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259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热闹的田坝子(3)

(2006-05-03 21:56:03)
分类: 小说

维维醒来就哭,哭一会就问李飞飞。她说,她是故意气他的,她说没想到会闹成这样一种局面。她不断表白自己和老板之间只是喝了点酒,什么事也没有。她说这话,当然也是说给爹妈听的,但是,两个老人好像并不把这件事当成事,说就有也没什么,当是蚊虫咬了一口,现在这种事多的是。他们唯一关心的是李飞飞,说这人不错的,错过了就不多了。

整个一个晚上,维维都在哭。二秋开始有些同情了,也决意将这件事告诉李飞飞。可是,第二天,见到李飞飞,她的第一句话就走了样:“我早晓得会有今天,现在这些姑娘……”

“你只说,她到底怎样了?”

“我晓得她怎样了,要没有事,还哭一晚上?”

“你满意了?”

“我……关我屁事!你不要良心!你活该!”

二秋吼叫了,她是声嘶力竭的。

李飞飞中午时喝醉了酒,跌跌撞撞的,进门就踢翻了几条板凳。维维胆战心惊地站在一边,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二秋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满脸麻木。他走到维维身边,摇晃着身体,喊叫起来。

“烂婆娘,你以为我还要你?告诉你,她,你嫂子,跟我……一千回了!”

她走到二秋身边,摇晃着伸出手。

“走,结婚去!我保证,书记,乡长,站长,校长,都请到!”

“你滚!”二秋站起来,觉得受了天大的污辱,随手一掀,李飞飞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维维没有敢走过去。二秋走进自己的房间。外面静得叫人十分难受。

后来好像两个人都走了,再后来听到胖老板的声音。二秋开门出来,老板红光满面地站在她前边,肥胖的身体像一堵墙。她倒在他身上,双手紧紧地搂在他腰上。

老板说:“上车!”

二秋想都没想就上了车,但老板并不象对维维一样给她系上安全带。她感觉到,在车后,有许多双眼睛似乎正死死的盯着她,直到小汽车走远。

二秋回到田坝子是两个月后,家里的人似乎没有感觉。太阳越来越大,许多田都已经插满了秧,而中学主体楼的建设更是热火朝天,抬着头看,好像有天高了。那个瘦小的男人站在高处,手提砖刀,只管忙自己的。许多人朝她看,然后在议论什么,也许是议论她染黄的头发,或者是议论她闪光的衣裳,要不就是议论她更加挺拔的胸膛。到家的那一刻,她公婆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尽管挑了粪、扛着锄头上山去。维维的肚皮明显地臃肿起来,走路已经少了以前的活泼。但是,她身上仍然少不了光艳,像一轮太阳正在燃烧。

“我还要出去。”晚上,她对男人说,她希望男人对她说话。但是,男人除了满身汗臭以外就是一浪高过一浪的酣声。她的存在,对男人似乎完全失去了意义。她眼窝后面,盈盈的泪水就要破堤而出。

“外边就不一样。外边太阳都不晒人。外边房子好高好多。外边女人不爱穿衣裳。外边男人钱多,喜欢女人,喜欢妖气的女人。你不是个男人,你那东西像干海椒,挤不出一点水……”她这个晚上总在说话,她不停地想起李飞飞,也想起胖老板,想起那种天翻地覆的感觉,那种快乐的疼痛。

李飞飞第二天进了她的房间。在他拼命的摇晃中,她开始描述胖老板在她身上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现在的感觉,飞流直下,地动山摇,翻江倒海,惊心动魄……之后,李飞飞走了,走得很干脆,没有一句话,像风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但是,她要把这种感觉说给维维,她男人不听,说给维维。

那天晚上,她和维维住在一起,摸过维维快速挺起的肚皮,开始讲述自己的感受,像个恬不知耻的荡妇。她讲的是她和李飞飞和胖老板的事,讲到兴奋时候哭起来。其实,她讲了很多很多假话,其实,胖老板就一直没有碰她,其实,她想胖老板碰她又不准胖老板碰她,其实,胖老板打过她但没有碰到她,她看见胖老板的房子里永远有很多风骚女人,他喜欢那种女人。她也讲李飞飞在她十五岁时候就和她有了那种关系,之后就维持了很长时间,要不然她不会嫁给这么一个窝囊男人。当然,她现在更喜欢胖老板荷包里的钱,有钱的男人就是有滋味,一种女人永远渴望的快乐的疼痛……

维维是被二秋感动的。那时,她和李飞飞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她说,李飞飞更是一个靠不住的人。她的肚皮里已经装着李飞飞的东西,但是,李飞飞怀疑她,打她就像打一条狗。她对二秋说,她从来就没有和别的人有过什么关系,她知道他和别的女人有关系也宽容了他。所以,现在,她决定走了,要去尝试一下感动了二秋的生活,她不愿再受到任何牵制。

二秋没有让李飞飞再次靠近,她告诉李飞飞,只有钱才能买到女人,买到田坝子女人的身体。

维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秋天,她的肚子平平顺顺的,挺得最高的是她的胸膛。新教学楼已经投入使用,李飞飞站在高高的楼道上看过来,看见了胖老板的小汽车,永远黑得发亮的小汽车。胖老板从车上拿下许多糖酒衣料,摆在维维家堂屋的大桌子上。二秋站在坝子边,穿着胖老板送给她的衣裳和鞋。坝子里还站了许多人,是田坝子最有威信的男人和最富有朝气的女人,他们手里拿着胖老板装的烟或者发的糖。这是一些十分精明的男人和女人,他们都以为从此有了一门有钱的亲戚,也从此多了一条财路,他们自然不会管这个男人有没有女人,他的年龄有多大。二秋的小男人在人群中穿梭,来来去去格外利索,黑色皮肤上挂满了骄傲与自豪。二秋看见了站在高处的李飞飞,她想,他可能从那上边突然跳下,然后响起一片悲壮的喊叫声,像被杀的年猪一样惨烈的绝望的声音,那一定是令人痛快的声音。但是,过了很久,这一幕始终没有出现,当轰轰隆隆的鞭炮声从田坝子里朝高处传播开去的时候,她突然看见李飞飞身边多了一个女孩,笑得十分灿烂。

二秋走进了堂屋,走了几圈之后,她消瘦的身体摇晃一下,几瓶高贵的酒就从大桌子上翻滚下来,接着是一片美妙的响声,乒乒乓乓像歌唱一样。胖老板立即冲了过来,扶住她就要倾斜的身体,并搂在怀里有几分钟。酒的香味在屋子里散开来,是一种十分尊贵的气息,能叫人丧魂落魄,像是山那边挂在悬崖上的瀑布,开满了花朵,在太阳光下斑斑驳驳,扑朔迷离。维维此时站在堂屋门口,她没有动,气定神闲,好像这一切通通与她无关,好像这一切只是大田中多了几声青蛙的叫声。

门外的鞭炮声越来越密集,火药呛人的味道逐渐融进浓浓的酒香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