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中国首位女指挥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

2015的几个“最”

转载 2016-01-18 11:59:20

              2015的几个“最”

最开心的是歌剧《岳飞》上演啦!我终于可以“瞑目”啦!

   “文革”结束,风华正茂的青年作曲家黄安伦给刚刚重建的中央歌剧院交响乐队带来了多首优秀的作品:“卖火柴的小女孩”、“塞北组曲”。。。,他记得在1979年他怀念周总理的大歌剧《护花神》上演后不久,是我对他说:安伦,你应当写岳飞!随后,他与当年下放在张家口的戏剧学院的小哥儿们一起,就为歌剧《岳飞》搭起了架子,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我,我也脱口而出:《岳飞》不上,死不瞑目!

   7年以后的1986年,黄安伦以大歌剧《岳飞》为硕士论文,在美国耶鲁大学毕业时获“最优秀奖”!作品总谱的扉页上写着:题献给郑小瑛/刘诗嵘。但期待歌剧在祖国上演的愿望,却因种种原因久久不能实现。期间,台湾,香港的朋友们都曾向他提出要求,他的回答却是:《岳飞》一定要在他的祖国首演,首演指挥一定要是郑小瑛!

   转眼27年过去了,2013年,在我离开厦门爱乐乐团的前一个月,我领着厦门工学院歌剧艺术中心的师生们,去掉歌剧《岳飞》中的战争和歌舞场面,压缩成三幕的音乐会版,在厦门上演了。演出受到好评,我对安伦说,这就是我能做到的全部了!

   那天我们请来了一些剧院的老总,希望能够打动他们,果然,刚从中央歌剧院调到天津音乐学院任声歌系主任的马梅心动了!她是我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对歌剧一往情深,这个项目正好可以涵盖体现天津音乐学院声歌系,舞蹈系和管弦系的教学实践,经过她向学院和天津市教育局申请,又正巧可以申报国家艺术基金给予支持,终于,获得批准了!

   对于艺术家来说,只要经费到位,其它都不在话下啦!在马梅和院方的积极推动下,助理指挥高嵩付出了近一年的劳动,帮助师生们学会了那些包含了不少无调性音程,音调的宣叙调,咏叹调和气势磅礴的大合唱,以相当好的质量完成了全剧的音乐作业,还按照基金会的要求,带领大家下基层,到大学和部队演出了20来场全剧音乐会,“出征!”,“精忠报国”、“还我河山”的满满正能量,激发了学生们,战士们高涨的爱国热情,在台湾演出结束后,全场观众竟自发高唱起“满江红”,动人心弦!我10月进入演员音乐作业,11月进行练乐,配合陈薪伊大导演合戏连排,大歌剧《岳飞》于112728日在天津大剧院首演。演出好评如潮,盛况空前,开心的我,完成了一个历史心愿,也终于可以“瞑目”了!

 

最窝心的是我为“高端艺术人才培养”申请国家艺术基金的项目,居然未获通过!

   去年5月我的博客“我还想圆一个梦”,讲到我的梦就是想通过用中文介绍世界经典名剧来示范推广标准化的“歌剧车间“,让经典歌剧的表演高质量地走进大众!

   我出席了基金会的复评会,但我感到非常失望的是,当场的评委们可能根本没有明白我提倡洋戏中唱,面向大众;同时培养高端歌剧演员,歌剧钢琴排练,歌剧导演,歌剧舞台监督,以及推广标准化歌剧排演流程”的含义!

   为了说明“洋戏中唱”对中国观众的感染力,我提供了中文《茶花女》在厦门演出的视频片断,可是我得到的唯一提问却是:你们这个戏是原创的?还是改编的? 我无语,因为这位评委可能还没有听说过意大利歌剧《茶花女》,可是他们却有权对我提出的项目说NO

   我不是嘲笑评委的资质,如果让我去做昆曲或杂技项目的评委,我可能会更加愚蠢。我要指出的是组委会这样安排评委是不科学的!他们可以解释说,我们是随机挑选的,是公平透明的,但是难道他们不明白“隔行如隔山”的道理吗?怎么将专家评委们恰当地安排到各类品种的项目中去,而不是形式主义地走过场,应当是组织者认真改进的一道工序。

   为了追求这个梦需要先有个身份,我用了几个月去民政局注册,可是步步都碰钉子,好不容易有国家艺术基金会提供了希望,又被泼了这样的冷水,我想要为事业再献上一点余热竟这么难!我向基金会会长和副会长写了信,也没有回复。

我已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层层的官僚机构再战了,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今年5月我已得到西安音乐厅的支持,将与西安交响乐团合作,推出中文《茶花女》音乐会,也已经得到国家大剧院和澳门乐团的邀请,上演经我修改译配的中文版马勒“尘世之歌”,我相信,滴水能够穿石!

最想与老年朋友们分享的是:癌症并不那么可怕!

1997年底我因中分化直肠癌接受了手术,5个月后我到爱沙尼亚执棒中国交响乐作品音乐会和歌剧《卡门》,回来后便组建厦门爱乐乐团,到2013年离开的15年里,与乐团在11个国家演出了1200多场,其中一半是我执棒的。

2014年我正常体检时发现了右下肺早期肺癌,可是自己并无不适,5月在空军总院夏廷毅大夫主持下做了靶向放疗Tomo,没有感觉,不需住院,连续5次结束,多次复查正常。

2015年我又发现右上肺早期肺癌,自己仍无不适,9月又在空军总院夏廷毅大夫主持下再次做了靶向放疗Tomo,仍无感觉,连续5次结束,12月复查正常。

这两年里,我认真接受治疗,有机会就散步锻炼,病兆没有成为我的负担,我仍然到台湾,去欧洲旅游,我仍然指挥演出了歌剧,交响音乐会30多场,做音乐讲座30多次,接受采访20多次,除了已快87的自然“老”,并不觉得特别吃力。也许,“既来之,则对付之,不怕它,不念叨它,”它就会怕你;区区体会,愿与老朋友们分享。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郑小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2,13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