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良茶舍
阿良茶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951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海高原,我曾经的家之五(续)

(2006-08-28 15:55:03)
分类: 岁月回眸

青海高原,我曾经的家之五(续)

1970年——又回青铸厂——无忧的学习生活

阿良

无忧无虑的学习生活淡而无味,可以落墨的不多,家境和大家一样贫寒,节约过日子、节约闹革命,穿衣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我家无奈的传统,我们已到了半大不小的年龄,买现成的衣服一是贵二也不合适,于是老爸就买了布照着裁缝书依样画葫芦,缝制衣服给我们几个子女穿,我记得给老爸给做的一件中山装将两个上暗兜开错了,一高一低,不能浪费布料呀,无奈最好将暗兜改为明兜,遮住开错的上衣口子,但样式则变的有些怪怪,与别人的服装不一样,在同学中间挺另类的。

还有就是老爸为了省几个理发钱,一次性投资买回理发推子和梳子,给我和弟弟理发,我们总是一百个不愿意,因为老爸的理发技术实在太差,把我和弟弟的头理成标准的“锅盖头”,弄得同学每次看见我的“锅盖头”总要来拍打,说“新剃头,打三下,不打三下不长毛”,我真恨的要命。如不让老爸理发吧,那十多元钱投资的理发设备闲置浪费也挺可惜的。

这两年我们子弟学校在开始有了很大的发展,学校保证学生的活动场地,发动全校的师生开始了 “愚公移山”修建操场的壮举,这项活动在陆军老师的遗作《铸造青春,愚公移山》一文中有具体的描述,我们作为当事人经历了当时男女老少千百人刨土、挖坡、移山、填沟的劳动壮举,最终感动了厂领导,派出机械化设备,帮助推平了场地,先修建了一个篮球场,是东西走向的,靠近球铁车间的大坡边,后来又进行了大扩建,修整出了现在的这样一个有田径跑道的、可以踢足球的大操场,成为我们铸造厂运动健儿们大显身手的好去处,现在好像成为乐都八中教学大楼的所在地了。

铸造厂的体育是有传统的,七十年代初还有许多运动项目的代表人物,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如有艾书生篮球双手远投绝准、孙长明、李玺源人高马大篮球足球都行,宋泰昌是体育全能型,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田径都能玩,可大年排球好(绘画也是一流的),还有荆华、仇建穗是武术行家、拳脚很好,樊绍宗举重、摔跤、铅球,陆开生标枪最好,但手榴弹却扔不过孙长明。倪数信是北京学生里的参加比赛运动时间最长的,但当时还没有露头角。

上初中时的我还是非常喜爱体育活动的,从习武练功(曾在厂食堂舞台上表演过一套简单拳术)到打球踢球,但由于身材短小,对抗性强的体育项目都玩不了,水平太差人家不带你玩,这样我们班级由我、田建设、杨元庆三人个子都差不多只好玩乒乓球,但水平在学校是最高的,因为我们初二班级是当时学校最高的年级。

那一年厂里举行全厂职工乒乓球联赛,学校也派出了一支完全由学生组成的乒乓球代表队,与成年人相抗衡打团体比赛。当时主力队员是我们班三个人外还有低一年级的朱庆江和杨建星作为替补队员。记得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是和铸钢车间代表队,他们上场队员是赵金城、许争平和张玉山,因为是大人和小孩打比赛,所以在食堂乒乓球台旁就围了不少观众,一开始铸钢代表队轻敌了,没有把我们学生当回事,结果我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三人轮番上场就打了铸钢4:0,把大人们打蒙了,在胜利即将到手之前,由于求胜心切,轮到我们轻敌了,结果后面越打越乱,加上经验不足,一盘接一盘的输,很快又丢掉了5盘,以总比分5:4输给了铸钢代表队,我们那个懊悔哟,直到今天还在遗憾,怎么会在大好形势下被翻盘痛失好局呀,好像当年我们参加的是世界杯比赛似的。

那时候我们还经常和北京学生切磋球技,如张振芳、王祖荣常和我们一块打球,点评指导我们的球技,什么“亮板抽、暗板抽”呀,说我的扣球是“胡乱抽”,习惯动作改不了,直到现在这水平还是没有提高。

在学校时,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到七里店的农场劳动,可以暂时离开家里,和同学们一块住在农场宿舍里,吃农场食堂的饭菜,劳动之后饭菜更香,最多的一次我一顿吃了10个豆沙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