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良茶舍
阿良茶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909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海高原,我曾经的家之二

(2006-06-07 13:40:31)
分类: 岁月回眸

青海高原,我曾经的家之二

1967——胜利路的家——文化革命枪声”

阿良

(作者友情提示:文中所写均为亲身经历,有些叙述过于写实和血腥刺激,容易引起反感和不适,有心脏病、高血压等身体不好的同事谨慎阅读。)

(上)

1966年的下半年,我们家从刘家寨搬到了西宁市,住在胜利路的省财贸学校后面有几排土木结构的平房内,按现在的说法是二室户,有一个小厨房,条件比砖瓦厂时好多了,自来水和厕所都是在外面较远,公用的,自来水是收费的,一桶一分钱,下班后的用水高峰要排队。到了冬天,自来水房边到处结冰,形成冰坡,穿着厚厚的棉衣,腿脚不利落,挑水滑倒是常事。但是西宁冬天结冰给孩子们带来了乐趣,我们自己制作简易小冰车,结伴到结冰的地方滑冰玩。

从农村到城里,西宁市虽说小,但城里的同学就比农村孩子们见识多了,他们知道我们是南方来的,总是围住我们唱《我是一个兵》曲调:“5 11 65  5 33 12……”把歌词篡改成:“阿拉是上海人,来到了西宁市,三天不吃大米饭,阿拉的腰子疼——嘿,阿拉的腰子疼!”我们公司还有许多是广东、河南的小孩,对西宁娃说我们不是上海人,但他们就是不听,一见到我们就又喊又唱,嘲笑我们,你说烦不烦,又气又烦。

在胜利路的家还是温馨祥和的,大人上班,孩子上学,平安无事,生活不富裕,物资十分匮乏,什么都要票证。吃不好,但也饿不着,有名的青海湟鱼只要一角两分一斤,怎么烧都不好吃,于是就干脆把鱼切块放佐料炒干、碾碎,剔尽骨刺做成鱼松,喷喷香好吃。有时肚子饿嘴馋,就背着大人,在锅里放好些青油,弄些白面,打两个鸡蛋,做成油煎蛋饼,打牙祭。但不能经常弄,怕露馅。这一年我的在杭州铁路局工作的姨妈带着表哥免票乘火车到我家来玩,带来许多好吃的南方土特产食品,还给我们买了几只毛绒绒的小鸡,养着玩,我们好高兴哟。不过这些小鸡和随后接二连三买的几批小鸡都没有养大就夭折了。

我们家有一辆绿颜色的28型永久自行车,这曾是我们一家很重要的家当和交通工具,我有记忆的开始就知道,这辆自行车载着我们一家五口人从广东茂名、湛江,到河南洛阳,再到西宁。那时候一家子出门,我和妹妹坐在车的横粱上,爸爸跨上车,等着我妈妈抱着我弟弟从后面跳上车后座位,骑行在马路上就像是爸爸表演杂技一样,直到现在我仍惊奇我爸爸有这样高超的骑车本事。这一年,我也学会了骑自行车,那时个子小,上不了车子大梁,只能是用“穿档式”骑法,我非常喜欢骑车,没事的时候就和同伴一起骑车到到处转,兴奋地看看外面灰蒙蒙的世界。

60年代的西宁市很土的,也很脏乱,市区的天空似乎永远都被低低的烟雾笼罩着,印象中在西门口河边也算是市区中心地段了,那有一些土房子,墙壁上经常贴满了一块块大圆土饼子,臭气熏天,那是农民从厕所收集的东西与土掺和制作肥料饼,贴着向阳的墙面上,干了堆在一边,以后拿到农村上肥用的。这种行当是60年代西宁所独特的历史街景之一,现在的人们看不到了也不会理解的。

我在西宁上学的学校离我们家不远,叫胜利路小学,新建不久,教学楼是一座三、四层高的楼房,市区学校,通行普通话,我们没有了语言不通的烦恼。我们五年级算是高年级,教室在楼上,同学们居高临下经常在楼上窗口用纸包着土向下面扔垃圾弹玩,我就被老师当场抓住过一次,被骂的狗血喷头。我记得我们学校一次参加市里在南滩体育场的集会活动,第二天《青海日报》上就登了一张几个小学生欢呼雀跃的特写照片,其中我们班一个同学笑得最灿烂,拍得特清楚,我当时心存嫉妒:他在班上最调皮捣蛋常欺负人,还让他上像登报出风头,不服气。(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