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235
  • 关注人气: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保姆(3)

(2006-04-27 13:10:16)
分类: 小说

以后平静了一段日子。梁哥似乎不再生她的气了,还越来越关心她了。他还说,已给她联系了一间不错的学校,三加二的,费用由商家赞助,毕业后回来安排,选最好的单位。后来,女乡长来过几回,说小雪啊,人家是真心喜欢你啊!再说,现在,像他这样成功的男人连一个情人都没有也不多见呢!何况,我们这些女人了,靠的是青春了,为何要浪费青春呢?你还想回到大山里嫁给挖煤的挑粪的扛犁头的吗?

小雪在没人的时候,悄悄的翻出那些写有“A”字的碟子。起初不敢看,渐渐的,她平静了。

中秋,梁哥、雅雅带了孩子回来过节,吃的都是馆子里的人送来的。晚上,女主人带了孩子回娘家,梁哥开车送她。他要小雪也去,小雪答应了。回来已是晚上十二点了。

在沙发上坐下,梁哥说:你也坐过来,有话对你说。

她迟疑了一下,坐了过去。

梁哥问:你觉得我很坏吗?

小雪摇摇头。

梁哥问:你怕我吗?

小雪点点头。

梁哥拉着她的手:为什么怕我?

小雪说:我不敢……

梁哥把手放在她肩上,她推开。他又把手放在她大腿上,她又推开。他再把手移到她的胸脯上,喃喃的说:我爱你,我想你都快想疯了!她没动。他抱住她,她感到自己都快窒息了。她没反抗,她不知道自己何以不反抗。她被摁倒在沙发上,他的嘴唇落到了她的脸上、颈项上、双唇上。她闭上眼睛。她感到他正把自己身上的东西一丝一缕的剥下来。

电话铃突然急剧的响起来。

梁哥说:别管它。由于激动,他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他正在努力地要进入她的身体。他的动作勇猛而笨拙。

可电话依然响个不停。

她突然挣扎起来,说:还是接一接。她坚定地走到电话机前,举起话筒。梁哥从身后抱住她,头埋下来,下巴紧紧地勾住她的颈项,发出猛烈喘息的声音。

那边说:喂,是小雪吗?小雪,是你吗?我好容易才查到这个电话,我打了半天电话!喂,小雪,我听到了你的喘息声,你为什么不说话?

小雪双手颤抖。

那一边说:你在哭,是吗?你现在正受伤害和污辱,一定是!你为什么不勇敢一点,只有你自己才能保护你自己!你是未成年人,你不能受任何侵害!……

泪水从小雪眼角边滑落下来。

梁哥问:谁?

我爸爸……小雪喃喃地说。

那边说:我听到你身边那个男人的声音了,我知道他当官,可他没有资格污辱任何人!我能想象他此刻欲火中烧的样子!你叫他接电话,我有一个重要消息要告诉他!小雪,快,喊他接电话!

梁哥说:他说什么?他要我接电话?

小雪说:是……

梁哥接过话筒,那边说:你听着,有一篇报道将出现在明天的省报上,很醒目的,它写的就是你想践踏的这位女孩的遭遇……我现在就在报社,我要亲自拿了报纸来找你!我想,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请你尊重你的保姆,珍惜你的仕途!

梁哥怔怔的放下电话。

突然,他暴怒了:什么东西!

他把她扑倒在沙发上。她挣扎。但是,什么都是雷霆万钧的,猛烈得就像是火山爆发。电话还在响。他抓掉了话筒,一阵天昏地暗的疯狂!一阵翻江倒海的刺痛!……

第二天早上,小雪来到街心的报刊亭,买了一份才到的省报。她在第二版上找到了很醒目的一个标题:狠心爹掐断孩子求学梦,懦弱女忍辱含悲做保姆。拿着报纸正准备离开,报刊亭前方,一个中年人飞快的走了过来,很像梁哥,只是似乎瘦了一些。

小雪呆呆的立着,双眼中完全没了神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