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259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连载:遥望清华(二)

(2006-10-25 17:00:37)
分类: 散文

 

                                 3

 

那时,爱人在桐梓县容光乡的一间村级完小教民办,是不能够请假的。好在生孩子是在寒假里边,没有对工作造成任何影响。然而,刚满过月,她就必须去上班了,我得担负起做妈妈的责任。我背着孩子上课,肚皮饿了,就准备用牛奶喂养。可是,小家伙也够淘气的,居然不吃牛奶,奶嘴才放到他嘴边,他舌头一伸,那奶嘴就被他吐出来。之后,他疯狂的哭起来,没有人能够招呼住他。无奈,我只能把他连同小背兜一起放到教室外边,任由他哭号。后来,他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下了课,背着他就往他妈妈上课的地方走。小家伙被摇醒了,又哭号起来。过了几湾再过几岗,小家伙的哭声菜渐渐弱下去。

我的眼睛里充满泪水,同时汗水也布满了我的脸。十几里的山路,曲曲弯弯,不上就下,走起来格外吃力。但是,我不能够停歇,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爱人的学校去。走过好几座山头,我看到爱人疲惫地走过来了,冲过去。爱人把孩子抱到怀里,泪水像瀑布一般,哗哗哗的就流下来。

之后的每一天,我和爱人都要作好充分的准备。爱人尽可能的推迟上课时间,并且在走之前尽力的喂饱孩子。我则是尽可能的把课程调到前边,课一上完,背着孩子就走。尽管这样,很多时间孩子还是要哭,声音都哭得嘶哑了。有时候,也有老师帮忙背背;更多的时候,我是把孩子放到床上,任由他哭去。我历来是把学生看的十分要紧的,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耽误学生的一节课。然而,一旦回到房间,看见孩子绝望的哭叫和满脸泪水与汗水,一种极度酸楚的感觉就涌上心头。

我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让孩子吃牛奶,但是,很多实验都失败了。终于有一天,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碗来兑牛奶,冷了之后,用汤匙灌进孩子嘴巴。这个方法果然奏效,饿极了的孩子终于把牛奶往肚皮里吞了。以后,当他看见我拿起汤匙,就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嘴巴。吃饱了,一脸灿烂的笑,咿呀呀的和我说话,然后安静的睡去。

我家的日子依然是十分艰难的。我和爱人的工资加起来也才八九十块,生活自然是非常艰苦的。父亲摔过跟头之后,我一直阻着他,不允许他出去。我照月给他二十块钱,遇上哪家有红白喜事或者别的什么酒席,我拿钱回去。三弟一直不听话,长期在外边漂泊,打着我的旗号处处欠账,还连衣裳裤子都穿的破破烂烂的。妹妹虽然非常勤快,可是用钱绝对是一流的,只要有钱她就能用。父亲偶尔来学校,来了就喝酒,并且还要发火。

有一回,父亲来学校找我拿钱回去吃酒,连他的生活费一起要一百三十七块。我找人借钱用了整整一天,他也喝了整整一天。见我实在借不到,就说他的生活费暂时不要,只需要找一百一十七块。事实上,我只找到六十块,给他时,他脸上是一种十分痛苦的表情。那天早上,我送他到了半路,他举着一瓶酒边走边喝,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口的难受。他突然停下来,老脸上布满泪水。此时,一个平常处得不错的人走过来了,他是开店的,是街上的首富。我如遇救星,赶忙迎过去,满怀希望的开了口,说最好能够借给我八十块,万一不行,四十块也要得。

但是,对方摇了摇头:对不起,老师,我明天要去进货!

对方说的十分坚决,而且边说边走,生怕我抢他一样。

三天后,大哥带信来,说是父亲病了,希望我赶快回去。我风尘仆仆地回了家,才知道,父亲已经是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只天天喝酒。坐在父亲的床边,我实实在在地哭了一场……

 

                                 4

 

发现孩子想认字是在孩子一岁半的时候。这之前,根据一些资料的介绍,我是尽可能的给孩子买一些“花花书” ,让他分辨颜色。有一天,他突然叫道:“鸡!”我们觉得奇怪,回头看见他指着黑板上的一个“口”字。

“鸡,爱公教的,鸡!”

我突然想起,在我们煮饭吃的地方,门上有一副对联,其他字都撕掉了,就剩下一个“知”字,那“知”字是有口的。我和爱人欣喜异常,立即教他认这个“口”字,并且还找来粉笔在地上写了好多“口”,然后教他念:口。小家伙还真有点灵气,居然是怎么写都能认出来。到了第二天,他依然还记得。我于是开始教他“人、手、上、中、下、大、天”之类的字。我们十分欢喜的是,我们教他什么,他就认得什么。

然而,这是不够的,我还得教他写字,边写边认。先是让他用粉笔写,再让他在本子上写。孩子总有疲倦的时候,我就千方百计哄着他写,哄着他读。不仅仅如此,我还要经常地研究他需要什么。我背着他在路上走,会碰上许多对孩子来说都是新鲜的东西,比如红苕,比如羊子、牛、猪等等。只要孩子问到,我随时都会在地上或者石头上写给他看,然后再给他讲这些东西最有趣的地方。

1988年春,我终于千方百计地借钱给父亲开起了药铺,地点选在离学校约两公里的地方。我和爱人每天几乎都要去看看,顺便也把孩子带上。到了爷爷那里,孩子拿着粉笔遍地乱写,许多人都感到十分惊奇,有几个孩子跑过来,专门写字考他,孩子也十分欢快地接受。

教孩子数数字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而且之后不久,又开始教他做一些简单的加法题了。由于爱人长时间不在家里,孩子跟着我的时间就更多了。我没有什么爱好,除了工作、看书、写作,几乎所有时间都耗在了孩子身上。也许就因为这样,孩子对我的依赖远远超出了他妈妈。在这种融洽的关系中,我的许多希望、想法等等都能被孩子一一接受。

然而,从1987年开始,我的命运又开始发生很大逆转。在工作上,我绝对是一个没有丝毫马虎的人,并且,由于我的努力,学校的初三也越办越红火,不止每年都有学生考上中专或者师范,而且,更多的家长都从很远的地方把孩子送来了。可是,我的脾气依然很坏,说话得罪人的缺点带来的坏处也逐步体现出来。只要看不惯的就坚决要说,甚至不关我的事也要说。先是得罪了领导,接着就得罪两三个老师,别人逐步把我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巴不得就在我身上踏上一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198810月,学校放农忙假,爱人背着孩子回了娘家帮忙秋种。在学校百无聊耐,把电视机找地方寄存了,我回了老家一趟,然后去爱人娘家住了几天。随后一家三口回到学校。到了门口,发现房门大开,进去之后才发现,我们结婚时候买的所有衣服被盖什么的统统不见了,床上只剩下破烂的垫絮。我跑到政府报案,没有人理我。找校长,也是冷冷清清的。

对于这次盗窃,人们似乎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有不少人争先恐后的为我们出点子。我找到区派出所,所长来我家里看了看,也装模做样的用鼻子嗅嗅,对我说,只要抓到强盗,立即通知他,他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一个下乡来的副区长,还没有听我说完,手一挥,就让我走开,说这种事有派出所管。

被盗后的第一天晚上,天气很冷,一家三口就只能共用一床破棉絮了。半夜时候,实在太冷,我起床来,将破棉絮给爱人和孩子压紧了,在床边一直坐到天亮。

过了几天,我和爱人带着孩子去爱人的娘家。见到外公、外婆、小姨,孩子叫起来:“爸爸的衣裳,妈妈的衣裳,都偷了,豪豪的,豪豪的都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