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259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连载:遥望清华(-)

(2006-10-24 17:21:16)
分类: 散文

 

20047月,儿子曾柠豪终于不负众望,以663分的总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许多朋友都希望我能谈谈培养儿子考上清华大学的心得。实际上,有很多东西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要说起来也一时间无法找到一种恰当的说法,而且,有些话还真的不好说。时至今日,我终于觉得还是写写,表达的不过是更多的酸涩,敬请朋友们谅解。

 

                           1

 

19789月,我以全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县一中,成为那里的一名高中生。然而,就是这个时候,母亲的病急剧恶化,我走的那一天早晨,老人家的哭声撕心裂肺,至今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父亲本身是个医生,却也把母亲的病无可奈何,家里的钱用光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第一次离开父母在外地读书,尽管在那里成绩很好,但是,由于上述原因,我自卑到了极点。我的一个同学,家庭环境也很差,常常是没有生活费,就千方百计欺负我和另外一个同学,逼着我们给他钱用。我无法忍受,决意回到区中学,我的想法是在那里读高中,我相信在那里也能考上大学。尽管父亲不同意,我还是背着他回家了。

父亲非常生气,不再允许我读高中,把我重新送回公社学校的初中部。我住进了学校,这是父亲对我的最大关心了。自然,我的老师们对我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的。然而,母亲的病还在继续恶化下去。父亲只好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将母亲送进县医院。我没有送母亲去医病,因为我在读书。几天后,大哥回来,告诉我们,母亲的病已经有了好转,也许两个月后就可以出院了。我一边读书,一边等着母亲康复归来。腊月十三的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母亲好象回家来了,还带来了一只猫。第二天早上,我跑去公社,有人告诉我,说因为医生用错了药,母亲在半夜的时候去世了。

这是我们一家人最悲惨的时候。我们五兄妹,大哥成家另居,大姐长我两岁,我长三弟两岁,三弟长妹妹两岁。父亲同县医院的官司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功,只好流泪将母亲接回家来。那些天,我们几兄妹哭成一片,周围来的亲戚朋友也挥洒了不少泪水。此后,父亲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每天都泡在酒里,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过年那个晚上,父亲还是只喝酒,喝着喝着,突然就哭起来,我们也只好放下碗筷陪着父亲哭泣,直到半夜才停下来。

1979年,中考时间要到了,我也在区中学进行最后的冲刺。为让我安心读书,父亲一次就给了我100斤粮票。我把它交到后勤处,后勤处的老师给了我一张收据。不知什么时候,我把收据搞丢了。我找到后勤处的老师,希望他能退还给我,遭到了拒绝。这件事深深地刺伤了我,我也不敢向父亲说起。与此同时,另外一件事让我更加为难,那就是传说中专不招初中生。有老师就动员我冒名考师范,我答应了。

考上县师范这一年,我十六岁。也就是这一年,我爱上了文学。199819月,我在区中学参加了工作。校长征求我的意见,我就要求上语文。实际上,那个时候,我的语文基础差得简直没有底,即使能胡乱的写篇文章,也是与生活相去甚远,所以经常受到嘲笑。

 

                                 2

 

1981年的冬天是不寻常的时节。为了能够多找几分钱,已经辞去公社卫生所所长职务的父亲长期在外面摆摊卖药,他憔悴的脸上很难看到有几分生气。问题当然不仅仅是这个。一天下午,有人带信到学校,说父亲在外边摔成重伤,让我立即赶回家去。我立即请了假,带着三弟和妹妹,饿着肚皮就赶回了家,然后,我又连夜赶到三十里外的地方。父亲从十多米高的地方滚下,腰、大腿、背膀等许多地方都摔碎了,是他的也是医生的一个朋友为他进行治疗。三天后,我找人把他抬回家去,又赶回学校,希望能够借到一些钱。听过我的诉说,不少人都把钱借给我,并且,还有一位厨工,把别人送给他的虎骨也给了我。

家里是什么也没有的。我四面八方去买米买肉,同时还专门为父亲泡了一壶疗伤的药酒。由于没有人照顾父亲,只好让正在读初二的妹妹辍学在家,这是我至今还十分愧疚的一件事情。父亲的这一摔倒,对于我们家来说是灾难性的,不只是妹妹读不成书,并且因为没有钱,我只好和弟弟单独开生活。我们的生活实在是相当艰难的,吃菜全靠学生送来,别想什么时候能改善一下生活。弟弟学习不专心,我忙于工作、看书、写作,居然对弟弟的学习情况浑然不觉。

好容易熬过半年。才十八岁的我,萌动了谈恋爱的想法,这是因为我急需改变环境。可是,我非常清楚,自己是不能够有过高的要求的。经别人介绍,我去了一个正在读师范的同学家住了几天,因为她是我初中同学。开学后,我收到她写来的信,自然是委婉回绝。我更加自卑了,下决心找一个农村女孩。于是,又经过别人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叫冯美的女孩。她的确是个不一般的女孩,我们在一起一直都很开心。但是由于她家里的人认为我家太穷,地区条件又差,反对这头婚事,最终我主动退出。直到2005年春节,听到别人说,2004年,由于不堪丈夫的虐待和女儿的不争气,她自杀了。她教民办,书教得好,前些年转了正。并且,她还十分勤劳,在工作之余,还摆摊子找钱,已经在县城买起了房子。老实说,这事给我很大的刺激,我想,当年如果我不退出,情形又是什么样子呢?

1983年重阳节,同样是经别人介绍,我终于和现在的妻子订婚了。1984年,我主动要求去乡下的一间学校。去那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脾气急噪,得罪了领导;二是因为那里离未婚妻家更近一些。

1986年春天,我结婚了。那时,我在学校的地位很高,学生欢迎,学校欢迎,家长也欢迎。正在我感到命运发生了关键性变化的时候,我染上一场大病,住进了区医院。这一住就是三个月,直到切除胆囊后才出院。这期间,妻子已经怀孕,我总觉得我的病会在孩子身上留下什么影响,想把孩子拿掉。医生误会了我们的意思,建议我们到遵义医学院去检查一下,那里可以用先进手段判别男孩女孩的。其实,对于我和爱人,男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以后是什么情况。经过认真的商量,我们放弃了这个想法。

1986年冬月二十三,我们的孩子降生了。小家伙一下地,就闹得特别厉害,还胖乎乎的,足有八斤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