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259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祭奠春妹(1)

(2006-04-27 13:11:47)
分类: 小说

         现在,我用沉痛的文字来叙述这个故事,实在是很不情愿的,因为,在我的心里,春妹永远都是一个十分美丽而动人的形象。然而,我不能欺骗自己,我长久以来的痛心疾首迫使我要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我想告诉人们,在红河湾,我美丽动人的春妹被毁灭了。

红河湾住着二十余户人家,几乎都姓林,只有一家姓胡。我舅舅家四兄弟,人丁兴旺,差不多占了全湾人口的一半。那个时候,我经常去舅舅家,只是那时春妹还未出生,但我和她爸爸胡猫儿却经常在一起做游戏,彼此之间好的像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了工作,很难去一趟红河湾,相信,我们一定是一对患难与共的好兄弟。那时的红河湾,最穷的应该就是我的几个舅舅了,因为,人口太多,而且,我的表兄妹们年纪又小,还是地主子女,所以,常常是有了上顿没有下顿,有时,甚至一连几天锅儿吊着打叮当。在红河湾,我往往吃住都在胡家,并得到最高的礼遇,什么好吃好玩的,胡家的大人们总是先留给我。春妹的爸爸胡猫儿,那时和我相差不大,个头也差不多,所以人们总说我们是一个妈生的。所不同的是,我读书成绩好,后来形势一变,我考了师范,最终端了国家饭碗。胡猫儿结婚时,还特意请我去为他“过礼” ,目的自然是让我以国家干部的身份为他争一点面子。那个时候尽管教师的地位不高,但在我们这样偏远的农村,已经是人上人了。那时的红河湾,哪家有红白喜事,全湾人不分男女全去帮忙,总要办得热热闹闹,像模像样,否则全湾人都觉得很丢面子。并且,遇上哪家有困难,大家都要千方百计地进行帮助。即使是胡猫儿这一家唯一的外姓人,从没有被谁欺负过;他家遇上不平不等的事,哪怕粉身碎骨也总有那么多人挺身而出。据说,这是红河湾永不改变的传统,更是一条最根本的规则,大家总是自觉遵循。那一年,看见胡猫儿接了一个漂亮媳妇,人人拍手叫好,没有谁稍有不满,连我都被这种团体精神感动了。

后来,因为工作太忙,我很少去红河湾,但是,我还是比较了解那里的变化的。比如,我舅舅家所有表兄妹都长大了,出去了,发财了;又比如,胡猫儿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最后费尽心机终于生下一个儿子;再比如,全湾已经修起了十几座小平房,其中我舅舅四大家就修了八座。总之,我是了解红河湾的变化的,而且也乐于了解,特别是有关胡猫儿的事。胡猫儿家原来是非常富裕的,不知为什么,前些年却一落千丈,只好跟着许多湾里的年轻人到上海打工去了。有人说,是因为计划生育,罚款太多。

五年前,胡猫儿到了我们学校,说他大女儿春妹要进初中了,希望能来这里读书,并希望我为他照管一下。那时的胡猫儿看起来都好像是老年人了,头发全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背则已经驼了下去。听他说春妹的学习成绩很不错,我便满口答应了,并暗中想,一定要在经济上予以资助,还要对春妹的生活和学习提供最大的方便。然而,到开学都已经两个周了,春妹却没来,经打听,才知道,春妹在管理区的那间学校报名了,因为她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让她到乡里的学校读书。我带了好多次信,回答是孩子太多,要把机会留给老幺。这是胡猫儿一个很错误的决定,这一念之差,注定春妹的悲剧命运已经开头。

初二结束,暑假要开始了,学校照例进行假期补课。春妹突然来我家里,说是她们学校不组织补课,想在我们学校补一补。我见着春妹的第一眼,简直被吓了一跳,她的长相比任何影视明星都丝毫不逊色,而且她身上透出的淳朴和甜美又恰好是别的任何人所没有的。她的到来,几乎同时在学校引起了骚动,老师和同学无一不被激动,很有点《陌上桑》女主人翁出场时的情景。她就是一株蓬蓬勃勃生长着的春苗,透着朝气,透着阳光,透着原野的色彩,透着生命最绚烂的活力。应该说,她是一首诗,是一幅画,是一片风景,是一曲亮丽的旋律。我没有夸张,因为,从好几个学生的作文中,我读出了他们的欣喜若狂,读出了他们无比的爱慕之情,可以说,她让他们萌动了一种属于青春的幻想。不仅如此,有几个女生,在自己的作文中,既为春妹的美丽喝彩,又为自己不具有春妹的美丽而自卑。至于老师,虽然受着职业的制约不敢公开萌动在心中的秘密,但聚在一起的时候,禁不住还是要赞美一番。所以,三年后,当他们听见春妹的遭遇之后,除了义愤填膺之外,还有两个老师悄悄抹了泪。

我对春妹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我甚至天天都在改变饭菜的品种;而且,包括爱人在内,对她是竭尽呵护,生怕她受到任何一丝伤害。在那些天,几个舅舅也轮番打来电话,希望我们能更好的关爱她,并说,这是红河湾共同的孩子,是红河湾共同的希望,是红河湾共同的荣耀。

    一个学生读书,受到这么多人关注,这在我的记忆中也还是第一次。老实说,这个暑假我是快乐的,我甚至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我不要春妹动手干什么活,我承担了全部家务,要爱人尽可能陪着春妹。当然,我也不会忘了春妹的学习,我千方百计地搜集各种资料给她,并坚持对她进行各种辅导。春妹十分地文静,很少说话,声音小得很,并且往往是满脸羞涩。在学习上,她又非常地刻苦,虽然成绩不太好,但一个月的时间,她的进步却是巨大的,最后的总结性考试,她竟然出人意料地考了个全校第三。

        这一个月的时间,春妹最大的长进要算信心。每有空,我都会走进春妹学习的房间,或者把她叫到我的身边,对她说起我的过去,说起我的儿子。我是奋斗了一辈子的,虽然不能说是成功,但是,我摆脱了贫困的大山,摆脱了落后的根源。我说,最重要的是我的现在,至少,在我这个岗位上,在我的周围,我是真正的权威,我可以俯视其他人。这也是我引导儿子的最好教材。人,不怕贫穷,不怕苦难,就是最大的财富。当然,青春也是财富,但它很可能也是灾难的土壤。知识改变命运,不懈的追求才会成就未来。我说,也许会有许多挫折、许多磨难在等待你,然而,增强自信,敢于抗争会让你成为美丽的女神。我说话历来是很考究的,所以,我的说话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可能就因为这样,我感到春妹爆发了很大的能量,她的努力让我无法不对她充满期待。

但是,春妹没能在我们学校继续读下去,因为她爸爸说没有能力让她读高中,甚至连读中专也不行。我曾经去了一趟红河湾,表示钱的问题不是一个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因为除了我以外,很多老师都愿意资助。几个舅舅也说,把春妹培养出来,是红河湾共同的心愿,红河湾人有能力培养春妹。然而,胡猫儿不,他说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不还,他就一辈子不踏实,可他这辈子又没有这个能力。从他的话中,我还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那就是他怀疑别人的帮助可能是别有用心的,这世界,天上不会自动掉下馅饼来。他红着脸说,他女儿长得比别人是要好看一些,可这好看说不定就是一种灾难。他老婆哭了,她说,她没有见过这种当爸爸的,没能力,何苦又要生下来呢?但是,胡猫儿态度越来越生硬,他叫嚷,婆娘伙,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第一次发了态度,和胡猫儿争吵一会,居然一拳打了过去。胡猫儿躲过,说,我没有你的福气,你有工作,又只有一个娃儿。我说,那你生这么多干什么,你是犯罪!胡猫儿干脆跑掉,很长时间不回来。

无奈,我只好征求春妹的意见。她说,她听她爸爸的,她们家太困难了,她不能增加她爸爸的负担,也绝对不愿意欠别人什么。我又对她说,我权当她就是我女儿,我再有多为难也要把她培养出来。她不说话,始终摇头,我看见了她眼眶里似乎荡漾着晶莹的泪水。

我没有就此放弃。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去过至少十次红河湾,带去了大量的练习资料。春妹虽然在教学质量很糟糕的管理区中学读书,每天照例要做很多活,但她的努力仍然让我极为高兴。她爸爸一年中几乎都在外面打工,很少给家里来信来电话,对她的学习当然不会过问多少,只说,多学一些,以后有用。她妈倒是比较开化,鼓励她:如果你考得起,我就是再苦再累也要供你。我说,我也会尽最大努力的,我对你一无所求,只希望你有条好的出路。春妹说,您家弟弟也在读高中,还要考最好的大学,我不能拖累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