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春燕
劳春燕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772
  • 关注人气: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体面地快乐地老去

(2008-11-26 14:29:27)
标签:

杂谈

               博客长草了,嘿嘿。学爱因斯坦的说法,驴子比我幸运,起码它的皮比我厚得多·······
               封笔,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想专心忙一些事情,看一些书。上来一瞧,发现几位老朋友还时不时来造访,一下很有些觉得自己不负责任,也不交代一声就销声匿迹,劳烦大家牵挂,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业精于勤毁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连写博客也是这个样子呵。遂重新拾笔,计划三天写一篇,也会集中写一些前几个月的所思所得,和大家分享。请大家监督哦。

              先要说的是这次为12·4法制宣传日特别节目去了青岛,主题是养老保障。青岛居然是全国排名第二的老龄化城市,仅次于上海,有些出人意料。据当地人说,主要是因为青岛环境优美,生活安逸,所以青岛人年轻时出去奋斗了,老了还是想叶落归根,所以城市里的人口结构就越来越趋于老龄化了。话说得很有些自豪感。当然,老龄化确实也可以被看作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说明人的平均寿命延长,出生率降低,这些都是伴随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条件改善和受教育程度提高而发生的,像在海盗猖獗的索马里,人的平均年龄只有46岁,不知道哪天才会进入老龄化社会哩。

体面地快乐地老去
             但是,和同样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是“未富先老”,也就是说,国家还没富足到提供全面养老保障,包括覆盖面更广金额更高的养老金和更全面的养老服务,人口结构就先趋于老化了。这也意味着,对中国人而言,不仅要担心老了以后没有足够收入维持比较体面的生活,而且还要担心老得动不了时,谁来帮助自己?
             老了靠谁?这个问号不光中老年人担心,连年轻人也担心。
             在家靠子女,似乎是靠不住的。这次碰到的一对老夫妻就是为房子的事和独生子闹矛盾。老两口卖了三居,换成两居,独生子一家不满意,把老两口告上法庭,最后老夫妻赢了官司,心也凉了半截,索性住到了养老院,一住就是三年。2006年春节,儿子来看过父母,可是被老父亲赶了出去。最疼爱的孙子从小带到9岁,现在大学毕业了,难得一次来养老院,连声爷爷奶奶都不叫,也是来要财产的。如今已经快三年没有家人的消息,问老两口想不想儿子孙子,回答说不想。真能不想吗?毕竟是自己唯一的骨血,只是,一想就生气呀。
             即使子女孝顺,也不一定能靠得上。中国的老龄化社会还有一大特殊性,就是独生子女家庭结构。现在城市里大多是四二一家庭,一对夫妻上面四个老的、下面一个小的,有的甚至是八四二一,想尽孝都难。如果子女有出息,出国留学定居了,老两口就只好自己照顾自己,最多孙儿辈小的时候去发挥余热帮忙照看一下。这样的老两口,所谓的空巢老人,不是少数。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的养老模式。新加坡共有420万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总人口的20%。他们把老年人称为乐龄人士,这个提法洋溢着一种知天命的快乐,我们也可以借鉴一下。   新加坡政府为了防止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家庭出现“空巢现象”,在购买组屋时制定了一个优惠政策,即对年轻人愿意和父母亲居住在一起或购买房屋与父母亲居住较近的,经有关部门审核、批准后可一次性减少3万新元,目的是鼓励年轻人赡养父母、照顾老人, 在全社会倡导孝道的基础上再来谈社会养老服务。   
              在上海、青岛这些大城市里,社会养老已经发展起来,大致有几个层次:年轻一点儿的可以留在家里,居家养老,依托社区,每天去社区食堂搭伙,我在上海考察过,食堂伙食干净又便宜,一般也就是五元钱一顿,很不错;老一点,可以去社区里的托老所,早上去,晚上回家。再老一点,行动不便,或者卧床不起了,只好进养老院。说到进养老院,众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挺凄凉的一件事,老人不愿意去,有被抛弃被遗忘的顾虑,子女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好像把父母送进了养老院,就是子女不孝顺。
              有这种印象,除了传统观念上总觉得老老小小一大家子其乐融融以外,也因为现在的养老院设施条件大多不太如意。老人既有生活上的需求,也有精神上的需求。
              这次去了青岛最好的养老院,费用最便宜的是一个人800元一个月,双人间或套间价格则在2000元以上,在当地算是比较贵的了,养老院里有基本的娱乐设施和医疗设施,还有心理辅导师,专门为老人排忧,哄老人开心。按说,条件绝对在国内也算是不错的。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那儿特别像宿舍,好一点儿的房间也不过就像宾馆,缺了点儿家的温馨。什么是家?引小宝的说法,家就是让你能够回归动物本性的地方。可以放肆,可以撒欢,可以把袜子扔得到处都是,可以太阳晒屁屁了还能赖着不起床,可是在养老院,基本上过的就是集体生活,人处于高度社会化状态中,被纪律了一辈子,老了还要被管束着,多不自在。所以,虽然平日里朋友聊天都会半开玩笑说,老了一块儿上敬老院去,但不到万不得已,动弹不得,我想大家其实也还是愿意在家动物着。
               更何况,很多养老院还是很拥挤;更何况,要找个合适的养老院也不容易,现在中国养老院的床位数和老龄人口的比例是1%,发达国家是4%到5%;更何况,很多人还进不起养老院。
             这次碰到了前民政部副部长李宝库,他现在致力于推动爱心护理工程,在全国各地推广建设爱心护理院。他的观点是,最需要进养老院的是那些已经难以自理的老人,所以需要为他们提供养老到送终的高品质服务,服务不仅要能满足生活的需求,也要能满足人的尊严。进养老院绝对不是来遭罪的,而是来安享晚年的。
     人,不管多老年纪都一样,既有生活上的需求,也有精神上的需求,需要有家的温暖,需要有归属感,需要社交,需要被尊重。

         
              至于怎样让养老院变得更可亲些,更快乐些,其一是私密性。不妨参考一下住宅楼设计的演变。以前的住宅楼都是一梯十几户人家, 长长的走廊,依次排列,就跟单位宿舍似的。现在都是一梯几户,私密性增强了,动物们的家也就更像个家了。同理,高端的养老院也可以在结构上作些变化,比如让走廊短一些,让人数少一些,家具配置得个性一些,让老人们可以安心以此为家。那些针对低收入老人群体的养老院免不了仍然是一间房多张床,但 也不是不可以再在私密性上下点功夫,哪怕挂个帘子也好。没有隐私,就难有体面和尊严可言。不仅要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还要老有所乐啊。
               要做真正的乐龄人士,和年轻人之间的交往也是必不可少的,要不怎么说含饴弄孙还是晚年的一大乐事呢。不是说把老人们集中起来照顾,就可以让他们颐养天年了,他们也需要和社会同步,也需要感受年轻一代的朝气,而不是在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自娱自乐,更不应该让他们在一个与世隔绝、暮气沉沉的所在终老。这就需要有志愿者来增添老人院的活力,像这次俺爹俺娘摄影展的作者焦波就随我们去了养老院当志愿者,又是唱又是跳的,老人们开心,他自己也很开心。新加坡的很多托老所和托儿所都建在一起,一方面便于年轻人接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老人更多的乐趣,“养小日日鲜”。
           体面地快乐地老去
             需要政府投入 。4万亿的投入中也有涉及社会保障,不过说得更多的还是那些大项目,经济模式需要从投资拉动向需求拉动转变,可是,不解决医疗和养老这两大块社会保障难题,中国人还是不敢大胆花钱,要拉动内需,难。而且,比起建设一条一年跑不了几辆车的高速公路,加快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对未来经济模式的转变更加有利。       
             地产商们其实也可以建设一些养老社区,一样的商品房,但是以养老服务为特色,有适合老人们娱乐的会所,有食堂,有医务站,有老人们可以一块儿晒太阳的小花园,还可以定期举行文化节,让老人们各展所长,一定会有很多家庭愿意买这样的房子。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