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良茶舍
阿良茶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951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遗留在青海高原的印记之一——毕业之歌(续)

(2006-09-03 21:17:29)
分类: 岁月回眸

《遗留在青海高原的印记》之一

毕业之歌(续)

阿良

我们的中学学习生活已经接近了尾声,屈指可数了,今后的前程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我们都十分热切地盼望早日进厂参加工作,从一个学生小孩摇身一变为工作的大人,我们想象着穿上工作服,戴上工作帽,神气活现地走在厂区的大道上,在机器设备旁正儿八经地工作着,而这一切就快要变为现实,我们大家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临近毕业,我们相互开始仔细打量自己周围十分熟悉的同学来,我们没有为将要分别而感到失去什么,因为大家知道分开也不很远,仍然离不开引胜沟内。几年的同学生活,天天在一起,没有发现怎么也起了变化呢,原来和我在一起玩得最多的孙增洛、刘孩,原来个子和我差不多高低,怎么转眼间窜成了大高个子了?连杨元庆的个子也比我高出许多,钱健、朱庆田、马国华、黄三生原来就比较壮现在身体更结实了,还有几个小男生口唇上已不经意间长出了淡淡的小胡须,连嗓音也变成粗糙的小公鸭声了。

再认真地看看我们男同学不打交道、平时根本不屑一顾的女同学们,咦,她们什么时候已不声不响地变成了一个个光彩照人的小美人,婷婷欲立,阿娜多姿,招人目光了。那时候我们年级里的女生们还是有些“班花”和“校花”的,尤其还有我们男生们暗地里崇拜的青春偶像呢,偷偷地暗恋,不能声张。在这里,我仍犹豫再三,还是没敢把“班花”、“校花”的芳名写上去,怎么30多年了还是怕人偷笑?咳!万一惹了众怒就不好了,大家别逼我藏在心底算了吧。

我现在已经不记得我们初三同学是否搞过中学毕业仪式,好像也没有相互赠送过什么纪念品,我的9年的学习生涯就这么自然地在青铸厂中学结束了。

后来,我知道,我们班级的许多同学又先后继续学习深造,为各自的工作和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1976年,王继烈老师和钱键两师生同时进入大学深造,一个是兰州大学、一个是甘肃工业大学,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锻造的牛琪祯同学考入了天津南开大学,还有八里桥的同学马元学考入了兰州铁道学院等;在中学毕业的10年后,我和龚华又同在广播电视大学成了同学,朱庆田也完成了电大的学习,还有许多同学离开铸造厂后继续上大学深造的……

我们同学们借毕业了不用上课的大好时光,常常在篮球场上、乒乓球桌旁聚集在一堆,讨论着进厂干什么工种,到哪个车间好,是热加工翻砂造型好呢,还是冷加工的车钳刨铣等技术工种好等等,都在急切地等待招工进厂的机会,当工人快点挣钱呀。

可谁知道,就在这1971年最后几个月的平静生活进程中,我却经历了自己人生路途的第一次重大挫折和打击,几乎将我击垮,这段经历留到下次再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