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雯
黄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210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拧巴着做艺术,还是做拧巴的艺术?

(2007-02-16 23:16:47)
分类: 音乐评论

是拧巴着做艺术,还是做拧巴的艺术?

/黄雯

  

   网上星座说2006这一年是个天蝎年,人和事情容易走极端,说白了,就是混得好的越混越好,混得惨的越混越惨,至于混得中等的,再闹腾也没用,依然是不上也不下。天蝎的特质就是这样,好坏分明,爱恨极端。于是纵观这一年的娱乐文化事件,还真是走着极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这一年最火热的就算博客事件,承接头几年露头露脸的演员、艺术家明星,今年干脆火得更加彻底了,最受益的就是徐静蕾、韩寒、潘石屹、洪晃等等累积型之流。由于头些年慢条斯理积少成多,到了今年干脆来个总爆发,成了名人博客的最大受益者。博客给中资明星提供了舞台,让人们看到他们闲暇时的另一面,而真正的高资明星,成天混得天昏地暗,忙着收入大额佣金的单,根本从开始没把博客当回事,你听说张艺谋和章子怡写博客吗?

 

   快到年底,极端到了头,出现了反弹现象,干脆有了张钰、侥颖等哭天喊地、骂街游行之辈。幸福大街的主唱吴虹飞也不甘寂寞,借着黄建翔的东风,差点学了张钰。张钰是用肉体挑战潜规则,吴虹飞是靠精神博出位,姿态更加险象环生,意犹未尽。

 

   这个天蝎年真是闹得蹊跷,一幕幕大戏场场精彩,并且没有导演安排,全是事赶事,话题赶话题,仿似爵士乐即兴表演,观众们也是鼎力配合,突破审美疲劳的极限,欢畅淋漓与主角们共舞到天明。要说今年的“表演”里,最倒霉的还是窦唯,这个圈子里最“无辜”的艺术家,我最欣赏的人,却被无情的推上了风头浪尖,任人口诛笔伐。艺术家不是政客,多半没有机心,被游手好闲、利益前驱之辈利用,然后再喊口号拥护,此行为真是下流无耻。主流文化、流行台面人人闹,人人得利,唯独摇滚乐界越闹越走下坡路,这也体现了今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的定论。这些年摇滚乐的发展举步为艰、困难重重,摇滚斗士们绷了好些年,一直期待着有个契机重返辉煌,无奈上天不够仁慈,低迷的摇滚乐市场迟迟不见晴日,我们的斗士们也该间歇性发作了,听摇滚乐多年的歌迷们都知道,这些年斗士们着实不易。愤怒无处释放,只能调过头伤害着自己,更为糟糕的局面是相互猜疑,窝里哄。甚至连最坚定的老崔,也发表感慨:中国的音乐要完蛋了。暂且希望我们的老摇滚们在今年只是一次恶劣低谷,明年开始出现重生,黎明前的黑暗,有冲突也是好事,没准是一次净化打扫,形成规则前,且要乱上好久。

 

当然这样说起来,似乎悲观了些。我们摇滚乐的新生力量,在今年却都表现出不俗的定力,外事外物的干扰并不能骚扰到他们。最让我欣喜的是新裤子乐队,他们的新音乐和有趣现场表演,给沉闷的音乐环境注入新鲜的空气,他们一改以往时髦朋克风格,走向反时尚的颠覆之路,形成诙谐做派,一次仿似无意义的意义行为,让听音乐的人从沉重意义论的泥潭中挣脱出来,真正的学会享受音乐的乐趣。我很看重他们的这次“颠覆”,无论他们是有意如此,还是哥几个耍开了的无意,总之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更加潮流的心情,象一次反弹行为,让我们感受到凌驾音乐之上的轻松和超脱,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从不抱怨,时刻保持着健康、轻松、玩乐、幽默之心。做音乐就是这样,你自己开心了,别人也跟着开心,你总是拧巴着,别人也跟着拧巴个没完。我想说得是,中国摇滚乐“拧巴”了太久太长时间了,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开心和享受,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出路。

 

说到“拧巴”二字,我要谈到一支乐队,这也是年底近段时间我老听的,它就是“重塑雕像的权力”,这支后朋克乐队一出现,就能感觉即将走向国际化,他们的音乐和“我们的意义”无关,他们更自我和纯粹,不含杂质,他们的自我也更宽阔,超越了地域局限,不轻易被打扰。于是这样的形态,决定着他们可以走得更远,更有前景。说拧巴,也源于他们的音乐给人的感觉,“拧巴”着的后朋克,神经质中带着天赋的力度,他们把生理的某种病态,合理融进音乐之中,升华了欲望和神经质。这样的“拧巴”成了健康的释放,演变成音乐推进中的美。所以这样的“拧巴”值得提倡,我们需要鉴别的是:你是做拧巴的音乐呢,还是拧巴着做音乐。前者是生理的升华,艺术者的行为;后者是黔驴技穷,垂暮死磕,艺术者的败落。

 

在这个喧闹的集市中,总有些健康的生物酷酷的存活着,他们的酷,来自他们心核的强健,为此,我们在颓败之时,总能觉察出希望。也正因此,我们同他们保持尊敬的距离,时刻观望,常常祝福。

 

这一年作为个人的我,在浮躁和忧伤中度过,在心理聚焦生理之中惊恐发作多次,曾经思考关于死亡的问题。人的一生中总会有某个阶段,突发心理和精神危机,你的本能总在第一时间选择躲避,期望逃亡,可无济于事,最终你要选择坚强的面对。热爱生命和摧毁生命,同是人性根源的两面,就看最终谁战胜了谁。生命脆弱也无常,但始终要固守再生的希望。

 

从尼采的强人哲学到中国老庄哲学,从弗洛伊德性之阐释到“顺应自然”日本森田心理疗法,从西方攻击术到东方驻守术,这一年也成了我寻取精神良药,转变的一年,为了治愈我精神的“病”,前所未有的四处饕餮觅食。到了年底,失眠症稍有好转,生理症状也开始不必太在意,抗焦虑抑郁药物,吃了两个礼拜,扔掉。理由是到了后期我开始对药物厌烦之极,宁愿死扛,坚强应对。

 

决不抱怨,也不解释,这是我的生命哲学,包括对他人的要求。苛刻,令人厌烦和憎恨,却不见得是个坏事。当然近来我要宽容很多,包括对自己和对他人,当真正遇到唤醒善良和单纯的事物,人的心立即能变得开敞而柔软。

 

让一切负面见鬼去吧!

 

《我爱摇滚乐》杂志一月号so read栏目已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