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453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孤寂(2)

(2006-05-03 21:47:34)
分类: 小说

我决心为辽辽做点什么,比如给他买本什么书、准备一些什么画具之类的。

然而,几天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十分尴尬。有一个老师把我拉进厕所,在我经常光顾的蹲位前边的白墙上,竟然就画了我在讲台上拿着书本手舞足蹈地讲课的形象,应该说画得惟妙惟肖,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地方也有如此的天才:甚至画出了我经常使用的那条领带的图案。旁边写着几个漂亮的字:校长你好!

有老师义愤填膺:校长,这是对您极大的侮辱,此风不煞,更待何时!

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我说:大家不要急着下结论,这也许并无恶意,或者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说不定还真是一片赤诚……

我去找辽辽,他已经跑了。事情早闹得满城风雨,他一定是以为我会对他大加挞伐,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之后一连两天,辽辽一直没有上学。问袁媛,说他已经两天没回家。我要求班主任郑津,无条件千方百计把辽辽找回来,并和家长保持联系。

辽辽第三天回了学校,将一个密封的信封郑重其事地交给了我,没说什么,转身就走。我叫了他一声,他也没停住,径直走进了教室去。

我拆开信封,是一张画,画上一个女生趴在桌子上,前面放着几本书,顶上是一颗闪着光的电灯。她的身边坐着郑津,郑津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左手用力抱着她的腰。女生的形象不太清楚,但能看出来是袁媛,因为她的小辫子与画上的小辫子没有两样。旁边是一行行书字:请校长一定要干涉。(只是把“干涉”的写成了“干设”)。我十分愤慨,放了画,拨了郑津手机,要他立即到我办公室。我似乎有些明白辽辽和郑津发生冲突的原因了。

我问郑津:最近有些谣传,说你和一个女生关系暧昧,你是怎么看的呢?

郑津说:有这回事,校长,我是真心的,你晓得我婚姻不幸福,我必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是我一辈子的事,哪个人也阻止不了,哪怕丢了工作也在所不惜。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越轨,我不会怕什么。袁媛也快毕业了,她是个有思想的女孩,不会在乎别人飞短流长。

我瞠目结舌。

郑津说:校长,如果袁媛不改变主意,我想,别人没权利干涉。

我激动起来:她是未成年人,你应该明白!你这样一来只会毁了她!

郑津也提高了声音:我会毁了她,校长?你知道你的学生中有多少女生当了小姐吗?她们有的才十四五岁!她们毕业了,她们不可能读高中,她们父母需要她们找钱!我不是在毁袁媛,相反,我是在保护她,是给她幸福!

我无言以对。郑津甩门而出。

我去了袁媛家,我给她讲了很大一通道理。但是,她似乎并不接受,只保证在毕业之前不会给学校增添任何麻烦。她的坚决让我吃惊,我真搞不懂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垂头丧气地回家来,好几天时间里总是闷闷不乐的,有一个晚上还居然梦见袁媛跑了,吓得从梦中惊醒过来。

我终于通过在省城读书的儿子买回了几本书,都是些有关艺术方面的书,其中有一本还专门讲绘画技巧。我把书交给辽辽是在我家里,辽辽一个头就给我跪下了,满脸都是泪水。这时候已经是下午,我特意请他陪我吃饭,并且选在镇上最好的一家餐馆。我打电话告诉我爱人,有客人,我不回家吃饭。我记得清楚,有一次,我也是这样请儿子吃饭,并且我还把它称为老朋友的聚会。今天,我如法炮制,同时向辽辽说起那一次请儿子吃饭的典故。辽辽的眼里一直泪水汪汪。我说,我和儿子吃饭时,大家都很开心,还自由自在地畅谈了各自对人生的看法。我说儿子非常争气,他的理想是考全国一流大学,是出国留学,是要把自己塑造成最杰出的人才。我又说,我儿子最大的优点是不会骂人,但我必须承认,我儿子有一个非常不错的环境,特别重要的是有一个非常开放的爸爸。我最后问:你愿意成为我干儿子吗?

辽辽这时候变得突然沉稳了,思考了有几分钟,说:不,不,您的责任太大……

我很悲哀,我的确承担不起太大的责任。我让辽辽给我敬酒,一杯又一杯,辽辽用可乐代替。我说:你可以喝酒,但不能太多。

我是醉了才回家的,我爱人很生气,说花这么多钱,陪这么一个学生,值不得。

事情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大约两天后,袁媛没来读书,辽辽则是见了我就躲,最后他居然和几个社会上的年轻人喝酒醉倒在餐馆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送回了家。见了他爹妈,我感到非常愧疚。我向两位老人陪不是,说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不该让辽辽学喝酒。老女人沉默一阵,突然哭起来,说:他还叫人吗?他……躲在他妹妹房里,看他妹妹抹汗……这个报应儿,叫他妹妹还有脸见人!

袁媛哭起来:妈,没这种事,我是病了没去读书……

显然,她不愿让我知道这件事。所以,随后,她干脆对我说,她是怕见到 郑老师,她说她现在心情很矛盾。

我不能不承认袁媛是个好女孩,至少,她有自己的主见,她不愿伤害任何人。我对她说,无论是郑老师,还是辽辽,我都会找他们好好谈谈。其实,该谈什么,连我自己也非常模糊。有几天的时间,我发现郑津几乎就不愿出现在公开的场合,而且一直不苟言笑。而辽辽呢,总是远远地躲开我,我好几次叫他,他都扭头就走。

临近中考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李艳哭哭啼啼地来找我,交给我两幅装祯得很漂亮的画,一幅画的是辽辽与李艳接吻,一幅画的是李艳格外美丽的裸体。我当时气得暴跳如雷,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辽辽竟然坏到了如此地步!我违心地安慰李艳,说这第一幅画表达的应该是一种很纯真的感情,这第二幅画则完全是一种艺术;辽辽送这样的画,是有他的道理的,不应该庸俗地理解它。李艳是被我勉强说服了,可我却无法说服我自己,我总觉得辽辽已经有些心理变态了。

晚上,我打了个电话给儿子,就这件事情特意征求他的看法。儿子笑了:爸爸,这不是一件坏事,这是一种真正的艺术,看来,我买的书起作用了。顿一下,又说:至于他偷看妹妹洗澡,是有些不妥,至少是不够隐蔽。但是,我想,他就是为了做这样的画,才做了傻事。爸爸,如果引导得好,山窝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可以这样说,你的学生中,真的要出一个大画家了——在此,我谨表祝贺!我将信将疑地说:看来,我是完全跟不上你们了。

毕业座谈会,一直不见辽辽的身影。问袁媛,也说两天没见了,只是托人交给了她一张画:画面上一只猫正拼命地追一只鸡,鸡无路可逃,想飞,翅膀却被一枝树丫挂住了;一条很健壮的狗斜刺里冲过来,企图挡住猫的去路。画面比较简单,题目有些含蓄:再见。袁媛流下泪来,她说:哥哥肯定走了,他说过,他一定要找钱供我书……其实,前些时间,我还想,我不应该读书,我要把机会留给哥哥……

座谈会要结束时,老师、学生要我作一首诗,我便朗声念道:

 

如果我们都懂得安慰

春天不会孤寂……

 

我抹了一把泪水。我知道,我的话,有更多的人不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