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良茶舍
阿良茶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909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遗留在青海高原的印记之一——毕业之歌

(2006-08-29 20:50:37)
分类: 岁月回眸

 

《遗留在青海高原的印记》之一

毕业之歌

阿良

在这个系列的开篇,我和大家一起先合唱一曲《毕业歌》,以后写的如能凑成一组“歌曲集阿里拉(一部老电影中某特务的接头暗号)”也不错,这就叫做文章未成先有声即“先声夺人”吧。

写到毕业,我情不自禁地会把一首上世纪三十年代一直传唱至今的著名的《毕业歌》歌词抄录于下: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巨浪,巨浪,不断地增涨!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我们的中学毕业当然没有革命先辈们那样雄浑壮志,要担负起国家兴亡的重任,但也是和大家一样,理想归理想,现实差距大,总有些毕业之际的印象留在脑海深处,令人无法忘怀。

时间到了公元1971年夏秋之际,我在青铸厂子弟学校整整学习了两年,从初二到初三年级(初一年级只上了几个星期就到西宁去了),这是我从小学到中学固定一个学校上学时间最长的地方,小学上了6年,中学上了3年,上全了国家规定的九年义务教育,一点没吃亏。我先后天南海北地转过9个学校,在这里我把我档案里以前填写的《干部登记表》简历第一部分所上过的学校公布一下:广东茂名中南一公司子弟学校、湛江石头村小学、三年级又回茂名中南一公司子弟学校、河南洛阳八局三公司子弟学校、青海西宁刘家寨小学、西宁胜利路小学、乐都土官口完小、青铸厂子弟学校、西宁第一机床厂中学、青铸厂中学……眼都看花了。

常言道:经历就是财富,而当时对我来讲,这上学的经历就是一种人生的磨难,让我在幸福生活中走遍天南地北路、尝尽世间的酸甜苦辣、交识天下东西南北人,形成一种逆来顺受、不露锋芒、韬光养晦的性格,故以前没有多大出息,今后也不会有更多的作为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接受的教育是:对外 “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对内“备战、备荒,要准备打仗”,头脑里要反对各种“封、资、修”思想,行动上讲读书无用,学习嘛只要过得去就行,我在班级里中上游吧,学好学不好无所谓,反正毕业以后进厂当工人,早点挣工资,给家里减轻负担是我最大的愿望。

     日常学习之外,我们学校搞得最多的就是学军拉练了。一次是往北到共和乡,一次向南边走洪水乡,均是徒步行军。

     记的到共和乡拉练,那是毕业前的拉练,我们全班男女同学在王老师的带领下,打起小背包,带足干粮,肩扛木枪(那种枪头套橡皮头练刺杀用的),打起旗帜,从学校出发,沿引胜公路向北,走过田家庄、王家村后转入山沟,向西爬山上共和乡,路途不断变换行进的队形,有小分队打前哨,设置路标引导,也有大部队快速跟进,包抄迂回,上山则是一字拉开,顺着盘山土路一个跟一个。当时的天空晴好,气候干燥,山上的路是浮尘滚滚,一溜黄烟,鞋子裤腿全是土,脸上的汗水与尘土混合在一起,全班的帅哥美女们都是灰头土脸,像是土地老爷的近亲后代,与当地的青海娃也没有区别了。

    翻过一山又一山,到达公社所在地后,这里是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些老汉婆娘带着几个娃娃或蹲或立在墙角,好奇地打量我们这支娃娃拉练队伍,在这里我们整队比划了几个木枪刺杀动作,炫耀了我们与他们不一样的功力后,吃过干粮稍作休整,便向南面山下进发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傍晚时分我们队伍从五二厂北边的山沟里狼狈出来,到达乐都县城西边麻子湾(一说达子湾)村,安排住进了当地的老乡家里。

    我们住的房东老乡对我们很热情,问这问那,和我们拉家常,套近乎,知道我们都是来自内地的,就告诉我们几个南方同学说,这村子当地人的老祖宗在明朝时因为得罪明皇帝从南京那边发配三千里过来的,聚居于此。细琢磨青海当地有个别词汇发音与南方吴语一样或接近,如说“明天”,和他们说“明早”、说“报纸”都与吴语发音意思完全一样,可能还有许多语言发音两地是接近的,留待下回考证。

    第二天早上,房东老乡为我们同学蒸好了几笼屉的菜肉包子,雪白的面,香喷喷的味道,我们急不可待地抓起包子大咬一口,结果个个马上就伸出舌头来:原来老乡包子馅放了太多的花椒大料,麻得我们舌头根本不适应,只能小心翼翼的吃掉皮弃掉馅,辜负了房东的一片好意。

    这一天,我们男女同学临时排练了几个文艺节目与村里老乡进行联欢,我原本也想亮亮嗓子,无奈文艺细胞实在空缺不争气,上不得台面,只得作罢。我们男同学还与村里的年青人组织一场篮球比赛,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好像以我们的胜利宣告结束的。(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