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丛林路标
丛林路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7,970
  • 关注人气:6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迷茫20

(2019-12-09 01:43:37)
    沈默和母亲的关系已经不可挽回,沈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脸上没了那诱人的笑容,心情跌到了谷底,此时此刻的沈默显得那样的平静,因为沈默已经完全失去了可以让他激动的资本,沈默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沈默想到过再次去死,但死过一次的沈默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痛苦,沈默觉得死对于自己而言,这种痛苦不是在肉体上的,而是在精神上实在难以忍受,所以沈默只想平静的活着,什么也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放任自流,顺其自然,至于今后何去何从就听天由命吧。
    常平艳似乎很懂沈默的心事,组织了一次春游,目的地是上海西南的长风公园。常平艳让沈默带一个男生,女生则由她和樊洪组合,集合地点在樊洪的家里。这一天沈默早早地来到了樊洪的家,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当看到沈默出现在自家门口时,用一种审视的眼光问沈默:“你找谁。”沈默估计是樊洪的父亲,便答道:“请问,是不是樊洪家。”中年男子刚要开口想说什么,樊洪突然之间从房间里穿出来,一边拉着沈默的衣袖,一边还是用她那俏皮的语气说:“师傅,来啦,赶快进来。”沈默觉得,樊洪似乎在父亲面前一点也不忌讳让一个年龄相仿的男生进自己的家,沈默正想着和樊洪的父亲说些什么,但沈默还没来得及说话,接下来的一幕让沈默看不懂了。樊洪一手拉着沈默,一手拿着父亲的手提包塞到父亲的手里:“你还不去上班了,这里没你的事,赶快走吧。”然后竟然把父亲推出了家门,这还没完,樊洪还顺手关上了房门。沈默有点目瞪口呆,这是樊洪的父亲吗?然后沈默就问樊洪:“这是你父亲吧?”樊洪回答:“是我老爸,怎么啦,你不会是害怕他吧?”沈默心想,害怕倒也谈不上,只是有点惊奇,樊洪在这个家里似乎是有一种大小姐般的霸道,说明这个家父母对樊洪的万般宠爱,一种羡慕感从沈默的心中油然而生,所以沈默老觉得,樊洪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和樊洪比较,同样是领养的独生子女,同样在这个年龄段,沈默想想自己的处境不由得黯然神伤,可谓人比人天壤之别呀。其实沈默以前也被羡慕过,只是当时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在羡慕别人时,沈默才真正感觉到以前被人羡慕的那种幸福感。但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可能和过去同日而语了,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师傅,他们还没有来,我们到阳台上去看看吧。”樊洪领着沈默来到了阳台上。樊洪的家在静安寺,是一幢十几层的大楼,这在当时的静安寺可谓鹤立鸡群,沈默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楼上,樊洪的家一看就知道,属于当时比较富裕的家庭,沈默正在全神贯注着周围的一切,突然发现樊洪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一种爱慕之情一览无余。沈默心里突然有点发慌,赶紧转过头去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樊洪却有意继续深入下去:“师傅,你没觉得你很好看很漂亮吗?”沈默怎么也没有想到樊洪竟然会这样和自己说话,沈默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应樊洪。要说沈默从来没有想过樊洪,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樊洪长得亭亭玉立,也有一种人见人爱的感觉,但沈默一直以为,樊洪不适合自己,因为樊洪太过娇生惯养,沈默曾经好多次看到樊洪在下班后带着脏兮兮是双手就回家了,沈默也问过樊洪,为什么不洗洗手再回家,樊洪却说天太冷,到家里用热水洗。机加工的工作,一天下来双手不但脏兮兮的还油腻腻,樊洪竟然不洗手就回家,实在是让沈默受不了。所以沈默不太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当然樊洪的美曾经也让沈默动过心,但沈默以为,樊洪更适合做妹妹而非情人。所以听了樊洪的话沈默说:“樊洪,男人不应该是漂亮,这样说有点女孩子气。”但樊洪似乎不依不饶:“师傅,你还真别说,你的气质像男人,但你的脸确实有那么点女孩子气。”沈默突然觉得樊洪一下子长大了,反过来把自己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沈默还是装出一副一本正经地样子说:“有这么和你师傅开玩笑的吗?”樊洪看着沈默那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来。沈默突然觉得目前的情况似曾相识,在什么地方呢?啊!想起来了,这不是和柳莺在电影院门口看海报那一幕吗?看来沈默那装出来的一本正经特别容易逗女孩子笑。樊洪似乎看穿了沈默在想些什么,问沈默:“沈默,你有没有女朋友。”沈默突然发现樊洪改口叫自己名字了,沈默知道这是要和自己拉近关系的前兆,所以沈默继续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有。”“谁呀,我认识吗?”樊洪显然有点不快地问,沈默接着说:“是空中飞行员。”樊洪似乎松了口气:“沈默,你真坏。”沈默为了继续转移话题,对樊洪说:“不叫师傅,胆敢直呼名字,是不是不想活了。”樊洪再次俏皮地说:“就不叫你师傅,就叫你沈默…沈默….”沈默觉得和樊洪在一起确实很开心,几乎要把近期的烦恼抛之脑后,沈默想过和樊洪顺水推舟,以安慰自己那颗支离破碎的心,但又觉得用樊洪来填补自己的缺失是不应该的,毕竟除了开心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沈默动之以情,所以沈默再次大幅度拉开话题:“来了,他们来了。”沈默发现樊洪开始紧张起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去开门,但走近房门时,樊洪知道又被骗了:“沈默,你真坏。”然后举起一只手,似乎要想打一下沈默,但高高举起的手又轻轻地落在沈默的肩上,这时候两个人面对面,沈默突然发现樊洪的另一只手也开始慢慢地举起来放在沈默的另一边肩上,沈默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了,这时候的沈默有点招架不住,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毕竟是一个大美女,沈默再一次被诱惑了,根本无力抵抗。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这次是真的是有人来了,樊洪赶忙把已经搭在沈默肩上的双手放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阵阵红晕。沈默顺势打开了房门,来的是常平艳。常平艳老奸巨猾地看看沈默,再看看樊洪,这时候樊洪的脸涨得通红,常平艳奸笑地说:“老实交代,在干什么坏事。”樊洪争辩道:“那有,这不是在等你们吗。”樊洪越是辩解脸越红,脸上的血管似乎就要爆裂了。常平艳还是不罢休,对着沈默说:“沈默,你厉害,先下手为强。”樊洪有点急了,因为在樊洪的意识里,好像沈默和常平艳有点什么,所以急急忙忙说:“平艳姐,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没什么事,只是在等你们来。”这时候沈默觉得也应该说点什么,便稀里糊涂地说:“你们两个人都改口不认我这个师傅了。”沈默还想说什么,但被常平艳打断了:“呵呵!这真是不打自招。”沈默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沈默知道,常平艳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容易糊弄的,然而樊洪却强词夺理:“师傅,我什么时候改过口了,你别瞎说。”沈默顺势赶忙说:“对对对,是我说错了。”常平艳开始笑得直不起腰了:“你们俩的戏看来是把台词给忘了,关键是沈默没有把台词和你说完整。”常平艳看到樊洪那尴尬的样子越发笑得更厉害了,而这时候樊洪有点赌气了:“平艳姐,你怎么老拿我寻开心。”常平艳也开始严肃认真的对樊洪说:“其实吧,我觉得你师傅和你挺般配的,都是领养的独生子女,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觉得好,你就和师傅好吧,别扯上我好伐。”樊洪还在坚持,常平艳又开始逗樊洪:“是你说的,我可真的和你师傅好啦。”沈默有点看不过去了,在一边发话了:“好啦,别在逗了,樊洪可不像你这么厚脸皮。”“看看,你师傅开始心疼你了,我想巴结你师傅,你师傅也不要我的,你放心好了。”常平艳实在是让樊洪有点无地自容,樊洪跺着脚:“不理你们了,都欺负我。”其实沈默也没有要帮谁,只是弱者更容易被同情罢了。
    沈默和樊洪只有一步之遥,后面他们天天见面,但老太爷一直没有给他们创造独立空间的时间,所以这段缘分到此就不了了之了。虽然后来沈默也发现,樊洪有的时候会痴痴地看他,但沈默一直装糊涂,后来沈默也想到了,像樊洪这样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当时的举动是要有很大的勇气的,所以后来沈默就尽可能避开樊洪那情深意切的眼神,直到樊洪实习结束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迷茫19
后一篇:迷茫2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迷茫19
    后一篇 >迷茫2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