近跟韩寒的事件了,继续闹闹韩坛。头几天小路同学为了给小韩打圆场,对记者解释说我们只是朋友,不回应是因为尴尬,言外之意就是把责任都推到我这边,替韩寒喊一下无辜。呵呵,这算什么的,你这样的保护,显得他更不象个爷们了,谁想跟他做朋友了?一开始我就奔着帅哥去的,这一点你早就知晓。他跟我眉来眼去耗了一年,荷尔蒙吊我个十足,急死我了都,基本都快怀疑丫是不是有同性恋倾向了,你偏替他说我们是朋友关系,这也太敷衍了吧。无所谓。这点责任算什么的,一姐们闹事,一小骚男装无辜,这出戏唱得也够有趣的。只是让我乐得是,这二个上海人,对待这事怎这么没幽默感的?难道韩寒的幽默感以前都是假装的?真正有力量的幽默,是建立在激情和面对激情时,建立在危难和面对危难时,而不是平时不痛不痒的事情上。韩坛的确需要修练,幽默感和危机公关能力还差得远着呢。
 
碰到小骚男,没听说硬憋着情欲跟他做朋友的,那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儿,他如果想跟我做朋友的话,一开始他就应该跟我说清楚,而不是等到一年后的现在才圆面子。小路同学你这是帮他自个儿抽嘴巴子,朋友二字是你说出来的,不是他。面对一个对他情欲旺盛的女人,他跟这个女人做朋友?太可笑了。另外,要跟我做朋友,我有我自己的朋友原则,我的交友原则是建立在档次平等的基础上,也就是做人档次和精神档次的平等。某个人这类档次和我不平衡时,我是不会跟他做朋友的。我和韩寒不可能做朋友,除非他能够进步。这世上跟人做爱容易,做朋友最难,我是不会轻易认一个人做朋友的。要成为我朋友的人,多半是和我性格相符,性情开阔自由,在精神层面能让我足够尊敬的人。韩寒不算这样的人,但如果他能成长有改观,那就再说。韩寒在我眼里也就一小帅哥(其实挺骚的),在面上敢说点真话,挺好玩儿一男孩,他这类的也只能对我产生跟情欲有关的爱或某种关爱情绪,要尊重感谈不上,他私下的小心眼儿,他的胆怯、懦弱,他处理一些事情的太小男人气、畏缩,不够真性情,我不喜欢(忽略性,是性格装逼问题)。我不会跟市面一些装逼小女人,到处撒娇声称“我们只是朋友”,这话太肉麻了,听着就起一身鸡皮。
 
现在朋友的概念到处泛滥,非常贬值,跟做爱差不多一样泛滥成灾。既然都泛滥,我宁愿选择做爱,保留真实性,也不轻易跟人做朋友。两性之间做朋友,本来就挺瞎扯蛋的,当然我身边大多数都是异性朋友,性和无性的都有,但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事后谁也不特意说什么。真正的朋友之间都是诚实的,无论性和无性都能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果断对待,没有磨洋工,吊人胃口玩的。
 
以我的观察,韩寒身边的“朋友”,大多都是某种利益驱使,或者跟虚荣心有关,素质看起来都不怎么样。如果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那我宁愿不跟他做朋友。说这话,我不怕得罪人。我是个地道的个人主义者,特别讨厌拉帮结派,韩寒如果说封闭自保没见过市面,眼界太窄,识人有误。倒是这市面上一些人显得很虚伪,一天到晚哄着这小子玩儿,把他哄得直乐的,然后借用他的平台做买卖。这事我还真做不了,我宁愿选择跟帅哥“劳动”一下,爱一下,骂一下他的胆怯,也不会做个装逼的朋友。
 
很有趣的是,凡是跟他有关的一些外人,都是自己喊着是他的朋友,我看韩寒从来没自己说过。我觉着挺丢人的。这年头在我眼里最丢人的事情不是性的绯闻,倒是“朋友”二字挂在嘴边显得十分丢人现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