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忆中的唐山大地震

(2006-07-22 18:57:10)

3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我至今记忆犹新。虽然那时我还很小。

 

那天的凌晨,我在密云爸爸单位的宿舍里睡得很香。突然就被一把拽了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已被爸爸抱到了屋外。看着那么多的人,我很纳闷,为什么都跑到外面来了呢。大家都穿得很少。有个阿姨好像什么都没有穿,藏在很多人的后面。

 

爸爸的单位坐落在山坡上,宿舍拾级而建。我们住在最上面。可以看到整个的宿舍区。大家都三三两两的在外面坐着。恐慌布满了每个人的脸上。有胆大的跑进屋里拿件衣服或者什么的。爸爸也帮我把作业、衣服、水拿了出来。

 

当时的通讯很不发达,和现在简直天壤之别。大家都知道是地震了,但是震中在哪里,伤亡情况如何;震中距北京到底有多远,震级达到了多少,什么也不知道。爸爸一会儿被叫去开会,一会儿传达什么上级文件。其实也仅仅是安抚一下刚刚被吓的群众.准确的消息一无所知。

 

中午12点。整个宿舍区的人都聚集到我和爸爸宿舍在的最高的山坡上,表情都很严肃,有些人还在呜呜地哭着。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悄悄的走过去,听着大家议论。这次地震震中应该是在唐山。现在唐山已经死了很多很多人。是郑叔叔站在那里在跟大家说着。

 

原来,昨晚爸爸的单位派了7个人去了唐山。谁会想到当天的夜里就地震了呢。这7个人里其中就有郑叔叔。听郑叔叔说,唐山比北京还热。他们到了以后,热得无法入睡。他们住在宾馆的第二层,到晚上2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在睡梦中,楼高五层的宾馆就全塌下来了。整个建筑瞬间倾塌。他们七个人都被瓦砾埋在了下面。

 

当时,整个唐山都被夷为平地,不可能有谁可以救他们。郑叔叔凭着年轻、一副好身板和超凡的镇静与毅力,在没有任何自救工具,用手用脚硬是自己从钢筋混凝土里爬出来了。这真是个奇迹。在这次地震中,像郑叔叔这样没有靠外界的力量生存下来的人少之又少。他是幸运的。

 

他爬出来后,发现此时的整个唐山,已被浓浓的灰尘淹没。什么都看不见了。厚重的灰尘过后,凝目望去,再没有一处建筑存在。整个唐山,一个中型城市,全都成了一片废墟。城市的心脏就这样突然停止了跳动。甚至于连微弱的脉搏都没有了。没有任何声响。大地如同死寂一般。

 

他还来不及想太多,只是挂念那几个和他同来的叔叔。他也顾不得自己的伤了,立刻去找那几个叔叔。因为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郑叔叔就在他刚才爬出来的那个区域找。还好,整个楼坍塌下来后,他们几个人相距并不远。他很快就找到了另外六位叔叔。

 

其中有一个姓王的叔叔,当时就去世了。他被从房上掉下来的水泥块砸到了脑袋上,红白相间的脑浆流出了好多。已经看不出他的脸型了。他就在睡梦中,远离了所有爱他的人。他静静地躺在了离另两个叔叔不远的地方,没有留下一句话。后来听大人说,其实他也是最幸运的,因为他一点罪也没有受。

 

另外五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重伤。有的腹腔被砸烂了。肠子血肉模糊的和灰土搅在一起。有的两条腿全被砸断了。一动也不能动。有一个叔叔被一根掉下来的钢筋穿过胸部。只剩下微弱的呼吸。有两个叔叔的伤稍微轻一些,但也是手脚被砸得血肉模糊,露出了白骨。他们被横七竖八的钢筋和大块的混凝土隔着,深深的埋在了瓦砾之下。

 

如果在今天来说,只要能迅速把他们救出来,都能生还。但是当时的郑叔叔没有任何救助工具,用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搬不动那些钢筋水泥的。其实后来知道如果当时真的救出来了,也不可能生还了。因为当时唐山的几个医院也全部倒塌了。大多数的医生护士都死了。药品和医疗器械也全部被埋在了灰土中。

 

郑叔叔哭着讲述着这一切,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他说,他当时一个人一个人地找到了他们,但是他没有力量救他们,他只能安慰和告诉每一个人,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回单位叫人来救你们。你们要坚持呀。郑叔叔自己也不知道,从唐山到密云,会用多久。他再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还能看到活生生的他们。

 

郑叔叔说,从唐山到密云的路比他的想像的要难走得多。几十万人被埋在了瓦砾之下,街道上到处渗出的都是红色的血水。市区的自来水管道和污水管道全部被震坏,整个市区污水交织着血水,真是惨不忍睹。电线杆、路灯杆横七竖八地倒着。已经找不到曾经宽敞的马路了。到处都是房屋倒塌后甩出来的砖头瓦砾。走出唐山市区就用了两个小时。唐山郊区的情况也极差,距市区200公里以内没有一处完好的房子,全都像被抽掉了骨架,瘫在了地上。地表也被震的全是宽五六米的裂缝,地下水往外喷涌着。他就这样绕绕停停。用了七个小时才回到密云。

 

我好敬佩郑叔叔啊。他真是个英雄。其实他当时才28岁。听着郑叔叔的叙述,我在一边也偷偷地哭了。因为被埋的叔叔我都认识。里边还有我好朋友的爸爸。一想到他们的爸爸可能永远都不能回来了,我的眼泪也在不停地流。

 

爸爸迅速组织了一支50人的救援队伍,带上了所有大型的挖掘工具。并派了一个副厂长带队。郑叔叔的身上也有好多伤,但他还是执意要亲自领队,他怕大家找不到,更耽误时间。他说,我不用休息。我要赶紧救人呀。爸爸同意了。从郑叔叔回来到救援队走仅仅用了一个小时。

 

救援队出发了。大家也把心都悬了起来。那种极度的忐忑、焦灼,谁都从未经历过。所有人都希望,那怕他们都是重伤,那怕他们回来后需要截肢,也一定都要活着回来呀。大家度秒如年般的祈盼着救援队快点归来。

 

第三天下午,救援队回来了。大家悬紧的心都拧到了一起。只见救援队的每个人都一脸的疲惫,一身的尘土。衣服也都破烂不堪。他们无语和悲痛的表情,已经告诉大家盼了几天的希望全部落空。哭声顿时响成了一片。去世了的叔叔的朋友、同事、亲人,都在哭。这种撕心裂肺的哭,直到今天我都不能忘记。

 

后来听爸爸告诉我,救援队到了以后,其中三个重伤的叔叔都已经去世了。另外两个叔叔还在坚持着。大家迅速开始扒呀,挖呀,有用机器的,有直接用手的。大家发疯一样,拼命地干着。有几个叔叔哭着一直不停地跟被埋着的两个叔叔说话,鼓励他们,让他们坚持。

 

这两个叔叔在黑暗中等待着生的希望,等待着光明的来临。但是他们最后还是没有活着走出来。当大家终于把他们挖出来时,他们的心脏也同这座城市一样,全都停止了跳动。他们的力气全都一点一点的耗尽了,他们的血也全都一滴一滴的流光了。

 

让所有经历过和没有经历过的人们共同悼念他们吧。他们也是英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